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来这么早?”黄静萍虽然这样问,心里其实是高兴的,如果今晚冯一平还很晚回家,自己怕是又要费一番口舌。

    “早吗?”站在门口,冯一平就能感觉到家里的热闹,闻着里面熟悉的饭菜香气,听着里面熟悉的欢声笑语,他恍惚有了过年的感觉。

    他有些欣慰,有些骄傲,作为一个男人,感觉最满足的,也是这个时候。

    上面的老,下面的小,还有中间的爱人,日子都能平和无忧,再辛苦也值得。

    “阿曼达,把爸爸的包接下来,”黄静萍笑着对闻声跑过来的女儿说。

    “爸爸,”这个傻丫头还真的张开手来抱冯一平的包。

    “用力啊,”冯一平手稍微松了一点,小家伙马上连吃奶的劲都拿了出来,“呀,”

    真还不错,居然没坐到地上,但冯一平手再松一点,她自然是无可避免的被压趴到地上,还一脸的不服气,“太重,”

    “哈哈,”两个无良的父母觉得很好笑,却惹恼了出来的梅秋萍,“你们两个家伙,”她用手在黄静萍和儿子的头上比划了一下,“就知道欺负我的宝贝孙女,”

    “阿曼达,”她把孙女从地上抱起来,“奶奶帮你出气了,打了他们,别委屈啊,”

    可是说真的,小家伙真就不觉得委屈的。

    “换衣服洗手,准备吃饭,”梅秋萍吩咐儿子,还忍不住又教训了他们一句,“这是孩子,你们把她当个小玩意儿是吧,”

    “嘿嘿,”冯一平傻笑,黄静萍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看着梅秋萍抱着女儿进了餐厅,她偷偷的窜上楼。

    正在洗脸的冯一平拿开毛巾,冷不防看到黄静萍抱着手站在门口,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朝镜子里抛了个媚眼,“小伙是不是帅呆啦?”

    黄静萍啐了一口,“我来是跟你说,今天下午,你妈加我妈,联合起来问我为什么不结婚,我估计这到晚上,就轮到你爸和我爸联合起来问你这个问题,我想让你提前有个思想准备,想好怎么说了吗?”

    这个还真没想好。

    我们还小所以不想结婚?

    还小?女儿都一岁多了!

    我们都挺好的,但现在就是不想结婚?

    不想结婚?现在他要是敢说这样的话,冯振昌会很乐意好好家教他一顿。

    太忙没时间结婚?

    太忙?要是他敢这样说,冯振昌他们就能半个月内把所有的事都准备好,他只要带着黄静萍回去拜堂就成。

    唉结婚就是多一张纸而已所以不结也没关系?

    一张纸?这应该是最找揍的说法,他要是这么说,怕是连梅建中都会教育他。

    我心里其实还有别人静萍其实也知道我心里有别人所以我们现在不结婚?

    要是敢这样说,那真是炸了天,两边的父母都不会放过他,…………。

    该怎么万无一失又面面俱到的回答这个问题?还确实是一个问题。

    何况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在黄静萍面前说什么我跟张彦没什么,那样太虚伪。

    黄静萍见了他的样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叹了口气,把他要换的宽松的居家衣服递给他,“你就死咬住一条就好,是我不愿意结婚,”

    “这样看在女儿的份上,叔叔阿姨不会太为难我,他们催我也就应着,反正不说准话,”

    “我爸妈看在你的份上,也不会太为难我,再说,他们就是为难我,又能为难到哪里去?”

    冯一平伸手抱住黄静萍,“谢谢你,但是我不能这样做,”

    全让黄静萍顶锅,遭受两边爸妈的责难,冯一平也真做不到。

    “别傻了,你还有什么其它的好办法吗?”

    “反正不能这样,”冯一平说。

    “别又不合时宜的发扬你的大男子主义,听我的没错,”黄静萍说,“至少先争取一些时间,”

    “不能这样,”冯一平依然摇头。

    “你怎么就这么倔呢?”黄静萍靠在他胸口,眼眶有些湿润。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又何尝好受?

    我为什么要这么大方呢?

    …………

    看到他们俩联袂从楼上下来,长辈们倒还挺高兴,看了更放心些,都有了女儿,两个人还能这么黏,那说明感情是真好,挺好!

    “快来吃饭,”梅秋萍招呼他们,“不知道是不是时差还没倒过来,总觉得困,早点吃了早点睡,”

    没参与中午那场讨论的冯振昌叮嘱儿子,“只要是没应酬,平时记得一定要回家吃饭,或者是让静萍带着孩子去找你吃饭也行,不要把静萍跟孩子丢在家里不管,”

    “我记住了爸,放心吧,不会的,”

    “公司有食堂吗?”黄承忠问。

    “我们自己的总部园区还没建好,现在有食堂的少,”除了谷歌,其它的公司都没配置餐厅。

    “那有功夫还是回家吃饭,外面的还是没有自家做的放心,静萍,记得多学几个菜,”

    感情他们都关注这事呢!

    “我们其实一直就这样,”冯一平说,“叔叔,您尝尝这个酒,明天,静萍会带你们去这边最著名,也可以说是美国最著名的一个产酒地,多尝尝,要是碰到了喜欢的,就多买一些,”

    “明天抽不出时间吗?这么忙?”梅秋萍问。

    “这头两天事情还真的挺多,”

    “没事,你忙你的,我们自己会玩,说起来,这要不是到了美国,别说一平了,就是我们几个,也不可能这么闲,”黄承忠说。

    …………

    安迪·威尔克此时在给贝佐斯汇报今天的谈判结果,收购比价软件那事,简单,要不是因为持有软件的是冯一平的公司,这么小额的收购,都没必要这么抓紧的跟贝佐斯汇报。

    他重点汇报的,是冯一平的那个收购的提议。

    “呵呵,他说要收购IMDB?呵呵,”贝佐斯呵呵了两次,非常清晰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冯一平说的那些理由,他才不会往心里去呢!

    IMDB是他早期收购的项目之一,已经整合得非常好,别说现在对相关的销售,还是很有促进作用,哪怕是对主业一点促进作用都没有,他也不会出售。

    对他这样的人来说,自己的每一个项目,都相当于一个子女,他才不会卖呢。

    前两年那么困难,很多人都说亚马逊肯定要破产倒闭的时候,都坚持着没用出售旗下的资产,现在财务状况一天比一天好,他怎么会做这么让自己没面子的事?

    肉就是烂了,也得烂在锅里,这样的事,美国的那一家高科技公司没做过?雅虎、微软、苹果,哪一家没有挥霍几十上百亿美元收购各种项目,这些项目中的大多数,后来不都销声匿迹了吗?

    靠转手公司赚钱?哼,那不是大佬们的风格。

    “贝佐斯,我明白了,”安迪威尔克准备明天第一时间明确的回绝冯一平的收购请求。

    他同时更明白了老板对冯一平的看重,换作其它的年轻人计划这事,贝佐斯怕是会当面说得他下不来台。

    贝佐斯其实有些疑惑,冯一平看样子不是个不知道自己风格的人,为什么依然一本正经的说起这样的提议?

    试探?他不会做这么没有深度的事。

    那就是以退为进?他是打定了注意要建类似的网站,所以明知道不会有结果,还是要这样提议,这样他接下来建类似网站的时候,自己就不好说什么,对不对?

    总之,不管他有什么花招,最迟明天下午,自己就会知道。

    …………

    吃完饭,看着碗筷刚收拾好,五个长辈就马上回房间,连阿曼达也就手带走了,冯一平这才明白妈妈之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他们时差没到过来,这应该是他们体谅自己和黄静萍这好长时间没见,特意给他们腾出空间来。

    “松了口气?”黄静萍说。

    “还真是,”冯一平本来也做好让爸爸们责问的准备,没想到,这看样子,又能往后推几天。

    “娘子,春宵苦短,我们还是别想其它的事了吧,”

    …………

    第二天上午,康明斯和安迪,就NEXTDOOR把比价软件出售给亚马逊达成了一致,迈克布置了一个小小的,不对外开放的庆祝酒会。

    去酒会上表示祝贺的冯一平,听到了安迪转达的贝佐斯对他想收购IMDB的回应,“冯,你知道的,不管现在还是以后,和NEXTDOOR一样,亚马逊肯定不会出售自己的核心资产,”

    “同时,像你一样,贝佐斯肯定也不会卖他的孩子,”

    “呵呵,那么请你理解,我们会从公司的需要出发,来决定是不是建设相关类似的数据库,”

    他这说的,倒真像贝佐斯预测的那样。

    “自然,那是你们的权利,”安迪留意到了冯一平的说法,他们不是建设一个相关的网站,而是说建设一个相关的数据库,这应该也算是他的诚意吧,只建立一个服务于评论版块的电影数据库,而且事先有知会,那还能怎么的?

    这样的企业决策,即便是己方不同意,他们就会收手吗?

    而且说实话,安迪觉得,就是多一家类似的网站也没什么,自家公司的IMDB在一定程度上也需要一家对手来促进它的发展,安迪就发现IMDB对一些电影的介绍,存在一些谬误,那些年代越久远的电影,错的越多,相信网站也知道的,但就是没有任何行动。

    …………

    下午,亚马逊和NEXTDOOR的又一次合作,被见诸报端,除了已经达成的这个小小的收购项目,冯一平有意收购IMDB的消息,也被披露出来。

    只不过,报道里却没有说明双方,特别是亚马逊对这个提议的态度,他们说了一些冯一平和贝佐斯的交情,看起来,好像是有机会的样子。

    这个冯一平,果然是收购的步伐就不曾停止过,好几个记者在文末问,冯一平用来收购的“蓝海2”,什么时候会注册呢?

    …………

    同样的消息,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

    硅谷,哈斯廷斯看到了这条新闻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他又到了美国吗?

    之后同样没能把那个小收购放在心上,他一下被冯一平的那个收购提议吸引住。

    之后,就整个人都凉了下来。

    他急急忙忙的把桌上的一杯咖啡一饮而尽,但是,依然感觉非常烦躁。

    他第一时间就断定,冯一平计划收购IMDB的目的,就是为了开展自己的网上DVD和录像带销售做准备,是继之前和麦当劳共同经营Redbox的一个有效补充。

    归根结底,他做这事,依旧是冲着自己,冲着奈飞来的。

    哈斯廷斯觉得有些悲愤,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苦苦相逼,为什么就一定要盯着自己不放?

    他真的很想问问冯一平,明明和自己连面都没见过一次,为什么就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说干就干,他马上给打过交道的布坎南打电话,希望马上能见冯一平一面。

    他的这番反应,正是冯一平坚持那个提议时希望发生的事,连贝佐斯都没能想到这一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