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安顿

 热门推荐:
    硅谷帕罗奥图本地的一家连锁酒店,卡罗尔带着郑佳怡和武馨阳在酒店餐厅用餐。

    卡罗尔点了牛排,郑佳怡点了鸡肉,武馨阳要的是三文鱼。

    这是武馨阳在美国的第一餐饭,跟在国内的西餐厅比,没那么精致,看起来很随意自然,菜的份量,看起来也大些。

    原本自己有些担心的餐桌礼仪,此时倒真不是问题,黑人姑娘卡罗尔直接用手拿起餐前小面包,一会用左手吃,一会用右手吃,随意得很。

    至于什么身体要端正,手肘不要放在桌面上,身体与餐桌间的距离……,其实全都无所谓,跟在国内路边随意一家小餐馆里吃饭没什么区别,哪有那么多讲究?

    有一点是真的,这边餐厅里是稍微安静些,但是所谓的人人说话声音压得很低,那也是胡扯,没谁刻意压着声音说话,在餐桌旁接打电话的,也不止一位。

    之所以整体比较安静,看起来真跟素质无关,是因为桌子小。

    她们用餐的这家餐厅,不管方桌还是圆桌,最多都只能容纳四个人,大多数都只坐两个人,都挨在一起,谁还会咋咋呼呼的?

    但要是换做国内酒店餐厅里至少十人的圆桌试试,估计也安静不到哪里去,说不定还会更吵。

    但武馨阳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主要是前后左右,都是各种老外,听到的也全是英语,让她觉得,有些孤独。

    卡罗尔饭量不小但话不多,也谈不上多亲切,在收款单上签字以后,给了她们一张名片,“下午可以在酒店休息,也可以出去走走,有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下午六点,我来接两位去冯先生家里用晚餐,”

    “谢谢你,”

    但两人还是决定就在酒店倒时差,特别是武馨阳,可能是因为太兴奋,可能是因为终于实现了从小的心愿,从下飞机到现在,感觉都是晕乎乎的。

    但又有些睡不着。

    她干脆坐在窗边,看着酒店后院国内酒店少有的设施——游泳池,看着周围真可以说是低矮稀疏的建筑,看着此时人烟稀少的街道,看着成排的棕榈树,看着远处连绵的绿色山峦……。

    “说实话,要不是路上看到的那些公司园区,我真没感觉这就是世界高科技中心,”

    郑佳怡也有些睡不着,靠在床头上看电视,“你知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什么感觉吗?我觉得好像走进了一个美国风格的影视拍摄基地,还是很简陋的那种,”

    武馨阳想了想,笑了起来,“还真有些像,”

    “可是细看又觉得,这儿真不错,你看这些绿化,你看这些房子,好像家家都有绿地、鲜花和大树,你再看这些配套设施……,在这里生活,肯定会很舒服,”

    “主要还是人少,”已经来过一次的郑佳怡对这些有些研究,“硅谷的中心圣何塞,它的人口,已经超过了旧金山,是加州第三大城市,但你知道有多少人吗?现在还不到100万,”

    “而它的面积,接近3500平方公里,”

    “你上海人是吧,有些数据你应该清楚,上海总面积不过6000多公里,还不到圣何塞的两倍,但人口有多少?早就过千万吧,”

    “好像已经一千两三百万了,”武馨阳说,“这样一比,还真是相差悬虚,”

    她摇了摇头,回到床上躺下,“你说,为什么硅谷这么厉害,有这么多世界知名的大公司?”

    “我也问过冯一平这个问题,他说这个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硅谷嘛,其实就跟我们国内沿海的一些城镇的发展模式差不多,”

    “比如镇上有一家做鞋赚钱了,马上会有好多人跟着办鞋厂,镇上相关的配套,会越来越成熟,相关的人才,也会越聚越多,”

    “那个小镇和硅谷的区别就是,那边最早发家的,做的是鞋,硅谷这边最早发家的,是惠普这样做半导体和电脑的公司,”

    武馨阳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他总是有道理,”

    “那为什么到现在,这边成功的知名公司依然是最多的?”

    “也简单,冯一平说,硅谷之所以有这么多优秀公司,主要是因为硅谷有大量的创业公司,那么庞大的基数,就是按概率,也自然会出现几个优秀的,”

    “大家没留意的是,其实死掉的那些默默无闻,水花都没溅起来小公司更多,活下来一家的背后,死掉的可能还不止十家,但是没人想这些,那些成功的例子,和大家都勇于尝试的创业环境,又刺激和熏陶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创业浪潮……,”

    “再者说,这边的综合基础本来就全世界最好,相关的体系也非常完善,所以成功的几率确实会高一些,”

    “但他投资的项目,好像没有一个是失败的,”武馨阳说。

    “这他也说过,他没有失败的资格,也失败不起,所以在初中的时候,就想着将来该怎么做生意,”

    “你还挺了解他的,”

    郑佳怡听了这话,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接触多了你就知道,他这个人很热心,同样也喜欢显摆,有时候你问一句,他会说一大通,”

    “看来同学还是不同,他跟我们在一起,可没有这么多话说,”武馨阳钻进被窝里,“你说,他现在在干什么?”

    “他现在啊……,”郑佳怡说了个开头,就没有下文,也躺了下来。

    武馨阳也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他现在,自然也在睡觉呗。

    可是,他的睡觉,跟单身的她们肯定不同。

    他和黄静萍有段日子没见,机场的时候就看得出来,黄静萍的眼睛,一直粘在他身上,都说小别胜新婚,他们俩,这会不定在怎么“睡觉”呢?

    …………

    这两个心思不太单纯的姑娘,还真是想得有些多。

    饭后,外公和两边的父母,都有些熬不住,先后回房睡觉,冯一平不是没有也拉着黄静萍回房间“睡觉”的心思,之前在上海的那个晚上,他可是都有了出去“转转”的心思,虽然只能想一想,但是第二天丢进洗衣机里的被套,可以充分的说明一些问题。

    现在孩子她妈就在眼前,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奈何做不通黄静萍的工作,阿曼达又很粘他,等好容易把女儿哄睡着,黄静萍又在和莱蒂西亚整理从国内带来的东西,对冯一平的明示暗示,一概置之不理。

    是啊,有些心急的冯一平也能理解,5个长辈在呢,那还是等晚上吧,好饭不怕晚不是?

    他到书房打了一通电话,主要是约定去各家公司的时间,工作,现在始终是他生活的主旋律。

    佩奇迫不及待的希望他明天一早就去公司,布坎南问需不需要从纽约赶回来,默巴克希望他能尽快安排跑一趟西雅图,迈克想跟他谈谈从国内派来的这批人的问题,艾哈迈德同样有一大堆问题需要跟他汇报,……。

    好在大家都没有太不近人情,让他今天“好好休息,”

    看看邮箱里没有什么紧急事务,他拿着几份报告来到后院,今天的天气是接近15度,无风,有太阳,躺在躺椅上,看着湾区里海鸥在海面上飞翔,闻着刚修剪的草坪的青气,应该是到家了,家里又有这么多亲人在,特别安心,不一会,眼皮就开始打架。

    那就睡吧,反正今晚,嘿嘿,应该会睡得晚。

    …………

    黄静萍其实心里也一直挂着他,见他到了后院,半天没动静,走过去一看,果不其然,已经睡着了!应该是有些凉,身子还蜷着。

    她忙拿来一条薄毯,轻轻的盖在他身上。

    还是惊到了冯一平,他睁开眼,“嗯”了一声,一把就把她揽到怀里。

    “松开,乖,大家都在呢,”

    冯一平不说话,抱着她不撒手。

    黄静萍自然也挺享受这样的亲昵,看着冯一平就在身边,满心的平安喜乐,“很累吗?”她轻声问。

    “不累,累也习惯了,只是有你和女儿在身边,觉得很踏实,”冯一平依然闭着眼睛,“抱着你,觉得更安心,”

    “嘻,”黄静萍刮了刮他的鼻子,“嘴这么甜,在国内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说起这个,”冯一平睁开眼,“叔叔阿姨那里,还是我来说吧,你啊,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去年就跟他们说了那样的话,”

    黄静萍眼睛稍微黯淡了一下,“你别管,我知道他们这次来,肯定要问这件事,还是我跟他们说,反正我就是不想结婚,”

    “你别说了,我早就打定了这个主意,我不能太贪心,”黄静萍抱着冯一平,“我很满意现在的状态,”

    “静萍,对不起,其实我跟张彦现在,”

    在省城的一天一夜时间里,他最后都没能见到张彦一面。

    “我知道,你放心,她会消气的,”黄静萍肯定的说。

    有几个女人能抗拒你呢?至少我不能,张彦肯定也不能。

    “对不起,”

    听到这话,黄静萍顿了一下,“不,是我对不起她,”

    “别想了,你睡吧,”黄静萍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

    “这就是美国的豪宅?”看着山路两边掩映在参天大树后的风格各异的房子,武馨阳小声问郑佳怡。

    “我也没去过几个地方,不过,应该算是吧,”郑佳怡说,“虽然外面看着不起眼,名气也没有比弗利、棕榈滩纽约上东区那么知名,但硅谷现在确实有不少豪宅区,”

    但是,她们俩都可以确定一件事,冯一平家位于这座小山山巅的房子,绝对是这个社区里最好的房子。

    “这里真好,”武馨阳看着房前那像公园里一样大块的草坪和花园,还有旁边标准的网球场说。

    “难得的是这景观,对吧,比香港的半山别墅还要好,”郑佳怡说。

    黄静萍牵着阿曼达走过来,“佳怡,馨阳,休息得好不好,时差倒过来了吗?”

    “睡得挺好的,阿曼达,让我抱抱,你看,这是什么?”郑佳怡从身后拿出来一个芭比娃娃。

    “静萍,你家真好,”武馨阳说。

    “以后有时间多来家里玩,”黄静萍说,“主要是一平喜欢这样背山面海的地方,馨阳,你别把这里跟国内比,其实这儿的房子,价格并不高,也不像国内这几年一直在疯涨,价格变化不大,你要是喜欢,过两年也能买,”

    和中午在机场看到的一样,冯一平的五个长辈,这会又围着孩子转,“我都有些嫉妒,”饭还得等一会,冯一平带着她俩朝后院走,“时差倒过来了吗?明天能不能上班?”

    “倒过来了,明天当然要上班,我们都盼着马上加入美国这边的团队,”在冯一平家里,郑佳怡和武馨阳,终于可以手挽着手而不用被人误会,或者是招致异样的眼光。

    “那就好,明天你们一起去公司,你们一起的这一批,这两天,陆续将会定岗,你们俩,我的意思是,先在硅谷熟悉几天,之后,佳怡,你会派到西雅图,加入硬币之星,跟我之前说过的一样,跟着新闻发言人学习,”

    “馨阳你呢,有两个选择,可以在并购部做一些基础的工作,也可以考虑加入我们正在筹备的餐厅,”(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