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想以初创者的身份干一番事业?想不想我们一起开创一番大事业?”

    听了这个看起来说话挺可靠的冯一平说这样的话,德鲁克明显是有些动摇。

    这样的事,他怎么会不想呢?哪个男人不想呢?

    特别是他们这样混到高层,能力已经被证明了的男人来说,他们觉得,自己差的可能就是一个机会。

    而现在,一个看上去很不错的机会就放在眼前。

    嘉盛虽然不错,但是正如冯一平所说,它将来能走的,可走的路还很长,比如在国际化方面。

    对德鲁克这样有美国大公司高层管理的工作经验,又有海外,特别是中国工作经验的人来说,他确实有信心在这方面发挥自己的才能。

    至于他的本职工作,激励管理,那当然也不在话下。

    只是,决心自然也难下,原因有很多。

    比如,作为一个已经挺成功的中年人,他虽然还有些雄心,但已经被日子磨灭得没剩下多少。

    作为一个其实挺成功的中年人,虽然还是想着能不顾一切的再冒险一次,但是,真面对这样的的机会的时候,发现好像已经习惯了目前的安逸……。

    这也是我们大多数人的常态,我们经常说没有机会,但等到机会真的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我们往往又会迟疑,因此错过,进而懊悔,如此循环往复……。

    对德鲁克来说,最关键的,依然是冯一平说的这些,究竟能不能实现,嘉盛,是不是真有适合自己发挥的平台?

    不要自己被他这么一鼓动,二话不说,傻乎乎的真跟着他去追梦,结果很快发现那真是一场梦,而且还是一个连时间都很短的梦,自己屁股下的新椅子还没坐热呢,公司就不复存在。

    这样的事他们见得也多,不少短期内风风火火的起来的公司,又在短期内很快销声匿迹。

    “冯,到了我这个年龄,有个很现实的问题要考虑,那就是家庭,现在我们是真的很难抛开一切去海外工作,”

    “我个人就不说,儿子大学还没毕业,老婆的朋友也全在这里,我们一家不可能抛下一切跟你到中国,”

    这倒也真不是借口,这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真不是我不相信你,真不是我对你说的那样的目标不动心,”

    “这个问题,”冯一平说,“我想也不是没办法解决,”

    “首先,你或者你们一家离开美国去中国内地,并不是永久的,只能是一个过渡,当然,这个时间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有一点是明确的,我们的目标让你最后还是要回到美国,你在美国,或者欧洲,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

    冯一平说,“至于在这个期间,怎么解决你家庭的问题,虽然没有什么万全的办法,但是,至少还是有办法,比如,至少可以保证你每周回家一趟,美国一些节假日的时候,你的家人可以来中国看你,中国一些节日的时候,你又可以回去看他们,或者去其它的地方度假,”

    “这样加起来,你每年还是有很多的时间能看到家人,而且这些会面的质量也会很高,也算是能做到事业家庭齐头并进,你说呢?”冯一平问。

    德鲁克沉吟道,“这样……,”

    “这样德鲁克,我知道这不论是对你个人还是家庭来讲,都是非常关键的一件事,你肯定需要时间好好考虑,老实说,你能考虑,我就很高兴,我们不急,好吗?”

    “当然德鲁克,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在今年圣诞假期的时候,能去中国看看,能走到嘉盛里去看一看,看是不是存在我说的那种可能,”

    “谢谢你的邀请,我同样会郑重考虑这个可能,”

    …………

    冯一平这边说不急,那边的贝佐斯却有些急。

    前几天,他还为冯一平借自己的IMDB在打自己的什么小算盘,而有些不爽。

    而现在,他又希望冯一平能真正的,尽快的,跟IMDB拉上关系。

    所以,他虽然貌似很大度的同意让冯一平花时间考虑,但是和他以往的行事一样,私底下,他又忍不住做了一个小动作。

    就在冯一平先被招揽,后来又招揽别人的隔天,华盛顿最大的,最有影响力的报纸,《西雅图时报》,在经济版块的一个不是头条,但依然显眼的位置,刊登了一则短新闻。

    文中说,“昨天,贝佐斯跟中国内地的首富进行了午餐会晤,据悉,他们是就IMDB在进行洽谈,”

    “我们知道,在之前不久,冯一平曾经提出收购IMDB的意向,不知道这次的会晤,洽谈的是不是这个问题后续的发展,”

    “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清楚,他们这绝对不是一次闲话家常的午餐会晤,”

    冯一平看到这条新闻,很是无语,他自然知道这会是谁的手笔。

    他仿佛看到,贝佐斯这会在他的办公室里,暗乐不已。

    但是冯一平同时也清楚,如果自己就这事去问他,他多半不会承认。

    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算是贝佐斯给自己上了生动一课。

    为了有助于自己行事,贝佐斯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把他们会晤的事捅给了媒体。

    而自己,只因为哈斯廷斯的要求,就放弃了一条原本可以为自己带来不少优势的新闻。

    要知道在他的预判中,哈斯廷斯这家伙,多半会成为阻碍自己行事的人。

    要是贝佐斯,一定当面答应得好好的,之后该做的依然照做,而且绝不会有一点不好意思,更别提会有什么愧疚。

    怕是对他们而言,和商业有关的决策,压根就不会跟不好意思、愧疚之类的词拉上关系。

    自己这还是太年轻!

    所以在自己的办公室看到这则报道后,冯一平没有打电话去质问,质问也是无益。

    但是与此同时,另一个关注到这个消息的哈斯廷斯,却是一肚子的非常怀疑,这个不是冯一平的意思吧,那可是IMDB,亚马逊之前又来增加DVD销量的利器。

    哈斯廷斯看着当天的报纸,异常烦躁,这个冯一平,看来真不是在吓自己,他是真的会这么做,而且关键是能这么做好。

    看来他之前说的那些话,都能有魄力、能有能力把它变为现实。

    哈斯廷斯觉得压力真的很大,而他又压根找不到人来倾诉,那份郁闷,真的是不可言状。

    “扣扣,”刚好办公室的们被敲开,公司的几个首席和贝佐斯的联合创始人马克·蓝道夫鱼贯而入,“哈斯廷斯,这是我们关于如何提振公司业务的一份报告。”

    哈斯廷斯看了一下,方案还真有几条,但都是老生常谈的话,多拜访客户、降价、增加公司的产品阵容……。

    唯一的一条新建议,其实也不新,自从自己说服董事会在NEXDOOR和麦当劳的Redbox合作中插一脚之后,这个看法也被经常提到,那就是:寻找合适的先下伙伴,唉!

    “非常好,真的非常好,”哈斯廷斯抚着那份建议说,“按这么做,公司一定会大有起色,”

    听到他这么说,大家脸色其实都挺难看,他们熟知哈斯廷斯说话的一些习惯,知道他在这句话后跟着的,多半就不会是什么好话。

    “不如你们听听我的建议?等你们真的想到了什么能帮公司赚钱的好主意时再来告诉我好不好?这都是什么垃圾?”

    其它的高管们低着头不好说话,他的联合创始人马克·蓝道夫听了这话,脸色马上变得相当不好看,近来,哈斯廷斯是真的越来越不顾忌他的感受。

    不过,马克·蓝道夫很快也低下了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