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啊,微软在那对吗?”郑佳怡说。

    “对,亚马逊、星巴克也在那里,波音的大部分部门也在那里,各方面条件都很好,”

    “硬币之星呢,规模不大,人员精干,团队协作非常好,之前因为业务的停滞,有过一段时期的庸碌,但是现在,目标很明确,资源也非常充沛,你去了就能感觉得到,整个公司宛如新创时期一样,非常精神,非常有活力,”

    “这样呀,”郑佳怡看着夕阳下海湾上空轻盈的飞翔着的海鸥,听着它们淡定从容的鸣叫,“我挺期待的,不过,能不能先在硅谷工作一段时间,习惯了这边的节奏之后再去?”

    “我不希望在新团队里留下一个毛毛糙糙,什么都不懂的职场新手的印象,”

    “这个想法很好,我就喜欢自尊心很强的员工,这样就用不着我们做工作,他们自己就会力求让自己的表现出色,”冯一平笑着说。

    “放心,你们和其它那些这批调来美国的员工,都会在硅谷度过一个为期两周的适应期,两周之后,大家肯定能毫无窒碍的融入美国的节奏,而且我可以断言,平均表现,一定会比这些土生土长的美国人高出一大截,”

    冯一平这自然也不是盲目的自夸,后来网上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说我奋斗了18年,才有了和你一起喝咖啡的机会。

    国内来美国的这一批人,除了极个别的——说的就是郑佳怡,其它的,同样也是奋斗了十几二十年,才能在硅谷有和普通的美国人一样的工作机会,不会不珍惜,不会不努力。

    “冯老板做事,果然是极周到的,那我没问题,馨阳你呢?”郑佳怡问。

    “那个,餐厅是怎么回事?”武馨阳问。

    “这个,说起来,原本是为静萍找个事做,她不太耐烦只在家里照顾孩子,或者学那些美国的主妇,整天举办筹款宴会,或者是从事各种名头的慈善活动,”

    “但一直没想好做什么,后来,我们接触的很多美国人,都对在国内吃过的中餐念念不忘,我们自己的中国胃,三四天不吃米饭炒菜,也不舒服,但是本地的中餐,吃起来总是少了点什么,后来一想,干脆开个中餐厅,什么都正宗的中餐厅,”

    “那些老外吃不惯,也不迁就他们,反正湾区有着庞大的华裔群体,其中很多都是在国内长大,成年之后才来的美国,不愁没人光顾,”

    “当然,主要的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顺道招待客户的时候,也能有个固定的,有特色的,而且档次不错的场所,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奢侈吧,”

    有喜欢玩的富豪,会出资办一家夜总会,只为自己能玩得过瘾,玩得尽兴;有在意穿的富豪,会打造一个自己专属的服装设计师团队,甚至连原材料,不管是棉麻、丝绸、毛织物,抑或各种染料,都由自己的团队出产……。

    冯一平开这个餐厅,其实只是附带的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还真算不上奢侈。

    “当然,做这事,我们也是有过严密的分析,确实很有前景,而且收益也会不错,只是现在,可能是我太任性,这个项目越弄越大,需要的人手,也越来越多,呵呵,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这个里面,是不是装的东西太多,”

    至少就筹划中的硅谷这家店来说,目前已经把餐饮和文化联系在一起。

    “你要做的,自然会和其它人做的不一样,”郑佳怡说,

    “是吗,”冯一平笑着摇头,“你这样对我盲目的信心,其实给我的压力非常大,”

    “不过,既然打算做,我就会把它做好,馨阳,如果在餐厅,有了神奇工坊的工作经验,很多事,你可以直接上手,比如和国内设计团队的接洽,将来的装饰,以及营业后的管理等,”

    “而且,这家名字暂定的餐厅,我们肯定也不会只开一家,也不会只在美国,所以将来的发展和上升空间也很大,”

    “如果你选择加入并购团队,那么至少还要下好几年的苦功,从最基础的开始做,开始学,金融方面,你有基础,但是,并没有实际的工作经验,”

    “而且,一桩并购,牵涉到的问题很多,佳怡上次应该有所体会,金融,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将来的发展,只能是朝专业的方面走,努力成为金融方面的专家,”

    “我想说的是,并购,特别是我们在国外并购行为,将来会很多,也就是机会会很多,”

    “一平,这都是很好的机会,真的都非常好,现在,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能让我想想吗?”武馨阳说。

    “当然,你也可以两样都尝试,最后决定再做什么,”

    自己的同学,力所能及的,总要给些优待。

    “爸爸,”阿曼达张着双手跑过来,名叫candy的小拉布拉多犬,也摇着尾巴跟在她身后,“爷爷,”她定下来想了一下,可能不确定,“外公?”看来她到现在,还分不清冯振昌和黄承忠。

    “他们让你过去一下,”

    “好咧,阿曼达好厉害,现在都会传话咯,”

    “嘿嘿,”阿曼达带着点小骄傲的笑起来。

    “那你们先转转,晚饭应该快好了,饿了就自己找东西吃,别见外啊,”

    “你忙你的吧,你家这么大,我们有好多地方可以转,你放心,要是迷路了,我们给你打电话,”郑佳怡表现轻松。

    回首后面很热闹的房子,武馨阳神情复杂,“总觉得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郑佳怡淡淡的说,“以后你会适应的,他身边的很多人,现在都适应了这样的变化,”

    “黄静萍,好幸福,”武馨阳说。

    “我想,和所有人一样,她肯定也会有自己的烦恼吧,”郑佳怡说,反正要是自己处在她的位置,多半是没什么心思做事业,大半的精力,怕是都会放在冯一平身上。

    没办法,在冯一平这样质地的唐僧肉面前,可想而知,很多美女会变得很凶猛。

    “再说,我们也不错不是?”

    “我是说,一平的爸妈,看起来一点架子都没有,那么朴实,”武馨阳说。

    是啊,对女孩子来说,能遇上一个自己很喜欢的人,已经很幸福,如果这个人的爸妈居然也很好相处,那简直好到不能再好。

    “放心,你以后也会遇到的,”郑佳怡笑,只是笑容里,难掩那一丝失落。

    “不好意思,”黄静萍端着两杯樱桃汁走过来,“做晚饭的人太多,结果反而到现在还没好,”

    “谢谢,”郑佳怡接过一杯,“是我们叨扰了,”

    “你这说的哪里话,等安定下来,一定要经常来家里玩,家里难得像今天这么热闹,”

    …………

    晚上7点,晚餐总算开始,郑佳怡和武馨阳进屋时,大家还在穿梭着从厨房里朝外端菜,大餐厅里,够容纳十多人就坐的长桌上,已经摆得满满的。

    冯一平拿着一把勺子,一个菜挑一点,给搂着自己脖子的阿曼达尝味道,“这个喜欢吗?这个喜欢吗?喜欢以后我让妈妈多做,”十足的女儿奴。

    梅建中招呼她们两位,“姑娘,快坐,别客气啊,当自己家一样,一平啊,亏得有你们帮衬,”

    “是,两位吃饭可不要客气,要是饿着肚子回去,这边的酒店里,可没有方便面让你们泡着充饥,”冯一平说。

    其实吃饭的时候,郑佳怡和武馨阳真也客气不起来,冯家吃饭,随意得很,大人们聊的都是一些家常的话题,因为阅历和眼界的原因,有些甚至让她们觉得有些好笑,比如老爷子梅建中,就固执的认为,什么都是自己国家的好。

    加上小孩子在笑,小狗在叫,热闹得很,就跟乡下人家忙了一天后,一家人聚到一起边闲话边吃饭没什么两样,全然没有想象中的豪门吃饭的那么多规矩,生活气息浓郁得很,让她们两位,都有了家的感觉。

    …………

    “还在忙?”黄静萍端着一杯牛奶放在书桌上。

    “就好了,”冯一平端起来喝了一大口,“大家都睡了?”

    “嗯,”

    “呵呵,你快去放洗澡水,我马上就来,”

    黄静萍搂着他的脖子,感觉她的脸烫烫的,“放好了已经,”

    “那我也好了,”冯一平当下也顾不上工作,麻溜的合上电脑,迫不及待的抱着黄静萍朝卧室走。

    “嘻嘻,看把你急的,”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