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四十,华尔道夫酒店停车场,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向晓芳拿着一个手包从自己的G级上下来,看着前方说,“朱玉杰,今天晚上,我希望你能知道分寸,”

    她今晚的男伴,正是去年夏天,在波多马克河的游轮上,偶遇冯一平和马灵母子时的同伴朱玉杰。

    “知道了晓芳,我会诚挚的向他表示祝贺,”朱玉杰说。

    只不过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那时在冯一平面前,不论说话还是行事,总隐隐流露出优越感的朱玉杰,今天同样穿得很隆重,但看上去很规矩,全然没有那时的跳脱飞扬。

    谁能想得到,那时不过在学术界稍有名气的冯一平,如今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有如此的声望,已经成为一个风格清新的豪门?完全可以无视和碾压自己以及自己的家庭?

    朱玉杰不是脑残,不会再上赶着去挑衅冯一平,给自己,给家里招事。

    即便是脑残,也知道今天这样的场合,不是自己可以耍威风的地方,出席今天这个宴会的,来自世界各地,可都是非富即贵,他那点小背景,真真不值一提。

    朱玉杰这样的回答,并不能让向晓芳满意,他显然没能听出自己话里的另一重意思。

    她是真的非常不情愿带着朱玉杰一起出席今天的这个宴会,只是有时候,妥协,就是大多数人生活里的常态。

    但是,妥协也不是没底线的,比如此时,她就无视了朱玉杰伸过来的手,没有像前面的那位女士一样挽着男伴的手,选择了一个人走,缓慢但坚定。

    18楼的星光厅外,穿着黑西装的安保人员查看了朱玉杰出示的请柬,核对了二人的身份,还略略看了他们几眼,一点头,“两位请,”

    星光厅内,此时已经济济一堂,全是衣着考究,气度雍容的男女,三三两两的,端着高脚杯小声交谈着,衣香鬓影之间,温言浅笑,不绝于耳。

    向晓芳取了一杯红酒,就待闪到一边,这么多人,肯定看不到我!

    偏偏在那前方,打着领结,穿着黑色燕尾服,正在跟一对中年夫妇交谈的冯一平,恰恰朝这边扫了一眼,显然是看到了她,还笑着举杯示意了一下。

    看着旁边的朱玉杰,向晓芳觉得真是有些点背,不过,第一次看冯一平穿得这么正式,那笑容又是那么的自信闪亮,向晓芳一时有些恍惚,下意识的也举杯回敬了一下。

    “跟他交谈的,应该是加拿大驻纽约的总领事,”朱玉杰居然还认识那对夫妇。

    “是吗?”清醒过来的向晓芳,有些懊恼,端着酒杯避到一旁,但是,她这个举动注定是徒劳的,朱玉杰亦步亦趋的跟了过来。

    随着六点越来越近,重量级的嘉宾越来越多,他们看到了国内驻纽约的总领事,最后,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挽着同居爱人戴安娜·泰勒走了进来。

    “他居然都来捧场?”朱玉杰说。

    向晓芳却并不感到意外,上次冯一平和布隆伯格会面的新闻,她第一时间就知晓。

    六点整,星光厅的灯光暗了下来,一束追光,打在前面的小演讲台上,布坎南健步上台,“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莅临NEXTDOOR的年度答谢晚宴,自01年在纽约成立以来……,”

    他简要叙述了公司自成立以来的历程,感谢了用户和各合作单位的支持,“下面,欢迎我们公司的创始人一平冯致辞,”

    “尊敬的各位来宾,我们网站亲爱的用户们,感谢大家的光临,”冯一平撑着演讲台,对着全场侃侃而谈,“NEXTDOOR创立的目的,是营造安全的社区社交,在发展的过程中,为了更好的服务我们的注册用户,我们非常审慎的增加了其它的版块,让我们欣慰的是,网站推出的这些新业务,全都得到了大家的支持,”

    “但从我个人的角度而言,如果NEXTDOOR,给各位的生活,带来了哪怕一丝便利,能让各位觉得我们的社区多少安全了几分,那才是最能让我欣慰和高兴的地方,”

    他的讲话,同样很简短,“下面,我非常荣幸的欢迎布隆伯格市长,”他退到一边鼓掌。

    “谢谢你冯,”布隆伯格上台,首先非常应景的赞扬NEXTDOOR为社区和谐所做的贡献,“NEXTDOOR的成立和发展,刚好伴随着纽约市民从那场伤痛中走出来,今天,我们可以非常肯定的说,我们的社区,比911之前更安全,为此,我们要感谢……,”

    向晓芳和朱玉杰他们这一桌,只有他们两个华人,看着布隆伯格的极力捧场,朱玉杰小声说,“也不知道冯一平为了这个,付出了多大代价?”

    向晓芳闻言白了他一眼。

    但事实证明,这话虽然不好听,但确实是事实,接下来,布坎南代表NEXTDOOR,分别向纽约市长基金会、纽约社区信托基金会、纽约市警察与消防员遗孀与儿童福利基金会,各捐赠100万美元。

    捐赠给纽约社区信托基金的那100万美元,成立了一个专项基金,主要用来加强社区的安全保卫。

    总之吧,今晚的捐款,目的性很明确,是为了慈善和公共安全,其实更是为了公司的发展。

    另一个目的,是把冯一平这个纽约以往的过客,郑重的介绍给纽约除他熟稔的华尔街之外的主**英团体。

    他以往和这个大都会,只有生意上的往来,从今天起,将会以一个参与者的身份加入这座城市。

    “怎么样?”朱玉杰有些得意的看了向晓芳一眼。

    “这是客观需要,当然,你肯定不会理解的,”向晓芳说。

    朱玉杰顿时一窒。

    此时晚宴已经进行到最后的一项,布坎南大声的说,“欢迎NEXTDOOR本年度最佳会员,来自纽约的马琳尼·安德森夫人,”

    一位金发的中年妇女,激动的和身边丈夫拥吻之后,略有些紧张的站起来,向全场示意。

    这位年度最佳会员,不但在网站里非常积极,而且还是网站游戏版块,本年度消消乐的总冠军。

    “下面,有请中国驻纽约总领事刘先生,为安德森夫人颁奖,”

    带着眼镜的刘领事笑着走上台,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一张大大的机票,递给安德森夫人,那是她一家为期一周的中国江南游的凭证,还非常有风度的请这位普通的纽约家庭主妇先发言。

    “我非常幸运能得到这个奖项,非常感谢NEXTDOOR,感谢它为我的家庭提供了今年第二次度假的机会,也感谢它让我有机会去中国,”

    “对我这样的家庭主妇和我的家庭来说,NEXTDOOR是一个非常好的帮手,它让我们交到了更多的朋友,让我和社区的关系更紧密,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便捷的交流平台,在NEXDOOR上,我们能解决很多问题,能有很多的便利和实惠的选择,它也让我们的休闲时光更为有趣,”

    “不止是我,我的丈夫,我的儿子和女儿,”她朝自己一家人所在的那一桌指了指,“也越来越喜欢,越来越离不开这个网站,我丈夫,在网上加入了好几个兴趣小组,找到不少喜欢垂钓和观鸟的朋友,我女儿,最喜欢给她朋友的照片点赞,我的儿子,每天三次在网站上更新他的动态……,”

    “再一次感谢NEXTDOOR,我们一定是网站的忠实用户,也祝愿网站办得越来越好,谢谢大家,”这位显然是普通中产家庭主妇的女士,应该没怎么经历过这样的场合,下台的时候,差点撞到引导的工作人员身上。

    刘领事鼓掌目送安德森夫人回到自己的座位,笑眯眯的发言,“祝贺安德森夫人一家,也希望您和您幸福的家庭,能在中国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也希望更多的美国家庭,能去中国走一走看一看,了解普通的中国家庭的生活,多交中国朋友,”

    “我们中国,同样非常重视每一个家庭的幸福,得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及和全世界越来越紧密的经济交流,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享受到了发展带来的益处,”

    “世界从来么有像今天一样联系这么紧密,我们相信,安德森夫人此行,一定会发现,很多你之前并不认识的中国家庭,其实跟你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有可能,您家里用到很多日用品,就是出自你初次接触的那些中国朋友之手,”

    “同样,他们也会用到很多源于美国的产品或者技术,他们用的手机,可能就是您先生的公司出品,他们工厂里的设备,很多来自于美国……,”

    “这是一个交流日益广泛的时代,这是一个自由贸易科学配置资源的时代,我诚挚的希望,越来越多的美国家庭,能和大洋彼岸的中国家庭加深了解,最后成为朋友,”

    “我诚挚的希望,能有更多的美国民众和更多的中国民众,从中美两国的交往中受益……,”

    政治人物就是政治人物,谈话始终会关注政治领域。

    …………

    向晓芳并没有提前退场的意思,她想得很明白,既然冯一平都已经看到了,再那样做反而不会带来丝毫益处。

    但是今晚受邀出席的嘉宾里,他们认识的人不多,而冯一平又有太多的人要打招呼,等他终于转到向晓芳面前时,晚宴的自由交流已经进行了四十多分钟。

    “你今天真漂亮,”

    “谢谢,你今天也很帅,”

    “抱歉,应酬太多,说顺了嘴,”

    “这么说,你刚才的赞美不是真心的?”

    “不,自然是发自内心的,”冯一平举杯笑着说,“谢谢捧场,没想到你还留到现在,”

    “在美国难得参与这样的聚会,当然要好好珍惜,这位,就是死活要跟着我来见识的,”她指着一旁的朱玉杰说,“你还记得他吗?”

    虽然知道冯一平应该不关心,她这话,还是委婉的说明了自己跟朱玉杰的关系。

    “你好,又见面了,”冯一平跟朱玉杰握手,他记得这位当初对自己不那么友善来着,但是真记不起这个家伙姓甚名谁。

    “恭喜你冯先生,我是朱玉杰,”和上次不一样,朱玉杰现在对他异常的恭敬。

    “谢谢,”冯一平稍楞了一下,但马上了然,当社会和大众承认你的实力之后,你自然会赢得更多的尊重。

    “下月的假期会回国吗?”冯一平问向晓芳。

    “应该吧,你呢?”

    “我也希望到时能回国,参加公司的年会,不过,现在还真说不好,主要看工作安排,”

    “那件事,我问过,年前一定会有结果,”向晓芳说。

    她说的,自然是总后采购嘉盛锂电池的事。

    “谢谢费心,”

    既然冯一平都不回国,向晓芳由此可以确定,下个月中旬,他们估计会再次见面。

    …………

    “外公,怎么还没睡?”9点多,冯一平回到套房,扯掉领结,发现外公还在看中央台四套。

    “晚上挺顺利的?他们这个时候也没睡吧,你是不是再跟那边联系一下?”

    “好的,”冯一平拨通了马灵的电话,果然也没睡,“平,下午接到海蒂电话,她和约翰,也是明天中午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