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王对王

 热门推荐:
    哈斯廷斯第一时间就知道冯一平已经回到了硅谷,但是,他并没有催促,此时的他,已经为前几天的冲动有些后悔。

    他同时也想看看,布坎南究竟会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

    结果并不太令他满意,等到冯一平回来当天的下班前,他才接到布坎南的电话,看来自己火急火燎的事,在他们那的排位很靠后。

    “哈斯廷斯,冯想问你,后天上午你有时间吗?”

    这话嘛还算说得客气,但是哈斯廷斯先生现在有点生气,所以他的回答是,“对不起,后天我的日程很满,”

    “哦,那么刚好!冯也不必取消他原有的日程,我们直接去西雅图,”

    听不出布坎南有一丝不爽或者懊恼的情绪,倒是他的高兴和释然,你会听得很清楚。

    还有西雅图,哈斯廷斯现在就听不得这个。

    亚马逊,也就是IMDB的东家,就在西雅图,关于NEXTDOOR准备收购IMDB这事,现在双方都有些讳莫如深,非常不明朗,他们这个时候去,难道是谈这事的吗?

    哈斯廷斯马上变了调,“布坎南,你不是不想我跟冯见面吧?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最清楚,我早就想跟冯见一面,所以,日程再满,这时间我也一定要调出来,”

    他这个转折看上去挺天衣无缝的,布坎南刚才接话,是接的比较快。

    “这样啊,”布坎南的声音听起来,好像真的有点怅然的意味,“冯后天上午9点以后有空,到时你在公司吗?”

    这话又说得很客气。

    “还是我去NEXTDOOR吧,早就想去你们那看看,”哈斯廷斯也挺客气。

    但他真不是客气,他自然也想让冯一平来拜访他,而不是他主动去拜访冯一平。

    但是,现在让冯一平来奈飞,你以为我傻吗?

    这个冯一平,现在可是个风云人物,而且手段确实高超,再迟钝的人,也从他跟麦当劳合作经营Redbox这事上可以看出来,他对DVD租赁这事,挺有兴趣,而且也做得挺好,他压根不想让人误会自己想跟他有什么合作。

    但冯一平怕是非常希望大家这么想,说不好,他还会利用这一次到奈飞的机会,散布一些有利于他的消息。

    老实说吧,强硬的哈斯廷斯,今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奈飞今年的销售本来就不乐观,新订户的数量增加有限,但雪上加霜的是,沃尔玛这样实力雄厚的零售巨头,居然好死不死的也盯上了这块蛋糕,依托那么多门店,推出了自己的DVD租赁业务。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难过的,让人难过的是,所谓的祸不单行。

    这边零售业巨头沃尔玛的威胁还没消除,那边,老对头百事达,居然也非常不顾体面的,正在复制自己的这套他们原来非常看不起的模式,安提奥克那个可恶的家伙,召集了一帮人马,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线上租赁业务。

    如果百事达只做实体店,那么跟奈飞比,它在实体店上的那些巨额的费用,是它最大的劣势。

    但是,如果它同时经营线上业务,依托线下那么多实体店,优化资源配置,便捷顾客消费,哈斯廷斯深知,那样绝对会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绝对会对自己形成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真是这边狮子还没打跑,后边又有一只猛虎虎视眈眈。

    这样的现实,这样的趋势,让不少股东很不满意,甚至已经提出一个意见,为了增加销售,同时也是防范百事达即将带来的冲击,奈飞,是不是也可以考虑跟一些潜在的公司合作?

    冯一平的硬币之星和Redbox,怎么看都是极佳的合作对象。

    这会让冯一平上门,岂不是正中他下怀?

    “那么好的,后天上午9点,冯会在公司里恭候你的莅临,”

    “嗨布坎南,”哈斯廷斯叫着补充了一句,“这一次的会晤,我的定位是私人会面,”

    他决定把丑话说在前头,不让NEXTDOOR有借机获益的机会。

    “没问题,我们保证保密,”布坎南同样答应得很爽快。

    …………

    “这是个谨慎小心的人啊,”听了布坎南的转述,冯一平对康明斯说。

    他们本来还真的有把这事主动披露给媒体的意思,反正收购奈飞这事,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他要是顺从呢,两家公司就和和气气的携手同行,相亲相爱的,两家合一家。

    他要是不同意,顶多就反抗几下而已,反正到最后,心可以不甘,情可以不愿,但还是得乖乖的合体,哦不,合为一家。

    总之,冯一平筹谋这么久,从资金到生态链,都一一准备到位,甚至都推迟了youtube的上线,奈飞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结果都只能有一个。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看来哈斯廷斯是一个把什么都放在明面上的人,跟他谈,应该会比较省事,”康明斯说。

    “不不康明斯,”冯一平摇头,“那是最理想的情况,所以我们不能那样想,”

    “其实也可以这么认为,在对自己有利的方面,他希望能放在明处明确下来,”他说,“对吧,很有这种可能,但对我们有利的事,他则不希望放在明面上明确下来,是不是?”

    “你说得有理,”康明斯想了一下,跟着点头,“在这项并购没有结束前,我们确实不能盲目乐观,假定一切都对我们有利,”

    或者你们可以乐观,但是我不能。

    其实在绝大多数时候,作为集团的最终负责任人,他都不能盲目乐观,如果他一乐观,那么嘉盛就可能不那么乐观。

    “那么你们准备吧,”冯一平装好自己的电脑,“我得回家啦,”

    爸妈他们,现在也差不多该到家了。

    他刚到公司门口,郑佳怡也恰好带着梅建中从那边转过来。

    外公向来是在家里呆不住的,现在的他,比年轻人还更有求知欲,还更想多看看这个世界。

    冯一平不曾年老过,所以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年人的共性,越是上了年纪,就越是留恋所有的一切?

    但不管怎么样,他是决定了,只要外公愿意,就让他多走些地方,多看些地方。

    “谢谢你啊佳怡,”

    “谢谢你啊小郑姑娘,有空来家里吃饭,”外公也说。

    “哪里,我要谢谢爷爷,不然我这会不还得在公司里老老实实的上班?在外面多好!爷爷再见!”

    她挥了挥手,急匆匆的朝公司走。

    刚才那些话,自然是说给老爷子听的,现在的适应性培训,对她们很重要。

    “她妈妈那么大的官,她能性子这么好,真难得,”梅建中说,“我记得原来乡里那些领导的儿女,脾气那都比她大得多,”

    是啊,原来,包括现在很多地方基层的干部,都是家长式的工作作风,把自己当作土皇帝,对子女,那是放任得很。

    但是,相对来说,家长级别越高,衙内们反而越是收敛或者越是谨慎,都有自己相对固定的圈子,绝不会四处伸手,平均来看,省长的儿子,还真不会像乡长的儿子那么张扬。

    至于最顶级的衙内,呵呵,一般人想碰到,那可能会比见到衙内他的高官父母还难。

    再说,高中时期的郑佳怡,哪跟脾气好沾得上边?好像到大学以后就突变了一样。

    “是挺难得的,外公,这次回去以后,你就跟小舅妈她爸一起,在我们海南的酒店过冬怎么样?我安排一个人,开车带你们来个环岛游,”

    “让老蔡去,我哪走得开?”

    这个老爷子啊,就是没有退休的概念。

    也没事,冯一平有办法让他就范。

    …………

    爷孙俩在山下没等一会,那辆房车就到了,黄静萍抱着依然昏昏欲睡的阿曼达当先走下来,“看曾爷爷,看爸爸,”

    小家伙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这两天玩得太厉害,都没有午睡,”黄静萍解释道。

    冯一平在女儿头上摸了摸,“叔叔阿姨,爸妈,”他看着卡罗尔他们整理出来的三个行李箱发呆,“去的时候三个,回来还是三个,你们什么都没买吗?”

    “什么都有,还买什么?”黄承忠说。

    “就是,”那三位也齐声赞同。

    冯一平看了看黄静萍,她笑着耸了耸肩。

    “走吧快回家,拍了好多照片,”冯振昌兴冲冲的说。

    …………

    哈斯廷斯从洛斯加托斯出发的时候,天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镇上马上变得湿漉漉的,除了那些出来遛狗的,外面都看不到什么人,一向人满为患的丛林小火车,上面只有零零落落的几个人。

    绿地旁的一棵树下,两只估计是胖到飞不起来的鸽子,无奈又狼狈的在那躲雨。

    他莫名的觉得有些不爽。

    将将在9点之前,他终于赶到了NEXTDOOR,前台很热情,“冯先生正在等您,请跟我来,”

    “谢谢,”哈斯廷斯留心观察这这栋小楼里的情况,装修得很时尚,至少比自己公司现在的装修,要有高科技的范儿。

    气氛很好,员工们表现都很轻松,所看到的那些小组讨论,面上带着笑的不少。

    看来NEXTDOOR最近表现不错。

    反观自己的公司,旁有狮后有虎的,这一阵子真有些压抑。

    前台在在二楼靠南边的一间办公室门上敲了两下,轻轻推开门,“您里边请,”

    “哈哈,您一定是哈斯廷斯先生,快请进,”

    窗边,那一套中式硬木家具前,一个穿着鹅黄色薄毛衣的年轻人笑着站在那,真人比电视上看到的好像还要年轻些。

    “很高兴见到你,冯先生,”哈斯廷斯笑着走过去。

    “你来得刚好,快请坐,”冯一平把他让到右边的椅子上。

    来得刚好?什么意思?是说我太准时?

    “请稍等,”冯一平转身朝墙角的高几走过去,那上面精致的炭炉上,砂铫正发出轻快的声响,水好了。

    哈斯廷斯这才注意到,茶几上放着一把茶壶和几个茶杯,还有几样他叫不出名字的东西,这是要喝茶?他居然这么清闲?

    “呵呵,我们中国的功夫茶,”冯一平尽量有范的淋罐淋杯。

    无奈功夫尚欠,不小心水都溅到了自己身上。

    当然,初次见识功夫茶的哈斯廷斯肯定看不出这些道道。

    他耐着性子,看冯一平好像带着一种韵律似的把茶叶加在茶壶里,再把二次开了的水加进去,再淋一次茶壶,然后用开水洗杯子,他居然不怕烫?

    当然烫,冯一平恨不得用手去摸耳朵,所以他这些动作,绝称不上优美,哎,也别说优美,该犯的错他差不多都犯了,冲水的时候都溢出来了……。

    要是潮汕人看到,一定会大摇其头。

    但是,原本耐着性子的哈斯廷斯,现在觉得有点意思。

    等冯一平终于把一套程序走完,只低,但不快也不匀,也不太尽的洒茶让他品的时候,他也郑重起来,双手端起那一小杯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小茶杯,小小的喝了一口,并不太烫,但是,怎么这么苦?

    冯一平倒是甘之如饴的一饮而尽,“等会你就知道,苦后是长期的甜,”

    我容易吗?为了让你印象深刻,为了让这句话说出来有格调,本首富都费心玩了这么一套花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