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之前都去过洛杉矶,从旧金山到拉斯维加斯的房车之旅,并没有走让世界各地的游客趋之若鹜的1号公路。

    离开硅谷之后,向西朝优胜美地国家森林公园方向走,其实,对森林公园这样的山高树多的目的地,两边父母都不怎么感兴趣。

    到现在还一直呆在大山旮旯里,早上一睁眼,看到的是山,晚上睡觉前,看到的还是山,大老远到了美国,谁还耐烦看山?

    不过,既然是必经之地,那看看就看看吧。

    刚开始的时候,路两边的景色,有些乏善可陈,中间有一段,还有些荒凉,旁边的山丘上,光秃秃的,别说树,连草都没长。

    刚进入公园,阿曼达是很兴奋,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却是见惯了这样的景色,依然围着桌子打牌,不过不久之后,他们也变得跟阿曼达一样,惊叹不断,主要是外面的树,越来越大,有不少堪称巨大。

    这么多的巨树,在国内,估计也只有一些原始森林里才见得到,房车停在旁边,感觉跟玩具一样。

    “我们那里要是有这么大的树,那还了得,”

    四位父母,现在虽然见到一块草坪,第一反应不是这么好的草,不放牛羊真是可惜了,但是见到这么好的树,还是会想自家的山,要是能像这里的山该多好。

    于是,看到那边一棵被伐倒的大树,看它躺在地上都比最高的冯振昌还高,他们四位的表情,真的比最激进的环保主义者还要沉痛,“长这么大,多不容易,怎么就砍了呢?”

    但最大的震撼,不是这些巨树,不是下午经过的戈壁,而是晚上进入拉斯维加斯时,那满眼的流光溢彩。

    还是这样现代奢华的人造景观让他们更感兴趣,梅秋萍看着拉斯维加斯大道两边那些奢华的酒店,酒店前面那些美轮美奂的喷泉说,“应该让爸爸也来这里看看的,”

    黄静萍看了看表,“他们啊,现在应该是正忙的时候,”

    拉斯维加斯和纽约,有近三小时的时差,那边这会应该正在举行答谢会。

    “你应该跟着一起去的,”梅秋萍说,“那样的场合,你应该跟着出席,”

    “阿姨,一平不喜欢那样的场合,我更不喜欢那样的场合,在那些地方,怎么都觉得不自在,哪有现在这么轻松,是不是阿曼达,喜欢这里吗?”

    “你啊,有些性子也得改改,”梅秋萍说,“一平不喜欢那样的场合,现在也在适应,你应该也要一样,也要试着去参加几次,”

    她这话,其实不是批评黄静萍,是真的在为她着想。

    “就是,不就是跟一些人打打招呼,扯扯闲话吗,有什么不能适应的?我看你有时候就是太图舒服,”黄妈妈也说女儿。

    “好的,我一会一定改,”黄静萍强笑着说。

    其实对她来说,只要是跟冯一平在一起,有什么不能适应的?

    她之所以她不太想跟冯一平一起出现在那样的公众场合,最主要的,是因为如果经常那样做,两个人经常在媒体面前出双入对,一定程度上,是在给冯一平压力。

    …………

    威尼斯人大酒店,内部就像是重新造了一个小世界,父母们又一次的感觉眼睛不够看,黄静萍好像有些置身事外的样子,抱着同样雀跃不已的儿女,“阿曼达,要是爸爸也在该多好,对不对?”

    她此时是想冯一平,又有些怨冯一平,因为这个晚上,自己搞不好会被两边的父母围起来做工作,被追问“为什么不结婚?”

    想想就知道,那肯定不会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对,应该拉着他外公一起来的,要是有外公在,总算还会有人为自己说句话,可是现在,在这个问题上,自己爸妈,比他爸妈还狠。

    她回国的时候,两边的父母,都有些把她当客来待的意思,呆的时间也不长,不好也没时间逼问太多,但是现在在美国,也相当于是她的地盘,而且看着阿曼达是一天比一天大了,父母们哪还有什么顾忌?

    此时的她,也有些后悔,这还真是自己挖了个坑,然后把自己埋起来。

    …………

    父母们没她那么重的心思,现在有点旅游的意思。

    在套房内吃着居然还算非常地道的中餐,看着外面灯光璀璨,五光十色的城市,想着今天这一路看到的那些景色,都挺兴奋。

    “你要说这美国吧,很多地方还真是挺先进,难怪连上海那样的地方,都有那么多人要争着抢着来美国,”

    他们都是第二次来美国,今天也不像以前那么浮光掠影的,看到了很多在城市中心看不到的美国,即便说不上心服口服,但这个明显的差距,他们现在心里是有数的。

    “我觉得主要还是这边人少地方大,”黄承忠说。

    “你说,美国条件这么好,怎么还有这么多人不喜欢生孩子?”

    黄静萍听到这话就很紧张,她想象得到,这样说下来,再拐两三个弯,就能扯到自己头上。

    她非常期待的看着女儿,这个时候,也只有她能帮忙,“来,再吃点豆腐好不好?”

    然后她非常欣喜的看到,阿曼达打起了哈欠,在车上没让你午睡果然是对的!

    “叔叔阿姨,爸妈,你们慢吃,阿曼达困了,我也困了,我带她回房间休息,等会要是想试手气,让卡罗尔带你们下去,明早见,”

    “这就睡了?”两位妈妈站起来。

    “今天我也有点累,你们吃你们的,”她带着女儿,逃一样的跑回房间。

    “你们俩啊,也别逼得太紧,你说是不是,老黄?”看着这一幕,冯振昌说。

    “你现在说得轻松,”梅秋萍说,“好像你不急一样,说好一过来就跟一平好好谈谈,你到现在还没跟他谈,”

    “急什么,肯定会谈,一平这不是忙吗?”冯振昌说,跟着把酒杯放下来,“哎,你说,他不会也是在躲着我们吧,”

    黄承忠摇头,“不至于,他们俩这日子看起来,是真挺不错,除了没结婚,我觉得,也不急,一平应该心里有数的,”

    他一直都很相信冯一平。

    “就是不错,我才有些担心,”梅秋萍说,“你说他们俩,不会是受了美国这边的影响,不想结婚吧?”

    “有个事我没跟你们说,在省城的时候,我让玉萱帮着在网上查了查,说现在美国这边,两个人不结婚但是生孩子,或者有些干脆是没出嫁,也没有对象的女儿家自己养孩子的,越来越多,说那些有孩子的家庭,三股里面有一股就是这样的情况,而且这样情况还越来越多,”

    “你们说,他们俩是不是受了这样不好的影响?”

    这些话,她都憋在心里好几天了。

    “不能吧,”

    但大家说这话时,都有些不确定。

    …………

    “阿曼达,来,再吃一块面包,你要记着,早餐很重要,”奶奶和外婆两个人,现在都围着她转,小家伙也乐在其中,完全顾不上妈妈。

    看到这一幕,黄静萍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妙,昨晚逃过了四方会审,今天这看样子是逃不掉了。

    “叔叔,爸,这会下面应该人少,我们先去试试手气好不好?”

    两位爸爸可能也会追问自己,但是肯定不会像妈妈们那样难以招架。

    男人其实有时候比女人更心软,黄承忠有点心疼女儿,不顾那边老伴的眼光,“好啊,说不定这会我们运气不错呢,”

    他这随便说说的话,结果居然还真应验了,黄静萍带着两位爸爸来到依然热闹的赌场,找了几台角落的角子机玩了几把,小输了几美元,然后在轮盘赌那儿,投注的几十美元,居然很快变成了近五百美元!

    只不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刻,她心头居然冒出赌场得意,情场失意这样没头没脑的话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