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约翰的这些朋友,对你非常满意,”马灵说。

    冯一平一想,确实可能是这样,看来爱炫耀这事,那同样是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的。

    “我小声跟你说,我今天,其实并没有说太多,”

    “为什么?”

    “为什么?”冯一平有些傲娇的搂着她,“要想听到一些具体的真知灼见,怎么也应该像跟巴菲特午餐一样,付出一些代价吧,”

    马灵丝毫没有觉得他这是自大,认真的说,“你说得对!”

    她这么爽快的肯定,让冯一平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你要不也来个午餐拍卖?”

    “不好不好,”这个冯一平马上拒绝。

    巴菲特午餐慈善拍卖活动,今年已经是第四个年头,在美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虽然没有后来动辄几百万美元那么夸张,但今年这的一次,也被对冲基金绿光资本创始人大卫·埃因霍恩以25.01万美元的高价拍得。

    要是在国内,几十万的饭局,这个其实真不算什么,咱泱泱打中华,在吃饭这事上的豪气,绝对是世界一流。

    别说后来传说中的过百万的饭局,其实就在今年年初,1月6号,在我们的汉唐故都,就已经出现了13个人,消费36万6千的天价饭局,连中央台都专门做了一期节目。

    03年的36万6,算上通货膨胀,后来传说中的百万天价饭局,其实都得靠边站。

    但在美国,一餐饭花几十万这样的事,那真是不可思议,即便那是巴菲特,即便那是一项慈善活动,巴菲特拍卖午餐这事,在美国社会上也引起了很多争议。

    冯一平自觉现在还真不好跟风做这个,以自己现在的年龄资历,引起争议是一方面,另外,搞得跟那老爷子唱对台戏似的,不好。

    不过,他又想,在将来,这事好像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说。

    …………

    文森特带着生日帽,被马灵抱着,一大圈人围着他拍手唱生日歌,小家伙显然有些不习惯,不过,对吹蜡烛他挺感兴趣,吹得干净利落。

    冯一平正抱着小寿星吃蛋糕,约翰和在银行工作的威廉姆斯走了过来,“冯,能单独聊聊吗?”

    要是你一个人肯定不成,但现在,约翰都跟你站在一起,那还能不行吗?

    “这边请,”冯一平带着他们到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蛋糕挺不错,谢谢你约翰,”

    “确实很不错,冯先生,我想跟你说另一块美味的蛋糕,”威廉姆斯抢着说,“以您目前的成就,您的个人财富,早就很有必要由有专门的机构负责,以你目前的财富规模,如果每年的投资回报理想,那你财富的增殖,将是非常可观的,”

    “即使不考虑您其它方面的收入,等到文森特10岁的时候,你的财富单纯靠投资翻番,完全不是问题,”

    “9%的年回报率,复利,对吧,”冯一平擦了擦嘴角的奶油,非常随便的说了一句。

    那两个人都楞了。

    约翰非常惊讶的看着冯一平,“都说中国人的数学好,果然是真的,”

    文森特今天满两岁,到他10岁,还有8年时间,8年翻番,算下来,年回报就是9%左右。

    但这个问题,约翰当初用计算器都算了老半天才算出来。

    冯一平笑了笑,没说话。

    后来类似的问题,网上讨论的不要太多。

    比如,如何超越李嘉诚?或者说,一年要赚多少钱,才能在退休的时候,成为亿万富?

    后一个问题,有很多答案,冯一平记得很清楚,其中的一个方案就是,从25岁那年起,你每年只要定期存下1.4万元,再把每年存下的钱都投资到股票、房地产,或者其它的领域,并保证获得每年平均20%的投资报酬率,那么,等到你65岁退休时,你的财富将达到1.0281亿元,妥妥的亿万老头。

    威廉姆斯也楞了一会,他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冯一平自己揭开了这个谜底,那这话的效果当然会打折扣,他笑了笑,“这样的问题,对冯先生这样天才的人物来说,自然不是问题,爱因斯坦说,”

    他刚起了个头,马上又被冯一平接下去,“复利是世间最强大的力量?”

    “对,冯先生果然什么都知道,”威廉姆斯感觉有些挫败,他精心准备的这一套说辞,被冯一平几句话一接,别说什么震撼的效果,估计连深刻的印象都留不下。

    他现在也非常赞同约翰的话,看来传说中国人的数学好,还真是真的。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非常知趣的决定不再卖弄,“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银行现在正在运作一支对冲基金,我可以肯定的向你保证,每年的回报绝对不会低于9%,”

    “我们的实力和能力,约翰都是清楚的,如果能为冯先生您服务,那将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冯一平看了约翰一眼,看来他肯定加入了这个项目,,也不奇怪,那可是近10个点的高回报!

    可是,冯一平哪里还缺投资途径?哪里还会对不到10个点的回报感兴趣?

    “威廉姆斯先生,你和你的公司,都在迈阿密?”冯一平叉着一块蛋糕问了一句。

    威廉姆斯感觉很不好,很无奈,甚至有点小崩溃,拜托,你这都是什么问题?这个问题,跟我说的这件事,有一美分的关系吗?

    这也是角度不同啦,对冯一平来说,这个问题其实挺关键。

    众所周知,美国不但是高科技引领全球,他们的金融业,同样也独步天下。

    但就像后来国内电信业发达,所以电信诈骗泛滥一样,金融业发达的美国,金融诈骗,也很发达。

    国内的电信诈骗,和其它的产业一样,后来挺集中,同理,美国的金融诈骗,同样有一定集中的区域,迈阿密,就是其中很有代表性的一个地方。

    话说08年金融危机之后,随着叫世人震惊的麦道夫诈骗案的曝光,随着当年金融诈骗案立案高达2800余起,很有忧患意识的小奥黑让调查部门进行了一项代号为“拯救信任危机计划”的调查。

    结果是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根据第一次排查的结果,除了已知的那些案件,FBI分布在全美各地的48个分部,粗略又查出500多名金融诈骗嫌疑人,涉及金额,大小不等,小的只有几百万美元,最多的高达几十亿美元。

    和后来国内的电信诈骗案不同,美国的这些金融诈骗,那是明着骗,主体都是银行,或者一些公司,还有麦道夫这样知名的公众人物加入其中,可以说影响更恶劣。

    造成的后果,自然不比后来国内遭遇电信诈骗的情况好到哪儿去,很多受骗的都是弱势群体。

    新泽西州,一位无儿无女的老太太被骗光了全部积蓄,老无所依;南卡罗来纳州,一名寡妇将所有积蓄投给一家公司,想赚点钱供儿子上学,但很快就发现那家公司的电话打不通了;得克萨斯州,一个农场的十几户人家都因购买“承兑票据”而血本无归……。

    但是美国的这些从事金融诈骗的,也有很英雄的人物,比如麦道夫,连什么瑞士银行业、汇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皇家苏格兰银行都给骗了。

    而且是少则几亿美元,多则,比如瑞士银行业,被骗高达42亿美元之巨!

    总之吧,调查的结果,让小奥黑同志非常揪心,他当时忧心忡忡地问,“人们会不会以为美国遍地都是金融骗子?”

    而那份调查报告里的那些嫌疑人和公司,迈阿密占有不小的比例。

    所以,冯一平心里早就上了一根弦,最好不要跟迈阿密的金融机构打交道。

    即便自己没有投资手段,他碰上迈阿密的这些玩钱的家伙,也一定会敬而远之。

    这样的理由,此时只有他知道。

    威廉姆斯虽然不知道冯一平为什么有这么一问,虽然郁闷,但还是非常诚实的回答了,“对,在迈阿密,”

    “迈阿密真是个好地方,宜家宜居,”冯一平把自己的那一块蛋糕吃得干干净净的,“但是很抱歉威廉姆斯先生,因为接下来的一些计划,我暂时真没有空闲的资金,”

    “冯先生,你不用马上答复,我把详细的资料给你留下,你可以好好看看,”这个结果,从开始谈的时候,再三被冯一平打乱节奏,威廉姆斯就已经有了预判,所以他并不是太气馁,谈生意嘛,哪有那么顺利的?

    他相信,冯一平这样对数字那么敏感的人,自己那9%的回报,一定对他很有吸引力。

    他们找上冯一平的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冯一平的影响力,话说,现在中国的富人可是越来越多。

    如果中国的首富冯一平能加入他们的项目,了解中国人爱跟风的威廉姆斯深信,只要把这消息有针对性的散发一下,会有很多中国富人排着队送钱上门。

    到那时,呵呵!

    他决定,接下来至少一个月拜访冯一平一次。

    …………

    “冯,你不看好这个项目?”威廉姆斯一走,约翰就问。

    “你清楚我不需要这样的机会,”冯一平说,“另外,”他看了看还回头看这边威廉姆斯,“他都不问我能投多少钱,就保证每年的回报都能在9%以上,”

    冯一平端起一杯啤酒,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太靠谱,这么说吧,我觉得有庞氏骗局的嫌疑,”

    “怎么可能?”约翰忍不住大声起来,“他们银行的实力,我很清楚,他们的投资组合方案,非常卓越,回报率很高,很稳定,我和我的不少朋友,已经投资了几年都没有问题,”

    “如果没人介绍,这样的投资计划,你就是有资金,也没有加入的资格,我就知道很多人想投资,但被他们拒绝,冯,你一定是想多了,”

    “是吗?”冯一平把玩着啤酒瓶,这不奇怪,麦道夫也是这个套路。

    麦道夫一般都是在乡村俱乐部或者其它的场所,让一个人说,我刚得到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引起一些人的兴趣之后,他会说,“这个项目不随便接纳投资,不过,谁叫我们是朋友呢,我帮你问问,看能不能给你一个机会,”

    话说,如果不是因为08年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如果不是儿子的举报,麦道夫的骗局,肯定还不会露馅,只要给他时间,最后涉案的金额,能突破千亿美元也说不定。

    “你可以不赞同,但是约翰,我给你一个意见,你就是投资基金,还是选择共同基金,一定不要投对冲基金,”

    金融危机还没爆发,各种形式的金融诈骗,还能存活,冯一平不好说得太多,但是共同基金,因为成立之后需要公布很多数据,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督,比不用交代这些的对冲基金要保险。

    “如果是长期投资,我建议你还是多吸纳蓝筹股,当然,谷歌上市以后,你同样可以大额持有一些,我相信那个回报也不会低,”

    约翰的神情也严肃起来,他想了很多,威廉姆斯他们银行的实力,看起来真是不错,但自从认识后冯一平后,他的一些判断,同样没有出错。

    “在那之前,你能想象安然、环球电信这样的公司会倒闭吗?”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冯一平幽幽的说了一句。

    唉,没办法,这是马灵的爹啊,他的财务要是出了问题,那最后不也会变成自己的问题?

    约翰听了冯一平这话,又是一愣,对啊,安然和环球电信,突然破产前,他们可都是市值超过400亿美元的巨头,结果可不还是说破产就破产?威廉姆斯他们银行的净资产和市值,能有多少?

    “你说的对,我马上赎回,”

    “不,也不用这么急,等过些日子,比如这个财年结束的时候,最好找个好点的理由,”冯一平说。

    即使威廉姆斯他们银行的这个基金是旁氏骗局,他们也还有几年的好日子可以过,在08年之前,说不定跟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必要交恶。

    而且,约翰如果在近期成功赎回,那么威廉姆斯的银行,是真的为他创造了不少利润。

    “约翰,我的这个推论和建议,最好不要扩大,”冯一平补充了一句,断人财路,等于不共戴天,悄悄的做就好。

    只要自己人不跌到这个坑里就好。

    “明白,他们也绝不会知道原因,”约翰说。

    他也知道轻重。

    “约翰,平,过来拍照,”马灵抱着文森特在门口招呼。

    “我来了儿子,”

    冯一平又想起一件事,可以学后来一些人的做法,从现在开始,带着文森特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每年生日的时候拍一张照。

    “等会我们带着儿子去你们学校,在昨天散步的地方拍一张好不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