这一层又有一个前台,他们刚通报了自己的名字,吴倩就走了过来,“罗先生是吧,冯总现在还有些事,两位这边请,”

    “麻烦你吴助理,是我们来早了,”在随她到等候区的路上,罗维非常客气。

    “两位请稍等,要喝的可以去吧台点,”吴倩把罗家兄妹俩带到一张桌子前,淡淡的交代了一句。

    助理?不就是秘书吗,这么傲慢?连杯茶都不倒。

    罗佳仔细的盯着吴倩的背影,其实可以说是审视,看起来,长的也就还算可以的样子。

    “要喝什么?”罗维在桌底下轻轻踢了妹妹一脚,干什么无端的对吴助理好大意见的样子。

    “随便,”罗佳还在找冯一平,你在哪呢?

    “冷的热的,”罗维继续问。

    罗佳顿时觉得哥哥巨烦,“烫的,”

    你在哪呢?吴倩身后的那间办公室里,没见到人。

    “你的,”香甜的气息把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看着冒着热气的一杯热可可上面的三颗棉花糖,有点急躁的罗佳心情好了几分,“可以啊罗老大,挺会点的,”

    她喝了一口,马上觉得这绝不是用可可粉冲泡出来的,浓稠又爽滑,而上面的那几颗正慢慢融化的棉花糖,也很好很美国,电影电视里很多美国人都这么喝的。

    “多少钱?”她顺口问了一句。

    “免费,”罗维说。

    “哟,那个吴倩不错嘛,还交代了一句,”

    “不用交代,都免费的,还有那些,也都是免费的,”罗维指着那边的蛋糕、饼干等小食说。

    罗佳一愣,本能的有些不相信。

    这个等候区呈长条形,约莫100多平方,一边全是玻璃幕墙,视野绝佳,而这装修,比市区那些高档咖啡馆看起来还要有格调,还要讲究,还要舒适,如果配上音乐,不说饮品的味道,单论硬件和环境,绝对是省城最好的咖啡馆之一。

    何况这杯热可可,绝对可以说明这里饮品的水准,但这居然免费?而且对自己这些外人也是如此?

    没办法,这会吧,国内的公司把茶水间做成这样水平的,嘉盛绝对是头一家。

    但想一想这是谁的公司,罗佳马上又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只是看着周围桌子上那些端着杯咖啡或者茶,舒舒服服的坐在那休息,还有饼干或者蛋糕任吃的嘉盛员工,她顿时心生羡慕,这,就是传说中的下午茶吧!

    那么,冯一平在哪呢?吴倩身后那间办公室,是空着的。

    好像知道她想要看什么一样,那边一张桌子的三个年轻男女接了一个电话,忙不迭的拎着包站了起来,其中一位一边正领带,一边问同伴,“我怎么样?”

    “挺好的,我呢?”同伴也问他。

    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罗佳认定,那三位,一定是去见冯一平的。

    果不其然,那三位走到吴倩身后那间办公室的隔壁,敲了敲门,一个中年男子把他们迎进去,还是没看到冯一平,但是,那个中年男子跟着就把遮阳帘拉了起来,罗佳终于看到了冯一平。

    他刚跟那三位职员握完手,现在一手叉腰,对着挂在墙上的一张图纸指指点点的,真帅!

    罗维也终于没那么忐忑,在这样的地方见面,想来无论如何不会动手吧!

    …………

    “陈总,三位同事,辛苦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这一次的修改,绝不会是最后的一次,”

    三点半,冯一平陪着陈学峰和设计室的那三位主创一起走出会议室。

    “理解,我们嘉盛的风格,不一向就是如此么,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陈学峰说,“好在这次时间充足,一平你放心,我们一定按照你的意愿做调整,”

    “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看国内一些经典的园林设计方案,希望在截稿前,能有一些体悟,跟一些古建专家好好研究研究,能让这个方案更完美一些,”

    “我很期待,拜托了几位,”

    他们讨论的,自然是硅谷那家餐厅的设计图,只不过,随着设计一改再改,这个餐厅,现在越来越不像是一家单纯的餐厅,而是像一家有餐饮服务的中式园林。

    “老建筑的事你尽管放心,我也看了几处,我保证,等那边的基建开始的时候,这边会打包标记好,从海路发运,”

    冯一平说了自己想的那个噱头,陈学峰也觉得非常好,把一处不是文物,但是有些年头的老房子,原封不动的移到美国那边重建,这主意,绝对天才。

    “你多费心,”

    “一平你留步,”

    …………

    “罗先生已经到了,”吴倩提醒了他一句。

    从冯一平出会议室,罗佳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有型,只是,他为什么不朝这边看一眼?

    马上看到,冯一平朝这边看过来,他看过来了!他看过来了!

    怎么还跟着一个女孩子,冯一平稍楞了一下,哦,这应该是他那个妹妹吧!

    他朝罗佳也点了点头,罗佳那个开心哦,但是,她想跟着进办公室,却被吴倩拦了下来,“对不起,冯总现在只见罗先生,”

    有女孩子在,冯一平好多话就不方便说。

    要是在其它场合,罗佳肯定朝里面闯,但是在这间办公室面前,她变得非常守规矩,“好的,我就在这等,麻烦你,”

    哥,罗老大,你可一定要好好谈,最好,能让他晚上留饭,不然,我一定让你晚上没心情吃饭。

    哎,呆会跟冯一平说些什么好呢?

    …………

    罗维看着冯一平动手把遮阳帘全部放下来,有些紧张,这,该不会是为动手做准备吧,他应该不会亲自动手吧按理说。

    冯一平没有动手,他物理挺好的,知道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相等的,打别人的时候,自己的手也会痛,他才不会做那样的事。

    再说,就是动手,也不会选在自己的办公室动手。

    他并没有坐在会客区罗维旁边的沙发上,远远的坐在办公桌后,好像没有看到有些拘谨的坐在那边的罗维一样,在电脑上看了邮件。

    办公室里,能清楚的听到他按动鼠标键的声音,气氛很凝重。

    “一平,我,”罗维脸色变了几变,忍不住先开口。

    “罗维,”冯一平依然看着电脑,声音很冷,“我对你很失望,非常失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