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合适?”伦道夫低声重复了一句,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这样的情况下,看不出高兴,其实就是不高兴。

    冯一平反倒点点头,“看得出来,你们都是把奈飞当作自己的事业,这正是我看重的地方,”

    很多人创办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所以一有合适的机会,他们很乐意出售,就像哈斯廷斯之前创办的那家公司。

    还有一些,在公司发展顺遂的时候,绝不会同意出售公司,但在公司遇到严重挑战,发展不力,陷入低谷,前景也不明朗的时候,他们可能就会不太坚决,套现的意愿会很强。

    从哈斯廷斯之前的反应看,他的反对,也不像是为了抬价而反对,伦道夫现在看起来,虽然没有哈斯廷斯那么坚决,但是也同样对冯一平的提议不太感兴趣,要知道,现在的奈飞,可是处在低谷,至少不是前几年增长得那么快。

    不论是沃尔玛涉足这一行,还是百事达即将涉足这一块,他们现在都还没有什么明确的对策,亦即是前途也不明朗。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出售公司或者是引入投资,依然没有兴趣,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对自己,对公司这么有信心,哪怕这是盲目的,冯一平觉得也难能可贵。

    “冯先生,我敬你,”伦道夫举起酒杯。

    “咣,”三人碰了一下。

    “首先,很感谢你的看重,我们都清楚你的眼光,必须得说,你的认可,尤其是在当前状况下的认可,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伦道夫正色道。

    他可比哈斯廷斯踏实得多,话里对冯一平非常肯定。

    “谢谢,”冯一平点点头。

    跟老外打交道就是这一点挺爽利,面对赞誉,只要说声谢谢就好。

    “其次,虽然这是第一次接触,但是根据你以往的风格来看,我可以确定,你看上我们奈飞,也不是为了重组之后出售的那一套资本运作,看得出来,你也是真想帮助我们把奈飞做好,”

    “至少我个人是完全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把奈飞发展得更好,是的,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也谢谢你的肯定,是的,我也同样觉得奈飞是一件很值得投入的事业,如果只是为了赚钱,真的,我完全有其它更好,更简单的选择,”冯一平说。

    伦道夫静静的听他说完,点点头,“是的,我相信,只是,”

    他摇了摇头,“奈飞是我们准备为止付出一生的事业,所以,恕我直言,虽然我们有信心能把奈飞发展好,即使将来事与愿违,在竞争中落败,发展得不好,我们也无怨无悔,我们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冯一平笑着一摊手,“似乎在这一点上,我们并不矛盾?”

    “我反复跟哈斯廷斯,以及你,表达了我的观点,其实归根结底,我更看中你们这个团队,只要有你们这个团队在,就是奈飞倒闭了,我们也很快能在废墟上重建一个类似的公司,”

    “所以收购成功之后,奈飞,不,被注入了其它优质资产的新奈飞,依然由以你和哈斯廷斯为首的团队运营,其它方面的能力我不敢说,但是在战略方面,你们完全可以放心,收购之后,你们从此不用再为发展的方向担心,”

    这句话,冯一平又说得极肯定。

    这种问题上的这种肯定,其实非常之牛气。

    对一个公司的经营者来说,发展战略,真不是说来听听的样子货,而是切实关系着公司发展存续的大问题,所以也是让人大伤脑筋的问题。

    商场上走错了路,可不同于在高速上走错了路。

    高速上错了,多绕一段就是,绕回来,路还在那里,完全可以重新再出发。

    商场上可没有回头路,更没有再出发这样奢侈的事,你错过了,那就不仅是错过了,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落败,就是沉沦。

    在这个问题上,相信连首富比尔盖茨,也不能说说得这么肯定。

    但是,冯一平就这么毫不犹豫,毫不迟疑,非常自信,非常肯定的说了。

    伴着这话而来的,是纵横睥睨之感四散——约等同于所谓的王霸之气,还真有些让人折服。

    当然,这肯定是建立在冯一平过去那些成功的基础上,不然,那就是实打实的狂妄,不知所谓。

    伦道夫又忍不住楞了愣神,这不是闲聊不相关的事,这是关系到一家具体的公司,而且看样子是会跟他们密切相关的公司,也就是未来很快要见真章的。

    但冯一平就是说的这么肯定,所以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作伪的样子。

    “看来,这方面还真是有一片我们未知的蓝海,”伦道夫有些感慨的说。

    但老实人就是老实人,他没有想哈斯廷斯那样,试图让冯一平说漏嘴,他连问都不问。

    “即便如此,我们对被收购,肯定不会感兴趣,”他摇了摇头,跟着又摇了摇头,还叹了一口气,“唉!”

    他们现在,是尤其需要这个新方向。

    “冯,你有没有考虑过另一种可能,”他突然有些兴奋的提议道,“你能不能单纯的投资我们公司,我相信你,哈斯廷斯也会很乐意引进你这样的战略投资者,如果他不愿意,我也有十足的把握能说服他,”

    “可惜,”冯一平摇摇头,“这一条,也不是我的选项,”

    他摆手制止了伦道夫的劝说,“原因很简单,我其实都跟你们说过,会有至关重要的优质资产要并入奈飞,如果不是收购,将来的运作会更麻烦,”

    “是不是可以考虑您先成为奈飞的股东和董事会成员之后,我们再商量奈飞和你那为奈飞准备好的优质资产的并购?”

    终于轮到康明斯摇头,“抱歉,那样是把一桩并购变成了两起并购,会耗费更多的资源和时间,”

    “同时,冯只成为奈飞公司董事会成员,那第二起并购就存在利益冲突,”

    “那么,我只能说,”伦道夫一副可惜的样子。

    冯一平打断了他,没让他把剩下话说完,“要不,去外面转转,”他指了指外面那个靠着海的高尔夫球场说。

    “乐意之至,”伦道夫说。

    他也不想这么结束。

    只不过,他现在是越来越希望冯一平能成为自己公司的战略投资者。

    …………

    阳光很温暖,海风很清冽,来到球场上,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伦道夫,你说,我们办公司,是为了什么?”冯一平双手插在口袋里,突然问伦道夫。

    “你先听听我的看法,”他又一次制止了伦道夫的话头,“首先,自然是要有回报,要解决我们生活中的经济问题,这个问题,目前对你对我对哈斯廷斯来说,都不成问题,对不对?”

    “摈除这一点,在我们中国有这样一个说法,一个公司,就是创始人的孩子,我非常认同这种说法,”

    “既然是孩子,我们首先要追求的,就是让我们的孩子幸福,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我这个看法,你认同吗?”

    他问听得很认真的伦道夫。

    “我们也有类似的话,“伦道夫说。

    “那看来在这最重要的一点上,我们也不存在分歧,”冯一平说。

    “那么,由这一点推导出去,有时,为了孩子的幸福,我们受一点委屈,那都不是事,对吗?对吧,”

    “有时,为了孩子的发展,我们不得不借助外力,或者是让其它的机构,来跟我们一起共同培育他们,对不对?”

    伦道夫又点点头。

    “你赞同这些,让我很高兴,”冯一平说,“相信我们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大问题,”

    “只是我觉得,哈斯廷斯就没有伦道夫你这种达观,他把自己和奈飞联系得太紧,捆绑得太紧,有时候我觉得,他的目的并不是把奈飞做得如何,他的目的,是把奈飞紧紧的绑在自己身边,”

    “你不用反对,”冯一平对伦道夫说,“你反对或者不反对,哈斯廷斯都是这样,对不对?”

    “那我不认为,这样对奈飞会是一件好事,同理,对他个人也不一定就是好事,对不对?”

    伦道夫本来是要反驳的,但是看着冯一平的目光,他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直接的说,我们对你做过很多调查,这也是你跟哈斯廷斯最不同的一点,你可以完全只为公司考虑,”

    “那么伦道夫,为奈飞公司考虑,我的提议,我的计划,肯定是最好的,你认为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