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同学,”冯一平笑着朝那位点了点头,拍了拍依然靠在自己胸前起腻的马灵,提醒了一下。

    哪怕他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是一位给鸡拜年的黄鼠狼,而且还是只挺帅气的黄鼠狼,但他还是表现得很有风度。

    像马灵这样的女孩子在大学里,要是没有人关注,那才奇怪呢。

    而且,客观的说,虽然他从不已小鲜肉自居,但他现在就是小鲜肉一枚,还是兼具暖男特征的小鲜肉。

    而且他这枚小鲜肉的质地,跟唐僧肉是一个档次的,只不过功效略有不同,吃到口里,虽然不能叫你长生,但足以保你一世富贵。

    那么,别说你是一长得有点像爱德华·诺顿,自以为看起来挺有城府挺有风度,但旁人一眼就能能看穿内里是什么下水的小伙,就是爱德华·诺顿本尊亲至,那又如何?

    “哦?”马灵回头淡淡的看了一眼,“你好,”只朝佩斯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然后,连他名字都没叫一声,拉着冯一平风衣的领子,“再去我们学院看看?”

    “好啊,”冯一平自是从善如流,还不忘跟一旁那位脸上的笑越来越挂不住的小伙说了一声,其实也就一个字,“拜,”

    佩斯同学现在那是凌乱又崩溃,他感觉自己的脸现在有些僵。

    刚才,他还是跟平日里一样,在马灵一贯停车的地方逡巡,虽然这样做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却依然没进展,但他还是挺坚持的。

    这其实是一成本挺低的活儿,而且,女孩子嘛,总是很感性,说不定那一次就被自己感动了呢?那不是就能得偿所愿吗?

    再者说,虽然这么长时间没有进展,但佩斯现在绝对是校内跟马灵打交道最多的男生,让潜在的竞争对手意识到这一点也挺好。

    但是他刚才在马灵的车那,左等不到,右等不到,突然听说她原来在这和一个人漫步,虽然有些将信将疑的,还是赶了过来。

    但他们这哪是漫步,那是妥妥的秀恩爱好不好?

    佩斯同学一直就以为,马灵说的那些话,都是套话,没想到还真是有这么一人,而且看上去竟然也挺年轻,关键是谁都能看得出来,马灵是全副身心都放在他身上。

    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看清那是一个东方人的时候,他的第一感觉当然是不爽,怎么可以?跟着又觉得自己很有优势,哪怕这是种过时的,与生俱来的优势,我是白人!

    此时见他们两位要走,他毫不见外的跟在一边,当然,注意力肯定都集中在马灵身上,“明天的生日派对在哪里举行?我准备了一个礼物,文森特一定会喜欢,”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其实是在观察冯一平的反应,如果这话能让冯一平以为他不但跟马灵关系不错,还跟文森特关系也挺好,进而有些生气,那真是再好不过。

    在外交世家长大,用话挖些这样的坑,他做得很流畅。

    但让他失望的是,冯一平脸上的表情根本没变过,还提醒了马灵一句,“明天是不是要邀请一些朋友来家里?”

    马灵却有些生气,明明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不想搭理他,但这个佩斯兀自跟了上来。

    再说,按理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出于礼貌,他再怎么也该先问问冯一平叫什么吧,但他显然是刻意的选择了无视冯一平。

    这是比自己遭到骚扰更让马灵生气的事。

    “我想我跟你说过,我们没有举办聚会的想法,”她涵养也不错,这话也算克制,“平,我们学院在这边,”

    “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不办一个派对呢?”佩斯同学依然不离不弃的跟上来,“我认识一位很受欢迎名人活动策划师,也认识一家很棒的小朋友生日派对服务公司,如果你愿意,明天他们就能提供一流专业的服务,”

    “如果想在酒店举办,我也能预订到最好的酒店,查克芝士?现在应该还能包一家,”

    “要不首都儿童博物馆?现在联系,我也能预定明天的场地,”

    美国这边小朋友的生日派对,花样会比较多,充气城堡这些都是平常项目,还有小丑表演、马戏表演等,他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你家的后院,或者是其它的指定场所,变成一个趣味儿童乐园。

    当然,如果家里空间不够,或者想花样更多,还可以到一些专业的场所去。

    不提酒店,查克奶酪游乐城(ChuckE.Cheese),是美国一家以一个名叫查克的老鼠为吉祥物,以儿童为主体,吃玩结合的知名连锁游乐城,其实可以说是一家室内儿童乐园,现今在美国已有400家分店,是很多小朋友举办生日的首选地。

    既然称作游乐城,它每一家分店,自然都规模不小,所以,请注意佩斯同学所说的,“应该还能包一家”这句话。

    还有些家庭,会选择在儿童博物馆举办,当然,把华盛顿特区的首都儿童博物馆作为生日聚会的举办场地,而且是今天预订明天举办,很不容易就是,至少不是像包一家查克奶酪那么容易,那个有钱就好说。

    总之吧,这其实可以说是佩斯同学委婉的在显摆自己的实力。

    唉,一些小伙子啊,总是像孔雀一样喜欢开屏。

    只是,他可能忘了一件事,眼前的这个他看不起的东方人,其实并不是他的竞争对手,他跟马灵都生了一个儿子,明天两岁——这还有什么好竞争的?

    如果说他刚才的举动,还只是让马灵有些恼火,现在这番话,则彻底的惹恼了马灵。

    美国人注重隐私,不是开玩笑的,国内的热心大妈式的人,在美国没什么市场。

    而且佩斯这些话,话里话外都在隐晦的表明,自己跟马灵,跟文森特的关系非同一般,马灵虽然知道冯一平不会真的那样想,但如果再不制止,冯一平应该会很不耐烦。

    “我再……,”冯一平在她肩膀上按了一下,“我来,”有些话,他不想马灵来说。

    “这位先生,谢谢你的关心,不过,这是我们家的私事,好吗?关心我儿子文森特的人,非常多,我们谢绝不相干人等的关心,”

    风度好也是有限度的,一再当着自己的面公然挖墙角,还一副跟文森特都很熟的样子,真特么够了!

    “这位不知道怎么称呼的同学,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把这些热情,关注在其它更有前途事情上,比如,弱智儿童的成长,”冯一平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上下看了看他,一副挺惋惜的样子。

    “还有未成年人情商的培养,”冯一平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有点为时未晚,还能赶上的意味。

    “或者是对窥探隐私者的防范,”说这话的时候,冯一平干脆没看他。

    但这比刚才那样打量还让佩斯生气,这是不屑,浓浓的不屑。

    “当然,多关心关心你的家人也是可以的,比如……,好吧,”

    冯一平本来想直接说,比如你的姐妹或者你的母亲,但是,谁叫咱是文明人呢!

    说完这些,他也懒得看那位的脸色和反应,朝后面跟着的欧文示意了一下。

    但是,佩斯是在外交世家长大的,冯一平话里的未尽之意,他能体会到。

    那副儒雅淡定的形象,再也装不下去,呼呼的喘着粗气,只是,羞恼交加的他,这会还没想到该如何回击。

    偏偏他还看到,马灵显然对冯一平的这番话高度认同,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看都不看自己,挽着那家伙朝前走,好像还在说,“想不想去我原来的宿舍看看?”

    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

    佩斯同学第一反应,是先拦下那个东方小子,然后再想怎么还击的事。

    但他一动,就撞在一个人的手上,抬头一看,那是一个很壮实的人,而且一看就是专业人士,是他熟悉的那种,有特殊气质的专业人士。

    但是,在大学里他居然都带着保镖?

    “请你不要再打扰他们,”欧文收回手,冷冷的说。

    他没有说,如果再打扰,会有什么后果,但眼里的警告意味很浓。

    佩斯马上停了下来,不过,他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那个东方人,难道是什么亚洲团伙的成员?对的,一定是这样,不然,这样的年轻人,谁出来还会带保镖?

    原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事,对马灵也适用吗?

    …………

    冯一平完全没想到,欧文的出现,把佩斯带到了沟里。

    他现在在跟马灵道歉,“对不起,儿子的生日,我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安排,”

    这其实跟他习惯有关,老实说,虽然现在已经是一个地道的富豪,但是在很多方面,他依然保持着原来勉力维持的中国普通中产阶级的行事风格。

    比如小孩子生日,又不是满月或者周岁这样特别有意义的生日,给他买些礼物,一家人聚在一起热闹一下就挺好的,没有必要花那么多精力做给人看。

    但是他忽视了美国这边的一些奢侈行为,他刚才就记起来,不久前还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一个富豪为了他儿子的生日,甚至还专门建了一所教堂。

    就是一般家庭,也会邀请很多朋友来家里一起庆祝,自己这样,好像确实做得有些不够。

    “不,我觉得这样挺好,文森特现在还没什么朋友,我们陪着他就足够,有我们的爱就足够,”马灵说,“你知道,我讨厌那些铺张浪费的行径,”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有时候,有些事还是需要浪费的,”冯一平拍了拍她的手,“今年太匆忙,主要是文森特也没什么朋友,明年生日的时候,刚好上了幼儿园,也有了朋友,到时,我一定给他准备一个非常特别的生日聚会,”

    马灵没有反对。

    在养育儿子的问题上,她其实已经违反了很多自己原来遵循的原则。

    “要不,直接去你原来的宿舍看看就好?这样,我们不是还能有时间去酒店吗?”

    “要不我找间宿舍?”马灵笑。

    “好哇好哇,”这样的提议,冯一平自然没理由拒绝。

    “想得美!”

    …………

    他们不到五点就回了家——别怀疑冯一平的能力,他们其实压根就没去酒店,同样,也没有真的在乔治城大学的宿舍里做些什么。

    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家里的老人孩子。

    小睡的人也都醒了,两位外公此时因为文森特,又很有共同语言,连梅建中都坐在地上,看着小家伙鼓捣他的玩具。

    暂时还没什么朋友的小家伙也很兴奋,拿出了所有自己最喜欢的那些珍宝,跟两位把他视作珍宝的人分享。

    见到爸妈进来,他跟来劲了,手舞足蹈的,“快来,快过来,”

    冯一平刚抱着儿子坐下,约翰开口了,“马灵,我请了一家儿童派对公司的人明天来这里布置,”

    冯一平拉了一下马灵的手,因为她好像有些不乐意约翰做的这些,“谢谢你的安排,”

    约翰的话还没完,“我还邀请了一些朋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