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这里风景真棒,”郑佳怡一踏进客厅就喊。

    她丢下行李箱,兴奋的跑到落地窗前,“大湖啊,雪山啊,冬日里温暖的阳光啊,要是男朋友在这那就太好了!”

    “你说对吧米莉,”

    今天她的性格,完全迥异于平日,动辄咋咋呼呼的,给人的感觉,挺亢奋。

    艾米莉亚其实有点不太适应她这种自来熟,以及那种总是元气满满的少女状态。

    最受不了的是,她怎么就见什么惊叹什么?用不好听的话说,好像是在非常落后的乡下长大的一样。

    但按自己了解的信息来看,大陆发展得很快啊,特别是那些大城市,大学可是都在大城市里,她按理不是没有见过世面。

    “这是公司为高管准备的房子,什么都是现成的,卫生有专人负责,”艾米莉亚款款的打开次卧的门,“你先在次卧住几天,等我回硅谷,这儿就是你的,”

    “那时,你要带谁来都可以,”

    “这几天,我会不会妨碍你?”郑佳怡笑着问。

    “米莉,我跟你说,我晚上睡觉很沉的哦,你带谁回来都没关系的啦,”

    她这话总算让艾米莉亚有了些波动。

    晚上带人回来?那天晚上,也是差不多在这样的房子里……,可惜的是,就差那么一步。

    她脸上的神色变幻,郑佳怡全看在眼里,好像,这中间还真有什么事?

    “米莉,你……,”

    “杰西卡,你先整理,好吗,我去回个邮件,”艾米莉亚抬腕看了看表,“一个小时后,我带你熟悉周围的环境,”

    “谢谢你米莉,”

    艾米莉亚摆摆手,拎着包回到自己房间,和衣躺在床上,究竟该怎么做呢?

    不过,哼哼,她握了握手,还真没有姐推不倒的男人。

    …………

    对面的房间里,郑佳怡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突然觉得很窝火,在行李箱上踢了一脚,马上明白是自讨苦吃——没穿鞋来着,痛得她抱着脚嘶气。

    之后整个人扑在床上,闷在被子里大叫,双手还不停的捶打着床垫。

    过了好一会,她才从床上起来,对着镜子照了照,脸闷得红红的,头发有些乱,她连忙整理了一下。

    也就刚把带来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沙沙的脚步声靠近了,“杰西卡,”艾米莉亚在敲门。

    “马上好,”郑佳怡抓紧到镜子前看了看,裂齿一笑,哎,这个笑容不错,那就用这个。

    …………

    位于派克街周边的派克市场里,穿着休闲的艾米莉亚带着打扮清纯得像******的郑佳怡,从一家家店铺前走过,“一个人的时候,只要来这里转一趟,基本上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

    “你要想下厨,这里能买到你需要的所有食材,特别是新鲜的海鲜,要是懒得动,这里有很多风味的餐厅可供选择,”

    “要是觉得一个人在餐厅吃饭没有意思,也可以选择在面包店、炸鸡店,或者汉堡店对付一下,”

    “哇,这里真热闹,”郑佳怡又开启了赞叹模式。

    “哇,看着这些海鲜,我会流口水的,可是我不会做,哦,听说一平水平不错,”

    “对不起杰西卡,餐厅我真不好跟你推荐,毕竟个人的口味是不一样的,”

    口味真不一样吗?

    “不过,你一家家的吃过去,总会有自己的喜欢的,”

    郑佳怡觉得这样的做法有些重口味。

    “谢谢你米莉,这里有中餐吗?”

    “当然有,”

    “那就好,”

    “前面就是派克市场的标志,金猪,”艾米莉亚指着前面的那个街口说,跟着装作不在意的问,“你说,一平他做菜的水平不错?”

    你终于还是问了。

    “是,他是初中的时候,也就是十二三岁,就自己烧饭,”

    “十二三岁?”

    “对啊,那是他爸妈到省城做小生意,他先在学校寄宿,后来自己在外面租房,”

    “未成年人可以自己住?”艾米莉亚问,跟着就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杰西卡,这些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很简单,因为我跟他是同学啊,”

    难怪呢,艾米莉亚恍然大悟,难怪从冯一平到默巴克都对这个女孩子另眼相看,原来有这层关系在。

    “金猪到了,”艾米莉亚笑着说。

    “喔,好可爱,”一只嘴巴很长,耳朵很大,通体金黄色的金猪站在前面的路旁,应该是经常有人去抱,去摸,,这只金猪被磨得通体光滑。

    “原来这是个储钱罐?”郑佳怡看着猪颈上那个带着把手的盖子说。

    “对,”艾米莉亚拿出一美元放了进去,“据说金猪每年都为这个社区募集到了不少经费,”

    “米莉,麻烦你帮我拍一张,”郑佳怡双手撑在金猪背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好了,”艾米莉亚按下快门。

    “我看看,”郑佳怡跑过来,果不其然又“哇”了一声,“米莉,你的水平真好,我看不比一平差,”

    “一平也喜欢拍照?”

    “当然,他第一次给自己买的最贵的一个礼物,就是一台徕卡,”

    “既然你跟一平是同学,那那个黄,黄,”艾米莉亚装作记不起来的样子。

    “黄静萍,他女朋友嘛,我知道,他们也是同学,不过,他们是初中同学,我跟静萍不熟,”

    “哦,这样,”艾米莉亚给自己挑了一束黄色的郁金香,“GUMWALL就在前面,要去吗?”她问黄静萍。

    “呦,那好恶心,别去了吧,”那堵口香糖墙,是出了名的恶心的景点,但偏偏还有人前去领略。

    “你知道这个?”艾米莉亚问。

    “嗯,在杂志上看到过,米莉,那家星巴克呢,第一家星巴克呢,带我去那吧,”郑佳怡又挽住艾米莉亚的手。

    老实说,艾米莉亚对这样亲密的举动是拒绝的,在美国,这是容易让人误会的动作。

    但是,看着郑佳怡一脸的笑容和向往,这真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随她吧!

    “米莉,在美国,西雅图人最喜欢喝咖啡,对吗?”郑佳怡主动问。

    “对,星巴克就在这里起家,但是在这,也有很多很有特色的咖啡馆,你也见到了,西雅图几乎每个转角都有咖啡馆,”

    “哦,听说西雅图人喜欢和咖啡,是因为这里阴霾多雨,会助长忧郁的情绪,所以需要一杯咖啡来让心情保持愉快,同时,也因为需要咖啡馆躲雨,对吗?”

    “对,”

    “所以这儿的人很喜欢喝热咖啡,对吗?”

    “对,”

    “而加州那边喜欢喝冰咖,对吗?”

    “对,”

    “你喜欢一平,对吗?”

    “对,哦什么?”

    郑佳怡今天的表现太完美,成功的让不熟悉她的艾米莉亚没有对她产生防备。

    艾米莉亚一愣,认真的看着郑佳怡,后者依然一脸的笑,笑容依然纯净,不过里面却多了一丝狡黠。

    艾米莉亚也笑了,“对,但我只是觉得冯他很特别,很有吸引力,还谈不上喜欢,或者说,现在是有些喜欢,”

    既然都说出来了,她可不会藏着掖着。

    “我原来在芝加哥一家知名的律所从事并购业务,我们的律所,参与了冯收购硬币之星的工作,也是在那时认识的他,到加州工作,也是我主动要求的,”

    “哦,哦,我就说怎么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熟悉,原来那时候我就见过你,”

    郑佳怡这才想起来,收购硬币之星的时候,她也跟着金翎和周新宇到了美国,当时就很喜欢那种专业但是紧张的氛围。

    那么多律师当中,她一定是看到过艾米莉亚。

    “你当时也在?”

    “对,呆了几天,”

    两人分别端着一杯热咖啡找位子坐了下来,艾米莉亚用咖啡暖着手,跟着她也郑佳怡上身,笑眯眯的看着郑佳怡不说话。

    郑佳怡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米莉,怎么了?”

    “杰西卡,你跟我一样吗?”艾米莉亚笑着轻轻的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