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其它公司早晨至少看起来一片朝气蓬勃不同,正处于关键时期的谷歌公司的早晨,看起来,是依然有些没睡醒的样子。

    此时公司的咖啡机,就类似于其它公司的打卡机,工程师们一个接一个的去那报到,捧着一大杯咖啡回到座位上,那一大杯灌下去,再揉揉眼睛,晃晃脑袋,马上继续未完成的工作。

    和以前不同的是,公司里明显多了一些虽然不是穿西装,但是精气神看起来和这些码农明显不同的人,他们应该不会像这些工程师一样,忙到没有白天黑夜之分,这些人,是新近增加的销售人员,或者是其它不直接负责产品开发的人员。

    随着新产品开发越来越顺利,搜索份额占比越来越大,广告收入越来越高,佩奇也越来越自信,终于不用担心会失去主导权,对施密特组建销售队伍的需要,总算也不再漠视或者设限。

    当然,这跟施密特招聘的这些人,全是计算机背景的也不无关系。

    同时,这确实也是现实的需要,随着开发的产品越来越多,让公众了解公司所能提供的一切服务,进而乐于接受和使用这些服务,也变得重要起来,这些事,靠软件工程师们可不行,得由专业的人员来做。

    如果没有这些专业的销售人员,那么谷歌已经推出和即将推出的的一些最好的产品,将无法获得应有的市场效应。

    不过,由于创始人的影响,在公司里,这些有着计算机背景的销售人员,在被重视程度上,自然比不上软件工程师。

    工程师们可以傲慢的、旁若无人的,夹着电脑,踩着拖鞋在通道里横着走,这些销售人员就低调得多。

    冯一平也一样,进了公司,也自觉的靠边走,但他看着这些忙碌工作的人,不管是高傲的工程师,还是低调的销售人员,都觉得很欣慰。

    到明年,自己的财富是增加30亿美元还是40亿美元,可都着落在这些人的工作上。

    但是像他这样的人,再低调,有时候依然会像夜空里的萤火虫一样引人注目,拿着几个文件夹的梅耶尔,一眼就认出了前面那个灰色毛衣配卡其裤的家伙是哪个家伙。

    虽然还没看到正面,但只看他那轻快的步履,就能猜出来,他心情挺不错,于是梅耶尔心情就不太美丽,就看他的背影就能猜出来,这家伙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带阳光的笑容,其实还默默的哼着歌的冯一平,后背被人不轻不重的撞了一下,“没事吧伙计,”

    话说完,他才发现身后的这位,是个漂亮的女伙计。

    “心情不错么,”梅耶尔说。

    “那是,只要一进公司,心情就会非常不错,再看到你,心情怎么可能差呢?”

    “说的跟真的一样,”梅耶尔嘟囔了一声,“我想快点见到我的礼物,”她撂下一句话,没有再理冯一平,像她这样的项目负责人,现在事情太多太多。

    “指望我能送给你什么呢?”冯一平心说。

    他还没走到自己的办公室,一辆漆着蓝、红、黄、绿四种Google商标标准色的电动车轻盈的横在他前面,“冯,”布林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回来,”

    “辛苦了伙计,佩奇呢?”

    “在会议室,走吧,也差不多到了测评会议的时间,”

    …………

    “行了吗,怎么样?”

    此时谷歌的会议,风格依然很犀利,依然不像是讨论,而像是吵架。

    但是,十多分钟过去后,连佩奇都放下了自己的电脑,略带紧张的看着冯一平,“你有什么评价?”

    刚才,在他们吵架,哦不,讨论的时候,冯一平一直在体验即将推出的浏览器。

    “我觉得很不错,”冯一平迎着周围那些期盼的目光,肯定的说。

    于是大家都送了口气。

    “安装方便,界面简洁,”

    听到这个,同样与会的梅耶尔觉得有点小骄傲,产品界面这事,由她负责。

    “性能稳定,使用安全,设置功能强大,”对谷歌提早了好几年研发出来的浏览器,冯一平丝毫不吝溢美之词,有这样的好产品的在上市前发布,不可能不对股价产生积极的影响。

    “冯,直接说不足,”得到了“很不错”的评价后,佩奇不想多听冯一平的这些赞美和肯定的话。

    “好的,我非常赞赏大家的才华和努力,很多人都知道,我现在连一条代码都写不了,所以专业方面,我没意见,也提不出意见。”

    “我要说的,是一些使用感受,”冯一平说,“从使用上讲,我有一些小意见供大家参考,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些功能难不难实现,但我知道,如果这些功能能实现,我们浏览器的用户体验,一定会比其它的浏览器好很多,”

    冯一平走到墙上挂着的白板前,回想着自己后来用惯了的浏览器里的那些功能,按使用顺序,首先提了一条,“首先,我们在输入网址的时候,能不能实现网址提示输入和自动补全功能?”

    “比如,我们输入白宫两个字,浏览器就会帮我们自动补全网址,我认为,我们是做搜索起家的,在这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

    佩奇跟布林耳语了两句,“确实不错,还有吗?”

    “还有,我们能不能加上历史记录查询功能?以列表的形式罗列最近一段时间的浏览记录,这样无论我们是在无意中关掉了浏览器,或者想再看看刚关掉的那个网页,都会非常快捷方便,即使出错后,重启浏览器,还可以把打开的网页找回来,”

    这个,对精通搜索的谷歌来说,应该也不会太难实现。

    “第三,安装完成之后,能不能实现自动的将系统默认的IE浏览器中的密码信息等,导入到我们谷歌的浏览器中?省得我们打开相关网站的时候,又要从头开始一个个的输入,”

    “同时,在有些时候,我们又能不能可以通过设置和定义,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选择是否保留或者自动清除上网过程中留下的历史记录,个人信息等?”

    “比如我们一些不想让男女朋友看到的浏览记录?……,”

    冯一平一边回想后来自己用浏览器的一些经验,一边朝白板上一条条的写着意见。

    从大家的神情可以看来,他提的大多数意见,大家都没有考虑过,而且他们也确信,如果真能做到冯一平所说的这般,那自己浏览器的用户体验,绝对是一等一的棒。

    工程师们,包括佩奇和布林,还有施密特,此时都在紧张的思考,要实现冯一平刚刚提出的那些目标,现实不现实?

    几位到任不久的副总裁,这会都有些异样的看着冯一平,这究竟是什么眼光?只试用了十几分钟,就能提出这么多大有裨益的意见?

    他们并没有思考多长时间,因为大boss已经替大家做了决定,“一平提的这些有待改进的地方,都是很好的方向,初步分析了一下,要额外实现这些功能,难度并不大,请大家马上组织进行相关的开发,”

    …………

    “冯,真高兴有你在,”佩奇高兴的看着他说,“我坚持让你体验即将上线的产品,现在看来,果然十分有必要,”

    “跟我说这些不是见外吗?我很高兴我能帮上忙,”

    “呵呵,对,接下来,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征求你的意见,是关于上市工作的一些安排,“

    这个,就是他不提,冯一平也准备主动问,这始终是他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

    “冯,上市的最新消息,我先简要的向你做个说明,”这部分,是由施密特负责介绍。

    …………

    郑佳怡和武馨阳,怀着激动和兴奋的心情,跟其它的那些同事一起,被临时编入了NEXTDOOR的几个项目组。

    不同于此时冯一平在谷歌会议中的举足轻重,第一天,他们并没有被分配到什么有挑战性的任务,似懂非懂的旁听项目组的讨论会,努力记下那些资深员工们发表的意见,然后,资深员工们根据会议的讨论结果开展工作,他们,大多数都只能帮着整理资料,能帮着收集资料的,都是少数。

    但哪怕是这样丝毫没有任何难度的工作,他们依然做得一丝不苟。

    现在的他们,急需的不是如何在工作中崭露头角一鸣惊人,而是要了解这边的工作流程、习惯,惯用的方式方法,如何分工和协作……,等等一些具有普遍性的经验。

    “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大四刚去单位实习的时候一样,”午餐时,武馨阳跟自己小组一起用完餐后,还是找到时间跟郑佳怡感慨了几句。

    “现在本来就是另一个实习期,”郑佳怡说,“其实,我更感觉好像是刚被爸妈送进一年级,准备启蒙的时候一样,什么都不懂,但是非常向往,准备投入自己的全部身心去努力,”

    “只不过,那些高年级的老生们,看起来并不是领先我们很多,对吧,”武馨阳又有些轻松。

    她们都有过工作经历,对刚才自己小组讨论的一些具体问题,也有自己的思考,感觉带着他们的那些资深员工的看法,其实并没有什么出奇。

    “是啊,”郑佳怡也表示赞同,“一下子就有了信心,”

    “哎,你看看,为什么这边的人,不管是我们公司的,还是其它公司的,都穿得这么随便,难得看到一个穿西装的?”武馨阳说出了一个自己不理解的地方。

    她们虽然学的不是计算机专业,但是国内知名的一些程序员都有印象,从之前的求伯君,到今年富豪榜的第二名,丁同学,平常出现的时候,可都是西装革履的。

    “我也是听冯一平说的,硅谷这边对着装有着不同的理解,他们不看重求职者是否西装革履,而是在乎学识,而且好像还有一个研究,据说穿西装的人失败率超过穿休闲装的,”

    “真的?”

    “真是这样,当然,这肯定不适用于所有的行业,背后的原因,怕是公司希望员工能在尽可能在放轻松自在的环境下工作,这样的状态下,他们工作的效率会高,”

    “但是,一些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的又说,至少在面试的时候,穿牛仔裤和旅游鞋是不合适的,”

    “总之,美国这边崇尚个性,很多公司也一样,因此有时甚至会出现完全相反的要求,”

    “比如,有些公司在招聘时,希望遇到的是那些一板一眼,连办公桌上的陈设,都严格按照标准来的员工,但有些,比如通用,他们招聘员工的时候,则特别注意办公桌上是不是很凌乱,甚至会问你挤牙膏是不是从中间或者后面挤起,他们认为这样不循规蹈矩的人,会不走寻常路,会很有创造力,”

    “也是冯一平说的?”武馨阳笑着说。

    “还真是他说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