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你听我说,”

    “说有用吗?这又不是你在课堂上讲课,关键是做,”冯一平把鼠标一甩,“我问你,我跟你提婚前协议的时候,你是不是不反对?”

    “不是的,我一直就不反对,”

    “一直不反对?这么你爸妈因为看到了协议大发雷霆的时候,你怎么就不像现在这么肯定?我怎么觉得你签了那个协议以后,也怨气十足呢?”

    这个他也知道?

    “好奇我怎么知道这个?虽然我姐一直没跟我说她和你之间的事,但我想知道的事,能不知道吗?”

    “你知道我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什么吗?如果那时你在我跟前,我可能不会动手,但一定会动脚,”

    “一平,我,我理解你的心情,”

    “理解?你怎么可能理解?我那个傻姐姐,都跟你发展到了那个程度,都下定了决心,准备带你回家见父母,你倒好,那么重要的事,还是中秋那样的日子,你爸妈几句话,你居然就乖乖的不去,”

    “一平,我知道我错了,”

    “知道了吗?我看不见得,如果真知道了,怎么现在到现在还没有什么行动?”

    “我问你几个问题,到中秋节说好带你回去见我爸妈之前,我姐姐,跟你,或者是你家,提过任何一个要求吗?有没有要首饰?有没有要车要房?你们家的那套房子,还是她负责装修的吧,她有没有要求把自己的名字,加在那个房本上,啊?”

    “你们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吧,你说,她提过什么过份的要求吗?可以说连要求都没提,对吧,有些事虽然我们不计较,但是你心里总要有个谱吧,你们俩交往的这一段时间,是你花的钱多,还是她花的钱多?”

    “是她,”罗维说。

    “原来你知道,”冯一平站起来,“钱是不能说明一切,但至少表明了个人的态度吧,”

    “我觉得,这也怪我姐,”他摇了摇头,“她把你的家人,当自己的家人一样尊重,时间长了,你们就觉得她做的所有的一切,那是理所当然的,是吧,因为我们经济条件好,所以不用在乎这些,或者说,我姐花多少钱孝敬你的父母家人,都是应该的,对不对?”

    罗维想起自己花了万多块钱,准备送给冯振昌的那套镜头,被妈妈发现后说的话,现在哪还有话说?

    “对你,她有没有主动提过什么物质方面的要求?都已经装修新房,谈婚论嫁了,你和你家,有没有主动给她置办过什么?哪怕是一套不是名牌的衣服,哪怕是一套银质的首饰呢?”

    “我们要不要,收不收是一回事,你们做不做,是另外一回事,有时候心意最重要,态度最重要,或者说,你就是什么都不做,有些话你可以不说,你家里总要有个态度吧,”

    “再退一万步讲,就是既不做,也不说,反正都快一家人,说那些话见外,但是,你们心里总该要有个谱吧,”

    “你们明显没有,”

    “我不想把这事拔高,但是,是不是我姐姐太随和,太老实,太大度,让你们觉得,她是在上赶着?”

    “没有,这没有这样想过,”罗维连忙否认。

    对他的辩解,冯一平不理不睬,“估计你也从来没有主动跟我姐提起过你的家底,你们家的家底吧,”

    “没有,”罗维的声音,轻如蚊蚋。

    被冯一平这一数落,他觉得非常脸红,是啊,自己和家里,听起来真的很过分。

    如果当初一切进行得顺利,自己家可以说是不用花一分钱,不,细算起来是赚钱了,就把首富的姐姐娶进了家门。

    问题是,自己也不是那种优秀到没边,让所有人都会倒贴的男人,而冯玉萱,更不是那种愁嫁的女人。

    “我姐肯定也没跟你商量,你的家底,你家的家底,以后要怎么处理,对吧,”

    罗维无声的点点头。

    对一般的姑娘来说,只要对象不是独生子,在确定关系之前,这些事肯定都会打听清楚。

    “你们的钱,你们做主,她名下的资产,你们本来也不会多想,也应该由她做主,对吧,这合理吧,”

    罗维还有什么话说呢?“是,”

    “那我就非常不明白,为什么看到婚前协议之后,那么失态,那么勃然大怒,感觉受到了侮辱?是这个原因,还是其他的原因?”

    冯一平还算比较客气,没有直接提起他父母,也没有说其它原因。

    “一平,主要是我爸妈是老派人,对这样的方式,不太能接受,”

    “老派人?我看不见得吧,老派该做的事,你们家不也一样都没做吗?请了人提亲,还是备了礼下聘?”

    罗维又一次无话可说,是啊,除了早早买下的那套房子,其它什么都没做,只等自己去冯家冲一趟,双方父母再见个面,接下来房子一装修好,就准备婚礼。

    “这确定无疑的表明了说明你们的一些做事风格,对自己呢,就自由主义,对别人,也就是对我姐,那就是马克思主义,”

    “同时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总爆发,应该是之前一些不满的总爆发,”

    “一平,同为男人,你应该能理解我,那是我爸妈,有时候,总要顺着他们点,”

    “这就是我最失望的地方,罗维,你觉得你是男人吗?不,我觉得你顶多还是个男孩子,一个听妈妈话的乖宝宝,”

    “在这样重要的事情上,还一边倒的听从你爸妈的意见,那你为什么要自由恋爱,让你爸妈安排不就好了吗?他们让你娶谁你就娶谁呗,”

    “你越说我是越担心,就你这样的态度,我姐如果真嫁过去,那有的是气受,”

    “什么叫男人?那就是要有担当!什么叫有担当?那就是首先要对你的家人负责,不但要对你的爸妈负责,也要对你的妻儿负责,”

    “要协调好你的父母和你的妻小,特别是你妈妈和你老婆的关系,”

    婆媳关系,一直是个无解的难题,也是很多女孩子嫁人前,最担心的问题冯一平始终认为,婆媳关系处理得不好,表面看起来,是女人的错,其实,男人也脱不了干系。

    做公公的,没有管好自己老伴,做儿子的责任最大,没有利用好自己的优势,协调好两方的关系。

    按罗维现在这样听妈妈话的乖宝宝性子,那不消说,婚后有什么矛盾,他自然是偏向他妈那一边。

    “你都快结婚成家了,也不问对错是非,还爸妈怎么说你就怎么做,趁早别祸害人家姑娘了,自己都没断奶呢,还谈什么成家?”

    罗维此时巴不得冯一平打自己一顿,那样还舒服些。

    “要不是为了我那个傻乎乎的姐姐,我才懒得说这么多,你呢,现在都在大学任教,都在教成年人怎么做人做事,我今天说了这么多,有些道理,你应该能想通,回去好好想想,真想明白了,跟着会明白有些事该怎么做,”

    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姐姐啊,还是秉性难移,还是放不下罗维。

    罗维这人,怎么说呢,性子偏软,要是能认识清一些问题,知道自己的日子要靠自己过,单从性格上分析,跟姐姐其实也挺好,这是一个在事业上没什么野心的男人,以后能分担更多的家庭责任,刚好跟姐姐形成互补。

    当然,关键还是姐姐看上了他,而且明显放不下。

    “我爸妈他们这次去美国,至少会呆二十天到一个月,如果等到他们回来,你还没想明白,那我会帮你做个决断,让我姐姐断了那个念想,话尽如此,”

    冯一平按下电话,“吴倩,王总来了吗?好的,我马上见他,”

    …………

    “哥,”罗佳高兴的迎过来,“谈得怎么样?”

    她其实这会不太关心谈得怎么样,她关心里面的冯一平怎么样。

    但是,还没等到看到里面的冯一平,销售部的王志强走进办公室,还顺手关上了门——能不能不要这么手欠?

    “你去哪?我回学校,”罗维出来到现在,也没看妹妹一眼。

    冯一平的一番话,说的他又气又恼又没面子。

    特别是被一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人说不是男人,换个场合,好脾气的他肯定也要发火,只是,在前面那么多事和话的铺垫下,他又真的无言以对,看起来,自己好像还真是像他说的那样。

    他现在只想回自己的宿舍好好静静,想想。

    就这样?都四点多了,连晚饭都混不到,那我的亲密接触的机会呢?于是罗佳看着哥哥,也是一肚子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