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不管你是出生在一战进行时的旧中国,还是出生在二战结束后坐上世界头把交椅的美国;不管你是做了大半个世纪本分的农民,还是做了几十年的成功商人;也不管你信仰共产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不管是中国的外公还是美国的外公……。

    有些事情,跟时间、空间、信仰、出身、阅历、环境……,所有身外的一切统统无关,比如,我们同为人类的情感。

    在冯一平如实的转达了梅建中的意思之后,两位外公的相处,真是融洽到连海蒂都非常惊讶。

    如果说约翰刚开始的热情,还是出于礼貌,出于对女儿的迁就,现在他的热情,就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冯一平也是真没想到,梅建中和约翰,这两个哪哪都不同,除了自己和马灵的这层关系之外,任何地方都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居然能这么快的,一见如故!?

    连带后果就是,两个外公都很宝贝的文森特,此时竟然受到了冷落。

    他爸爸倒是挺忙,忙着给自己的外公和他的外公做翻译。

    但是,有些时候,这两位外公好像用不着翻译,梅建中给约翰看自己那关节粗大,满是老茧,非常粗糙的手,约翰二话没说,撩起头发,卷起裤腿,让梅建中看他这些年在工地上受过的伤……。

    之后,两个年龄足足差了三十多岁的中国老农和美国资本家,应该是在身为男人,身为家长的这个层面找到了共鸣,“酒呢?”约翰叫道。

    一直在密切关注着这边的马灵,连忙端来一瓶酒,那是一瓶香槟,“爸,”她叫了一声。

    “我知道,不会多喝,”

    那边梅建中也对冯一平说,“晓得晓得,”

    香槟杯轻轻的一碰,都没说话,同时仰脖,得勒,一切都在酒里。

    说话是他们两个加起来几倍的冯一平,这会也有些口干舌燥,但那两位显然么有带上自己的意思,看着他们一时半会也用不上自个,有点讪讪的起身溜去厨房。

    马灵带着儿子跟海蒂在烤巧克力曲奇,见冯一平进来,偷偷的握了一下他的手,很是高兴。

    “爸爸,你看,”被外婆抱着的文森特,骄傲的指着烤盘油纸上,自己挤出来的一个类似感叹号或者圆锥状的曲奇献宝,“我做的!”

    “喔,文森特真厉害,这个一定留着,给爸爸吃好不好?”冯一平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

    海蒂看了一眼门外,“咦?你不在,他们现在说什么?”

    “妈,你看,他们现在好像用不着翻译,”

    海蒂探头看了一下,那边的两位端着酒杯说得挺热乎的样子,不时还会意一笑,看上去,跟交流不畅真是一点都不搭边。

    海蒂很不解的样子,“看不懂,冯你理解吗?”

    “大概是理解的,”

    男人嘛,其实有时也挺想找人说说话,发发感慨诉诉苦,可是男人最难的就是这一点,有时候有些话,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倾诉对象。

    或者他就是单纯的想说出来而已,最不需要的,就是假意的理解,或者是敷衍的附和,一个听不懂自己说什么,所以不会笑话,不会鄙夷的人,自然是个很完美的对象。

    就像非诚勿扰里,被葛大爷硬拉着倾诉的那个牧师一样。

    如果这个人虽然听不懂你具体在说什么,但是偏又能从精神层面上理解你,那真是再好不过,很多男人,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安慰,理解就够。

    当然,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海蒂不理解这种状态,那也正常。

    但海蒂显然至少是极了解约翰的,“他啊,估计有时候就是想单纯的说说话,冯,你会这样吗?”

    “暂时没有,”

    其实也是有的。

    海蒂看了眼把烤曲奇当艺术创作的女儿和外孙,“冯,我想说,虽然你和马灵目前的状态,确实不是最理想的状态,但是,你们的交往,一开始就是非正常状态,”

    “海蒂,”马灵停下了手上的活,有些不满的叫。

    “你啊你,”海蒂对着女儿摇头,“我想说的是,虽然你和马灵目前的状态,我们确实不太满意,但是,如果此时你跟马灵结婚了,我们其实同样也会担忧,可能还会更担忧,”

    “我们知道,你能力出众,可你和马灵毕竟还很年轻,人生的路,都是才刚起步,而婚姻,不只是爱情,更不是激情,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更不希望你们因为孩子而急匆匆的结婚,”

    “谈恋爱分手,和离婚所带来的伤害,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我和约翰还算开明,在我们的文化里,早就能接受未婚妈妈,所以,你们目前的这个状态,我们是不满意,又有些满意,”

    “有时候,形式并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不是快乐,我们最在意的,也是马灵是不是快乐,现在还有文森特是不是能健康的成长,”

    这话里的意思冯一平能听出来,他们不是不在意形式,只是,他们也知道冯一平的情况,不可能让冯一平丢下那边的母女,跟自己的女儿走进婚姻的殿堂。

    “目前看,马灵和文森特,都算快乐,所以,你不用觉得愧疚,如果你一直持这样的心态,我担心以后你们的相处,有可能会变质,”

    “海蒂,”马灵又准备插话。

    “有些事,现在不用太刻意的去追求,反正你们都还年轻,未来有很多可能,”海蒂举手,“我说完了,”

    冯一平觉得,马灵的妈妈,简直是美国版的知心大姐,而且还是情感专家。

    “我承认,因为文化的关系,我对马灵,对你和约翰,当然还有文森特,都感到愧疚,但是,我更感到荣幸,我很荣幸得到你和约翰的宽宥,我更荣幸马灵对我的垂青,还有文森特,这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礼物,”

    “我想说,我会尽一切努力,让他们能幸福快乐,而且,这个过程中,同样会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海蒂默默的转身去烤曲奇,马灵眼睛有些湿润,把儿子朝冯一平怀里一塞,搂着他的脖子,狠狠的来了一记深吻。

    这可以说是冯一平第一次对她说类似情话的话。

    冯一平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美式的表达方式,长辈还在跟前呢,虽然海蒂现在看起来是一脸欣慰的样子。

    他抱了抱挂在自己身上的马灵,“我得去看看他们,”

    他是真的有些担心,这一会不在,那边两位香槟喝得挺爽的外公,会不会一时冲动,跟着斩鸡头烧黄纸结为异姓兄弟?

    “我去吧,”海蒂说,“也不能再喝了,”

    厨房里很安静,很甜蜜,马灵仍然挂在冯一平身上,也不说话,只是眼睛里的情意浓得都要溢出来,连文森特好像都受到了感染,一会看看爸爸,一会看看妈妈,一会在爸爸脸上亲一下,一会在妈妈脸上亲一下。

    “冯,”海蒂在客厅喊,“你过来,带你外公回房休息,”

    冯一平抱着儿子出去一看,外公其实精神挺好的,很高兴的样子,“睡会也不错,”

    那边约翰对着文森特喊,“走,跟外公午睡去,”

    其实这会已经下午三点多,不过,文森特今天确实没午睡。

    …………

    梅建中躺在床上,认真的对帮自己盖被子的外孙说,“你也真是有福气,她家人不错,”

    “一平,我能为你做的不多,这事我不管你怎么解决,总之一条,两边都要处理好,别欺负她们,记住了?”

    “放心吧外公,我有数,”冯一平很笃定的样子。

    但是外公,其实不止两边,现在至少是三方咯!

    …………

    现在轮到马灵和海蒂在桌旁小酌,一直很兴奋的文森特,在妈妈怀里,看上去瞌睡也来了的样子。

    看到冯一平下来,海蒂说,“马灵,你和冯出去转转,孩子交给我,”

    “谢谢妈妈,”马灵高兴的在海蒂脸上亲了一下

    送他们出门的时候,海蒂还补充了一句,“晚上迟点回来也没关系,”

    不得不说,这美国的父母吧,还真是开明!

    马灵回头看了眼,摇了摇冯一平的手,小声说,“去酒店吗?”话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去你们学校走走好不好?”冯一平几乎是搂着她朝车那边走。

    “好哇,”马灵很喜欢的样子,“那这是你第二次去我学校吧,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是在哪里吗?”

    “当然记得,”冯一平摸了一下她的鼻子,“还有,今天这至少是第三次,上一次,我就是在学校一路跟你回家的,我来开车,”

    …………

    今天周三,他们牵着手走在当初初见的那条小路时,周围和当初一样,有不少往来的同学。

    学校标志性的建筑,HealyHall尖顶上的十字架,依然如故,虽然季节不同,但是路边的草坪和树木,青翠如故,连路旁的那几个垃圾桶,好像依然也是那般模样。

    只是,这样旁若无人的手挽手走在这条小路上,两人的心情和那时却全然不同。

    没有那时的忐忑、激动,和明明很紧张,偏又装作浑不在意的模样……,非常的自在满足,非常的平和充实,满足的,充实的,都是浓浓的幸福。

    “记得你在哪见到我的吗?”马灵转到他前面,盯着他的眼睛问。

    “就在那,”冯一平指着前面不远处的那个垃圾桶,“看上去很另类,很傻,但你肯定觉得很有意义,有一种超越世俗之上的小傲慢,总之,不止是漂亮,有一种别具一格的吸引,让我一见到就移不开眼睛,”

    马灵抱着他的腰晃动着,明明心里眼里非常满意,嘴里偏说,“呀,原来当时你觉得我很傻呀,”

    “那你呢,第一次见到我有什么感觉?”

    马灵都不看那边,依然盯着他的眼睛,“其实在你犹豫着是不是要走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留意到了你,别多想,我们对一些别有用心的注视很敏感,”

    “别有用心?你是这么看我的?”冯一平把手紧了紧。

    “难道不是吗?”马灵笑,“之前刚看过你的演讲,少年老成,也是装出来的,不然你下定决心过来搭讪之前,就不会那么踌躇,”

    这个冯一平还真没法反驳,虽然少年老成真不是装的,但是搭讪,他真没经验。

    “不过,在你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之后,我发现,你的学识,不是装的,而且,你是第一个为了跟我搭讪,翻了一路垃圾桶的人,没有不耐,也没有明明很厌恶,偏偏要装作很接受的样子,”

    “明明知道在你的国家,应该还没有这样的组织和运动,但偏偏你做什么,就是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没有丝毫作伪的意思,”

    “呵呵,那就是我的魅力所在,不是吗?我喜欢你,你也觉得理所当然,你喜欢我,也是理所当然的,”

    马灵没有理会他的自夸,“在回收点,你处理得很好,之后你的那个想法,真的非常天才,当然了,我得承认,你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很阳光,而且又理所当然的很睿智的感觉,很吸引我,”马灵稍微踮脚,在冯一平脸上亲了一下。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迷醉的样子?我的魅力原来这么大?”

    “嗯,”马灵抱着他,没有说话。

    如果没人打扰,冯一平觉得,他们只好可以在这站到脚麻为止。

    本来他也以为不会有人打扰的,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这样的举动,都算不上撒狗粮,但偏偏就有人不识相的来了,那是一个有些小帅的男生,“嗨马灵,”

    冯一平觉得这就有点意思,他只看背影就能认出来是马灵不说,眼睛还一直看着自己。

    Ps: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老朋友书友150413160208491的慷慨万赏,感谢秋之神光坚持不懈,一天不漏的支持,感谢魔界小小虎、书友160630073943502、飞天神龟、书友160821152129788的热情支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