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也不想在这样的事上出头,如果没记错,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推进产权保护法治化这事,得等到十多年后才第一次通过中央************领导小组的审议,以“意见”的形式明确下来。

    彼时,很多媒体都以“中央一锤定音,决定大赦民企历史原罪,为下一步经济改革注入新动力,”这样的角度来解读。

    这时候再怎么说,估计也是做无用功。

    但是,作为一个过来人,作为一个也了解这些争论的人,他希望能发表自己的一些看法,不是辩白,也不是代表谁,纯粹是出于公心。

    说真的,要是真有人针对他或者是嘉盛,那他还真要看看有没有必要回应,但这样已经大而化之,行将影响到民企经营,实际上是会影响到包括国企经营的讨论,他觉得自己有些义不容辞。

    毕竟他头上还有一顶被国际社会认可的专家的帽子。

    他明白,自己的话,正本清源是做不到的,但多少应该可以把这场已经有些偏向的争论,往正确的方向扳一扳。

    劝了几句,郑博赡看出来冯一平态度很坚决,知道这事怕是已经无法更改的,“一平,我知道你肯定有会有分寸,但我还是罗嗦一句,你要真想发表你的一些看法,那也可以,只是,一定要注意分寸,好不好?不要把矛头引向你身上,”

    “谢谢你郑叔叔,我记住了,”

    这应该是郑博赡真心实意的关心。

    …………

    打扮得很用心的李志雄大记者,拉着一个行李箱,甩了一下脖子上系着的围巾,昂首阔步的走进首都机场。

    要说这真算是意外之喜,临近年关,居然能捞到一次出国的机会,美中不足的是,稍早了点,要是能再迟些日子,刚好赶上圣诞打折季,那真是再好不过。

    “哟,老几位都在呢,”他早早的过了安检,却没想到,在候机区,看到了好几位熟悉的面孔。

    “李大名记也来咯,”一个也难得的穿着西装的仁兄特意在“名记”上加重了语气,一群无良的家伙自是瞬间秒懂,“哈哈”的笑起来。

    大家现在好像都很放松,都挺高兴。

    “对啊,我们李大名记跟冯首富可是很有交情,这样的事肯定少不了他,”一位打扮得很干练,颇有几分风韵的女记者说。

    她同样把“名记”说得别有意味。

    这些女记者,到处采访,说起话来,可真是荤冷不忌。

    “我们的姚名记,这是要出国接客?”李志雄可也不是啥善茬,一边从包里朝外掏电脑,一边回击道。

    “哈哈,”那帮男人马上笑起来。

    “你才是名妓,你们一家都是名妓,”姚记者也不恼,指着周围的那些同行说,“这么多老爷们,欺负我一个弱质女流,好意思吗你们?”

    熟知她为人的男记者们继续笑,“你还真跟弱质女流扯不上关系,”

    不过,闹归闹,看离登机还有些时间,大家和李志雄一样,纷纷拿出电脑做起功课来。

    这可是冯一平破天荒的第一次主动邀请记者去采访,他们背后,不管是网站还是报纸,都非常重视。

    …………

    从首都先到温哥华,再转机到多伦多,加起来,前后近20个小时的时间,等赶到多伦多金融区旁边的四季酒店时,连实在都能顶半边天的姚记者都有些无精打采。

    不过,也就刚梳洗完毕,就有一个让李志雄他们眼睛一亮的金发美妞来敲门,“冯先生在会议室等你们,”

    这么急?拢共9位记者连眯一会的时间都没有,跟着这位露丝来到酒店小会议室。

    门一开,冯一平居然就笑盈盈的站在会议桌前,“诸位远道而来,辛苦了,快请坐,”

    冯一平热情的一一跟他们握手。

    记者们有些受宠若惊,不是冯一平跟他们握手,而是会议室这会其实更像是一家茶餐厅,会议桌上,满是各种美食,这才是让大家惊讶的。

    “请坐,一来大家远道而来太辛苦,我们也就入乡随俗了一回,来次下午茶,”冯一平率先坐下,“谢谢你露丝,”

    金发美女点点头,笑着走到门外,还轻轻关上门。

    “大家别客气,”冯一平拿起一个浆果枫糖煎饼,“味道还不错,大家随便尝尝,”

    “我呢,也是第一次同时接受这么多媒体朋友的访问,我想,这个下午茶的氛围,可能会让各位对我手下留情,”冯一平笑着说。

    “冯总你太客气,”姚记者拿起一块松饼,顺道掏出录音笔,“对最近网上的争论,不知道冯总你是什么看法?”

    她这就工作上了。

    “这次专程请大家来,也是要跟大家说说关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

    剩下的几位老记连忙都把录音笔摆在他面前。

    “大家都知道,原罪的提法来自西方的基督教,但认为凡是民营企业家,都应当有原罪,”冯一平摇头,“我实在不能苟同,”

    “冯总你认为讨论这个问题没有必要?”李志雄插了一句,“有件事不知道您清不清楚,联想集团的当家人柳先生就坦言,联想在创业初期就有很多不光彩的事情,坦言自己的企业有原罪,”

    其它的几位记者顿时聚精会神的看着冯一平,说起来,那位柳先生在国内商界的影响力其实比冯一平还大。

    这样的大佬在这样的时候说这样的话,冯一平也真不知道该如何评论,“柳先生,他们是国内的第一代创业者,我想在那个时候,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不管是政策、制度,还是一些企业的行为,可能都不规范,”

    “柳先生之所以这么说,我想主要是因为他光明磊落吧,可能他当时的一些行为,以现在的法律规条来看,并不是太合规,但在当时,我想应该还是在规则之内的,”

    “难道我们要用现在的法律,去审判和评论过去的行为吗?”

    冯一平干脆不给大家打断自己发言的机会,“不可否认,最近这几年,尤其是今年,国内很多民营企业的负责人,特别是上了富豪榜的那些,是有几位出了问题,”

    “这当然是让大家很痛心的事,但是也不能因此就以偏概全,认为所有的民企都有原罪,我们同时要清楚的认识到,我们的国企负责人,被有些人标榜为商业模范的外资企业负责人,同样有违法违纪的现象出现,只不过,他们没有上那个榜而已,”

    “有一组数据我不知道大家清不清楚,”冯一平灌了一大口咖啡,“从中国目前情况看,企业总数已达1000多万家,其中99%以上都是民营性质,也就是说,至少有990万家民企,出问题的,有问题的才有几个?”

    “我敢说,990多万家民营企业中的绝大多数都走在勤劳工作努力经营的致富道路上,从这一点讲,因为几个人的问题,就用原罪说、用第一桶金来源不正说,来概括中国民企的原始积累过程和结果,我觉得,这不是一所所谓专家应该说的话,真是太不严谨,”

    “至少,应当把凭勤劳、凭努力经营的人和靠权力暴发的人分开,”

    “现在很多人把他们混为一谈,这种错误导致的直接表现有两种,一是出现一个贪污犯、黑庄,就认为凡是民营企业家就是这样的,天下乌鸦一般黑。”

    “二是凡是有谁这么指责,就认为那个人有仇富心理。我个人觉得,社会中存在的更多的是仇腐心理,而不是仇富心理,应当将两者严格区分,并加以正确引导,否则,就会与市场经济的原则相对立,不利于民营经济的发展。”

    这话可就有些重了,记者们有些激动。

    “冯总,你的这些话,我们可以全部发表吗?”姚记者问。

    “完全可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