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点,已经过了用餐高峰,店里只有零星的几个客人,他们看起来是附近写字楼刚下班的白领,有些疲惫,有些解脱,此时都没有攀谈的兴致,只默默的坐在卡座里对付自己的那份套餐。

    站在吧台后迎客的小姑娘,以前还挺羡慕这些一般都接受了高等教育,看起来很光鲜的白领。

    现在接触得多了,有时也觉得他们挺不容易,工作时间没保障,提拔的机会少,福利待遇还不一定有自己高,至于收入,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肯定也没有店长的高……。

    而对自己来说,只要努力几年,提升为店长那是水到渠成的事,到那时,不但收入上涨一大截,而且也能以主管的身份,申请调入集团其它的公司,虽然每一次调动,都需要进行离职审计和职前培训,但是自己的发展空间,可以说是无限的,肯定不会辛苦好几年,还在原地踏步。

    所以哪怕现在还是一个收银员兼服务员,但在面对这些自己以前羡慕的白领时,她却感觉越来越有心理优势。

    那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自然不差,至少比现在的那些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的食客差。

    冯一平进来时,看到的就是一个忙过了晚高峰之后,依然精神饱满,热情洋溢的小姑娘,“你好,欢迎光临,”见有人进来,她第一时间说问候语,之后才反应过来,“冯总?”小姑娘好像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我,辛苦了,给我来碗大排面,一个大葱瘦肉的麦饼,你们呢?”

    “我要牛肉面,咸菜麦饼,一个糯米鸡,”肖志杰说。

    “我跟他的一样,再加一碟花生米,多少钱?”王昌宁最后一个点餐,顺道付钱。

    厨房里这会业已知道了这个消息,几个穿着厨师服的人,轮流在后厨门口张望,大老板来店里吃面,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冯一平确实很少来面馆,晚上接到同样加班的那两只后,是在路上转着找饭辄时临时起意决定吃面。

    当时一问,三个人一样,都至少大半年没照顾面馆的生意,都觉得有些愧疚。

    “嗯,麦饼就是香,还一直是这个味,爽,”

    “还记得在乡里的时候,我们经常三个人分一个,对吧,”王昌宁说。

    那会他们做面食比较失败,做的麦饼,要么是馅太少,吃了一半都没吃到馅,要么是馅太多,多到都包不住,在锅里小火烙着烙着就破了。

    做的包子更失败,一直就发不起来,所以这两样,是他们那会少有的花钱在外面买的两样。

    “现在我做的麦饼,不会比这个差,”王昌宁说。

    这个冯一平相信,假期的时候,他们都在自家面馆帮忙,什么工序都做过,做个麦饼,自然也不在话下。

    “一平,有个问题我想不通,我们接触的一些人,总是在跟生意圈子里的人应酬,你现在都做到这份上了,难道就没有一些同是大老板的朋友吗?”

    “是不是从来没有花时间跟他们一起去吃吃饭,顺道谈谈近期的动态,有没有合作的机会等等的,”肖志杰有些好奇。

    “花时间交一些朋友,加入一些圈子,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公司,不是也很有必要吗?”

    “朋友?”冯一平摇头,“有你们两个就够了,”

    在原时空里,他们仨后来分处三地,又各自成家有了孩子,有了羁绊,不要说见面,连电话都慢慢的打的少了,平均一个月都联系不了一次,看起来,还真不如跟身边的一些人亲密。

    其实不然,身边的那些经常一起出去活动的“朋友”,跟他们俩,无论如何不能比。

    有什么困难的时候,只要一个电话,甚至都不用说原因,直说需要什么,另外的两位马上二话不说的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满足你的要求,这样的事,很多亲兄弟都做不到。

    还有时候,你会接到他们匆匆的电话,没头没尾,只寥寥几句,让你有些摸不着头脑,可能要到迟点看到新闻的时候,才会明白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究竟是为什么:你所在的地方,当天有一些突发的事,比如自然灾害,或者是重大的安全事故等,他们是一看到那样的消息,就马上来打电话确认你是否平安。

    这样不会因为时间、空间、联系的多寡……,而变得疏远的朋友,冯一平不奢望还会碰到更多,有他们两个就够。

    “再说,你还奢望能在生意场上找到真正的朋友吗?”

    “包括胖胖你说的圈子,确实会有一些机会,比如一个圈子里,A说,我要建个工厂,B说,我刚好有块地,C接上一句,我恰好有你需要的那些设备……,”

    “我嘛,不太需要那样的机会,也厌烦那样的应酬,没必要,也不想混圈子,唯一的圈子,就是我们三个人的这个圈子,”

    “是啊,现在是其他人想进你这个圈子吧,”王昌宁说。

    “找你的人多吗?比如约你去打高尔夫的,或者邀你参加一些饭局的?”肖志杰说。

    他们没有就“朋友”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他们的相处,绝没有倪萍大妈式的煽情。

    “原来还真是有一些人主动联系我,或者送什么活动的邀请函,后来,见我一次都不去,慢慢的再也没人来自讨没趣,”

    “你们也知道,这些事业有成的家伙,一般都比较傲慢,不乐意做热脸贴冷屁股的事,”

    “这样其实也挺好,你看这两年出事的人这么多,你少跟他们来往,其实也少了不少麻烦事,”王昌宁说。

    “是啊,圈子大了,什么人都有,是非也多,”肖志杰说。

    “明天我们要上班,不能送你咯,”

    “你们什么时候送过?”冯一平笑,压低声音说,“等忙过这一阵,我们再去找个海滩看美女?”

    “不去,去了又是给你当绿叶,总会有美女来找你,比如夏威夷的那次,你还记得吗老王?”肖志杰问王昌宁。

    “这个我不羡慕,找他的美女多了,对他也不一定是好事,”王昌宁非常体谅的说,“还有啊一平,同城网成立的时候,你要是那会不在国内,真没必要专程赶回来,”

    …………

    马灵现在觉得很烦,那位佩斯自从在市中心见到文森特,并听他说“爸爸已经在国外出差好长时间”之后,在校园里,刚开始,她经常会“偶遇”佩斯。

    发展到现在,就是明目张胆的追求。

    每天下午回家前,佩斯总会用各种理由来约她出去,哪怕没有一次成功,他依然坚持不懈的屡败屡战。

    现在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马灵有了一个很痴情的追求者。

    这同样不是好事,不但成功的给马灵带来了麻烦,还又让一些女生很看不惯,反感她。

    女孩子们的逻辑,有时候就是怪,那些综合条件很好的男生追求的女孩子,她们往往不会喜欢。

    不过,马灵一直独立独行惯了,对这样的事,早就不在乎。

    只是,佩斯这块狗皮膏药,真的挺烦人。

    下午三点多,马灵骑着电动车回到停车场,看到停在自己的雷克萨斯RX后面的那辆兰博基尼,不由得马上皱起了眉头。

    就和前几天一样,一看到马灵,佩斯马上从车里出来,手上必定捧着一束红玫瑰。

    “马灵,送给你的,”佩斯把手里精心挑选的花递过去。

    马灵都没看他,“对不起,我说过多次,不会收,”

    这样的话真的听了不止一次,佩斯也不以为意,笑眯眯的随手把花丢在车上,想接过马灵的电动车,“我来放,”

    马灵现在哪会让他碰?“不用,”

    这也已经有些习以为常,佩斯依然脸上带着笑站在一旁,“马灵,这个周末,我们一些人去宾州滑雪,一起吗?我觉得文森特会喜欢这样的地方,”

    “对不起,我们周末有安排,”

    “洛杉矶也有一个电影首映礼的邀请,要不一起去?朋友的商务飞机,来回很方便,”

    “佩斯,”马灵这次没有急着走,“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想我也说的足够清楚,如果你没听明白,我再明确的说一遍,我和我男朋友感情很好!”

    才怪呢,感情很好,你儿子会说他长期在海外出差?这是通用的跟男朋友分手了的托辞好吗?

    “马灵,我没有其他意思,我非常喜欢文森特,希望能有机会带着他到处转转,另外,参加这两项活动的人,除了使领馆的,还有不少人父辈是国会山和华尔街的,据说切尔西(克林顿女儿)也会去,你多认识几个新朋友,总不是坏事,”

    他也打算用扩大朋友圈的说法,约马灵出去。

    “我完全不感兴趣,我希望从明天开始,不会再遇到这些无谓的事,”马灵自然还是不为所动。

    “马灵,”佩斯又一次叫住她,“文森特这个年纪,需要他爸爸的陪伴,我很乐意效劳,”

    他反正就认定了马灵现在没有男朋友陪,文森特没有爸爸疼。

    马灵恼了,“文森特的事,不需要你过问,我的生活,也不需要你操心,”

    “好好,”佩斯笑,“文森特的生日聚会,我能得到邀请吗?”

    这也是文森特说的,说他的生日,爸爸一定会参加,佩斯很想去看看,那个人是不是真会出现,还有,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如果文森特说的没错,“经常在海外出差”,那想必不会年轻,不会是个老头子吧!

    “对不起,这个聚会不对外开放,请让开,”马灵冷冷的说。

    她真后悔那天带文森特去市中心。

    “佩斯,我再重申一遍,明天,我不想再遇到这样无谓的事,”

    回到家里,文森特还在睡觉,马灵在日历上又划掉了一天,离20号没几天,你究竟哪天到?

    …………

    硅谷,阿曼达坚持要黄静萍手里的吸尘器,但她这样的小不点,哪拿得稳吸尘器?

    见妈妈不给,她也不说话,拉着妈妈的衣角,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

    “你这磨人的小家伙,”黄静萍关掉吸尘器,在女儿鼻子上刮了一下,“走,我们去看看外面草坪修剪的怎么样?”

    这两天家里的主要工作,就是彻底的打扫卫生。

    为了迎接双方父母和梅建中的到来,家里的卫生,她和莱蒂西亚一起负责,如果不是跟冯一平一样,不希望陌生人进到书房、卧室这样私密的地方,她甚至考虑过请专业的保洁公司。

    但是室外的草坪、游泳池和网球场,只能请专人来维护。

    晚上,室内和室外验收合格,但那也没到歇息的时候,她拿出拟好的一张长长的单子,“这是明天我们需要采购的物资清单,唐人街上才有的,我负责,其它的,莱蒂西亚你多跑几趟,”

    …………

    谷歌公司,佩奇召集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听取了各项目组的报告,主要原因是,兼职“首席体验官”冯一平即将来美国。

    他要来了吗?梅耶尔难得的在这样的会议上开起了小差。(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