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博赡同志绝对是比后来的黄小厨水平还要高的家庭妇男,方厅长到家不过二十多分钟,她这次下乡所带的一切,就整理得紧紧有条。

    “记住这个,”他指着边上的一个药箱说,“药都在这,怎么吃,什么时候吃,瓶子上都有标签,”

    在领导岗位上这么多年,也算上了年纪,方厅长的身体,也难免有些毛病,比如肠胃啦,血压啦……,这些病放在普通的人家,那自然是不值一提,都不算啥,但是,对她来说,那自然是不能大意。

    每次出差要带的药,比那些条件不错的家庭常备药箱里的药还要多。

    嗯,在有些场合,这个药箱说起来,也跟勋章类似,“看,为了工作,我都积劳成疾,”或者是“长期带病坚持工作,”“轻伤不下火线,”之类的。

    方厅长看着丈夫,眼光有些异样,和张秋玲一样,郑博赡同志也想多了,老伴这是要夸我呢还是要抱我呢?

    都老夫老妻了,不用这么外道。

    方厅长抬起手,郑博赡同志没有迎来拥抱,老伴手里拿着一份报纸。

    她一开口,也不是家庭好妇男郑博赡同志期待的夸奖的话,“这有些人,就是闲得没事,”方厅长说,“小平同志早就说了,不争论,你看看这些人,”

    她抖了抖报纸,“这几年形势这么好,他们好端端的又搞什么新争论,我看啊,这些家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哗众取众,搏一搏名望,归根结底,为的还是钱,”

    在社科系统工作的郑博赡,怎么会不清楚这事,“你放心吧,现在不比以前,他们掀不起什么大浪,”

    “什么叫现在不比以前?”方厅长摇摇头,“老郑,你脑袋里就是缺根弦,”

    方厅长深知,在国内的政治语境中,很多在报纸上公开讨论的问题,后来都会直接影响到现实生活中,多少运动,不都是由报纸上的讨论引起的?

    诚然,现在是不存在搞什么运动的土壤和气候,但是类似的讨论,肯定会引发相关单位的关注。

    走到门口,方厅长还有些不放心,”你要不给一平或者女儿打个电话,这些事,让他不要掺和,”

    “一平肯定知道怎么处理,”郑博赡说。

    “打一个吧,他知道是他知道,我们提醒是我们提醒,”方厅长说。

    在这之前,他们是冯一平需要迎合的对象,但是现在已经翻了个个,冯一平,已经是他们需要迎合的一个人。

    “那行,我给他们都打一个,”郑博赡把行李箱交给司机,“那边条件应该不太好,也就两个晚上,一定要坚持一下,”

    方厅长点点头没说话,这也要你说?

    她这次,是去自己挂点扶贫的那个村,为这一年的工作做个总结,也是落实冯一平给她出主意中的一个。

    最后,为了省事,她扶贫的那个村,并没有引进什么新项目,还是由嘉盛专项招工一次,村里的每户人家,至少有一个人被嘉盛录取,劳动力富余的特困户,还不止一个。

    成为嘉盛的员工,那待遇可不是他们自己到外面打工的待遇能比的,就这一个举措,今年就能让那个村子整体脱贫,只要他们踏实肯干,一两年后,整体富起来也不是难事。

    可想而知,方厅长今年在扶贫上的成果,绝对是厅级干部里的最好的一个。

    而且他们还打定了主意,不但不会就此放手,还会主动跟上级申请扩大扶贫范围,相信她这样的做法,一定会给她大大加分。

    所以这一次去,方厅长一点都不担心接待的问题,就以她的级别,以她这次去的目的和今年的成绩,当地的乡政府说不定会特意高标准装修一套房子来接待她,条件怎么可能会差呢?

    当然,从来没有当过主官,级别也不高的的郑博赡肯定想不到这些就是。

    “别忘了打电话,”都上车了方厅长还叮嘱了一句。

    不是她有多关心冯一平,关键是,他们现在和以后,很多事都得靠着冯一平。

    “知道了,你好好出差,”

    …………

    美食从来都是旅行不可错过的主题,就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每座城市也一样,旁晚的时候,冯一平他们正在温哥华的一家餐厅里,就着冰酒,吃着本地特色的西班牙海鲜饭,看到是郑博赡的来电,他也没有避开大家,直接就接了起来,“你好郑叔叔,”

    “你好啊一平,还在加拿大?你爸妈他们适应吗?……,佳怡说你的安排非常妥当细致,谢谢了啊,”郑博赡寒暄了几句,把话引入了正题,“国内报纸上最近的那些争论,你知道吗?”

    “我知道,叔叔你有什么看法?”

    这个冯一平自然知道,公司和金翎给他发的邮件里,都有提到这事。

    …………

    其实,今年国内的报纸上一直很热闹。

    和冯一平的观点相反,原本很多学者们料想,非典可能将2003年的经济打入冰点,但仅仅过了一个季度,经济增速就恢复了,到现在,第四季度虽然还没结束,但怎么看,本季度的增速肯定会接近10%。

    这可大大出乎很多人的想象。

    于是,一些人迅速从一个担忧过渡到另一个担忧,经济过热了吗?这个词汇久违了——上一次经济学家们预警经济过热,还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前的几年。

    争论从下半年就开始了,各个部委态度不大一样,地方政府更是心思各异。

    东部地区的官员说,不是中央要我们发展得更快一些吗,怎么就过热了?西部地区的官员也觉得委屈,本来发展就慢,不快一点怎么追得上东部呢?

    随着天气转冷,电荒已经明朗化,煤电油运,这根弦绷得越来越紧了。

    民间有很多人发声,国家的电力建设,这些年一直没有因应经济增长的步伐,严重滞后。

    但有些单位不这么看,发改%委的官员警告:这是因为我们发展经济对能源的消耗现在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

    从半年前开始,他就不断警告要遏制投资过快增长,然而现在,投资好像一匹脱缰的快马,根本就拽不住。

    这话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的,虽然发生了非典,但是这一年在经济界,其它的大事也在发生。

    就在这一年,一批民营企业家开始大规模进军钢铁、有色、电力、煤炭等能源重化工汽车领域,他们中间有刘永行的铝业、张志祥的钢铁、王传福的汽车等,很多人相信,民企的重型化的努力遇上地方政府大干快上的冲动,由此催热了中国经济。

    也有很多人忧心,在国企大改制的大背景下,民营企业大举进入这些原本由国企把控的领域,而且很多是通过对一些国企的购并进行,存在侵吞国有资产的嫌疑。

    不仅是收购国企,在冯一平以近五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硬币之星的同时,国内其他的企业也没闲着。

    著名的家电企业TCL,在11月4日,和法国汤姆逊公司正式签订协议,重组双方的彩电和DVD业务,组建全球最大的彩电供应商——TCL汤姆逊电子公司,即TTE公司。

    在这个合资公司中,TCL与法国汤姆逊共同出资4.7亿欧元,其中汤姆逊出资1.551亿欧元持有33%的股份,TCL出资3.149亿欧元占67%的股份,这是我国企业第一次兼并世界500强企业。

    而另一则消息也已经传扬开来,国内知名民企联想,正在洽购世界知名的IBM电脑业务,如果成功,那金额至少在10亿美元以上,那将是创纪录的。

    这应该说是让很多人感到骄傲的事情,但是,同样的事,也可以做另外的解读,老百姓还有一个印象,那就是,“民企,真是的豪富起来了!”

    他们怎么就有那么多钱呢?——当然,这并不是针对冯一平。

    恰好,今年有那么多的“首富”各种出问题,前不久上海的周正毅又出事,而且涉案金额出乎广大老百姓的想象,于是,一批以海外归国经济学专家们,在经济学界泛起一股颇为时髦的“民企原罪论”。

    本来他们说说也没什么,一些耍笔杆子的嘛,哪怕是经济学家呢,又不是发表专门的专著,他们有时候的言论,就跟一些奉行“标题党”的记者没区别。

    他们喜欢闹腾,那就让他们闹腾,没人捧场,没人参与,他们很快就会自己消停下来。

    但是,此时的国内,确实已经很有一批“先富起来的人”,恰恰他们在富裕的过程中,真的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他们就见不得这样的言论。

    而且,众所周知,最早下海的那一批人里,可是有不少公职人员,他们里面有一些本来就从事理论研究的,理论水平本来就不低,当发现这个被一些从国外回来,喝了洋墨水,了解了一些基督教,并且从基督教教义里借用一个名词而成的所谓“民营企业原罪,”忍不住一时技痒。

    这时的他们,虽然不像冯一平有自己的杂志,但是,也有很多渠道发表自己的看法。

    那些理论水平不高的,虽然不能亲自上阵,那也没关系,只要肯花钱,专家有的是。

    于是,一来二去的,报纸上就出现了两派,一派说,民企有原罪,另一派说,这个舶来的词,本来就是个伪命题。

    两方争来吵去,原本当吃瓜群众的群众,也一下子关注起这个问题来,群众一关注,其它的媒体自然会纷纷跟进。

    结果,大面纷纷倾向于有原罪的那边。

    简单,仇富这事,很容易煽动。

    然后,一些自以为理论水平很高的企业家一看,觉得这可不行,再这样发展下去,保不齐自己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产,哪一天就不保了。

    于是,他们自认为聪明的想到了一个点子,******召开在即,那我们就推动立法。

    宪法第十二条说,“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他们就想着,那就在修改宪法前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最好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写入宪法,以求和公有财产平等。

    如果真能这样,那岂不是万事大吉?

    ?这个,只能说他们理论水平确实高,但是在大局上,真的差了点。

    因为全世界各国,就没有一个国家宪法里面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个条款。

    “神圣”二字是不能写的,因为写“神圣”二字意味着不许追查来源,意思就是你别管我钱怎么来的,反正偷、骗、抢来的钱,修改宪法后就不能再追查。

    这个做法,反倒真的又让很多吃瓜群众觉得,这是他们心虚的一种表现,他们是真有原罪。

    就在这时,又来了一批神助攻的队友,和最开始提出原罪论的那些经济学家一样,从国外回来的一批自由经济学家建议说,中国暴富阶层有“原罪”,但是为了不影响经济发展,他们要求国家在人大开会的时候,仿效历史上“大赦天下”,正式予以赦免……。

    总之,如果安安静静的看着最开始的那几个经济学家上蹿下跳,也就热闹一阵而已,没多少群众关心这些问题。

    但是现在,这事是真被炒热了。

    而糟心的是,一定程度上,冯一平和他的嘉盛,就是民企里的代表,有意无意的就被顶在前面。

    …………

    “郑叔叔,谢谢你的关心,这事,我已经准备好要发表一些看法,”

    “啊?”郑博赡有些急,“一平,听我一句,这些事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