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蒂带着一帮女眷在后院,在家里举办的类似派对,BBQ是永恒的主题,她们此时分坐在廊下各处,就着烧烤,还有服务公司准备好的其它餐点,端着一杯酒,看着那边越来越热闹的游乐区,非常应景的夸文森特。

    但不少注意力,其实都放在屋内交流的那些男人身上。

    像马灵这样的情况,像文森特这样的情况,当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啦,但在美国确实不稀罕。

    如果加上冯一平,那确乎可以算是一件好事。

    美国不像那些老欧洲国家,还讲究什么血统家世什么的,这里的上流社会里,主力都是新贵,这个贵,自然指的是身家。

    事业成功的人,不论是什么出身,很快能被主**英社会接纳,这也是美国比欧洲国家富有活力的一个体现。

    冯一平这样已然跻身世界富豪榜前百的人,在学术界的声誉也同样响亮,又是这么年轻,毋庸置言,他就是近年新贵里最“贵”的那几位之一。

    他名下的公司,看起来发展势头都很好,关键是未来的前景会更是广阔非常。

    最近他在商场上的一些举措,让很多原来不了解他的人,对他的能力,有了很直观的认识。

    深谋远虑,出手果断,节奏紧凑……,老练成熟得就不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所谓天才,不外于是。

    掌控自己的公司,肯定不在话下,如此一来,将来的成长,真的不可限量。

    虽然他跟马灵,并没有非常明确的关系,但他至少是没结婚的,而且看起来,对这个儿子,和儿子的妈,感情很深,据说东方人,对儿子会特别看重,那他们将来的发展,不是不可以预期。

    几位家里有适龄女儿的,未尝没有一丝羡慕,在冯一平目前夺目的成就,和肯定会更辉煌的未来这个大前提下,很多问题,都不会是问题。

    他们自然不会干涉女儿的选择,可是,如果能有冯一平这样的选择,那显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不是?

    现在想那些没用,就现实点来说,马灵和她家,这自然是一个很好的资源,如若不然,他们怎么会这样热情的出席这个在家里举办的派对?

    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着梅建中的马灵,自然也很注意屋内的情形。

    知道冯一平详情的她,虽然对未来并没有太大期许,但不管未来如何,冯一平和约翰关系的改善,她自然也是非常乐见的。

    这一次爸爸邀请来的朋友里,好几位她以前都见过,约翰他这,也是在炫耀吗?呵呵!

    她看到听到冯一平的一番话后,爸爸的那些朋友和伙伴们,都很惊讶,嗯,这样的情况她一点都不惊讶。

    她看到冯一平跟着欧文走向前门,有什么事吗?

    …………

    “哥伦比亚?使馆的车?”

    对于哥伦比亚那个国家,冯一平联想起来的有两件事,一个是美女。

    好像和印度一样,这个国家也是一个盛行各种选美,而且在国际选美大赛中拿了不少好成绩的人。

    想起来的另一件事,自然是哥伦比亚那些同样在国际上非常知名的,和原来金三角从事相同业务的那些集团。

    所以这会对着这个依然笑着走向自己,但又不是美女的人,他真想直白的彼其娘之,应该是昨天说的那些话,他没有听懂吧,不然,他今天怎么可能还保持这样的笑容?

    如果听懂了自己的话,还能笑对自己,他绝不会有这样的城府。

    “这就是层次问题啊,”他没头没脑的对欧文说了一句

    当你面对一个连你骂他的话也听不懂的人时,其实也挺无奈的。

    “什么?”欧文问。

    “没什么,”

    还有,坐着使馆的车来,这是施压吗?

    呵呵,奈何你只是哥伦比亚,而这儿是美国,况且,你坐着使馆的车来就有豁免权?

    “什么事?”马灵的声音传过来,她马上看到了佩斯,第一句话是,“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你没跟他说过地址?”冯一平问。

    “我为什么要跟他说地址?”马灵反问。

    至于后面那辆还飘着国旗的车,马灵也全然没放在眼里,这是她的家,是她的地盘,不爽的时候,不远处白宫的主人来了,也照样可以不欢迎,何况你一外国使节的孩子。

    眼看自己有可能被当成恶意跟踪的人,知道这其中厉害的佩斯连忙解释,“这里离学校这么近,很多同学都知道你住这,”

    马灵一想,也是,附近就有不少校友租住,还有一些学校的教授也住在这一带。

    “我们今天不欢迎外人,”马灵说。

    即便佩斯不是跟踪而来,她此时对他的印象,也降到了低谷。

    “毕竟是来祝贺儿子生日的,”冯一平把拦在门口的马灵扳到一边,“总要让他进来吃块蛋糕再走,你去看着儿子,我来处理,”

    “那就交给你,”马灵在冯一平脸上亲了一下。

    越来越感觉没空子可钻的佩斯还是走了过来,但冯一平站在门口朝他伸出手,“怎么称呼?”

    “你可以叫我佩斯,”

    “你好佩斯,请进,”冯一平并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

    “这是我给文森特的礼物,”佩斯对冯一平也很冷淡。

    “谢谢,放在这就好,”冯一平随便朝前厅指了指。

    佩斯一看,那儿的大小盒子,都差不多堆成了一座小山,不是说没请什么朋友吗?

    “你在哥伦比亚大使馆工作?”冯一平问。

    “我爸爸在哥伦比亚大使馆工作,”佩斯挺直了腰杆。

    下个问题,该问我爸在使馆负责什么吧?

    但是,他没等来冯一平的下一个问题。

    “哥伦比亚使馆,乔治城大学就读的佩斯,欧文,记住了吗?你让布坎南联系国会山处理一下,”

    “好的冯,”

    把他挡在门外容易,但那样印象不够深刻。

    冯一平很清楚一点,要让一个人印象深刻,没有什么,是比把他最引以为傲的依靠或者是依仗踩在脚下更有效的做法。

    所以,他这话是故意直接当着佩斯的面说的。

    冯?中国人?联系国会山?佩斯听了只觉得有些好笑,呵呵,那我就等着。

    希望你过后还能笑出来,“欧文,带这位佩斯同学去后院,”

    “哦,那个佩斯,这是我家,今天来的都是很亲近的朋友,所以,我很抱歉的问一句,这样场合的基本礼节,你应该知道把?”

    “抱歉,之所以问这个,主要是基于你的不请自来,这样够直白吗?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既然有些话说得太委婉,他可能听不懂,冯一平只有说得直白些,他是真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发生什么闹剧,那真是给自己跌份。

    佩斯这会真的有拂袖而走的冲动,不过,想到马灵,他马上冷静了下来。

    真是,得不到的永远在躁动,马灵越是拒绝,他反而越是有兴趣。

    而且,他认为马灵一定不知道冯一平的真实身份,她一定被这个姓冯的给骗了,所以才会对他这么好,只要自己揭露了他的身份,哼!

    冯一平自是怎么也想不到,一个顶多也就算是发展中国家的人,居然对华人有这么大的偏见。

    所以佩斯不屑也不想回答冯一平这个无礼的问题,昂着下巴点了一下,“后院是从那边走?”

    “请跟我来,”欧文说。

    经过客厅的时候,佩斯看到里面有人在朝这边张望,看起来都像是有些地位的人,只是,他们关注的好像是这位姓冯的没礼貌的家伙?

    “学校的朋友,”冯一平随口解释了一句,马上没人再关心这个问题,“冯,你刚才说的那些问题,能不能再具体一点,”克里斯托弗问。

    “具体的说,比如从成本上来说吧,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已经让大家有了很多降低成本的办法,比如,把一些不是太关键的工作外包到其它国家,估计在座的各位,都已经有了这样的尝试,”

    “那么互联网在未来,将继续围绕成本这个方面发力,不过,那将不是简单的把一些工作外包来降低成本,那就是我刚才说的流程再造,它将彻底的改变一些公司的运作模式,将会裁并很多原本的业务部门……,”

    佩斯虽然也关心冯一平在里面谈什么,但是他更关心马灵,见马灵正照顾一个东方老人,这位,就是姓冯的那个家伙的家人吗?

    他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

    梅建中始终穿不惯西转,现在穿的还是中山装。

    “嗨,文森特,”他热情的跟已经和那些小朋友打成一堆的文森特打招呼。

    文森特眨了眨眼,一脸茫然,明显不记得他是谁。

    …………

    离马灵家不远的杜邦圆环区,这里距白宫很近,步行约莫十来分钟,马萨诸塞大道通过其间,康涅狄格河流淌其下,是华盛顿DC最时尚和热闹的地方之一。

    因为地利,其中的马萨诸塞大道上的一些名流宅邸,很多陆续被很多国家购买,并装修成使馆,目前已经成了使馆一条街。

    其中一栋红砖砌成,屋顶有个高高烟囱的两层小楼,正是哥伦比亚驻美国大使馆。

    使馆二楼,大使先生正在主持召开一个会议,秘书敲了敲门走进来,“大使,国会山电话,”

    “谁?”大使马上朝办公室走。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西半球事务小组委员会的麦迪逊主席,”

    大使听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作为美国众议院在十八世纪就成立的常设委员会之一,外交事务委员会对美国的外交政策,影响巨大。

    而由于地缘关系,长期以来,哥伦比亚一直是美国在拉美地区最重要的盟友之一。

    外交上,哥伦比亚长期以来一直将对美关系视为其外交关系中的重中之重,并在反毒和反恐等问题上对美国给予积极配合。

    他们使馆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协调这些工作,并且想办法尽量多的从美国获得经济和军事援助,外交委员会下面,负责西半球事务的这个小组,他自然怠慢不得。

    “您好主席先生,”大使很客气,不过很快放松下来,这个电话,原来并不是工作上的事,但听着那边说的话,他却慢慢皱起了眉头,“叫佩斯的,在乔治城大学就读,爸爸在我们使馆工作?”

    怎么越听越像是自己的儿子?

    “有什么问题吗?骚扰一位故交的女儿?”大使先生闻言不由得面沉似水,这个混蛋,是嫌老子我的工作太清闲吗?

    对儿子的品性,他是清楚的,仗着自己的外表,确实以追求女孩子为乐,但他又有些疑惑,骚扰,他会做这样的事吗?

    这个女孩子条件非常好?

    但是既然金主说了这样的话,他自然无话可说,“没问题,我马上核实相关情况,你放心,如果确实跟我们使馆有关,我可以保证,无论如何,今天之后,相关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他拍了一下桌子,沉默了一瞬,拨通了儿子的电话,“你在同学家参加聚会?女同学?”

    “你不太受欢迎是吗?别问我怎么知道的,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离开那里,走之前记得道歉,”

    “闭嘴,马上照做!”大使先生这会完全没有什么外交风范,“你不知道你可能给我们带来了多大麻烦,”(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