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就是国会山,”布坎南指着远处山丘上那高耸的哥特式塔楼介绍说。

    这自然不是HSD的国会山,这处国会山的最高建筑,就是在市区几乎四处都能见到的那座哥特式塔楼上,高高的飘扬着枫叶旗,这是加拿大的国会山,冯一平他们刚抵达的地方,也就是距多伦多400公里的一座城市,安大略省第二大的城市,加拿大的首都,渥太华。

    必须得说,至少在国内,和另外一个英联邦国家澳大利亚一样,加拿大的首都,同样真的是太没有知名度。

    这或许,也跟这个国家在国内新闻联播中出现的频次太低有关。

    提到加拿大,国内民众的第一个,可能也是全部的印象,就是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

    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当下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太少的缘故。

    说起来,加拿大和国内的贸易,其实很早就已经开始,至少要早于美国,早在************的时候,来自加拿大的小麦,就已经成了当时国内很多人餐桌上的救命口粮。

    只是,随着72年尼克松访华,中断了20多年的中美关系重新恢复,中美贸易也随之重新开启之后,加拿大这个和美国同在北美,国土面积也差不多的国家,在跟中国的贸易上,起个大早,结果赶了个晚集,越来越不重要,很快被挤出我国十大贸易伙伴之列。

    说起来,这也是加拿大的悲哀之处,美国就在身边,以至于在经济上摆脱不了对美国的依耐。

    “你只要露个面就好,”布坎南说,“你知道的,就算是给他们一个面子,”

    “没问题,”冯一平答应得很爽快。

    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这些政界人物都把面子看得很重,而当自己的公司规模一步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一步步增强时候,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点名希望自己能出面参与会谈。

    这也是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嘛,无所谓。

    “这位佩莱特先生,有没有,”冯一平指了指自己的脸问布坎南,“你知道的,”

    这个担忧,主要来自于他后来的一些见闻,在那会,加拿大对中国,可算不上友好,经常跟国内顶着干,无端蛮横的指责我们的人权啦,会见那个流窜在印度的老喇嘛啦,公然声援国内所谓的一些民运人士啦……。

    有些讨厌,又有些像遭到冷落、********的人想要引起注意一样。

    这真不是开玩笑,世界上主要的大国里,政府首脑在当选的第一个任期内没有访问中国的,就只有加拿大,不知道他们的意愿如何,但我们好像是真挺无所谓的。

    为了公司的发展,冯一平愿意放下身段,但是,这肯定不包括接受一些人的歧视。

    “加拿大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不存在歧视的现象,”布坎南说。

    不过,熟知这些政客本性的他马上补充道,“只要‘绿色’的支持够丰厚,其它的颜色都不是问题,”

    所谓的绿色,自然是美元的颜色,其它的颜色,自然是指冯一平的肤色。

    “那就好,”

    古今中外,政客都没有免费帮忙的先例,只不过在国内,不少伸手的官员,把要来的好处塞到了自己腰包里,在加拿大这样的议会制国家,政客们一般都是为选民讨好处。

    …………

    加拿大的象征,国会大厦,位于渥太华的国会山上,俯瞰着渥太华河,由三栋维多利亚哥德式建筑和一大片绿地广场所构成。

    在它对面的威灵顿大街上,云集着联邦政府大厦、司法大楼、最高法院、中央银行等重要建筑,所以这一带,就是加拿大的政治心脏。

    这座始建于1859年的建筑,在1916年遭遇过一场大火,仅有后面的图书馆和西北边的一翼幸存,之后迅速在原址原样重建,在1922年完工,因为年代的久远,外墙的石料细看有些发黑,可以说是有历史感,也可以说是好像维护不太得力。

    在佩莱特议员一位助手的带领下,冯一平一行人穿过广场,在广场中心为纪念加拿大建国百年而建,点燃于1967年的除夕夜,至今一直未熄的长明火台边稍稍驻足。

    这个有点意思,看起来火是在一汪水里烧着,水火交融。

    布坎南介绍说,水下是来自阿尔伯塔省的天然气。

    冯一平看了看前面那位有些严肃的议员助手,小声问布坎南,“为什么这里的屋顶是绿色?”

    这个问题他已经憋了好久的说。

    看起来还不错的建筑,而且是国家权力的象征,为什么头顶会是这样的违和的颜色?

    …………

    加拿大众议员佩莱特,是一位个子不高,目测不到一米七,身材发福,头发金黄,带着一副玳瑁眼镜,约莫50上下,脖子上肌肉松弛得很明显的男人。

    和所有的政客一样,他并没有到位于国会大厦中区的办公室门口迎接冯一平一行,而是等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打头进入的冯一平一进门,就看到这位伸着手走过来,“你一定是冯,认识你很高兴!”

    “见到你很荣幸,佩莱特主席,”

    他今天专程来拜访的佩莱特,就是加拿大众议院国家安全与国防安全常设委员会的主席。

    目前NEXTDOOR在加拿大,虽然主推社交功能,但是突出安全的一面如果能像在美国一样凸显出来,自然也会对推广加分,而要想做到这一点,最好要得到佩莱特这样人的支持,这就是冯一平今天拜会的目的。

    这次见面的机会,是布坎南代表NEXTDOOR把加拿大的总部,设在佩莱特议员位于多伦多的选区,并承诺至少增提供300个就业机会,同时赞助佩莱特议员一个正在推行的项目一笔资金换来的。

    这里必须得说一下议会制这事,世界上很多议会制的国家,都是两院体制,众议院和参议院。

    众议院的成员(众议员)都是由全国直选产生;而参议院的成员(参议员)则不一定,有的是由地方机构选举产生(如美国),有的是世袭(如英国),也有的是由总理提名(如加拿大)。

    由于加拿大众议院是直选产生,因而具有更大的代表性,是国家立法机构的主体;而参议院则是一种复核、和制衡的机构,基本不具有立法权。

    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参议院是由古罗马的元老院、和英国的贵族院演变而来,显得地位较高,所以参议院也叫“上议院”、或“贵族院”;对应地,众议院也叫“下议院”。

    在美国,参议员是由地方选举产生,宪法的修正案也赋予了参议院较大的权力,比如,总统的重要人事任命需得到参议院审批,众议院通过的法律也必须得到参议院的审批,所以,美国参议员相对于世界其它国家来说有较大的权力、也有较高的知名度。

    除了美国以外,世界其它国家的参议院,基本就是橡皮图章,尤其是加拿大。

    如果一定和国内做对比,加拿大众议院就好比人大,参议院就好比政协,所以NEXTDOOR在加拿大的重点公关对象,自然是众议院。

    “非常感谢主席您对NEXTDOOR的支持,”宾主双方落座之后,冯一平主动说,“NEXTDOR在美国,为社区的安全和谐,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相信,在和主席先生的委员会合作以后,我们一定也能为加拿大的社区安全,提供额外的帮助,”

    “在当前这个恐怖袭击成为最大的安全隐患的时代,我们也欢迎类似NEXTDOOR这样公司的加入,”佩莱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客气,但是看起来就挺敷衍,陪着冯一平说着些冠冕堂皇的套话,隐隐有一股子盛气临人的感觉。

    看来哪怕是民众直选出来的公仆,这份优越感,也都是一以贯之的。

    对这样的人,冯一平也没兴趣上赶着奉承,因此这可能是他参与的最干巴巴的一次会见。

    好在这一次会见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也就喝了一杯茶的功夫,佩莱特站起来说,“抱歉,接下来我还有个听证会,具体的,你们可以跟我的助手联系,他会帮你们引见安全局、皇家骑警、刑事情报局等部门的负责人,”

    “鲍勃,”他喊了一声,一个挺沉稳的小伙子敲门进来,“议员先生,”

    佩莱特指了指冯一平和布坎南,“接下来,你要全力协助这两位贵客处理好相关事宜,”

    “抱歉,”他又一次伸出手,“失陪了,”

    “谢谢你主席先生,”冯一平跟他握手,却没有看他,而是转头跟布坎南说,“通知机组准备起飞,让露丝联系纽约市长办公室,告诉布隆伯格先生,两个半小时后,我们应该能一起午餐,”

    好像只有你忙似的,爷的日程也很紧。

    “好的,我马上通知,”

    听到冯一平这样提起布隆伯格,佩莱特明显热情了些,那位在美国的政经两界,可都是大人物,“原来你已经有约?我还准备安排中午我们一起午餐呢,”

    “谢谢你的盛情,再一次感谢您对我们公司的支持,”

    这样不走心的话,谁还不会说?

    …………

    黄静萍带着家里人,已经动身去机场,冯一平也没有回酒店,从国会山直接驱车去机场,可能是佩莱特有交待,那位鲍勃开着一辆车跟在后面。

    “布坎南,我看到最近的新闻说,联盟党党魁斯蒂芬·哈伯,正在把联盟党和进步保守党整合?他能成功吗?他如果成功,那么新的保守党,就将是最大的反对党和最大右翼政党,我们是不是要先跟他们拉拉关系?”

    看着外面英式情调的建筑,冯一平说。

    本来他还没这么想,但是佩莱特隐隐的傲慢,让他动了这样的心思,既然已经和美国下一任总统有了不错的交情,那再跟将来即将执掌加拿大近10年的总理先建立联系,那又有何不可呢?

    “你也注意到了?我还正准备跟你简报呢,”布坎南说,“这位曾经离开渥太华几年的政客,现在看来势头真的有些锐不可挡的意思,”

    “不过,渥太华圈子里的人,虽然认为他想做的这事,很有前途,但他这次的大动作,难度可不小,”

    是啊,相对来说,总是分裂容易,整合难。

    “他的整合动作究竟会不会成功,最迟在今年年底就会有结果,我计划到时想办法跟他直接建立联系,”

    “那就别等到下个月,”冯一平说,“越快越好,最好是现在,马上就跟他结识,”

    加拿大政坛的事,他记得的不多,当然,这个哈伯,他自然是有印象,综合后来的事分析,他这次的整合动作,显然一举成功,那当然要在有些人并不看好他的时候跟他结识。

    “有我们能帮上忙的,你全力支持,”

    这会联系他,帮助他,有点类似雪中送炭,等过一阵子再去找他,那就相当于攀附,待遇自然会不一样。

    布坎南尽管有些不明白冯一平为什么这么肯定,还是干脆利落的答应,“我马上落实,”(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