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扩镇

 热门推荐:
    傍晚时分,冯一平一家人也来到了派克市场附近,自然是为了吃晚饭。

    餐厅呢,也是长辈们一致钦定的。

    冯一平本来定好了太空针塔的旋转餐厅,外公和两方的父母,主要是来玩的嘛,玩,除了要欣赏当地独有的风景,自然也要体验当地最有特色的餐厅,太空针塔,全世界可只有一家。

    但是,临出发的时候,那几位全变卦了,“不去那个塔,”冯振昌拿着一本杂志说,“我们去这,”

    那是一本旅游杂志,繁体字,上面推荐了一家吃蟹的餐厅。

    “螃蟹又不稀奇,这有的,硅谷也有啊,”

    “都说好,就去这,”他们坚持。

    那还能怎么样,只能去呗。

    当然,冯一平对今晚的这餐饭,是不抱太大期望的,那家店,看起来在西雅图水上摩天轮的旁边,旅游景点附近的餐厅,全世界都一样,除了贵,哪还会有其它特色?

    更别说这些在旅游杂志上打软广告的餐厅,多半是当地人都不会光顾,专做游客生意的店。

    “一平,我们去看了做飞机的波音,觉着好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静萍说这是工业旅游,你就没想着也做做这个?”冯振昌跟儿子说。

    “你看,参观的人,买门票,买纪念品,这个收入算起来不老少不说,那些到厂区参观了的人,以后不会是更喜欢我们的东西吗,这样的好事,你真该学学,”

    “爸,关键是我们现在没什么项目啊,”冯一平说。

    工业旅游这东西,西方很多国家已经发展得很成熟,在国内,目前还只有一些大型国企试水这个方面,但是,和它们做的其它项目一样,反响和收益都挺一般。

    “还有,你看看,他这个厂多大?我们现在最大的是家具厂,还不到三百亩,特色也不明显,吸引不了什么人,”

    至于相关的批文,这对现在的冯一平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作为首富,他现在行事也要考虑多个维度,一个没什么特色,面积又不大的工厂开放工业游,肯定会被那些慕名而来,失望而归的人吐槽为钻到了钱眼里。

    “是啊,镇里也不行,”黄承忠说,镇里的那个工业园,同样规模不大。

    “一平你以后没什么打算吗?你要是说地方,要占地大,接下来我们是能给你腾出来,上千亩,或者更多,也不是问题,”

    “怎么,上头批准镇里扩大地盘?”冯一平马上想到了这个原因。

    不然以镇里现有的条件,黄承忠哪能说这样的话出来。

    “是,虽然文件还没下来,但是昨天盛县长发短信跟我说,这事已经没什么悬念,”黄承忠提起这个挺兴奋,“镇里有这个需求,还有旁边的那几个村,主动在吵着要并进来,跟我们一起过好日子,”

    “关键是,盛县长为这事动了很多关系,”

    盛正之所以这么卖力,有些原因,大家也清楚。

    五里坳的经济,是在前任郭国坚任期内发展起来的,现在当然是比前两年更好,但是,一个本来已经发展起来的地方,再有发展,自然比不上一个一穷二白的地方,一下子发展起来令人关注。

    同时,郭国坚的事让他也很有危机感,谁知道能不能在这个位子上做完一任呢?

    要知道,对现在的干部来说,在抓经济方面有成就,有建树,那是至关重要的。

    在省内,五里坳这样不用你怎么费心,就能发展得不错的地方,自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搞不好,说不定明年就冒出来一条强龙,来占据自己的位置。

    所以,在想办法让镇里的经济顺畅的发展的同时,盛正敏锐的抓住了另一个机会,扩镇!

    这是每一个强镇在发展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事,如果从自己任期内开始,毋庸置疑,这肯定是一件会让老百姓记住,让领导们关注的大好事。

    好在镇里的工作,那真是,不用他太操心,所以他把大部分的精力,都用来促成这件事。

    这事其实也非常不简单,不会比企业扩张并购容易。

    其它的不说,各级机构对这样要求的审查和批复,就不是一般人能一级级顺畅的打通的。

    不是吐槽,目前我们的行政机构中,很多时候,一件事批,或者是不批,其标准,真不是这事应不应该那么做。

    好在他有一个副省长的叔叔,还是常务副省长。

    当然,不是上面批准了,这事就万事大吉,旁边的那两个镇,生生被他咬下一大块肉来,谁乐意?我原来管着10万人,结果一口给我吞掉2万,凭什么?

    上级很多部门不按原则办事,基层自然少不了不从大局出发的干部。

    解决的办法不是没有,说白了嘛,怎么也不好白拿人家东西,那自然要补偿,那边肯定是狮子大开口,好在盛正又身兼副县长,在这个扯皮的过程中,这个职务也给他省了不少事。

    忙完了这些和其它的那些,之后的麻烦事也同样不少,比如相关的修改各种印章、证件、招牌、地图等……,都是看似琐碎平常,但又同样不能出差错的事,而且,每一项都要用钱。

    总之,花了很多钱,找了很多关系,费了好多心,这事总算大致定了下来,知道黄承忠跟冯一平在一起,盛正第一时间向他通报了这个消息。

    …………

    “真要扩大地盘?”这下梅建中也来了兴趣,侧身大声问,“有准信了?哪些地方给我们?”

    这样的事,对五里坳来说,是一个里程碑的标志,对镇里的所有人来说,同样都是件非常值得骄傲和高兴的事。

    “想并进来的太多,但是上头也要考虑影响和平衡,我听说,从七道河往西,所有的地方都会划进来,”黄承忠略带得色的说。

    “那可了不得,”梅建中在大腿上拍了一把,“那相当于我们五里坳,一下子扩了一半,”

    “新并进来的这些地方,都靠着大路,平的地方多,山少,这点好,”冯振昌说。

    “是,我们看中的也是这一点,”

    “哈哈,”梅建中笑得很大声,估计半是耳背,半是开心,“我外孙,行!”

    他是直接透过现象看本质,知道之所以能有这样的事,说起来都是冯一平的缘故。

    没他,镇里哪里会富,或者说是这么快的富起来,这么富?

    镇里要不是短短几年就大变样,旁边的那些地方,会主动要求合并?才不会呢!

    要知道,从位置上来说,这些想合并进来的村子,相对来说,可都比五里坳更靠近县城。

    “所以啊一平,你要努力,不要地盘大了,发展反而慢了,到时那些地方又吵吵着分出去,那可不好看,”冯振昌说。

    黄承忠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从眼神就看得出来,他跟冯振昌想的是一样的。

    马上新并进来那么大一块地方,要是么有一个大项目带动,那哪能很快发展起来?

    那些吵着并进来的,都是奔着好日子来的,要是跟以前差不多,他们不闹事才怪呢!

    至于大项目,以五里坳的自身条件来说,招商引资就不用想了,还得靠冯一平。

    当然,他们也都知道,冯一平绝对是靠的上的,毕竟在扩镇这事上,他也非常赞成。

    “叔叔,爸,你们不用担心,这对一平来说,不是什么事,”黄静萍说,她可是第一个知道冯一平梦想的人。

    “是,不用担心,这事你们放心大胆的推进,发展的事,有我,”冯一平大气的说,“到时,我们就把这个和工业旅游一块做,”

    不就是新增了几万人吗,就一个项目发展起来,可能全县20多万人全部算上都还不够。

    “你这么说,我们就有底了,我马上跟盛县长回话,我估计,他怕是等急了,”

    “刚好,到了,我们在这里下车,”

    …………

    海边的摩天轮已经亮着蓝光,霎是好看,旁边的目标餐厅CrabPot,直译可以说是大锅蟹或者是大盆蟹,是一栋两层的木楼,招牌很显眼,二楼挂出来一个立体的,张牙舞爪的大螃蟹。

    西雅图这地界,是太平洋暖流接触大陆的地点,特别是适合冷水的螃蟹之类,著名的珍宝蟹,就是得名月西雅图一个叫Dungeness的小镇。

    这也是西雅图人非常骄傲的一项出产。

    话说,当年经典的爱情片《西雅图夜未眠》,其实让不少西雅图人意见挺大,为什么只让人记住了绵绵细雨、湖边小屋,还有汤姆·汉克斯和美国甜心梅格·瑞恩,俺们的螃蟹呢,怎么就没有一个镜头?

    餐厅很热闹,真的,这儿绝对比国内大多数的餐厅还要热闹,到处是乒乒乓乓的声音,老实说,螃蟹这种吃法,冯一平真是第一次见。

    就这样吃一次,哪怕是味道一般,那也挺有意思的。

    大家兴致盎然的坐下,挂着相机的冯振昌给门口那几个木偶拍照,冯一平跟大家商量着点餐,其实选择不多,套餐就那么几样,他们人多,每样来了一份。

    点好餐,壮实的女服务员才开始摆盘,首先把一张又大又厚实的白纸扑在餐桌中央——但这并不是桌布。

    之后上来的是餐具,确切的说,是砧板,每人一块小砧板,还奉送一把方头木锤。

    不管大人小孩,都分发了一个小围裙,这玩意阿曼达熟悉,她吃饭的时候,为了不弄脏衣服,一直要穿一件。

    “来对了吧,”冯振昌笑着说,很违和的把那个小围裙套在脖子上,当然,冯一平也不例外。

    很快,服务员开始上菜,先一人一个大面包,大到连冯一平这样的饭桶里的种子选手也吃不下。

    跟着上正菜,同样是不走寻常路,菜是用不锈钢脸盆装的,准确是说,是盛,因为一过来,她就一翻腕,“哗”,把盆里面的那么多海鲜直接倒在桌上的厚纸上。

    红艳艳的螃蟹,淡紫色的牡蛎,金灿灿的玉米,还有晶莹剔透的虾仁,在桌子中间堆成一堆,让人感觉,好富足。

    真是豪就一个字,爽只说一次,那些讲究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土匪,如果寨子在盛产海鲜的海边,怕也就是这般豪爽的吃法。

    一个服务生来给他们示范如何吃蟹,其实对我大天朝的人来说,哪怕是乡下的,吃饭这事,那还用人教?

    大家几乎跟他同步的拿起一根螃蟹腿,然后,抡起木槌砸下去,在那个大长腿的关节处砸两下,很轻松地就能剥出一整只饱满的蟹腿来。

    只不过,此时冯一平稍迟疑了一下,作家爱联想的那一面上身,他由此大长腿,想到了彼大长腿。

    “怎么样,比你那个总是要穿得整整齐齐的,一直放着音乐,每道菜就那么一点点,还叉子刀子一大把的西餐吃着爽快吧,”冯振昌说。

    “这味道也很好,爸你选得对,我敬你,”他举起据说是这家店自酿的啤酒说。

    …………

    而此时,在那套高管公寓里,两个人看起来喝得有点多的也在敬酒。

    “来,杰西卡,”艾米莉亚举起酒杯,“敬这该死的不能自己,”

    “不能自己,你说得对,干!”满脸通红的郑佳怡也举起酒杯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