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美国总统住的地方,白宫,中间是纪念碑,那边是国会山,”冯一平为外公介绍机翼下的那几处知名建筑。

    里根国家机场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唯一位于市中心的机场,就在白宫和国会山附近,降落的时候,可以非常清楚的俯瞰美国的政治心脏,感觉挺不错。

    “你说那么点大的地方,就是他们那个总统住的地方?”老爷子又有些瞧不起的感觉。

    但是,好吧,占地五千多平米的白宫,是真称不上大。

    老爷子的下一句话,让冯一平有点小小的尴尬,“你进去过吗?”

    老派人嘛,对这样象征着最高权利的地方总是另眼相看,再说,他知道外孙是进了中南海的。

    “还没有,”冯一平说。

    “应该也快了吧,”老爷子就是对外孙这么有信心。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哪怕白宫现在的这个主人和冯一平没什么交情,没事不会主动邀请他,但是下一任主人,呵呵,现在跟冯一平可是勾肩搭背的好哥们。

    …………

    冯一平一眼就看到了出口处穿着米色风衣的马灵,头发肯定是做过的,没有披到两边,而是归拢在脑后,干练优雅,可能是因为激动,两腮有些红,笑浅浅的,但是眼里的情意却是浓浓的。

    文森特比她先跑过来,“爸爸,”声音拉得很长,隔着老远就张开手,冯一平蹲下来一把把儿子抱起来,狠狠的亲了一口,“想死爸爸了,哦,又重了,看来最近很听话,吃饭很乖是不是?”

    文森特在冯一平脸上一边亲了一口,听到他这么说,又把小脑袋藏在冯一平脑后,“嘿嘿,”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吃饭的时候还是不听妈妈的话?”冯一平马上反应过来,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听话。

    马灵这时已经扶着梅建中的手,“文森特,这是外曾祖父,还记得吗?”

    小家伙探出头来瞄了一眼,见到那白眉毛,好像有点印象,当初自己是不是还拔过?但是看着梅建中伸出的手,他又“嗖”一下缩了回来,紧紧的搂着冯一平的脖子,这孩子,在不熟的人面前,依然有些胆小。

    “在纽约时见过,不记得吗,曾祖父还送给你一把长命锁,”

    不过这话问了也是白问,那玩意,肯定是放在抽屉里。

    梅建中依然很高兴,“不要我没关系,这孩子,长得这么好!”

    “到明天,他估计就能跟你熟起来,”小孩子嘛,只要你肯陪他玩,他矜持不了多久的,很快会和你熟稔起来。

    “约翰他们呢?”

    “下午两点到,在杜勒斯机场,我们先回家,”

    …………

    “有心了姑娘,”梅建中看着桌上的饭菜说。

    主食是一盘扬州炒饭,菜呢,有西红柿炒鸡蛋,有清炒菠菜,主菜应该是那道牛肉,看起来是炖的,土豆炖牛肉,还有一道柠檬鸡肉,当然还少不了老外心目中经典的中国菜之一,麻婆的豆腐。

    “外公说辛苦你了,”冯一平翻译。

    “我练了好久,”马灵有些紧张。

    那边梅建决定先从西红柿炒鸡蛋下手,嗯,甜的?菠菜,难道美国的盐很贵吗!麻婆豆腐,啧,这是什么味道?鸡肉,好酸!牛肉,嗯,至少这个味道算正常,可是,他的牙齿,也只能吃吃土豆。

    “一平,跟她说,很好,很不错,”老爷子这是看到了重孙子,就是让他吃黄连,他也觉得甜。

    “外公说你的菜烧得很棒,”冯一平这话也不是瞎说,除了那道怪味麻婆豆腐之外,其它的四道菜,还真有几分火候,对一个美国姑娘来说,这很难得

    “真的?”马灵非常高兴。

    要知道她做这几道菜,也挺费劲,就像高中时在实验室做实验一样。

    “真的,”冯一平尝了一口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版的扬州炒饭,这个绝对是得到了一些中餐厨师的不传之秘,肯定是用隔夜饭炒的,自己那老外公的牙齿,一定对付不来。

    他看了看儿子盘子里的千层面,“还有面吗,外公挺喜欢的,”

    “有,”马灵风风火火的去厨房。

    “外公,晚上我做饭,”

    “不,这姑娘是挺难得的,”梅建中说,“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难得,”

    不知道他说的是饭呢,还是其它的事。

    马灵拿着一盘千层面走了出来,有些后知后觉的问冯一平,“是不是这个炒饭不合胃口?”

    这个炒饭其实还行,国内也有些地方在扬州炒饭里加葡萄,但是冯一平还是决定说实话,“外公不习惯用假牙,”

    “哦,对不起,”马灵这才明白过来,“我没想到这个,”

    “没事,”在牙医遍地的美国,他们确实很少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至少在这,他们不会用“老掉牙”来形容老人。

    “文森特,怎么,有些不乐意?”他看着苦着小脸的儿子问。

    “他还是不喜欢吃蔬菜,”马灵笑着说。

    但今天显然是个例外,小家伙一定是想在爸爸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很快把盘子里的青菜吃得干干净净的。

    …………

    梅建中带着花镜,和文森特在茶几上拼拼图,这个,不需要什么语言交流。

    “她父母,是干什么的?和你关系怎么样?”看着在收拾厨房,检查冰箱库存的外孙,他问道。

    他这是第一次问这些事,都要见面了,总要有个态度。

    “她家里有个房地产公司,规模不大,但也是富裕阶层,她父母,主要是她爸爸,原来意见挺大,”

    “挺大就对了,”梅建中说,“你啊,这都是好姑娘,”

    自诩为好小伙的冯一平,这会没话说。

    梅建中宠溺的摸了摸重孙子的头,“要是在国内,你做了这样的事,姑娘家里还能轻饶了你?你也别说什么是她瞒着你把孩子生下来的事,”

    虽然现在国内的未婚妈妈,也在呈逐年增多的趋势,虽然美国这边的习惯和认知,跟国内的区别挺大,冯一平还是决定,不跟外公说这些。

    “听你的意思,现在他们态度好了些是吗?”

    “是,最近她爸爸的态度也改观了不少,”

    “那我知道怎么做,”梅建中再不理外孙,用家乡话跟重孙子比划,“这块,是不是放在这里的?”

    …………

    把车停在路边,马灵没有急着下车,“爸爸,”她对后座的约翰说,“他外公已经八十多岁,这次特意来给文森特过生日,你,”

    “我还会跟一个老人家过不去?”约翰不冷不热的丢下一句话,去后备箱拿行李。

    “放心吧,”海蒂对女儿说,“我看着他,”

    开门之前,马灵还是迟疑了一下,又看了妈妈一眼,他看得出梅建中在冯一平心里的份量,非常希望爸爸能跟他好好相处。

    约翰已经不耐烦的从他们中间插过去,边叫边开门,“文森特,”

    “外公?外公,”已经坐在梅建中怀里玩拼图的文森特激动起来,朝门口那边跑。

    梅建中看了外孙一眼,从沙发上站起来,顺道理了理衣服。

    没一会,一个看起来也不太年轻,头发也不太多,但身材高大的外国人抱着文森特笑着走进来。

    “你好约翰,”冯一平笑着跟他打招呼。

    “嗯,”约翰朝他点了点头,笑着走向站在那里的梅建中,中途还把外孙放在地上,伸出双手,居然挤出了一句中文,“呢豪,”

    不但冯一平一愣,连有些紧张的马灵都一愣。

    “你也好哇,”梅建中用家乡说,笑着握住这个老外的手。

    冯一平恍惚觉得外公握手的姿势和站位很熟悉,细一看,能不熟悉吗,新闻联播上见惯了的姿势,对了,昨晚回酒店的时候,外公好像就在看领导人接见外宾的新闻。

    “冯,”海蒂笑着跟冯一平拥抱,“约翰今天的表现,出乎你的意料?”

    哦,看起来是海蒂的功劳,“谢谢你海蒂,”冯一平真心真意的说。

    那边梅建中朝海蒂点了点头,“过来一平,”

    “哎,”冯一平颠颠的跑过去,“马灵爸爸说你看起来非常健康,”

    “嗯,你把我的话翻译给他们听,说,我孙子对不起你们,我这个做长辈的,替你向他们赔罪,”

    这老爷子,倒是真干脆。

    “说啊,直接说,”梅建中瞪了他一眼。

    马灵他们自然听不懂这爷孙俩说的是什么,不过见梅建中突然很郑重的样子,一时有点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外公说,我对不起你们,他代我向大家赔罪,”

    约翰楞了一下,看了眼老婆女儿,有些五感杂陈的样子,看到那边梅建中站起来,准备鞠躬的样子,连忙跳过去拦住他,“no,no,”(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