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早,”“早啊冯,”翌日一早,冯一平从骚气的黄色悍马H2里跳下来,马上迎来一片问候声。

    特别是刚从国内调过来,目前正在接受适应性培训的那些人,现在在这见到冯一平,真是有见到了亲人的感觉。

    冯一平无暇一一问候他们,只能大致朝他们点点头,“哈斯廷斯要见我?”

    “对,”布坎南在电话里说,“昨天晚上给我打的电话,听上去很急,”

    “是吗?”冯一平忍不住有些淡淡的得意。

    这一次来美国,重头戏,自然就是如何把奈飞收入囊中。

    准备工作做了那么多,绞索,哦不,红绳也到了该系上的时候,本来他还有点发愁,该怎么开局破题呢?

    最理想的状态,莫过于奈飞或者哈斯廷斯主动找上自己,当然,这事挺不容易,来的这一路,他就一直在绞尽脑汁、搜肠刮肚的想,但就是没想到让自己满意的主意。

    没想到,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一到这,刚好就遇上亚马逊又一次找上门来。

    话说,还有什么比亚马逊更好的特邀演员么?于是他就顺水推舟,因势利导的来了这么一出戏,重点,自然是自己求购IMDB。

    他其实本来还有些担心粗线条的老美看不懂,可别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这真不是杞人忧天,殷鉴不远呢!

    想当初,70年的国庆节,毛主席把斯诺这个美国人请上天安门城楼,而且让他就站在自己身边,但是,大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众精英,就愣是没看出这其中蕴含的深意。

    从那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虽然有太多的科技手段可以帮助我们收集各种信息,但是,信息太多,有时反而会让人很难抓到重点。

    没想到,呵呵,这个目标人物居然敏锐的看出了冯一平的意思。

    这就有点意思嘿,至少表明他一直在密切的关注自己和自己的公司。

    为什么这么关注呢?是戒备,亦或是,担忧?

    总而言之,这是个好消息。

    “我知道了,迟点给你答复,”虽然冯一平现在就可以答复他,但既然高薪聘请了康明斯,这事自然要征询他的意见。

    “哇,这么大的车,”郑佳怡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三明治。

    “这是,又起晚了吗?”冯一平看着她,和她身后同样拿着牛奶和甜甜圈的武馨阳问。

    “晚上还有点睡不着,”郑佳怡说,“这是你的车?”

    “接着,”冯一平把钥匙抛给她,“还没拿到驾照,不能开啊,最多在园区里边溜溜,”

    “好咧,谢谢老板,馨阳,你也来看看,”

    …………

    冯一平召集了康明斯和迈克,“这事,你们怎么看?”

    “首先,这是好事,”迈克说,“他能这么主动,那我们就握住了主动权,”

    “既然冯你决定要尽快落实这事,不管哈斯廷斯是支持还是坚决反对,他始终是我们避不开的一个人,迟早都要接触,现在见一面,也未尝不可,”

    “嗯,”冯一平点点头,做技术的,自然是从技术的角度出发。

    “康明斯,你怎么看?”

    康明斯还在看相关的资料,这其中的不少,是他真正加入嘉盛以后才能接触到的。

    于是他明白冯一平之前的那么多动作,原来都不是结果,居然仅仅是准备,他的最终目标,竟然是连他这个自诩并购方面的专家也猜不到的奈飞。

    难怪他要一反常态的在国内进行那么大幅度的融资,原来都是为了这个目标做准备。

    他极欣慰,能运作这么大的项目,对任何一个人的职业生涯,都是极大的提升。

    他更是佩服自己的这个小老板,不愧是来自讲究谋略的东方,他的布局,肯定瞒住了绝大多数人。

    但是,他的最终目标,却偏偏清楚这一点,眼看着绞索愈收愈紧,越来越结实,包围圈已经成型,越来越小,被限制在中间的那个人,想来是非常不好受,能坚持到现在,说实话,康明斯都非常佩服他的韧性和抗压性。

    他再看了看文件中关于哈斯廷斯的资料,“见,肯定是要见的,”

    嗯,听话听音,冯一平马上明白,这位跟自己的决定非常一致。

    “只不过不是现在,”果然,康明斯说,“你接下来不是日程安排得很紧吗?我觉得,不妨再朝后推几天,”

    “我也是这个意思,”冯一平说。

    “就是让他再着急几天,再难受几天?不错,我赞同,”迈克说。

    差不离也就是这个意思吧。

    …………

    哈斯廷斯很快接到了布坎南的电话,“什么,要20号之后才能见我?”

    布坎南清晰的听到了那边座椅和地面尖利的摩擦声,啧,何苦拿不会说话的地板出气呢?

    “是的,冯明天来纽约出席公司的一个颁奖仪式,一直到19号,在这边还有一系列的安排,这都是已经定好的行程,不能改变,”

    “那么20号呢?”哈斯廷斯压着嗓子问,“也有安排?”

    “20号是很重要的私人行程,抱歉哈斯廷斯,20号之后,我一定安排冯尽快见你,”

    听着布坎南那不急不缓的语调,满腔急迫的哈斯廷斯是真的很愤怒,但是,偏偏这会还不好发脾气,“那么,麻烦你,”

    他都没听布坎南那边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再听他说下去,他也感觉,肯定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咣叽”一声,结实的办公桌被他踢得晃了一下。

    …………

    “他是什么反应?”冯一平按下电话的免提键,抱着手坐在桌子上,康明斯和麦克也是一脸的关注。

    “很生气,但又不好发火,很沮丧,但又竭力不想表露出来,”布坎南在笑,“我估计,他这会一定在找什么东西发火,”

    “非常好,老布,明天见,”冯一平按掉电话,康明斯和迈克也哈哈大笑起来。

    “嘿,现在一切还为之尚早呢,”冯一平提醒他们。

    “早?我不觉得,到现在,他可以走的路,他能做的选择,已经越来与少,”康明斯说

    …………

    “看起来今天收获都不错?”

    晚餐有些热闹,桌子上至少有四种酒,梅建中、冯振昌、黄承忠,各有喜欢的口味,黄静萍代表两位妈妈,也选中了一种,这是新近才发展开来的低度葡萄酒,一款还不足6度的甜红,新鲜,果香浓郁,其实也可以说是带酒味的葡萄饮料。

    外公和两位爸爸中意的葡萄酒,冯一平看了一下,也都不是什么名贵的酒庄的头牌,一水的副牌,他们喝葡萄酒嘛,格调什么的一边去,图的就是个合口味。

    在品评红酒这一块,当然,不仅是红酒,其它的酒也一样,冯一平就是个地道的外行,他把面前的四杯颜色各异的酒挨个喝了一口,装模作样的砸吧砸吧嘴,“我觉得都不错,这个,没什么好与不好,其实就看个人喜欢,比如爸你就一直喜欢云烟,抽不惯中华一样,”

    “总之,这个也是这边的特产,纳帕谷每年都会有新酒推出来,以后我们每年去一趟,自己中意哪一款,就买哪一款,喝完了,我们负责补货,”

    梅秋萍本来想说话,酒这个东西,怎么都不是个好东西,但看着同样兴致盎然的老父亲和黄承忠,她把这话又咽了回去。

    还是儿子好,不抽烟来又不喜欢喝酒!

    “今天玩得不错,明天应该也挺好,这一路去拉斯维加斯,风光不错,拉斯维加斯肯定也不会让你们失望,”

    明天大部队的行程,是去拉斯维加斯,考虑到之前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这一次,大家都赞同开车过去,领略一番美国的风光。

    当然了,考虑到老的老,小的小,冯一平租了一辆豪华房车。

    “我们说好了,每个人就准备200美元,”冯振昌说。

    到了那儿,如果不玩几把,怎么算去了拉斯维加斯呢?

    再看黄承忠,也在微微颔首。

    “妈你居然没意见?”冯一平说。

    今年的两百美元,可是相当于一千六百多块人民币。

    “你门缝里看人,”梅秋萍笑。

    都大老远的来了美国,那样的地方,以后也不会再去,额外花个千把块,现在的她还是能接受。

    “要不我就留在家里,”梅建中突然说,“我看了电视,那边灯红酒绿的,太闹,我不喜欢,怕也受不了,还是留在家里好,”

    “我们都走了,你留在家里怎么行?”梅秋萍说,“那我也留在家里,”

    “阿姨,这边的话你也不会说,还是我留下来吧,”黄静萍说。

    “不成,”梅秋萍说,“你不在,他们说话也没人懂,到了那边也玩不起来,你跟着去,把那个莱蒂西亚叫回来就好,”

    “不用,你们玩你们的,我没事,家里有吃有喝的,都不用出门,还帮着看家,挺好的,”梅建中说。

    “好啦好啦,”冯一平说,“外公,要不,你明天跟我去纽约?”

    哎,大家觉得这个主意还不错!

    “我还是留在家里吧,”

    “叔,那我们都留下来陪你,或者,你想去什么地方?静萍,你不是说这边有个什么湖,你们上次去过的,也是个挺不错的地方?”黄承忠说。

    怎么忘了这一点?梅建中这样老一辈的人,肯定对赌这个东西看不惯。

    “那算了,一平,我跟你去纽约,”梅建中说,那边,有他的重孙子。(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