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到特斯拉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人,“我来介绍,公司负责并购的副总裁,怀特·康明斯先生,”

    这位刚年届四十,毕业于耶鲁,有过公司、律所、风投、投行的任职经验,最近的一个职务,是华尔街知名投行的高级副总裁。

    “各位好,”康明斯在座位上稍欠了欠身,跟那三位打招呼。

    他是嘉盛第一个有投行工作经验的高管,个人风格又是独树一帜,不同于马丁·艾伯哈德、马克·塔彭宁、**斯特劳贝尔这些熟悉公司基层,以技术见长的人,又比布坎南这样政界高级幕僚出身的人要高调。

    怎么说呢,玩钱的商人,跟一般的商人,总是会有区别的。

    那三位也不以为意,康明斯只是负责并购业务,还管不到他们头上来,而且,他们也不是一般的员工,而是特斯拉的董事会成员。

    “好了各位,辛苦几个月,让我听听最新的进展和成果,”冯一平打开笔记本笑着说。

    “冯,我们得说,进展不是太顺利,”艾伯哈德说,“目前来看,取得了明显进展的,依然只有电源系统,”

    纯电动汽车,它大体由三个系统组成,电力驱动系统、电源系统和辅助系统。

    电力驱动系统,顾名思义,其功用是将存储在蓄电池中的电能高效地转化为车轮的动能,包括电子控制器、功率转换器、电动机、机械传动装置和车轮等装置。

    电源系统,其功用主要是向电动机提供驱动电能、监测电源使用情况以及控制充电机向蓄电池充电,包括电源、能量管理系统和充电机等部分。

    除此之外的部分,都可以归入辅助系统,主要是提高汽车的可操纵性和乘坐的舒适性,以及安全性。

    老实说,对艾伯哈德说的这个结果,冯一平有心理准备。

    原时空的特斯拉,在艾伯哈德和马斯克的努力下,前后经历了整整十年,才推出了轰动业界的modelS系列,他也不奢望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就能取得全面的进展,毕竟技术研发不同于商业运作,是来不得一点虚的,没有积累,也放不了卫星。

    “电源系统能取得进展,我们都知道,主要也是由于冯你的建议,”斯特劳说,“我们其实也没有什么创造,”

    “我那也是从谷歌得到的启发,凑巧而已,”冯一平还是按着上次提出自己建议时的说法来,反正,他不在乎功劳,只希望借由这件事,在这三位股东心目中树立起一个专业懂行的形象来,也算是提前绝了一些后患。

    马斯克可是很无情的,如果冯一平只是一个财务投资者,那他以后在特斯拉的地位,不会太稳当。

    “其它两个系统的研发,目前到了什么程度?有多少子系统已经完成了理论设计,有多少子系统已经开始工程试制?”

    “驱动系统的核心,电动机,目前还在进行各种论证,马斯克说得对,转速要高,功率要大,寿命要长,体积要小……,”爱哈伯德说着摇头,“这确实是我们接下来最大的一个拦路虎,”

    这些具体的核心部件,冯一平是知之甚少,毕竟后来提到特斯拉,大家谈得多的,是它的电池管理系统,像电机这样传统的部件,很少有信息披露出来。

    “是我们现有人员的能力不够,还是这个问题,对目前世界上最优秀的电机企业来说,都是一个难题?”冯一平问。

    “都有,”艾伯哈德看了看团队的另两位成员,“我们想向你建议,为了成本和效率,这样的部件,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和其它的专业公司和科研机构合作?”

    “没问题,”冯一平想都没想的就说。

    这样的一个项目,如果想全部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即便不是不切实际的,那也是非常愚蠢和狭隘的行为。

    如果没记错的话,其实特斯拉在推出modelS之前,跟传统的汽车公司,比如奔驰和通用,都有合作,后两者还对特斯拉进行了投资。

    “当然,前提是,要能,”

    “要能设计好科学严谨专业的专利保护体系,”艾伯哈德说。

    “对,”冯一平看了他一眼,低头想了一下,“鉴于目前的现实,关于工作的分配,我有一些想法,马丁,对外合作的事宜,由你全权负责,”

    “斯特劳,既然电源系统进展最快,为了发展的均衡,我希望你接下来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另外两个系统的推进上,我还有一些具体的目标,比如,电池系统已经基本定型,有了这个基础,那么,底盘的相关设计,是不是已经可以进行?”

    懂车的人都知道,对一个车系来说,底盘有多重要。

    “马克,接下来电源系统,主要由你负责,虽然目前进展不错,但是面临的问题,同样也不少,比如充电问题,还有至关重要的,电池的寿命问题,”

    “关于这个,”马克说,“冯,你认为有没有必要也采用松下的锂电池来做对比性实验?”

    “我们自己的锂电池既然性能和松下的锂电池不相上下,有些数据还比它突出,那我觉得,没必要再找一家电池的供应商,”

    不说冯一平成立锂电池部门,本来就是为电动汽车做准备,就冲特斯拉后来自己建厂生产电池,就知道这一块的供应,最好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要知道,对一辆纯电动汽车来说,电池成本,占到了整车成本的至少三成,这一块的采购成本要是下降哪怕一个点,对公司总成本的影响,也将非常巨大。

    “哦,好的,我只是希望能让电池的综合性能更突出,”马克解释道。

    “这方面你不用担心,锂电池公司已经加大了研发的投入,我们敢保证,在成本固定的前提下,我们的电池性能,每一年都会有提高,”

    “斯特劳,你跟负责车身设计的说一声,关于外型设计,我有了几个不成熟的方案,”

    油泥用了那么多,但还是没能做出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模型。

    冯一平清楚,想单纯靠自己一个人,凭感觉一丝不变的还原特斯拉的那两款车型设计,不太现实,还是把自己做好的一些雏形,以及记得的相关数据,交给相关的团队,让他们来完成剩下的工作。

    “这方面你也已经有了方案?”斯特劳很惊讶。

    “嗯,两个车型,但是没有最终完成,也让他们看看,有没有完成的必要,”冯一平说得很谦虚。

    …………

    他们讨论的过程中,康明斯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不时看看大家,然后写下一些东西,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跟冯一平参加会议,这次会议,让他对冯一平的理解更立体客观,这并不只是一个在商业理论方面有建树的人,对相关的技术,看来也有涉猎。

    至少今天的这三位技术方面的专家,对他是服气的,居然是因为他,电源部分才有目前的进展?

    没想到,他连电动汽车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也了解不少。

    还有汽车的外形设计?

    “康明斯,对今天的会议,你有什么看法?”回NEXTDOOR的路上,冯一平问他。

    这自然也有考校的意思。

    “专业方面,我是一窍不通,”康明斯说,“不过,对一个汽车企业而言,除了我们自己的技术,未来供应链的整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在这方面,我倒是有一些意见,”

    “说说看,”

    “因为大部分的工作,还只是在起步阶段,所以我想就目前已经取得进展的电源系统说说自己的看法,”

    “采用我们集团自己的锂电池,这一点很好,电源系统,是我们的纯电动汽车发展的关键,但是,如果我们自己的锂电池公司,销路单一,或者只靠着未来的电动汽车,那么这可能就存在一个问题,”

    “我们电池的价格,有可能比不过那些竞品,进而提高整车造价,影响整车销售,当然,从目前的数据来看,集团在中国的锂电池公司,销售不错,不过,跟松下的销量相比,还存在差距,”康明斯说。

    他说的这个问题很关键,重要的部件,自产自销,国内的很多国企以前就是这么干的,类比的话,就是电动汽车厂,会下设一个锂电池车间,但是,他们大多数都是失败的。

    主要的原因,就是那些部件,全部自产自销,因为缺少竞争,所以成本高昂不说,质量还得不到保证。

    “对,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不过,我们跟松下的销量,正在逐年缩小,嘉盛锂电池在短时间之内,也已经成为中国国内销量最大的锂电池品牌,”

    “而且,哪怕就目前的产销量来讲,对比松下,我们的价格还是有较大优势,当然,我们也在积极的拓展销路,相信在年底之前,又会开拓一个新的,很大的市场,所以,成本和价格这方面,你不用太过担心,”

    “我相信冯你的安排,我说的是另一个问题,既然锂电池这么关键,将来的需求量如此巨大,那么我们有没有必要向上整合相关的产业?比如锂电池所需的锂和钴?”康明斯说。

    冯一平看了他一眼,这些家伙果然也不是吃干饭的。

    他还没来得及表态,手机响了,“冯,亚马逊的又来了,他们又提收购的事,”迈克在电话里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