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灵看了看那边热闹的女人堆,有些恼火,那个佩斯,看来在那还挺受欢迎。

    占长相好,看起来有礼貌的便宜,佩斯同学在后院,本来真挺如鱼得水的,对男人来说,美女养眼,对女人来说,小鲜肉一样的养眼。

    当然,马灵依然对他不理不睬,文森特对他无动于衷,梅建中对他,那是意见最大的。

    这小子打什么主意,梅建中一眼就能看出来,居然明目张胆的打他重孙子妈的主意?一平这家伙,怎么把他给放进来的?

    当然,老爷子现在不会玩什么怒目而对,到了他这个年龄,在很多时候,自然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外,甚至是截然相反。

    比如,他现在看着佩斯,就非常的和蔼,虽然他没说话,但是那眼神非常明显的在说,“你是个好小伙,我看好你,”

    年轻的佩斯同学现在是理解不了这个的,看着应该是那个姓冯的家伙家人的异国老头,对自己居然如此不加掩饰的赏识,觉得有些好笑,你知道我的目的之后,还会如此嘛?

    他非常希望里面那个姓冯的小子,此时能出来看看,他如果看到了这一幕,该作何感想呢?

    他自然又觉得挺骄傲,我还真是个这么优秀的人,你看,连第一次见面的人,都对我这么有好感!

    但他懊恼的是,马灵怎么就对这一切视而不见?

    他决定再露一手,于是又抢了烧烤师傅的活,他好像还真有两把刷子,烤出来的东西挺不错,不一会,烤炉前就围着好几位中青年妇女,连以马灵闺蜜自居的那两个女孩子,也去围观。

    他越过围着的人,看向马灵那边,遗憾的是,马灵依然没看他,倒是那个老头,又在笑眯眯的朝自己点头。

    很带着几分得意的佩斯看了屋内一眼,哼哼,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受欢迎。

    他觉得今天开局虽然不太乐观,但是现在形势那是对自己相当有利,而且,这样恰好显现出自己的本事来。

    看着那小子得意的样子,梅建中看了看陪在自己身边的马灵,拍了拍她的肩膀,非常赞许的看着她,“好姑娘!”

    当然,这一次,是他的真实想法。

    …………

    作为家长,约翰自然也在关注着家里发生的事,后来的这儿小伙子,是除了他的朋友外,唯一的来宾,这是马灵邀请的吗?

    但你旁观了不一会,他就看出来,这小子,显然是对自己女儿有意思的,他看了看冯一平,依然在认真的回答自己朋友的问题,或者说是请教吧。

    那他是不知道这事,还是不在意?

    总之,发现了这事之后,他一直是心分两用,他也绝不容许今天这个场合发生什么出格的事。

    …………

    备受欢迎的烧烤师傅佩斯,心情挺美丽,他打发了一众拥趸之后,精心烤了两排牛排,准备送给马灵,让她也尝尝自己的手艺,但电话响了起来,老爸的,他一手端着盘子,不假思索的接起来,“大使先生,你好,”

    这个电话来得好,不是刚好可以借通话,向马灵表明自己的身份吗?但是,还没走到马灵桌前,他就变了脸色,后来都掩饰不住脸上的惊惶,别说让马灵试试自己烤肉的手艺,他现在都不敢朝那边靠近,折转身朝回走。

    这是他爸爸第一次对他这么严厉,给他们添了很大麻烦?爸爸的话,听起来不像是作伪,是真有些惊慌,这是怎么回事?

    他拿着手机,茫然四顾,这里,不像是能给一个大使馆带来麻烦的地方啊!

    他看着在里面谈笑风生,俨然是中心人物的冯一平,猛然想起他之前让人联系国会山的话,难道,他刚才说的,居然都是真的?

    这个想法一出来,虽然心里在极力抗拒,但他却越来越明白,怕是真就如此!因为国会山上的那些人,刚好可以直接给使馆施加压力。

    他居然能有这么好的关系,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出这样有效的反应?

    他究竟是什么人?当然,现在想这个好像没什么必要,只要明白他是一个能让大使老爸也头痛的人就好。

    那这么说来,爸爸让自己道歉,最好不是应该向他道歉?

    原来他以为自己的身份,对对那个姓冯的造成碾压,不想是反过来被轻松碾压,这么大的起落,让他现在都有些不敢看冯一平。

    他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之前的那些表现,落在他们眼里,岂不是跟小丑一样?

    冯一平想得没错,要收拾他这样的家伙,最好就是把他引以为傲,最大的靠山和依仗都踩在地上,他才会印象深刻。

    佩斯踌躇了一会,向冯一平道歉?他还是拉不下那个脸面,或者说此时已经没有那样的勇气。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再一次向马灵走去,不过,这次是空手,而且,也不像平常见到马灵那样,露出自己最满意,最能讨女孩子喜欢的笑容,表情很严肃,很沉重。

    马灵自然是看到他靠近的,不过,依然装作没看到。

    “马灵,我首先向你道歉,为最近给你带来的麻烦和不便,向你道歉,”佩斯低着头说,声音并不大,“虽然我的本意,真不是想为你带来麻烦,”

    他现在,却是不敢说什么喜欢她或者文森特之类的话。

    “我向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我绝不会再打扰你,”

    “冯先生在忙,不好打扰,你我总算是校友,希望你能转达我对他的歉意,我对昨天和今天对他的无礼行为,深表愧疚,再见!”说完一鞠躬,转身就走。

    眼角的余光里,他看到那个白眉毛的老爷子,依然在对着自己笑,但是,那怎么好像是嘲笑?这么说,之前的那些笑,也是嘲笑吗?

    廊下那些谈笑的女眷,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画风怎么突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马灵现在看上去,是真有些懵,佩斯突然来这么一出,她也非常不解,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他的另一个套路?

    难道是一平?她看了看屋内,对,肯定是他,他刚才说让他处理的。

    她心里又满是骄傲,果然不愧是我喜欢的男人。

    梅建中同样挺骄傲,虽然他听不懂那个小伙子刚才说了些什么,但是,发生了什么事,他自然能看清楚。

    不愧是我孙子,自己都没出面,就让这个傲气的小伙子低头认输。

    约翰也看到了这一幕,看着依然谈笑风生的冯一平,这才明白,他原来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在意,而是胸有成竹。

    他再心里,把对冯一平的评价,又上调了一个等级。

    唉,女儿对他这么痴迷,真不是没道理的。

    …………

    乘兴而来,现在却仓惶而逃,而且回去以后,想来等着自己的也绝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佩斯出了门,是看什么都不顺眼。

    司机一拉开车门他看到后座上散落的几张报纸,马上虎着脸说,“这怎么回事?”

    “对不起,我刚才看的,”司机七手八脚的把那几张报纸收拾好。

    佩斯缩在座位上,看着外面的街景,心里却在想,那个姓冯的,究竟是什么身份?对了,那个老爷子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是他们那里有些级别不低的官员在公共场合才会穿的衣服,难道,他们是中国的权贵?

    不对,他马上摇头。

    以中国跟美国的关系,中国的权贵,那最不可能影响到国会山。

    不是中国的权贵,那么,他们会是谁呢?佩斯冥思苦想,偏又觉得自己好像是忽视了什么,那是什么呢?好像昨天一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有点熟悉的感觉?

    一直到车行驶到杜邦圆环区那白色的大理石喷泉,离使馆没几步路的时候,佩斯才猛然想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报纸,刚才的报纸快给我,快!”他催司机。

    他终于想起自己忽视了什么,刚才那张报纸上,好像有他的图片。

    两分钟后,看完了NEXTDOOR答谢会新闻的佩斯,这才明白这个自己一直看不起的人,竟然不但是自己要仰望的人,就连身为一国大使的爸爸,也同样拿他没办法。

    原来马灵和文森特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他是真的要经常在外出差。

    我其实真没做什么,应该不会有什么后果,不会对爸爸产生什么影响吧!

    但是,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使馆,心里很没底的佩斯,一时真有点不敢回去,要是真有什么后果,该怎么办?

    …………

    冯一平的演讲也接近了尾声,“所以,如果我们现在不准备迎接这个大时代,将来一定会遭到唾弃,”

    看着在场的人又一次陷入沉思中,约翰满意的拍了拍手,还真是替自己长脸,“好啦,我们准备切蛋糕吧,”

    “咦,那位呢?”冯一平见不到那个叫佩斯的小子,偷偷的问马灵,难道是她大发雌威,把他赶走了不成。

    马灵白了他一眼“难道你还不知道原因,对了,他还委托我向你表示歉意,”

    呵呵,这么说布坎南的关系挺硬的?也不枉公司在这方面,做了那么多准备,花了那么多银子。

    “我怎么会跟他一般见识?”冯一平挥挥手,像是甩走那些不愉快的事,“走,去抱儿子来吹蜡烛,”

    约翰把他们的这番互动,全收在眼底,陪着几个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时,突然停下来,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点点头,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

    马灵不解,冯一平不解,突然这么亲密,你这是要闹哪样啊亲!(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