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也没有假模假式的跟马灵分房睡,孩子都那么大了咧,没那个必要。

    但是这套房子不大,又有点历史,在有些功能,主要是隔音这一项上,有些欠缺,所以他这一个晚上,过得小心翼翼,偏正因如此,又有些弥足珍贵。

    醒来时,窗外依然是青灰色,屋外偶有车辆驶过,更显得晨光静谧。

    马灵背朝他躺在一侧,曲线侧漏,现时看上去,呈象牙色,让他很有触摸的冲动。

    但她睡得那么好,还是不要扰了她的美梦吧。

    三十多岁成熟男人的技巧,二十多岁永不疲倦的年轻小伙的身体,于她而言,那就是屡屡飞入云端的享受。

    当然,对任一个男人来说,那样场合的肯定和赞赏,是最能让人满足的,因为那才是对一个男人,最纯粹的赞赏,跟你身外的所有条件无关,只跟你这个纯粹的人有关。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令人愉悦的互相满足的过程,是一个良性循环和互动的过程。

    冯一平的手在空中虚动了几下,笑了笑,准备轻轻的下床。

    刚掀开被子,身后马灵就贴了上来。

    “你醒了?”

    “别动,”马灵的眼睛还没睁开,想来刚才也是随便一捞就捞到的。

    “那就再睡会,”冯一平摸了摸她的头发,帮着把被子盖好。

    “你也别走,”马灵睁开眼睛,“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你,真好!”

    看着那亮晶晶的眼睛,冯一平真觉得非常愧疚她,这样一睁眼就能看到自己的日子,那真是能轻易数得出来。

    “好好,我不走,陪你一起睡,”冯一平让她枕在自己背弯里,复又躺下。

    …………

    事实证明,良好习惯的养成,可能需要很多年,但要是破坏起来,呵呵,那就真的就在旦夕之间。

    迷迷糊糊的,他听到有人在喊爸爸,睁眼一看,儿子正趴在枕旁,耐心的叫着自己。

    “起来了,小家伙,”冯一平抱着他亲了一口,“哦,几点了?”

    “已经中午了爸爸,快起来跟我去玩充气城堡,”文森特在床上跳着。

    这么迟了?冯一平揉着眼睛坐起来。

    可不是吗,外面阳光很灿烂,后院还有小孩子的欢笑声。

    “醒啦?”马灵端着一个餐盘走进来,“本来还能让你再睡一会,约翰说他请的朋友快到了,”

    冯一平一看表,哟,居然已经九点半,已经有好多年的早上没睡得这么迟。

    “文森特,去,先跟小朋友们玩,爸爸马上下来,”马灵把儿子抱到地下,“你抓紧吃两口,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我外公呢?”

    “在后院,挺高兴的,准备你也不用担心,这家服务商的工作很好,”

    …………

    后院到处挂着气球,正中已经搭起了一个充气城堡,梅建中和珍妮在旁边看着,文森特和其它三四个小朋友,乐此不疲的跑上去再滑下来,把游乐场搬到家里,应该是每个小家伙的梦想。

    “起来了,”梅建中看了看外孙的穿着打扮,“他爸爸的朋友要来,我想着,怕是跟我们那边女方的叔伯差不多,你用点心,”

    老人家看事情的角度就是不一样,虽然不了解美国这边的习俗民情,但并不妨碍他类推一些事。

    是啊,有些事,是差不多放之四海皆准的。

    “明白,外公,”

    他刚站在一旁看着儿子溜了两个来回,马灵就过来叫,“平,约翰的朋友来了,”

    …………

    约翰的朋友并不是一个人来的,都带着老婆,有孩子的还带着孩子,有的孩子,跟马灵年岁也相仿,有两个女孩子,好像跟马灵关系不错的样子。

    当然,从冯一平的眼光看来,对那两个应该是以闺蜜自居的女孩子,马灵并不太感冒的样子。

    约翰一一向冯一平介绍他的这些朋友,他请来的这些朋友,年龄跨度从六十多到近三十,有些就在住在DC,有些同样在佛罗里达安居,大部分时间住在棕榈滩,还有两位,是来自纽约,其它州的也有几位。

    他们大多是商人,主要集中在三块,一块自然是跟约翰一样,玩房地产,一块主要玩法律,是律师事务所的股东,一块,玩的是钱。

    只有两位,看起来是政界的人物。

    想来美国所有的资本家,至少都会有法律、银行、政界这三方的关系吧。

    这些人,无一例外,对冯一平都很客气,应该也不是涵养好的缘故,而是出于对财富的尊重。

    在美国这个社会就是这点好,越是混出了点成就的人,越是活得明白,不会像那些中二少年一样意气。

    所以即便冯一平是一个年轻的黄种亚洲人,至少在这样的场合,这些人不会表露出一丝在这些方面的关注。

    “真的很高兴见到你,”年纪最大的那一位,克里斯托弗先生说,“我得告诉你,你的那本书,我已经在读第三遍,很受启发,”

    “这一次,我带来了两本,本来是想以送给子女的名字让你签名,现在明确的跟你说,就是我个人希望你能签名,”

    “谢谢,我很荣幸,”冯一平就这样,以谦逊对待谦逊,“如果我写的那些,能对您的工作有帮助,那是我最大的荣幸,”

    “我们也都是你的前沿杂志最忠实的订户,”经营着一家以房地产领域为主的律师事务所的波特说,“我现在非常期待前沿明年的一月刊,看了每年一月刊的那篇展望,我就能对自己当年的收入,会有个大概的估算,”

    “我最佩服的,其实不是你的杂志每年那篇展望的准确性,我最佩服的,是那份自信,说世界贸易增长就干脆的说增长,说居民消费增长也非常干脆,不像我们见得多的那些专家,一般都会在后面来上一句,但是,也不排除什么其它因素的影响等等一大堆,说了就等于没说一样,”

    “威廉姆斯,这话你是不是很熟悉?什么时候,你能把你的基金年回报可以高达9个点之后的那句但是去掉?就干脆的说你能保证年回报能有几个点,”

    那位在银行工作的威廉姆斯也不恼,“波特你什么时候能干脆的保证,你经手的所有案子,都能胜诉,那么那时我也能保证,”

    “哈哈,”客厅里的人大笑,看来这一拨人的小圈子关系还不错。

    “冯,我们都知道,你的眼光非常精准,今天大家过来,最主要的是想听听,你对未来的一些看法,能不能对我们说说未来的发展趋势?”约翰笑着说。

    “未来的发展趋势,这个问题涵盖的范围很大,”冯一平只想了一下,就很顺畅的说起来,这样大而化之的问题,其实对他最没有难度。

    “简单的说,互联网将会越来越密切的影响我们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而影响到社区,再影响到政府,最后影响到整个社会,整个世界的方方面面,”

    “这么说可能有些空泛,如果具体点的说,随着软硬件的发展,我们个人生活的很多主要问题,将会越来越依靠网络去解决,我们公司的事务也一样,从前期的市场调研,到立项,到实施,越来越多的工作,越来越多的决策,也将越来越依靠互联网,最后,这必将促使很多行业进行流程的重塑,可能包括我们的地产业,金融业,”

    “如果不因应这样的改变,那么公司的生存和发展,将不会很乐观,”

    “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商业模式被发明出来,会有一大批成功的高科技公司成长起来,而现在的很多知名的,很有影响力的公司,包括现在高科技领域的一些知名大公司,我很肯定,其中的一些,一定会被后来者超越,甚至遭到淘汰,”

    冯一平这些干脆的说法,让在座的那些人都若有所思,欧文恰好这时进来在他耳边说了两句,“对不起,失陪一下,”

    看着他走向前门,约翰也没有问,严格来说,他才是这房子的主人。

    冯一平来到前门一看,一辆悬挂着一面他不熟识的国旗的车辆停在门前,“这是哪个国家?”

    “哥伦比亚,”欧文说,“使馆的车,”刚好车们打开,昨天在学校见到的那位抱着一个系着彩带的大盒子走下来。

    看到他站在门口,那位笑着打了个招呼,“嗨,马灵在吗?”

    冯一平看了眼欧文,美国这样的场合,好像不时兴不请自来的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