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议院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佩莱特,在国会山?会见了美国NEXTDOOR公司负责人,双方商定……,”在去机场的路上时,姚记者结结巴巴,稍有些吃力的读着多伦多星报上的新闻。

    国内的这些普通科班大学毕业的记者,没有在国外留学过,对国外这些专有的词,还不是太能拿得准。

    “原来他赶着去渥太华,是做这事?”姚记者有些感慨,“这个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席,看起来很有权的样子,是不是?”

    “他在美国的这家公司,都是跟这样的权力人物打交道?啧啧,真厉害!怕是我们外交系统的一些人,等闲都接触不到这些人,”

    没人接话,因为他们对这些议会下面常设的,或者是临时的委员会,同样不太了解。

    李志雄接过去看了一眼,“我推测应该是挺有权,你想啊,要冯一平现在专程去见的人,怎么会简单?”

    “李名记就是李名记,果然犀利,”姚记者竖起大拇指,“是啊,我们的小冯首富,现在怎么会去见一些没什么实权的人?”

    “按你这么说,我们好像也挺厉害,”一个中年大叔级的记者插了一句。

    “那是当然,全国那么多记者,他就巴巴的找了我们这几位而已,”

    “可是,我们的报道啊,”姚记者说,“主编给我打电话,原本打算靠着这篇稿子火一把,这么好的机会,那些专家们怎么会放过?”

    “谁知道第二天早上,他差不多浏览遍了市面上所有的报纸,愣是找不到一家报纸、或者一个人,对冯一平的观点进行反驳,真郁闷死我了,”

    这话是引起了几家报社记者的共鸣,“可不是吗,报社这次花了这么大代价,让我们专程飞到加拿大一次,结果,这篇报道就像打了个水漂一样,连响都没听到一个,”

    “这一次到硅谷,如果不能拿一篇硬货出来,回去还真有些不好交差,”

    几个人叫苦声一片。

    “我就想不通了,你说,那么多专家还在各路媒体上争得差点打起来,怎么就没人反驳冯一平的观点呢?难道我写的稿子不好?怎么可能,老娘的这篇稿,绝对是我最近写得最用心的一篇,”

    “是啊是啊,绝对是我花心思最多的一篇稿,”原因无它,这可以说是最贵的一片稿子。

    “吭,”后面有人清了清嗓子,报社几个人回头一看,看到李志雄和另外两个网站的记者,“老李你们倒没有这些麻烦,你们的稿件,在网站上的反响很热烈吧,”

    “一般一般,刊登到现在,评论和留言的,也就小几千人,快近万人而已,”李志雄轻飘飘的,气死人不偿命的说。

    “这就是新媒体的优势啊,”纸媒的几位有些羡慕的说。

    “这个事也不是不能预料的,”李志雄说,“想想上一次,在电视上那位差不多指名道姓的针对他的那位女专家的下场,”

    “你是说那位谢冰教授?”

    “是啊,我们冯首富根本就没正面搭理她,你们再看看她的结果,国内的学术圈子根本混不下去,”

    “那也没什么啊?”一位记者看着窗外异国的花花世界,“在国外也挺好,”

    “在国内,她们可以标榜自己是游学归国,能竞聘到好的职位,还能时不时的在电视上露露脸,在报纸上写些文章,外快来得不要太容易,”

    说起来,这些混出点名气的专家捞钱的手段,他们这些记者也羡慕。

    “可是在国外,他们有什么优势?哪会有那样的机会?别说赚外快,估计找个不错的职位都不容易,”姚记者心思细。

    “关键是,听说那位谢教授,压根没往美国来,直接奔的欧洲,她这么做,想必也是知道我们冯首富在这边的影响力,可是,有件事你们知道吗?”李志雄卖起了关子。

    “难道说我们冯首富还能影响到欧洲那边不成?”在座的也都是明白人,马上就有人接了一句。

    “你说得对,有圈内人跟我提了一句,那位谢教授在欧洲辗转了几个国家,现在连一份教职都找不到,”李志雄说。

    “我看,她是水平不够吧,原来或许有些水平,回国后,一门心思的忙着出名、赚钱,估计在学术上,已经追不上时下的水平,”

    这话,是姚记者说的,有时候,女人更看不惯女人。

    “有这方面的因素,”李志雄说,“应该也有其它的因素,听说,”李志雄看了看前面陪同的人员,虽然知道他听不懂普通话,还是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听说有一份申请,本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正在双方准备在相关文件上签字的时候,校方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婉转但是坚决的拒绝聘用谢教授任教,”

    “再之后,她投出去的简历,连一个面试的机会都没换来,”

    “难道说,这是我们小冯首富做的?据我所知,他在欧洲并没有什么投资啊,”有人不相信。

    “一平并不是没有在欧洲投资,现在在欧美非常流行的那款软件,Skype,他不也是大股东,这家公司总部就在欧洲,他收购不久的硬币之星,在欧洲也已经开展了业务,”

    果然还是李志雄最下功夫,关于冯一平的情况,他确实了解的最多。

    “冯一平好像也不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人吧,他应该也没时间关注这些小事,”有人从另一个角度说。

    “我也觉得一平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他的心胸,不像是做这事的人,”李志雄说,“但是,他不计较,不排除他下面有人看不惯,是不是?自作主张的跟相关人等通了个气,这样的小事,就是不用冯一平亲自出面,他们也能办得妥当,”

    “这么做,有点像赶尽杀绝的样子,都把人赶到了国外,再这么做,何必呢,”有人语带不忍的说,他这话,也引起了一些共鸣。

    总体上来说,国人还是很仁慈,很容易同情弱势的那一方。

    “我看你们,就是一群东郭先生,”姚记者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这怎么是赶尽杀绝呢,这是********好不好?”

    “你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位谢教授攻击的问题,可是跟税务相关,空口白牙,想当然的就指责一家公司偷税漏税,”

    “偷税漏税,那会有好下场吗?别的不说,那么大名气的刘晓庆,可是才刚出来几个月,”说这话的,又是姚记者。

    “她针对人在先,就不允许别人反击吗?再说,我觉得他做得对,这样道德有问题的人混到学校里,就是水平再高,那也是误人子弟,”

    姚记者的话,让大家哑口无言。

    是啊,要是针对一般的公司,这样公开影射或者指责偷税漏税,那真不是小事,搞不好,不但公司办不下去,负责人肯定也脱不了干系,身陷囹圄也不是不可能。

    其实,关于专家公开指责某个企业家的后果,包括这些媒体人在内,现在都还只是猜想,但到明年,大家就都会有了深刻直观的了解。

    “总之,大家应该明白,这次为什么没有专家针对我们冯首富的这番讲话了吧,”李志雄做总结发言。

    这下没有谁会不明白。

    开罪了冯一平,不但国内混不下去,到国外讨生活也难,前车之鉴就在那,那些专家再利欲熏心,再想出名想疯了,也会分得明白,这样的人,别说主动招惹,就是他打上门来,自己也只能躲着。

    那谁这会还敢公开站出来反驳冯一平?

    “好了好了,我敢说,接下来在硅谷,我们的收获,一定能值回票价,”姚记者说。

    “就是,直接在当事国创办一家服务于当地的公司,冯一平的这种做法,才是最好的国际化的方式,相信这次的采访,不会让我们失望,”李志雄说。

    “可是这种方式,好像就没有复制的可能性,”一位记者说,“在硅谷这样的地方,创办一家这么成功的公司,岂是人人都做得到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