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十赌九输,”看着身后渐行渐远,但是看起来依然光怪陆离的那座城市,冯振昌说。

    在拉斯维加斯的这一天,他和黄承忠都输得干净利落,这倒是省了点钱,两位妈妈在试水几十美元之后,立马收手。

    “其实也没输多少,我不是赚了500多?”黄静萍有些得意。

    “就静萍手气好,”

    “一进一出,我们就花了几十美元,相当于在赌场白玩了一趟,”

    还真是这样,在城里的一天多时间,他们真的就没花什么钱,哪怕是在奥特莱斯里,黄静萍说非常便宜的那些名牌,他们也是一样没买。

    “算成我们的钱没有低于一千的,”父母都说。

    你别跟他们说牌子,“就那样一个包,看起来怪里怪气的,要万把块?还没有我这个六十买的能装,”

    总之吧,他们说的话,他们的消费观念,能把那些奢侈品的老板给活活气死。

    他们这样,弄得黄静萍非常不自在,她身上,女儿身上的,从衣服到首饰,到帽子和包,可都不便宜。

    好在父母们就是对自己狠,对儿女们倒没要求。

    当然,如果他们知道金翎定做的那几套衣服的价格,怕是会几晚上都睡不着。

    …………

    正午时分,他们进入大峡谷范围,在这样壮观的自然景观面前,无一例外,众人都惊叹不已。

    “啧啧,真了不得,”梅秋萍看着眼前的景象喃喃道。

    黄静萍把阿曼达交给卡罗尔,自己往一处崖边走了走,“真深啊!”

    “一平说,站在这样的高处,总有些想跳下去,”

    “他敢,”梅秋萍大喝一声,把她吓了一跳。

    “阿姨,他当然不会跳,”黄静萍感觉又是自讨苦吃,一平的一些感觉,父母们明显不能理解,说出来干嘛呢?

    …………

    虽然很不解他们为什么非得带着文森特到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拍照,约翰他们还是很配合。

    “我觉得这是你最浪漫的点子,”马灵挽着冯一平的手说。

    “我希望能多记录一些儿子成长过程中的点滴,抱歉我目前做得很不够,”

    他明天就要走,下个月底又要回国,在那之前,可能没有跟马灵母子见面的机会。

    “没关系,等到明年我毕业就好了,”

    “说起这事,如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我的一些计划还没完成,那么我不会再推迟视频网站上线的时间,最迟会在明年一季度上线,到时你能履行你的职责吗?”

    “没问题,”马灵有些雀跃,“我能安排好,呵呵,我希望能尽快看到我们准备的那么多素材,到时能带来怎么样的轰动效应,”

    马灵很雀跃,很期待,冯一平却有点发愁,他不担心youtube的开局,他现在操心的是,到时马灵自然也会搬到硅谷,那问题随之就来了。

    回硅谷的路上,梅建中也忍不住问了他这个问题,“一平,你究竟想好怎么安排她们没有?”

    老爷子在其它方面还能帮外孙出出主意,分担一二,唯独这事,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放心吧外公,我早想好了,”他这话,是安慰梅建中,又好像是在安慰自己。

    “真想好了?”老爷子有些怀疑。

    …………

    省城,冯玉萱关上电脑,关掉台灯,看了看楼下,叹了口气,突然觉得就这样呆在暗处也挺不错。

    但她才享受了几分钟的安宁,手机就在桌上嗡嗡的震动起来,小舅的,“你现在也下班了吧,别耽搁,直接去家里,我也马上动身,”

    内蒙的一个客户,今天通过航空,发来几只专吃沙葱长大的羊,小舅家今晚办全羊宴。

    “好的,我这就走,”

    从地库出来的时候,她还特意留心了一下,两边确实没人,桥的前后,也没人在守着。

    虽然之前罗维经常来,让她觉得有些烦,但是,这几天他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有,她又觉得空落落的。

    虽然冯一平瞒着她,但她自然知道,这次出国前,他找罗维谈过一次。

    弟弟不是本事吗,可怎么他跟罗维谈了一次以后,他来都不来了?冯一平啊冯一平,你究竟说了些什么?

    小舅家的热闹,冯玉萱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得到,说真的,她现在真有些羡慕这样的日子,都已经27了,闲下来的时候,也忍不住想要有个自己的家,想要有个自己的孩子。

    “到了怎么停在这,发什么呆呢?”刚回来的梅义良在她车窗上敲了几下。

    “哦,我想点事,”

    “你公司不是挺不错吗?我今天问了一下,你那边的整改整顿,进展很顺利,很彻底啊,”梅义良以为她想的是工作上的问题。

    “我听说面馆出了点问题?”

    “是,我们核实了那个举报,也真是,负责粮油采购的那个小林,你应该有印象的,老员工了,唉,还真收了礼,”

    “其实最近的这家供应商,也是通过投标定下来的,东西和价格都不错,但这些人,就是担心被换掉,所以每个月主动给小林一个点的回扣,”

    这个人,连梅义良都知道,是老家味道面馆的老员工,也就是嘉盛最早的那一批员工,虽然他也知道,这样的事,迟早躲不开,但真碰到,他总觉得有点可惜。

    “没什么好可惜的,我都觉得越是他这样老资格的,越是要从重处理,他现在正常的收入不高吗?还什么别人硬塞的,被逼的,哼,制度里关于这样的情况,又不是没有规定,他完全可以上报啊,拿了回扣还觉得委屈,虚伪!”

    梅义良看了外甥女一眼,“我觉得你比我还适合做监察,”

    那些老一批的员工,现在确实收入都很可观,但现在也都肩负着一家老小的生计,要是被公司开除,至少短期内应该很难找到跟目前一样收入水平的工作,那他们的家庭,自然也很难维持目前的生活水平。

    同样上有老小有小的梅义良,碰到这样的情况,虽然也气也恨,但多少还是有些替他们惋惜和担忧。

    “弟他经常说,不管什么问题,预防最关键,小舅,对那些老字辈的员工,我觉得有必要安排一些争对性的思想培训,让他们懂得珍惜目前的工作,”

    “这些老员工,也是公司宝贵的财富,要是很多都出了问题,其实也非常可惜,”

    “你是真的锻炼出来了,”梅义良欣慰的看着外甥女,“我们已经起草了相关的报告交到总部,估计接下来,人力资源部门就会有动作,好了,快进去,”

    门一打开,香气和热气扑面而来,“四叔,表姐,”阳阳不满的大叫,“这么一点路,你们走得这么慢,我们都快饿死了,”

    “你是快馋死了吧,好了,现在开动,”梅义良把外套递给他,一把抱起瑞瑞,“哎哟儿子,快让我抱抱,今天在幼儿园,有没有欺负别人,别人有没有欺负你?”

    …………

    罗维和罗佳这会也在吃饭,是罗维专程来妹妹公司附近请她吃饭。

    “哥哎,你怎么这么磨叽?”罗佳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就是你坚决的表明一个态度,然后,让爸妈也明确表明一个态度吗,都这么几天了,你居然还没跟爸妈说?”

    “爸妈年纪大了,再说我觉得连妈现在都有些后悔,再说这样的话,让他们做那样的事,会不会让他们伤心?”

    罗佳直摇头,“妈后悔?她对你说了吗?再说,就认个错而已,怎么会伤心呢?从小到大,他们一直教育我们,有错就要改,怎么轮到他们,有错了连认都不认吗?”

    “这有些事,提前说好弄明白,以后会少很多麻烦,你现在连这个都不明白吗?”

    “那我周末跟他们说去,”

    “还等什么周末?就今晚,哎呀,你再喝点酒,”罗佳把哥哥面前的酒杯添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