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事是做出来的

 热门推荐:
    有人说,怎么会有专家吊打富豪的情况?怎么可能?不可能嘛!

    这么想的人,只能说是图样图森破。

    在03年的社会环境里,在这个“土豪”还是一个很狠的骂人的词时,有些事情,确实是后来的人不能想象的。

    但细一想,比如从经济的角度去想一想,其实,又是那么的经济。

    几千年以降,我们的读书人就总是有一种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心态,以前的很多文人士子,现在的很多专家教授,都概莫能外。

    虽然很多时候,他们所忧心的人民,并不需要他们的这份关心,虽然很多时候,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的水平,并不足以支持他们达成他们的宏愿,但是他们就是一直这么坚持。

    赵普半部论语就可以治天下,我辈读书几十年,从国内读到国外,为国家的前途担一下忧,为老百姓解一下惑,难道还能做不到吗?

    即使做不到,嗯,那其实也无所谓,至少在这么做的同时,会有很多附带效果。

    会有哪些附带效果?历史上早就有数不清的例子。

    为民请命,总是会附带着给那些人带来名,而名和利该如何转化,从古到今,很多人玩得那叫一个溜。

    名,最好的附带后果,自然是可以让一些人被高层所赏识,由此就有了晋身之资,这事,哪怕是建国后,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次一级的,自然是可以让他被大众所熟知。

    不得不说,在不同的行业之间,信息总是不对称的,在学术系统,看一个人的水平,自然是看他的研究成果,看他的学术著作,看他在哪些含金量高的期刊上发表了论文,以及这些论文有多少引用量。

    但大众哪会讲这个,哪会关注那些?他们只会知道那些在报纸上、电视上出现的所谓专家。

    但是在这个自媒体还不发达的时候,电视、网站、报纸这些公共媒体,还是很紧俏的资源,若非是自己有关系,若非是得个什么知名的大奖,一个专家想在更多的媒体和电视台,更权威的媒体和电视台上露脸,那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以他们要创造机会,千方百计的创造机会。

    被大众熟知以后,自然有更多的电视台,更多的活动请他们去做嘉宾,从而会有更大的几率,让一些企业负责人熟知,之后就能拉到资金,找到课题,或者是直接的兼职更多的顾问。

    说白了,他们诘问、拷问一些富豪,其目的,也可以说是为了让更多的富豪能认识自己。

    而所付出的成本,不过是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子,发表一些文章而已,多划算?

    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冯一平那么能耐,会把那些针对自己的专家教授,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很多时候,比如在跟民企的企业家对阵的时候,这些裹挟民意,为自己扬名的专家,还是很占优势。

    冯一平如果没有记错,起始于今年的这场讨论,会在明年一些事发生后,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其中之一,就是国资委先是暂停,到后来干脆叫停了国企改制,特别是MBO。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和值得深思的是,彼时一位不知名专家和一位知名民企负责人的争论,更是直接把后者送进了监狱。

    之后是国家在经济方面的国退民进的方针,又有了反复,国不一定退,但是民不敢进也不能进,最后的结果,就是导致大量的国外公司和资本,抢占了很好的阵地——凭白便宜了外商。

    这些,才是冯一平说出之前那些话,并不在乎那些记者全部发表的主要原因。

    “我们还必须看到,在现有的架构下,权势者的寻租行为,有时是迫使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为求生存不得不支付巨额社会交易成本的解释变量,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承认,一定程度上,权势者的索贿和腐败是‘因’,民营企业的行贿和犯罪是‘果’,”

    “有谁愿意把大把的钱拿来送人呢,对不对?”

    “这样的因果分析如果合理,那么,为了杜绝类似事情的发生,转变政府职能,努力营造一个鼓励公平竞争、注重经济成长效率的社会,我觉得比现在在这里争论有没有原罪,该不该赦免更有现实意义,更有帮助,对不对?”

    会议室里,冯一平咖啡喝完了两杯,采访也进入了尾声。

    “辛苦各位了,我想谈的就是这些,接下来,大家如果没有其它的安排,欢迎大家到硅谷看一看,到嘉盛在美国公司看一看,”

    “说起这个,冯总,”李志雄又有问题,“对国内企业的国际化,你怎么看?”

    “这是很必然的一件事,现在是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我们也加入了WTO,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国内的市场,其实就已经是国际市场,在这个大前提下,国际化,不是一个很必然的选择吗?”

    “但是现在很多人质疑的是,从当前来说,我们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实现国际化,有钱,和收购一些公司,并不就意味着真正的国际化,”姚记者追问。

    “你说的当然是对的,但是,事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对不对?哪怕是试错呢,也有它正面的意义,这个也适合于目前国内很多人参与的这场讨论,”

    “对国际化来说,自然最好是等到万事俱备的时候再实施国际化战略,可是,有这个万事俱备的时候吗?我认为没有,我们越是等,就越是没有机会,”

    “我相信姚女士你一定没有深入采访过太多的民营企业家,所以对有些事不太了解,对我们来说,困难算什么?我们走到今天,哪一步,哪一关,不是用头撞出来的?”

    记者们显然还有话要问,露丝轻轻巧巧的把他们拦了下来,“对不起,冯总还有一个会议要开,接下来要去硅谷的,请到我这里报名,”

    “今天就走?”虽然看这样子,是要负责他们机票的意思,但是一干记者现在真的是跑不动。

    “当然是明天,”露丝笑。

    “冯总跟我们一起吗?”松了一口气的姚记者问。

    这时出国,都肩负着很多帮亲朋好友带礼品的任务,她包里就有一张单子,是必须在多伦多采购的一些东西,相信其它人同样会有类似的单子。

    “冯还有其它的工作安排,”

    …………

    在下一场采访的间隙,冯一平抽空给金翎打电话,“又要给你安排一件事,”

    “采访完了?”冯一平听到金翎那边移动椅子的声响,好像是起来活动活动身体。

    “对,刚结束,我有一个想法,你觉得,我们能不能牵头成立一个促进企业健康经营的联盟?”冯一平在酒店走廊来回踱步,“可能像我们这样没有原罪的民企确实不多,但是对那些已经成了气候的民企来说,现在他们应当也是期待规范经营的,”

    连黑涩会都想洗白,冯一平相信,现在国内已经混出来的那一拨人里的大多数——只是大多数,应该也是想着能规范经营,转安稳钱的。

    “这个,”金翎看着窗外那一栋栋拔地而起的大厦,“倒应该是有这样的必要,”

    “你在做什么,怎么,气喘?”

    “我在顺道活动身体呢,”金翎轻笑了一声,“知道我现在做什么吗?”

    “做什么?”冯一平问了一句。

    “我现在对着窗户,用右手,碰左脚的脚尖,嗯,现在换左手,碰右脚的脚尖,顺便说一句,我今天穿的是包臀裙哦,”她又轻喘了一声。

    冯一平偷偷的想了一下电话那边的场景,如果此时从她身后看过去,那风光,一定是分外旖旎……。

    表想歪,啊,窗外的黄浦江,浪奔,浪流……。

    “怎么不说话?”

    “哦,哦?我,我这还有个采访,这事你放在心上,先联系看看,”冯一平匆匆的挂了电话。

    “喂?”金翎对着话筒喊,那边只有忙音。

    “别以为我没听到你气喘的声音,切,没胆的家伙,现在不要说做,是连说都不敢说吗?”

    …………

    深圳,同程网筹备办公室,空调很给力,临近午饭时间,并没有明确定岗的王昌宁拿着一个商务通,来到一个穿着大红格子衬衫的年轻人旁边,“朱工,你负责的数据库设计,可是网站的重中之重,”他看了看商务通,“我看看,分支结构程序,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好一会没得到回音,那个比他年纪大不了几岁,中科大毕业的工程师一直皱着眉敲着键盘,但也不是完全沉浸在工作中,所以身无外物,他有些不耐烦的侧身问过道边的那一个小伙子,“那个程序框架你设计好了吗?”

    赤果果的无视了站在一旁的王昌宁。

    王昌宁也是好脾气,等他再坐定继续输入的时候,笑着说了一句,“你输入的这些,我看着有些眼晕,”

    “朱工,”他拿着商务通再问,“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没见我正忙着吗?”朱工头也不抬的说。

    这下,王昌宁多少也有些挂不住,不过,他还是笑着说,“叶总监让我统计一下进度,”

    “统计进度?”朱工有些不耐烦的对王昌宁说,“这样说吧,c语言你懂吗?java你知道是什么吗?不懂吧,既然说了你也不懂,那还问个什么问?”

    “朱正驰,”有人在他桌子上敲了敲,“那是不是就得由我来问你进行到了哪一步?”

    “叶总监,”朱正驰马上站了起来,全然没有刚才的倨傲,“对不起,我是正好有好多代码要输入,昌宁,我已经做到……,”

    “现在我不想知道,”叶总监依然声量不高,“我会尽快安排人来跟你做交接,”

    “我们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系统工程,之前我们就一再强调过,工程师队伍里,不允许出现这样恃才傲物,视团队合作为无物的人员,我们不欢迎那些把自己凌驾在团队之上的人员,”

    “好了昌宁,”叶总监拍了拍王昌宁的肩膀,“你也别在意,问下一个吧,”

    朱正驰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见叶总监转身要走,他是怎么也站不住。

    这可是冯一平名下的公司,是冯一平名下的网站,将来多半也是要上市的,他们这一批,只要坚持下去,那绝对是元老,将来期权什么的,肯定都不在话下,要是这样的机会丢了,他在今后的日子里,一定得后悔死。

    “叶总,叶总,你听我说,我真没有不配合的意思,是刚才真的写到了关键的时候,”

    跑出几步,他意识到这会如果能让王昌宁帮自己说两句,总强过自己跟叶总解释,回来拉着王昌宁的手,“对不起昌宁,刚才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没事,朱工你说得对,我确实很多都不懂,”

    听他这么一说,朱正驰是真急了,这个看来好脾气的王昌宁,看来现在是不想原谅自己。

    朱正驰看了看其它都在关注着这边的同事,咬了咬牙,就准备豁出去求王昌宁,王昌宁已经越过他,“叶总,朱工刚才也真不是故意的,是真的太忙,真的是无心的……,”

    …………

    多伦多,冯一平结束了在本地媒体前对NEXTDOOR的造势,布坎南迎上来小声说,“冯,那边安排好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