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并不惊讶在这里见到艾米莉亚,他知道艾米莉亚和其它的几位熟悉并购的员工,现在被派来协助默巴克处理和麦当劳合作的事宜。

    当然,他们同时也肩负着深入了解硬币之星的职责。

    硬币之星,同样加入嘉盛才不到一个季度,除了董事会,其它的高层架构目前还没有什么改变,当然冯一平非常相信默巴克,也和他非常投缘,从现在的结果看,他们俩的配合非常默契,效果也非常好。

    但是,必要的改变肯定还是要有,比如,加入一位副总裁,或者是调整几位关键职位的高管之类的。

    这样虽然客观上确实达到了制衡的目的,但这么做真不是说对默巴克和现管理层制衡什么的,这只是例行的做法,工作就是工作,默巴克他们能理解,也应该理解。

    “你好艾米莉亚,工作顺利吗?”冯一平泰然自若的笑着跟她打招呼。

    他让自己尽量不去想跟麦当劳谈判时,在芝加哥的那一个夜晚。

    “非常顺利,默巴克是一位好老板,”

    “谢谢你米莉,你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好员工,”默巴克说。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对话,很常见的寒暄,但是,看着走进来的这个身材火爆,看上去性格也挺火爆的美女,郑佳怡总觉哪里有些不对。

    她看了看默巴克,发现这位老板的目光有些游离,这会总是避开冯一平和艾米莉亚,再一看,艾米莉亚已经走到冯一平办公桌旁,也不好好站着,手撑在桌子上,弯着腰跟他说话。

    本来她还以为这是在海外长大的女孩子的热情,不过再细看看,好像有些不对?

    艾米莉亚那衣服和姿势,还有冯一平脸上那淡淡的不自然和不自觉的朝后倾的姿势,怎么看上去是一个在进攻,一个在躲呢?

    他们之前还认识,难道?

    “冯,你这次会在西雅图呆几天?我刚收到康明斯的邮件,说硅谷有一项工作需要我参与,我们能不能一起回硅谷?”

    “我知道那项工作,是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专业人员,不过很抱歉,我们已经定好了行程,西雅图之后,要去温哥华,”

    “哦,”艾米莉亚看起来有些失望,而且她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望,“那么,晚上是不是要犒劳我们这些辛苦的员工一次?”

    “是应该的,不过今天晚上真不行,今晚我已经有了安排,主要是陪我家人吃饭,先记着,以后机会多的是,”

    “那明天呢?”艾米莉亚锲而不舍的问。

    “明天,……,”

    没等冯一平推脱,郑佳怡拍了艾米莉亚一下,“米莉,我的行李还在公司楼下,你能不能先带我回公寓一趟?”

    默巴克终于插话了,“艾米莉亚,麻烦你先带杰西卡回公寓,”他看了看手表,“今天就不用来上班,带杰西卡熟悉公寓周围的环境,”

    郑佳怡非常自来熟的挽着艾米莉亚朝外走,“米莉,你头发哪里做的?真漂亮!能带我去吗?”

    “公寓周围的市场和你觉得不错的餐厅,你能带我转转吗?我方向感很差的,还有,听说这边好喝的咖啡有很多,你有没有什么好推荐的?……,”

    身材明明比她高大的艾米莉亚,竟然生生的被她拉出了办公室。

    冯一平忍不住盯着她们的背影看了一会,话说,郑佳怡什么时候在不熟的人面前会这么热情?难不成到美国后,她又觉醒了一重人格?

    还是说艾米莉亚确实魅力太大,男女通吃,让郑佳怡一见之后,就心生好感?

    所以说,这冯一平同学,虽然两世为人,但在有些事情上,还真的很嫩,很稚******孩子的心思,唉,他真是猜不透的。

    …………

    “嗨,已经都走了,”默巴克招呼了他一声,“你真不去星巴克?”

    “老默,你不厚道,”冯一平说。

    这家伙和布坎南,当初跟自己一起去的芝加哥,所以知道艾米莉亚和自己之间那点虽然可以说,但是又比普通朋友和工作伙伴稍微不同一点的关系。

    刚才,在艾米莉亚步步紧逼的时候,他却在旁边不言不语,没有为老板解困,没有帮兄弟解围,真可谓是不忠不义。

    “怎么了?”默巴克一脸无辜至极的样子。

    冯一平摇头,这才是扮猪吃虎的老手,“你违反了男人在有些事上就得互帮互助的良好传统,”

    “嘿嘿,”默巴克笑,“这点小事,你难道会处理不好?”

    冯一平懒得跟他计较,“对了,去星巴克的时候,私下帮我约一下德鲁克,最近几天,比如明天晚上,他有没有空和我一起晚餐,”

    “私下?”默巴克不解。

    “星巴克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冯一平说,“尤其是在激励员工积极性的方面,我觉得,有必要引入一位这样的专业人才,”

    “你属意德鲁克?这是个好人选,但是冯,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说,“客观的看,我们目前和星巴克的差距,还是很大,”

    这自然是实话,星巴克已经是世界上知名的快消品巨头,世界500强之一。

    如果比个人财富,冯一平不输星巴克的老板霍华德·舒尔茨,但如果比公司,此时嘉盛的总体实力,跟星巴克还相差甚远。

    人的本性是往高处走,德鲁克这样做到副总裁的高管,通常不会跳槽到比现在就职的公司实力还差的公司任职。

    “最主要的是,对德鲁克这样的人来说,他们现在可能不太会考虑到海外工作,”

    这一点同样也是对的。

    虽然美国人都很看重家庭,但是对很多美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这个看重,有时候也只能停留在心里。

    他们的收入和经济实力,并不支持他们就选择在离家近的地方工作,为了家人的生活质量,有些也只能选择出差时间特别多的公司,或者同样会选择到海外工作。

    但这个问题,对德鲁克这个层次的高管来说,并不存在,他是妥妥的高收入阶层,现在对他来说,钱,并不是他们做一些重要决定时的关键因素。

    默巴克说得对,像德鲁克现在首要考虑的,可能是家庭。

    “是啊,这些是很现实的问题,”冯一平双手抱头靠在椅子上,看着远处的湖和雪山,“尽量努力吧,当然,我还有第二手准备,”

    …………

    爸妈一行,此时在硬币之星两位员工的带领下,参观位于西雅图以北48公里的波音艾佛雷特工厂。

    他们想去飞机厂参观,不是稀罕飞机,飞机自家已经有了,他们是稀罕高科技。

    飞机这样贵,又这样高级的东西,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呢?

    所以,大多数参观者最感兴趣的展示厅,他们真不太有兴趣,真的飞机驾驶舱都想进就进,这里展示的那些诸如驾驶舱和客舱之类的部件,对他们哪还有吸引力。

    这家他们到美国后参观的第一家工业企业,最深的感触,那就是大!

    这个占地6000多亩的园区,直观的向他们解释了什么叫做大工业。

    不说川流不息的进入这里的那些运送各种部件的飞机、火车和卡车,也不说那些停放在露天预飞区,即将被交付的飞机,那个占地近600亩的总装车间,彻底的颠覆了他们对工厂的印象,这是车间?这么大的车间?

    长期以来,沐浴在儿子成功的光辉下的冯振昌,算是非常直接的看到了自家和世界的差距。

    别说生产的产品的价值,自家的工厂,全国各地所有的工厂车间面积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一个车间大。

    黄承忠也是大开眼界,自己引以为豪的那点数据,在这里,那真的是不值一提,这里一架飞机就堪比镇里一年的工业产值。

    什么叫工业,这才是工业!

    但梅秋萍的角度总是跟大家不一样,她自然也觉得震撼,但是她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静萍,你是说这里每年有十多万人来参观?”

    “是,”眼前的这一切,让黄静萍也觉得挺新奇的,“每月超过1万人来预约参观,”

    “一人20块美元,一个月就算1万个人来,那一年卖票就能卖最少240万美元,那不是2000万人民币?”

    “还不止,”黄静萍看着阿曼达一手飞机模型,一手毛绒玩具说,“来的人怕是都不会空手而回,有些人买纪念品的钱,是参观票价的十倍还不止,”

    “哦对,忘了这个,这些也这么贵,”她看了看孙女手里的两样,和那边满满的礼品袋,“一平应该好好学学,”

    这是她难得的承认儿子有比不过人家的地方。

    更让人郁闷的事,发生在回城的路上。黄静萍整理这一次花了两百多美元买的,准备带给国内冯一平的那些表弟表妹们的纪念品时,非常搞笑的发现,这一堆东西里面,居然有超过9成,赫然是产自国内。

    她这才想起来,冯一平曾经说过,第一次到美国时,如何费力的从那些纪念品里,挑一些正宗的美国纪念品的事来。

    …………

    “谢谢你哈斯,我代表我个人感谢你出色的工作,”冯一平站起来跟公司的财务总监哈斯握手。

    “这是我应该做的,”比冯一平还稍微高点的哈斯稍稍弯着腰,双手恭敬的握着冯一平的手,同时仔细的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

    遗憾的是,和汇报过程中一样,冯一平始终是那么波澜不惊,看不出他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不知道在自己之前汇报的詹姆斯,是不是让老板很满意?最好不要,如果他让老板很满意,那自己将更危险。

    冯一平今天在硬币之星,分别当面听取了财务总监和运营总监的工作汇报。

    财务总监哈斯和运营总监詹姆斯都有些紧张,他们完全清楚自己的位置能不能保得住,完全取决于冯一平。

    因为他们的岗位很关键,但正因为很关键,在被兼并过后,往往很容易成为调整的对象。

    所以他们这次汇报的准备工作,做得全所未有的用心,汇报的过程中,同样是前所未有的用心,时刻都在关注冯一平的反应。

    但这个年轻人,看起来竟是异常的老成,脸上看不出来一点端倪。

    心里相当没谱的哈斯,准备再费点口舌跟冯一平好好说说,刚好这时冯一平的电话响了起来,冯一平拿起来看了一眼,“贝佐斯?”

    哈斯连忙告辞,“您忙,我不打扰了,您如果对任何财务数据有疑问,随时打我电话,相信我冯先生,我报出来的数据,绝对跟系统里一模一样,但我会比电脑的反应还快,您忙,”

    他还是抓紧时间为自己说了几句话。

    “好的,我相信,”看着哈斯带上办公室的门,冯一平接通了电话,“你好贝佐斯,有什么指教?”

    “听说你在西雅图?”贝佐斯问。

    “是,上午刚到,”

    “冯,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贝佐斯突然有些没头没脑的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