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他,经常不回来吃中午饭吗?”黄妈妈低声问女儿。

    家里难得的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两位妈妈又不是等着吃饭的那种性子,都希望多做几餐拿手的饭菜,给儿子吃,给女儿吃,按理本来应该更忙的莱蒂西亚,难得的有了放大假的机会。

    “怎么会?”黄静萍给剩菜贴上保鲜膜,“就我们三个人的时候,他再忙,中午饭也是会回来吃的,今天这不是家里这么多人嘛,”

    黄妈妈又有点心疼女儿,“那你是每天都要做饭,又要带孩子,还要忙其它的事?”

    “没有啊妈,家里的阿姨,已经学会了做中国菜,而且水平还不错,我要是有时间,会做晚餐,还有就是一平想吃我拿手的那几道菜的时候,我也会做,”

    黄妈妈这才想起来,是啊,女儿现在过的,不是国内一般人家的日子,他们有一个专职的女佣,什么都会做,什么都能做好,只要想,还可以再雇上一个,或者是好几个。

    只要是想,女儿现在真的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像旧社会的少奶奶一样。

    而且,这个女佣还上了年纪,根本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黄妈妈又马上觉得很有必要嘱咐女儿几句,“静萍,你可不能什么事都让那个叫莱,莱什么的做,你看一平他们家,你看他爸妈,还有他外公,过日子跟一般人家都没什么区别,”

    “现在还自己种粮食,自己种菜,自己养猪养鸡,别说跟城里的人比,就是跟镇上的人家比,那都要勤快得多,他们肯定不喜欢一个不勤快的儿媳妇,”

    当妈的啊,就是这么纠结,既担心女儿辛苦,受欺负,什么事都做,吃苦受累,反过来吧,又担心女儿太不懂事,一点都不想吃苦受累,什么都不做,被婆家嫌弃。

    “妈,我是那好吃懒做的人吗?”

    黄妈妈一想也笑了,自己这大女儿,不是自吹,确实各个方面都很出挑,好吃懒做不懂事,确实跟她不沾边,但要是沁萍?那可真说不准,“你有数就好,”

    黄静萍明白妈妈的纠结,“妈,你就别操心了,我过得挺好的,你啊,就在家里安安心心的照顾好爸爸,管教好沁萍,让她考上一个大学就成,”

    既然过得挺好的,那为什么不结婚呢?黄妈妈就想问女儿一句。

    梅秋萍从厨房转出来,“家里的这个大冰箱,怕是这几天才派上了用场,平常就你们两个人,里面怕都是空的,”

    “平常是没什么剩菜,不过里面也是满的,水果、牛奶,还有一些他跟我喜欢的糕点,”黄静萍说。

    “一平他,经常不这样回来陪你们吃饭吗?”梅秋萍问的也是同样的问题。

    “没有啊阿姨,你们不在这的时候,只要没出差,一天三餐,一平都是在家里的吃的,他最喜欢吃家常菜,今天,是因为好长时间没回来,公司的事多,开会开得太迟,家里又有你们在,所以才没回来,”

    “是啊,一平他就是喜欢吃家里的菜,说外面再好的山珍海味,都没有家里的饭吃起来舒服,”

    这同样的问题,两个妈妈问起来,那出发点就是不一样。

    一个是担忧自己的女儿有没有受到冷落,会不会太辛苦;一个是担忧自己的儿子有没有被照顾好。

    只能说,唉,可怜天下父母心。

    “静萍,你们俩虽然离家远,但是现在回家其实也方便,要是一平他欺负你,你就跟你爸妈说,跟我们说,我们一定替你做主,阿姨不是那偏心的人,你放心,要是他做错了什么,我们一定狠狠地收拾他,”

    梅秋萍这话呢,也真不是虚言,当然,偏心肯定是免不了的,但是,公正,他们还是能做到的。

    她也是从儿媳妇过来的,她那会是没少吃过婆婆的挂落,特别是因为自己头一个生的是女儿。

    所以她还是能站在黄静萍这边。

    再说,这么多年,有些事他们也看得明白,那些还按着老一套待儿媳妇,什么都偏向自己儿子一方的人家,后来吧,其实结果都不太好。

    偏心太过的,有些儿媳妇干脆连孩子都不要,一个人回了娘家,说离婚就离婚,而且女方家里还支持,现在不像以前,家里孩子都少,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做父母的都看得贵重。

    主要是这个静萍,确实没话说,不但她没话说,连她爸妈,那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得到的亲家。

    黄静萍听出了她话里的真心,心里挺暖的,“阿姨,一平不会的,”

    “是啊,一平他是真不错,在外面能做大事,现在回到家里,连家务活都帮着干,你和冯大哥教育得真好,”黄妈妈也说。

    从他们的这个角度看,冯一平,那更是万里无一的好女婿,知道这事的人,有哪一个不羡慕他们家的?

    虽然接触不多,但哪怕用再挑剔的眼光去看,这孩子都确实太难得。

    他们见过好多本事没有他一个手指头大的女婿,脾气比他大得多。

    之前的一个邻居,女儿嫁到了市里,其实也是市里的一个普通人家吧,女婿听说也是在一个机关上班,每次难得来老丈人家一趟的时候,那个做派,连她和老黄看了,都真心觉得牙酸。

    关键是,不但一平好,他爸妈也是有名的和气好打交道,说起来比自己的几个妯娌还要好相处。

    老实说,虽然打心里觉得,自己的女儿谁都配得上,但说实话,当那个对象是冯一平的时候,她心里还还真坚定不起来,女儿能找到这样的一个人,而且一直和和美美的,她都觉得这真是运气。

    这个事就是这样,两边态度都低,那什么都好,怕就怕一方对另一方挑三拣四的,那肯定就太平不下来。

    梅秋萍和黄妈妈手上不停,麻利的收拾桌子,嘴上也是你夸我儿子,我夸你女儿,到后来黄静萍都有些听不下去,“阿姨,妈,一平和我这几年做得也不对,一年到头,都没能在家多呆几天,尽尽做儿女的责任,”

    “你个傻孩子,”梅秋萍在她头上摸了一下,“我们都还年轻,什么都做得动,哪用你们一年到头的在家里照顾,再说,你们在外面又不是瞎玩,玩到心都野了,不想回村里,你们不是都有事做吗?”

    “谁能说你们不孝顺,你就是个最孝顺的儿媳妇,”

    “是啊,你们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好,”黄妈妈就说,“你们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现在那就是最大的孝顺,”

    “最好呢,是尽快把婚给结了,”梅秋萍说,“我是一直等着你改口,”

    “是啊,你这个丫头,为什么不想结婚?”黄妈妈说。

    “静萍,我们知道,现在女孩子都不想太早结婚,可是你们的条件跟他们不一样,早点没关系,而且,我还想着,结婚后你们多生几个孩子,我们就喜欢家里热闹点,”

    这也是她的实话,她理解黄静萍,但是,黄静萍要是能再给她生个大胖孙子,那就再好不过。

    “目前这样挺好的,我现在真不太想,”黄静萍低着头说。

    …………

    不管是安迪还是康明斯,最后都没来找冯一平,这样的一个小项目,确实也不用去劳烦他。

    5点的时候,冯一平刚合上桌上的最后一个文件夹,伸了一个懒腰,“笃笃,”门被敲响了。

    “请进,”

    “冯,”进来的是康明斯,“刚送安迪离开,谈的比较顺利,估计过两天就能定下来,”

    “你看着办就好,有需要我出面协调的,直接跟我说,还有其它事吗?”

    康明斯本来是想让冯一平一起陪着安迪吃顿饭,又想起这个小老板出了名的不爱应酬,“没事,明天见,”

    “明天见,嗨迈克,”冯一平朝门外喊。

    “冯,”也准备回家的迈克走了进来。

    “你通知一下,后天的在纽约的那个奖项,由我亲自去颁发,”

    迈克一喜,“好哇,我这就通知他们,”(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