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深圳,熊玉良也在主持会议,“这几天要交货的外贸订单能不能保证正常交货?”

    “我们一定完成公司的要求,不会影响到外贸订单的交付日期,”生产部的人说,“但是,内销的供应肯定会受到影响,而且,就按最理想的情况看,今年年底,应该备不下任何库存,”

    虽然根据冯一平的预计,集团统一安排,在电荒还没有明朗化,发电机组的供应还没有紧张之前,就按正常价格订购了一批进口和国产的柴油发电机组,现在陆陆续续家伙,家具厂自备的发电机组,最高联机功率接近1000KW,但是,对一家工厂来说,这真的不多。

    厂里的一些大型设备的驱动,依然只能靠电网的供电,生产免不了会受到影响。

    柴油发电机组自然可以买更多,但是,那牵涉到一个划算与否的问题。

    性能稳定的大型进口柴油发电机组,那售价可是相当高昂,以后又没有这么大规模的电荒,高价买进来,只能用这么一两年,之后就只能当二手货甩卖,一进一出,损失颇大。

    熊玉良看了看最近的报表,眉头皱得紧紧的,按一平的预计,年后的用电供应,依然会很紧张,如果年前备不下任何库存,那可不行。

    虽然冯一平交代下来的那份报告,他还没有最终定稿,但是,家具厂坚持两只脚走路,内销外销一定要同时发展齐头并进的大方向是早就确定的,虽然外销订单的延误成本太高,但是内销也不好受到太大影响。

    他们都非常清楚一点,在大多数家具厂的供应同样都紧张的情况下,嘉盛如果能保持充足的供应,这对他们在国内打响名号,不无好处。

    可以说,比公司好多销售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推销效果更好。

    欧伯阳提议,“熊总,要不现在就做大家的工作,今年春节不放假?”

    “这个可以考虑,”熊玉良点了点头,要是不得已,怕真是得这么干。

    他吩咐临时负责油料采购的采购部,“一定要跟加油站搞好关系,”

    已经明朗化的电荒带来了很多后续的影响,比如那些煤老板,可能从日进斗金,变成了日进几斗金,同时,电荒也带来了油荒,主要是柴油。

    在好多加油站,那些跑长途的大货车排出几里路的队来,有时甚至等几天都等不到油。

    这不是油供应少了,主要是现在自备柴油发电机组的工厂太多,比如家具厂,单每天的柴油消耗,都至少都在3吨以上,这么多工厂的消耗加起来,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还有一个耗油大户是电厂,不但是占了深圳本地发电量四分之一的燃油电厂现在每天需要消耗大量柴油,其它的火电厂,在点火时同样也需要用到……。

    总之,现在的一些加油站老板,那真是高兴又纠结,高兴的是,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他们居然也能收礼了——不少人为了能保证买到柴油,给他们送礼。

    痛苦的是,供应的配额有限,他们朝石油公司送礼也多拉不来多少货。

    …………

    “主要是一些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流程,这是重点,”冯一平正在硬币之星见公关部的负责人乔治和新闻发言人玛茜,郑佳怡也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

    临走之前,总得关心一下郑佳怡的工作。

    “稍等,我接个电话,”他站了起来,那边的乔治和玛茜也跟着站了起来,郑佳怡一看,得,那我也不能坐着呀。

    冯一平看了有些好笑,这是郑佳怡第一次对自己这么恭敬。

    “熊总,我看了报表,外贸的单子都没有延误,你们辛苦了,”家具厂,目前是国内所有的公司中创汇的大户,地位稍稍有点不一样,现在很多时候,他不缺人民币,但是缺美元。

    “外贸单子的交货,我们一定尽量保证,”熊玉良说,“政府对我们也很关心,主动上门问我们有哪些困难,”

    这自然是冯一平首富身份带来的好处,成为首富之后,冯一平并没有多大改变,没有到处跟各路领导见面,但是,即使不见,地方政府对他名下的企业,多少会青眼有加几分。

    比如类似这样的登门关心,虽然可能还是解决不了一些实际的问题,比如保证家具厂的供电,但是,这个态度还是能带来很多额外的,无形的好处。

    “这些关系你们自己维护就好,”冯一平说,“家具卖场的计划,做得如何?”

    “大家正在完善第三稿,元旦前,一定保证定稿,”

    “那就好,有什么事需要我解决的吗?”冯一平听得出他话里好像有些未尽之意。

    “主要是春节放假的事,”熊玉良还是决定跟他提一句,当初让深圳工厂每年提前放假,是冯一平亲自做出的决定,所以,虽然已经请示过金翎,他还是决定问问冯一平的意见。

    “可以,不过,要以大家的自觉为主,一定不要强制规定,”冯一平当初最讨厌的,就是公司出于自己的目的考虑,有时连春节也强制性的不放假。

    “同意留下来加班的,除了加班工资另付,明年给他们相应的安排假期,”

    作为一个私企老板,他始终说不出什么让员工奉献之类的话来。

    “好的,我记住了,”老板是一个非常替员工着想的老板,这一点,让熊玉良自己也挺受用,因为在老板眼里,他也是一个员工。

    “那就这样,”冯一平对依然候在办公室的三个人说,“杰西卡就交给你们了,就一个要求,她回到国内之后,要能胜任集团新闻发言人的职务,没问题吧,”

    “冯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完成这个目标,”乔治说。

    “从这几天的表现看,杰西卡非常聪颖,又非常积极主动,我敢说,她将来一定会比我称职,”玛茜说。

    不愧是发言人,这话说的,比乔治说的还要有水平。

    “拜托了,谢谢!”冯一平跟二人握手道别,“佳怡,我们明天就启程去温哥华,你一个人在这边,一定要注意安全,万事小心,”

    “看你这样子,搞的咧,跟我爸妈一样,你还比我小好不好?”郑佳怡笑着说,“只要我晚上不乱跑,休息天不到处乱窜,哪会有什么事?”

    “你一定要记住一点,比起你个人的安全,工作什么的都不值一提,”

    “知道了老板,那我明天就不送你们,你代我向他们问声好,”

    “不用,晚上一起吃饭,你自己跟他们说,”

    …………

    “明天就要走,有结果了吗?”听冯一平跟他告别,贝佐斯问。

    “这几天很忙,还没时间好好想想,等再回到硅谷之后,我一定尽快给你答复,”

    如果单纯的就只谈投资IMDB,那其实很简单,从回报看,不值得投资,但是考虑到由此带来的一系列益处,比如,主要是跟亚马逊和贝佐斯的关系,那自然不用考虑,非常值得投资。

    这个益处,目前已经有所表现,冯一平相信,看到贝佐斯故意放出的那则消息后,哈斯廷斯估计又会亚历山大。

    这也算是贝佐斯在不知情的时候,就给自己助攻了一般。

    但是,如果再考虑到之后的一系列布局,那这个问题,可能又会是另外的答案……,总之,他这话不是托辞,真得好好想想。

    “好吧,我等你答复,”贝佐斯说完就挂了电话。

    冯一平知道他应该有些恼火,那可是贝佐斯,主动邀请你投资,你居然还犹豫?

    但是,我可是冯一平,也不能因为你有意让我投资,我就得麻利的马上投资不是?

    这些大佬们可真不好伺候,为什么就不能学学我呢?冯一平摇摇头,拨通了德鲁克的电话,“你好德鲁克,我想感谢贵公司的诚意,”

    硬币之星和星巴克的正式协议已经达成,基准折扣是96折,之后还有一系列的返点条件,最高的折扣,都不止92折,当然,那个目标绝对不容易做到就是。

    “谈不上感谢,这其实是互惠互利的合作,”德鲁克小声说,“你的提议,我还在考虑,”

    “你别误会,我今天打给你不是催促,我是想跟你说,明天我要去温哥华,这事不急,你想清楚了再说,”

    冯一平非常宽容的说,其实他同样是想问结果的。

    好吧,这可真是现世报来得快,自己在贝佐斯面前犹犹豫豫的,马上德鲁克就在自己面前犹犹豫豫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