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也带着吧,”张秋玲端着一个布袋子走进来,“都洗好了的,那边冬天总会有些冷,”

    肖志杰打开一看,里面是两套秋衣。

    “好的,”他接过去塞进行李箱里。

    “还有这个,”张秋玲又拿着一样东西进来,“我妈捎过来的,学校发的,家里那边最好的云雾茶,”

    “好,你妈送来的,我一定要带,”肖志杰再把这包茶叶,费力又小心的塞进行李箱。

    “还有这个,”张秋玲又拿着一个塑料袋走进来,“那边靠海,太阳又大,别不好意思,洗脸要记得用洗面奶,”

    肖志杰看着其实本来早就整理好了的行李箱,这样小东西,还真是找不到地方塞。

    “秋玲,等等,”他叫住又要出门,看样子是想再给自己添点行李的张秋玲,“够了,还有缺的到那边买就行,”

    “家里都有,为什么还要花那个冤枉钱,”张秋玲说。

    “既然这样,你等等,”肖志杰赶上去,一个打横,把张秋玲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哪还有时间?”张秋玲捶着肖志杰。

    “你想什么呢?我可没想你想的那个,昨晚和今早,我们不是都做过了吗?”

    张秋玲知道自己会错了意,有些羞恼,“那快放我下来,”

    “马上就好,到了,”肖志杰把她放在看上去很难关起来的行李箱上,“你要是再这样,我只能把你一起打包带走,”

    “和上次也没什么不一样,”肖志杰摸了摸她发红的眼圈,“当然,和上次其实也不一样,上一次,我们什么都没把握,只能先自己过去闯,这一次,我们应该会在深圳那边扎根,”

    听他这么所,张秋玲的眼圈更红了。

    他们俩上次过去,其实还没有决定常呆在那边,这一次,肯定是准备常驻。

    “不过,你放心好了,这一次我们就不是去闯荡,是扎扎实实的在那边准备干一番事业,而且有一平在后面支持,想不干好都难,农历年前,我们的网站就一定会有起色,”

    “你没看到,我们这次出去,连爸妈他们都懒得回来送吗,他们都知道这一去,肯定是好事,”

    这也是他跟王昌宁有时觉得有些郁闷的地方。

    虽然自己肯定是爸妈的亲儿子,爸妈自然是全身心的为自己着想,可是有时候,他们真的更相信一平。

    “所以我也想好了,春节回家的时候,正式去你家里跟你爸谈这事,只要你爸妈同意,我们马上就结婚,好不好?”

    肖志杰这货,自然最是了解张秋玲的心思。

    “切,谁说要嫁给你?”张秋玲擦了一把眼睛,有些破涕为笑的意思,可是跟着就有些发愁。

    “你知道我爸的脾性,我现在在这儿工作的很好,也有前途,上次的事,学校也出了很多力,他现在一提起九中就赞不绝口,他怎么能接受我把这里的工作丢下?”

    这确实是个最大的问题。

    就像军人家庭长大的孩子,家长多半希望他们也能去参军一样,张校长这样的人,自然也希望女儿能在自己的荫护下,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教师。

    前一次同意张秋玲从镇里调到省城,已经很不容易,现在,要说服他接受张秋玲再一次丢下已经有些起色的工作,到一个更远的地方重新开始,张秋玲自己都觉得挺悬的。

    “你放心好了,一平和集团现在的影响力比以前更大,公司在那边也很有影响力,一平都安排好了,你只要去那边,至少在市重点学校任教,当然,一过去就给你安排什么领导职位,肯定很难,”

    “不过你放心,只要你的业务水平再提高,那些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说一千大一万,你觉得我爸他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吗?”张秋玲现在自是不怀疑,只要冯一平亲自过问,自己哪怕是调到首都呢,那工作也不会差,关键是,自己老爸的那个倔脾气。

    “嘿嘿,我早就有了万全的想法,”肖志杰摸着张秋林脖子上那隐隐欲现的那几道疤痕,“我们做不通你爸的工作,有一个人一定可以,”

    “你是说拉着一平去我家里?”张秋玲眼前一亮。

    她非常清楚冯一平在自己老爸心目中的份量,只要他亲自开口,那绝不会有成不了的事。

    “什么叫拉?自然是他自发自愿的跟着我们一起去,”肖志杰说,“怎么样?这下总放心了吧,”

    “嗯,”张秋玲点点头。

    “所以宝贝,再坚持几个月就好,我向你保证,这绝对是我们最后一次分开,农历年后,我们就能高高兴兴,开开心心,顺顺利利的在我们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张秋玲也由衷的笑了,“我要能看到海的房子,”

    “得令,到了深圳,我马上去看房子,一定要能看到海的房子,那就是我们的婚房,”

    电话响了起来,“玉萱姐的,走吧,我们一起去机场,先说啊,到时你别哭啊,”

    …………

    王昌宁家,也是类似的情形,只不过,他们家却不像肖志杰家那么逗。

    行李箱早就整理好的,肯本用不着再打开,于莲帮刚洗过澡的王昌宁吹头发,“先把房子定下来,我再尽量直接调到家附近的便利店,免得总是麻烦公司,”

    “我知道了,一过去就马上办这个事,”王昌宁说。

    当初一个人在深圳的时候无所谓,现在回到省城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被于莲照顾的日子,他也是真的不想再孤家寡人一个的在外面晃悠。

    “我家里说了,买房我们可能出不上力,将来装修,由我们家包了,”于莲说。

    他们俩比肖志杰张秋玲顺利,感情这么好,不管是肖志杰个人还是他家,条件又都不错,于莲她家,早就没什么意见,只一条,也觉得他们一直这样下去不是个事,也都到了年龄,隐隐晦晦的说过几回。

    刚好趁这次的机会,他们想把婚事给定下来。

    “别,你跟你爸妈说,心意我们领了,家里要是宽裕,都给你弟留着,”王昌宁说。

    “这样不好,”于莲摇头。

    这事她和张秋玲商量过,黄静萍还参与了意见,不管肖志杰还是王昌宁家里缺不缺钱,这该女方出的,她们一定要出。

    这日子,说是自己的,但有时候也是别人的,她们不想让人说闲话。

    还有,这样做了以后,将来跟公婆相处时,也更容易。

    王昌宁想了一下,“那也行,装修就由你家负责,我们简装就好,反正最后一定会带你住别墅,现在的房子,肯定只是过渡,”

    “再有,等过几年你弟上大学的时候,费用不用你爸妈操心,我们都包了,”

    “好啊王老板,”王昌宁这个安排挺好,于莲也不跟他矫情。

    电话响了起来,王昌宁一看,居然是梅义良的,“表叔,你已经在楼下?怎么好让你来接?好的,我们马上下来,”

    …………

    省城机场,梅义良小声嘱咐肖志杰和王昌宁,“都说响鼓不用重锤,我今天还是要罗嗦几句,这个项目,是你们提出来的,也确实是个好项目,所以到了那边,就一定要好好干,干出些名堂出来,”

    “还有一句话我跟你们说在前头,”梅义良严肃了点,“因为你们跟一平的关系,还有一平一直以来的想法,我特意跟那边交代过,对你们俩一定要严要求,一般员工60分及格,你们俩,至少要90分,”

    “没问题表叔,”

    “应该的表叔,”那俩纷纷说。

    “知道就好,”梅义良点点头,“还有一句话,最重要的一句话,也是最重要,最优先的一件事,”他一字一顿的说,“一定要注意安全!记住了?”

    这两要是再出事,他可真不好交代。

    冯玉萱跟着两个女孩子走过来,“照顾好自己,多打电话,”

    …………

    另一处,郑博赡也在给方厅长打包行李,“到了下面,记住少喝酒,”

    方厅长还在戴着眼镜看文件,“罗嗦!”(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