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何塞国际机场,黄静萍抱着女儿,翘首看着不大的机场降落区,阿曼达没有她这么期盼,机场又让她觉得比较新奇,此时不安分的在妈妈怀里扭动着,就想着下去到处跑。

    “阿曼达,别闹,”黄静萍看了看手表,还有十来分钟,把女儿放在座椅上,自己蹲在她前面,“妈妈跟你说的,你记住了吗?”

    阿曼达的注意力,此时全被一辆行李车上笼子里的小狗给吸引住,“我要candy,”她想起了被留在家里的小狗狗。

    “你不想爸爸吗?”

    “想爸爸,我也想candy,”

    黄静萍忍不住笑了起来,要是冯一平知道在女儿心目中,自己和一只小狗的地位是等同的,不知会作何感想。

    见女儿的目光依然跟着那两行李车在走,她只得捧着女儿的脸,“看着妈妈,妈妈再跟你说一遍,今天,爸爸带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曾外祖父来看你,所以你今天一定要乖,要最乖最乖的好不好?”

    “阿曼达很乖的,”小家后扑闪着眼睛说。

    “那你要记住,等下妈妈让你叫什么,你就叫什么,好不好?”

    “嗯,妈妈说什么,我就叫什么,”

    “真乖,我们先复习一遍,跟着妈妈说,曾,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曾,爷爷,”阿曼达跟着妈妈鹦鹉学舌,说的当然不是英语,也不是普通话,而是五里坳的方言。

    这也是冯一平一直坚持的,首先学英语,再学家乡话。

    为了免得她学串了,学成四不像,阿曼达牙牙学语的时候,他们俩一直说的是英语,只有背着她,才会用家乡话交流。

    等到明年,再适当的引导她学说家乡话,至于普通话,那绝不是问题,能看动画片的时候,跟着动画片学几天也就会有个差不离。

    …………

    飞机上的人,此时也很激动。

    前面的一拨,是为马上要见到黄静萍和阿曼达而激动,特别是黄妈妈,又一次问,“你说,她会不会还认得我?”

    这个,说实话,阿曼达多半是不认得她的。

    “这一次之后,她肯定会记得你,”黄承忠又一次回答。

    冯一平在当导游,给大家介绍地面上的那些标志性的建筑物,“海上的那一条线,就是金门大桥,旁边是旧金山,硅谷在这边,”

    想着下面的黄静萍和女儿,此时的硅谷,在他眼中非常亲切。

    最兴奋的,要数武馨阳,这可是美国,从小到大,耳朵都听起茧了的美国。

    她看着下面的海湾、群山,那些横平竖直,看起来规则分布的各式建筑,心头一片火热,这就是美国!

    美国,我来了!

    “佳怡,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第一次,我想想啊,主要就是觉得新奇,”郑佳怡说,“你现在呢,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武馨阳闭上眼睛想了一下,上海、首都,国内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熟悉的生活方式,好像都被飞机抛在身后。

    但是,在美国的未来,她还没有具体的期盼,带泳池的花园洋房、锃亮的轿车……,这些她也从下听到大的东西,此时在脑海里并没有具体的形象,但是,她此时就是觉得,连呼吸的空气,都和国内的不同。

    她睁开眼睛摇摇头,“我还真说不上来,有些兴奋,有些期待,还有些紧张,你说,我能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和工作?”

    “放宽心,肯定可以的,你记住一点就好,不管是在哪,都是为嘉盛工作,”郑佳怡安慰她。

    一想到公司,武馨阳真就觉得安心不少。

    她看了眼前面的冯一平,悄悄问郑佳怡,“他们说的是谁?难道在这边,除了黄静萍之外,他们还有其它共同的亲人,”

    “不急,你等一会就会知道,”郑佳怡卖起了关子。

    …………

    诺曼米内塔圣何塞国际机场,舷梯刚放下,三辆SUV就开了过来,冯一平一出机舱门,黄静萍刚好抱着女儿走下揽胜,“阿曼达,”冯一平喊。

    小家伙楞了一下,有些疑惑,然后看到了朝下走的冯一平,高兴得笑起来,“爸爸,”松开妈妈的手,迈着小胖腿,飞快的跑到冯一平怀里。

    “吧”“吧”冯一平结实的在女儿脸上亲了两口,“想爸爸吗?”

    “想,”阿曼达脆生生的答道。

    黄静萍笑逐颜开的走过来,紧紧握住冯一平伸过来的手,没说一句话,但眼里全是话,“外公,叔叔阿姨,爸,妈,”

    舷梯上的五个人,刚才一直在看他们一家三口的互动,怎么也看不出来,他们有闹矛盾的迹象,感情好得很。

    最大的隐忧烟消云散,黄妈妈看着女儿,眼圈有些红,“静萍,”

    “妈,”黄静萍牵着妈妈的手,“我好想你,”

    “我们也想你,”黄妈妈忍不住要掉眼泪。

    梅秋萍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儿子和孙女,走过来安慰她们母女,“大姐,这次你就在这多住几天,静萍,今年过年,我们一定回国,好不好?”

    黄静萍揉了揉眼睛,“好的阿姨,”

    那边,梅建中高兴得不得了,拍了拍手,看着冯一平怀里的小家伙说,“记得我吗?”

    “阿曼达,记得吗?这是爸爸的外公,你要叫曾,”

    “我抱抱,”梅建中伸手把曾外孙女接到手里,阿曼达还是大咧咧的,一点不认生,只是好奇的看着梅建中的白眉毛,有点想摸一下的意思。

    黄静萍走了过来,“阿曼达,叫曾,”

    “曾,”阿曼达想起妈妈之前再三叮嘱的话,大声的叫了一声。

    “哎!”梅建中应了一声,那个高兴哦,脸上的皱纹全都笑开了,摸了摸阿曼达肉嘟嘟的小脸蛋,“真乖,”

    “这是爷爷,”

    “爷爷,”阿曼达非常听话的跟着叫。

    “哦哦,真乖,”冯振昌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线,“让爷爷抱抱,看你长胖了没有,”

    武馨阳拎着包,抱着郑佳怡的一只手,看着一个小女孩在前面那几个人怀里传来传去的,有些凌乱,“这,一平的?”

    “对,可爱吧,羡慕吗?”

    武馨阳没说话。

    …………

    “这么丰盛?”洗了把脸,换了身居家衣服的冯一平,从背后搂住在整理餐桌的黄静萍,某些部位迅速不安分起来。

    “快松开,”黄静萍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一会让爸妈他们看到,”

    “不会的,他们没我动作这么快,”冯一平把她转过来,“想我吗?”

    “不要,”黄静萍用手挡着他的头,“乖,去叫他们来吃饭,”

    冯一平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呀,”黄静萍手一松,跟着脸上就被亲了一口,“你个色鬼,”她摸着被偷亲的地方说。

    “哈哈,”占了点便宜的冯一平,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车厘子塞到嘴里,朝外面喊,“外公,吃饭了,阿曼丹,你在哪儿?”

    “跟爸爸说,我在这,”梅秋萍抱着孙女走进餐厅,“静萍,这都是你做的,怎么做这么多?”

    “阿姨,其实份量不大的,阿曼达,下来,让奶奶先吃饭,”

    黄承忠笑着走进来,“阿曼达,现在会自己吃饭了吗?”

    “爸,你坐,吃饭我们没惯她,都是她自己吃,”

    小家伙从奶奶怀里下来,第一时间,又要去找她的玩伴,“我要candy,”

    “走,带爸爸去找candy,”

    “爸爸,candy可好玩了,而且它长得特别快,比我长的还快,原来它追不上我,现在有时候我追不上它,”

    小孩子是最敏感,最直接的,家里多了这么多人,而且个个都把她当成宝一样,虽然都不太熟,她感觉得出来大人对她的好,所以她现在非常高兴,非常开心呢。

    …………

    Candy摇着尾巴在桌下钻来钻去,阿曼达跟着它从这张椅子转到那张椅子那里,大人们开始吃饭,没有敬酒致欢迎词之类的那些虚头巴脑的套路,梅建中尝了一筷子千层面,“嗯,不错,”

    “那外公你多吃点,”大家正准备开动,“等等,我说两句,”梅建中拿起装着牛奶的杯子,却只说了一句,说给黄静萍的,“孩子,你辛苦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