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慢慢临近年底,很多工作都拖无再拖,纷纷加快了速度。

    不管是在机关单位还是私人企业,都有绩效考核这样的手段,紧跟着,都有年度工作总结、先进评选、年终奖这样的能决定你这个年过得是否丰足、踏实、祥和这样的一系列事情。

    新年的一月中旬就是春节,也就意味着一月上旬就必须放假,因此在南方的很多工厂,上半年因为非典开工不足,现在都纷纷加快了生产进度。

    很多工厂,很多工业园区,特别是到了晚上,到了深夜,依然灯火通明,一片繁忙热闹的景象,有些不知白昼的意思。

    这里也有赶工,尽量完成今年各项订单的交货,或者是尽量在农历春节放假前,多少备下一些库存,以应对年后各行业都将迎来的一个销售高峰做准备。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冯一平在秋交会时曾经提到过的那件事,缺电,已经非常明朗化。

    此时在发展相对滞后的内地,特别是在内地那些发展有些脱节的山村,电这个东西,主要是用来照明,看看电视,但是在生活水平越高的地方,比如说城市,生活的各个方面,那就越是离不开电,经济越是发达的地方,对电的依耐性越是强。

    不仅是居民家里的小日子,整个城市公共秩序的运转,那是时时刻刻都离不开电,小时候在课本上学过的那篇“电的好处说不完,没有电,怎么办的”文章里所提到的问题,已经越来越现实。

    而随着天气越来越冷,这个问题就越是严重。

    特别是在没有统一供暖的南方,家家户户或者用空调,或者烧取暖器,或者用电热毯……,或者这些手段全都用上。

    所以,和盛夏时一样,居民的用电总量越来越高,而这些年建设速度明显赶不上经济增长速度的电网,发电量那是恒定的。

    不仅如此,随着进入枯水期,一些水电站的发电量大减,而因为各行各业都进入加速状态,铁路运力也随着紧张起来,难免会影响到依赖铁路进行运输的电煤。

    而且因为到了年底,各电厂,不管是水电还是火电,都有很多机组到了按计划必须要检修的时间……。

    就这样,用电需求越来越大,而供电量却相对在减少,所以电力需求的缺口,自然越来越大。

    在保证民生还是工厂需要的这个选择面前,各地地方政府,情愿不情愿的,都选择了保民生。

    我们一直强调,稳定,是压到一切的大问题,在这个问题和经济增长可能会发生冲突的时候,经济增长都被放在次要的位置上。

    在南方的很多地方,对工厂用电量的保证,已经从原来的停三保四(停三天,保证四天),调整为停四保三。

    在这个保证供应的三天,也不是全天都供电,在居民用电需求大的早晚,很多工业园区都被拉闸,从上午九十点开始,很多居民用电线路,同样被拉闸,尽量来保证那些轮到今天供电的工厂能抓紧时间开工。

    这就是所谓的错峰用电。

    在居民用电量最低的凌晨到深夜,那才是很多工厂可以全力开工的时间段。

    受这个影响,我们原来很多约定俗称的问候语已经悄悄发生了变化,被赋予了更多的时代内涵。

    比如很多地方的人见面时,问候的不是“吃了吗?”而是“你家有电吗?”

    而有些参加了秋交会,听过冯一平那场演讲的人,现在是后悔不已,当初怎么就没把冯一平的话当回事呢?

    要知道,现在的柴油发电机组,不管是国产的还是进口,那真是供不应求,不但完全没有讲价还价的余地,为了满足厂里的生产需要,他们不得不拿着钱,去那些机电公司说好话。

    …………

    在冯一平他们这个内陆的省份,这个原本因为工业不发达和地理位置的便利,是一个电力输出大省的省份,今年也不能免俗,每天的晚报上,都用了接近整版的篇幅,来报道今天需要拉闸限电的线路。

    省城,张秋玲刚把肖志杰的行李箱拉开,“啪”一声,房子里的灯全暗了下去,“今天这么早?”她嘟囔了一声。

    此时嘉盛办公楼里,灯光稍微暗了一下,然后恢复了正常,楼底的大功率好友发电机组,在断电后的最多15秒内,完成了断电的判断,进而完成了自启动自切换的过程。

    但是,这个15秒对照明设备影响不大,比如日光灯,但对电脑来说,那自然不行,这个小插曲,让很多工位里都怨声四起,“又来?”“还好,我刚点击了保存,”也有一些倒霉的家伙大叫,“我的文档,”

    “走,去找管理科,我们也要UPS电源,”

    肖志杰和王昌宁,此时在会议室里参加会议,这是一个动员会,主要对象是各公司抽调而来,即将去深圳新公司的员工,肖志杰和王昌宁也在其中。

    墙上的幻灯片稍微中断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好了,今天就到这里,请大家回去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主持会议的洪浩然关掉电脑上的PPT文档,“希望大家抵达深圳后,能马上就投入到工作中去,”

    “志杰、昌宁,你们俩留一下,”

    “洪老师,”那俩不约而同的叫。

    “叫名字叫名字,”洪浩然笑,“我还没老到那个地步吧,”

    在集团内,因为按规定不称呼职务,老师这个称呼,多半适用在那些上了年纪的员工身上。

    “你们俩现在对网络公司的工作流程,也有了详尽的了解,再接下来的提高,只能在工作的过程中才能做到,”

    “我们最好的水平估计也就这样,”那两个笑着说,“反正就别指望我们写程序,”

    “这一点你们完全不用担心,一平不也是一个程序都写不来?”洪浩然说,“虽然是在网络公司工作,你们的工作还是管理,了解这些的目的也是为了管理,”

    “要是经过这么短时间的培训,你们就真能写程序,那你让我们这些专业人士情何以堪?”

    工作越来越顺,洪浩然的性格也越来越开朗。

    “那是,”王昌宁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个厚厚的本子说,“可是浩然,了解得越多,我们心里越是没底,总担心过去后会闹出笑话来,”

    “其实闹笑话事小,我们真的担心过去后,总是给公司拖后腿,”

    他们俩这在公司声称公司接受再培训的这一段,都很辛苦,有些像当初中考或者高考前一样,每天白天至少超过10小时的连轴转,晚上回到家里,又是自主学习到凌晨。

    “要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们俩这样紧张,集团现在的一些工作,肯定能再上一个台阶,”红浩然说,“紧张是好的,但是,也不用太过紧张,你们到了新公司,并不涉足具体的产品开发,只是做好管理就行,”

    “放心,以你们现在对这一行的了解,足够了,”

    足够了吗?肖志杰和王昌宁都有些不确定。

    他们自小在农村长大,对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总是挺敬畏,总觉得一件事要做好,至少要先弄明白这事得怎么做,而现在的他们,对同程网最基础的工作,也就是网站的设计,比以往了解的要多,所以也感觉不懂的地方更多,所以,心里总觉得有些虚。

    他们对这项工作看得很重,里面既有这个主意是他们提出来,他们希望这个项目能够进展顺利的缘故,更有他们不希望投入巨资的冯一平,将来得不偿失。

    “知易行难的是对的,但是有些事,你们坐起来后,会发现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

    “浩然,洪老师,晚上能不能赏脸一起吃饭?”肖志杰问。

    “对,这段时间总是麻烦你,以后肯定更少不了要麻烦你,”王昌宁也说,“就当我们提前感谢你!”(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