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的声音,一声接一声,那是香槟开启的声音,冯一平看着那推进来的几辆小车,笑着问默巴克,“我好像记得,我们是一家很严谨的公司?”

    “对,我们这同样是很严谨的在表达我们的欢乐,”默巴克递给他满满的一杯,顺道还示意了一下。

    冯一平忍不住想,不严谨的方式会是怎么样的呢,还请些小丑,外加一票脱衣舞女郎吗?嗯,好像也不是不可以的说。

    “都拿到酒了吗?”冯一平从善如流的举起香槟杯,“那么,干杯!”

    “干杯!”碰杯声响成一片,欢声笑语不绝于耳,这个原本平淡无奇的日子,现在变得有些像圣诞夜一样。

    不过,这热闹去得也快,酒杯一放下,马上又回复了原本严谨的公司模式。

    冯一平坐在会议室里,一个接一个的问问题,“三个月的试行期过去,对客户们的销售提升大不大?平均幅度在多少?客户满意度如何?有多少决定继续深入合作?有多少觉得可有可无?……,”

    跟普通员工在一起,可以谈成绩,但跟这些高管们在一起,就要实打实的找问题,具体工作如何开展,他完全托付给默巴克,但是大方向,他还是要掌握。

    “这是过去的三个月中,所有合作客户的消费券兑换情况,”默巴克对着投影讲,“从中可以看出,像星巴克、麦当劳、7-11、CVSCaremark、希尔斯这样全国连锁的客户,兑换量最大,”

    从这项数据上来看,星巴克是最大的赢家。

    “但是,从对销售提升的情况来看,销售提升幅度最大的,并不是消费券兑换最多的,”默巴克换了一张表,“最高的商家是这一家,这是德州本地的一家连锁餐厅,主营炸鸡的咔贝乐(PolloCampero),和我们合作推出消费券以后,凭券去餐厅消费顾客,对他们近期的销售拉动,达到17.8%,接近两成,”

    “星巴克在那三个市的试点,同比提高幅度有多少?”冯一平问。

    “还是西雅图拉升最大,超过10个点,旧金山接近10%,拉斯维加斯只接近8%,”

    这个数字可不太好看,和最高的一比,接近腰斩。

    “不过,星巴克公司上下都很满意,冯,你也必须关注另一组数字,就是星巴克在这三个城市,本来的销售基数就很大,”默巴克说。

    “你说的对,我们要看销售额,”道理很简单,100万的20%,论金额,还没有1000万的10%高。

    “只是,从兑换的数据来看,比如星巴克,感觉对他销售的拉动,平均应该至少在15个点左右,怎么现在这么低?”

    “我们也分析了其中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们发现,有很多客户,把自己所有的硬币,一次性的全部兑换成某家商户的消费券,比如,我们经常性要补货的,就是星巴克的消费券,但是,这大量的消费券,短期内怎么也用不完,”

    “理解,”对喜欢简单的美国人来说,星巴克这样的消费券确实最受欢迎。

    因为它的消费券,适用于店内所有的饮品,但对于希尔斯、7-11这样的合作商家来说,他们提供的消费券,可能只是针对某一商品大类,或者是对消费券的使用频次和时间有要求。

    这个也很简单,星巴克的咖啡,毛利差别不会太大,但对百货商场来说,不同品类的商品,毛利相差可能会很大。

    “但是我想,霍华德(星巴克董事长兼CEO)应该还是要感谢我们,对不对?如果我家里有厚厚的一大摞他家的消费券,原本一天只喝三倍咖啡,现在说不定一天会喝六杯,”冯一平笑着说,“他致电感谢你了吗?”

    “霍华德、德鲁克都给我打过电话,”默巴克说,“都催着我去签正式的合作协议,希望尽快在全国范围内铺开,”

    “你没有留意到吗?”他指着桌上的那些咖啡杯说,“这些天公司的咖啡,都是星巴克主动送上门来,当然,是免费的,”

    “就咖啡,没糕点?”本山大叔可是要了手表还要自行车的,得跟他学习。

    大家一愣,那啥,是不是太贪了点?

    “开玩笑,呵呵,那我想我们肯定能拿到一个理想的折扣,”冯一平说。

    “刚好冯你也在,要不你一起去,我们就以亚马逊的92折为标杆?”

    亚马逊的92折,真是帮了大忙,大家在跟其它客户商谈的时候,总是把这个拿来做对比。

    “也要求92折,但我就不去了,关于星巴克,我没那么多主意出,”

    亚马逊的92折,是他用一个个非常有促进作用的意见换来的,但是冯一平对咖啡连锁店的理解,可不像电子商务一样多。

    “也是,一个主意一个点太廉价,但是折扣太大,他们也难以对董事会交代,”默巴克这话是在朝冯一平脸上贴金。

    想不到这个相貌堂堂的家伙也会说这样好听的话。

    “好了,针对过去这三个月的运营,公司有什么意见?”

    “首先,既然硬币换卡计划这么受欢迎,那么我们接下来,也应该挑选最适合我们的客户,”

    计划刚开始推行的时候,大家自然是希望签下越多的客户越好,有点捡进篮里都是菜的意思。

    但是,一方面,兑换机的容量毕竟是有限的,另一方面,选择太多,效果并不一定会好,是有必要剔除一部分商家。

    “其次,我们优先选择跟那些提供通用消费券的商家合作,”

    这个也在理。

    “我们兑换机上提供的消费券,我想主要就分为两类,一类是全国通用的,一类是当地的企业,……,”

    …………

    “Redbox的运作,顺畅吗?特别是麦当劳的配合方面,存不存在消极推诿的情况?”冯一平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这里我难得用上一次,现在空间这么紧张,干脆改变用途吧,”

    “那肯定不行,”默巴克帮着拉开窗帘,静谧的华盛顿湖和远处的雪山,马上映入眼帘,“还没紧张到那个地步,再说,现在招聘的员工里,有很多将来要外派,”

    “至于和麦当劳的合作,总体来说,非常不错,当然,问题也不是没有,主要是在一些工作的衔接上,不过,这都是因为我们两方还不太熟悉,还在磨合期,我相信,之后大家的配合会越来越默契,”

    作为Redbox的负责人,默巴克的这个态度,自然很好,“你能这么想最好,总之,如果有需要我跟麦当劳沟通的,随时跟我说,”

    “佳怡,进来,”冯一平对着在外面好奇的打量着的郑佳怡说,“老默,她爸妈把他托付给了我,现在,我把她托付给你,在硬币之星,在西雅图的这一段时间里,要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她,”

    “什么托付?还有什么照顾?”郑佳怡不太领情,“总裁,我不用你照顾,”

    “你别想的太美,我是让老默照顾你的生活和安全,让你不至于总饿肚子,或者被人骗到北极去,至于工作,老默,一定要以最严格的标准要求她,”

    美国吧,说安全也安全,但是,凡事都有例外,郑佳怡要是出点什么事,他真不好跟方厅长和郑博赡交代,所以这事必须郑重的跟默巴克说一次。

    我有那么笨吗,会饿肚子?我有那么傻吗,会被人骗?郑佳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是老板,现在我忍!

    “没问题,郑,你的住宿问题,我已经安排妥当,不论是工作还是休息时间,有任何问题,欢迎你随时给我打电话,同时,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快胜任你的工作,”

    “谢谢你默巴克先生,还有,请叫我杰西卡,”她是一来就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

    这时有人在敲门,默巴克回头一看,“哦,来了,杰西卡,这是你的室友,艾米莉亚,”

    “你好杰西卡,欢迎你,请叫我米莉,”米莉是她的昵称。

    “你好米莉,”郑佳怡挺高兴,没想到室友是个华裔。

    “嗨,冯,又见面了,”艾米莉亚笑眯眯的对冯一平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