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廷斯是真的有些恼火,他很为自己,很为自己的公司骄傲,他认为自己带领着奈飞,正在或者已经颠覆了这个行业。

    之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百事达,现在事实上正在复制自己的模式,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冯一平竟然说,自己的这种模式和百事达那种最原始的模式一样,也行将过时?

    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否定了他这些年最骄傲的部分,这实在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他也是忍了又忍,才没说出那句“howdareyou?”

    这其实很正常,就像有人这会去跟诺基亚的董事长兼CEO约玛·奥利拉,刚履新的摩托罗拉CEO艾德·桑德尔说,“嗨伙计,你们走错了路,”

    或者说,“再这么下去,你们的好日子不多咯,”怕是会立马被当作精神不正常的人来对待。

    哈斯廷斯暗暗吸了口气,强忍着不发火,不管后面怎么走,至少在现在,还不知道冯一平为什么那么笃定的底牌之前,还不好撕破脸皮。

    这同时也是让哈斯廷斯恼火的另外一个方面。

    自从那次在纳帕酒谷见面,听了布坎南的话以后,他和那么多少手下,把这个行业,那真是梳理了一遍又一遍。

    但是,不论他们怎么努力,关于他们一次又一次,信誓旦旦的说的那片蓝海,还是连个边都没摸到,你现在还提这事,它就一定真的存在吗?

    “冯先生,这也是我一直想跟你面谈的一个主要原因,你说的那个正确的方向,你说的那种全新的模式,究竟是哪个方向?”

    “我想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应该会知道答案吧,”冯一平笑着说,傻瓜也不会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啊!

    哈斯廷斯自然知道,他问得这么直接,冯一平肯定不会正面回答,但是,试问一下又不用什么成本。

    “我们考虑了方方面面的因素很多遍,始终认为,我们目前的模式,才是最先进的,”哈斯廷斯盯着冯一平说。

    冯一平闻言摇头。

    是啊,诺基亚同意被微软收购的时候,它的总裁还说,“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

    “这就是眼界的问题,”冯一平不客气的说。

    “既然你觉得我们这是一个同样要过时的模式,你为什么对奈飞还这么感兴趣?”这也是哈斯廷斯想不通的一件事。

    “这个问题,布坎南应该跟你说得很明白啊?”冯一平说,“我之所以想收购奈飞,主要为的就是你和你带领出来的这支团队,”

    事实证明,哈斯廷斯和他的团队,在这事上确实做得不赖,那自己也没必要费力巴拉的再组一个团队。

    而且,虽然他一再贬低奈飞,但是,已经习惯奈飞服务的这些订户,同样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我认为,你们能顶着压力,把奈飞做到现在规模,那么只要走在正确的路上,肯定能把这项事业做得更大,更辉煌,”

    “辉煌?”

    “会相当辉煌,”冯一平站了起来,“哈斯廷斯先生,你对我这个人怎么看?”

    对于冯一平又一次的转换话题,哈斯廷斯觉得很无语,问的还是这话,你这是几个意思?想让我夸你吗?

    “不说我的其它投资,只说我收购硬币之星,你认为我收购硬币之星的目的是什么?”

    “我收购硬币之星之后,是把它重组出售,还是转移了它的优质资产,亦或者是拿硬币之星融资,来进行下一项资本运作?”

    “都没有吧!”

    哈斯廷斯点了点头,这个他必须承认,至少从目前来看,冯一平投资硬币之星,的确不是投机。

    “我不但没有削弱它,还投入了更多的财力物力去推动它更好的发展,事实证明,我确实也由这个能力把本已经陷入停滞期的硬币之星发展得更好,对不对?”

    “今天的硬币之星,比我收购之前,无论是市场表现还是股东回报,是不是都有大幅提高?”

    哈斯廷斯又点了点头,这事他同样也否认不了,“你的一系列运作,确实让硬币之星焕然一新,”

    “所以啊,你完全不用顾虑我收购奈飞的目的,我郑重的向你重申,我之所以希望收购奈飞,就是为了能把奈飞发展得更好,”

    “同时,跟我收购硬币之星一样,关于收购之后,奈飞如何发展,我现在就有非常完整的计划,”

    “我这么跟你说吧,收购奈飞的准备工作,我们已经全部就绪,我们自然希望能够得到以你为首的董事的支持,我们能够和和气气的合并,一起把这项事业做大,”

    “当然,如果你和董事会抵制,我们同样也有备用的方案,这一点,想必你也是清楚的,”

    哈斯廷斯自然是清楚的,从他第一次明确的拒绝了布坎南之后,NEXTDOOR显然还在按计划一步步推进,就能看出来他们的企图。

    “如果不是出于对你和你的团队的欣赏,你觉得,我现在上马一家类似的公司,很难吗?这一点你不否认吧,哈斯廷斯先生,”

    …………

    “看来氧化钴的上游供应,选择很少,但是碳酸锂,”康明斯看着眼前手下递上来关于上游供应链的概略报告,“其它地区的先放到一边,重点摸清中国国内可以提供碳酸锂的那些公司,”

    这不仅是因为集团目前只在中国国内生产锂电池,而是综合其它各方面的因素考虑,嘉盛在中国,能够更顺利的涉足锂电池这一关键的上游产业。

    “同时还要进行另两方面的分析,预测未来锂电池的发展趋势,以及同样需要用到这两样原材料行业的发展趋势,综合这两方面的趋势,再看我们有没有必要整合这两个上游产业,”

    “在这个前提上,再核算我们投入多少资源整合这两个产业最经济,”

    “好的,”手下边听边记。

    “先这样吧,”康明斯点点头,又看了对面办公室一眼,不妨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嗨,”

    “迈克?有事?”

    迈克笑眯眯的,朝对面办公室看了看,“是好奇还是担心?”

    原来说的是这个。

    “兼而有之吧,”康明斯说。

    他今天是有事没事就到这来转一圈看看,现在的情势,他有些看不懂,那边的两个人,这会都站在窗前,好像在看风景一样,大家又不是搞艺术的,雨打在树上,有什么好看的?

    “呵呵,你放心,”迈克抱着手,“从我的经验来看,就没有冯掌控不了的会谈,来,到我办公室,他总算同意我们全面上广告,你经验丰富,看看我们的方案有什么遗漏,”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选择接受嘉盛的聘任之前,康明斯自然是深入了解了嘉盛在美国的几家公司的状况,自然看得出来,NEXTDOOR最大也是最容易赢利的方面,就是广告。

    可是之前冯一平出人意料的一再把这个时机后延,很多人不解,但是康明斯恰恰很佩服他的这一点,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可预期的大笔收入前面毫不动心。

    他也很理解冯一平的这个决定,他之所以这么做,不是不知道,或者是看不上这样的收益,而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以期将来能得到更大的收益。

    看来现在就是最合适的时机?

    “我们上线的功能越来越多,几个专业的评估机构都给出了正面的评价,NEXTDOOR现在大规模的上广告,是会给用户带来一些不便,但是,这点小小的不便,绝不会导致他们从此远离我们的网站,”

    “既然冯都肯定了,那这个时机一定是最合适的,”康明斯又看了那边一眼,看到哈斯廷斯刚好转过身来,有些激动的对冯一平说着什么。

    …………

    “我想我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隔着窗子,依然能听到小雨落在树上和草丛上发出簌簌的声响,砂铫里的水又开了,这天气,还有他的这一番布置,很好的软化了今天这场唇枪舌剑,又非常重要的谈判的氛围。

    “关于你为什么要坚持收购奈飞,”哈斯廷斯兴奋的说,“这其中,可能有你说的原因,我们这个团队很难得,”

    “当然,”冯一平说。

    “最重要的一点,”哈斯廷斯叉着腰,感觉这一刻自己终于处在上风——即使还不知道冯一平所说的是哪个方向,“你缺少时间,对不对?”

    他高兴的笑了起来,“确实如你所说,NEXTDOOR上线一家类似奈飞的企业,现在很容易,但是,你的这个计划,一定有时间要求,而等你新办一家公司,再把它发展上正轨,一定超出了这个时间要求,我说得对不对?”

    冯一平还真的有点错愕,这些家伙,果然没有一个是好糊弄的,结合自己的一些话,他居然这么轻松的猜出了这一点。

    “你确实很敏锐,”冯一平也不掩饰,他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这个计划,是有时间的要求,但是,这个期限,并不像你现在想象的那么重要,”

    “只因为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希望把事情能一步到位,那个期限,也是我自己定的,就是超出一段时间,其实就是后续的工作会麻烦一些,仅此而已,”

    “主要的,还是我非常希望能和你的团队一起,把这项事业做大,我坚持认为,你是未来那家公司最好的负责人,”

    他说这话,其实是实打实的把自己的位置,摆得比哈斯廷斯高,但是后者此时并没有计较这个。

    难得的抓住了冯一平的一个弱点,难得的占了一次上风,一直有些彷徨的哈斯廷斯感觉终于踏实下来,“谢谢你的认同,我自然能胜任这个行业的所有工作,只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走出一条路来,”

    他握住冯一平的手,“很高兴认识冯,再见,”

    既然冯一平有个时间的期限,那么,在那个期限到了的时候,自己一定能发现究竟是什么事,进而就能知道他一直所说的是哪个方向。

    “相信我哈斯廷斯,这是你最好的选择,对你好,对奈飞也好,”冯一平不急不躁的把他送到门口,“或者你可以选择另一条路,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和Redbox一样,你可能会给我带来一些麻烦,但也就仅此而已,最后的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

    “是吗?我欣赏你的自信,我得说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同样自信,”哈斯廷斯笑,“再见!”

    看着他一下子轻快起来的背影,冯一平叹了口气,果然,老天爷对谁都不会过分偏爱,不会让事事都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至少现在,自己的每一项收购意愿,不可能都像硬币之星那般顺利。

    但是,冯一平相信,这在将来肯定是可以实现的,等自己收购了几家公司,并且带领着那几家公司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之后,后续的收购目标,如果没有些特别坚强的理由,应该不会抗拒自己的并购。

    “谈得不错吗,我看哈斯廷斯那么高兴,”还是始终关注着这边的康明斯走过来问道。

    “让他高兴的事,对我们可不一定是好事,按B计划来,”

    “啊?”所谓B计划,就是善意并购之外的那个计划。(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