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浩瀚的太平洋波浪滔滔,岸边的草地上,几只海鸥悠闲而高傲的站在那里晒太阳,只是,随着几个拿着高尔夫球杆的人走近,马上略带惊惶的扑棱着翅膀高高飞起。

    “我到过很多海边,但还真没发现有比这里还漂亮的海水,”伦道夫没有回答冯一平的问题,转而说起风景来。

    “这个,我得说,真不见得如此,”冯一平摇了摇头,这里是不错,但是,说这里的海水最漂亮,那还真值得商榷。

    再怎么说,这而毕竟是近海,哪会有远海的海水,或者是一些小岛周围的海水漂亮?

    “不过,这也正常,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话,美不美,家乡水,在跟自己相关的事物上,我们总是不太容易做到客观,所谓的敝帚自珍,说的就是这个,”

    奈飞,还真没有你心目中认为的那么美。

    “你说对吗,伦道夫?”

    冯一平是想省事的直接收购奈飞,当然,他自认为还是挺善良,这么做,也存在一定的补偿心理,毕竟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收购奈飞,其实也是一种摘桃子的行为。

    但是,他自然也不会因此而让他们藉此抬高身价。

    “虽然面临着很多困难,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公司的基本面,还是非常优秀,这一点,冯你自己也是承认的,对吗?”

    再老实的商人,那也是商人,伦道夫这么说,自然是在抬高自己公司的身价。

    但和谈话开始时一样,冯一平此时并没有觉得恼火,反而有些高兴,这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抬价的前提,就是伦道夫多少已经有了同意合作的意思,哪怕是他希望的冯一平作为战略投资者加入奈飞,跟哈斯廷斯的断然拒绝相比,这也是很大的一种进步。

    当然,冯一平自然不会把这种高兴表现在脸上。

    “伦道夫,关于我个人的一件事,我得跟你说说,我这个人,可能是因为说起来天性比较懒,所以很多事,都是采用最省事的方式,包括计划对奈飞的收购,”

    “你也清楚,你们从事的这个行业,其实是没有门槛的,依靠NEXTDOOR,依靠上面现在活跃的两千多万家庭用户,依靠我们的硬币之星和Redbox,我们很容易复制一家跟奈飞类似的公司出来,”

    “如果我们那么做,你觉得这家整合起来的新公司的表现,是会比奈飞公司好呢,还是差呢?”

    听了冯一平这话,伦道夫之前的轻松消失不见,他甚至觉得有些害怕。

    确实,奈飞的这种模式,真没有太高的门槛,技术方面,对已经运作了NEXTDOOR这样大型综合网站的冯一平来说,那不是问题,资金,他也不是问题,客户,那更不是问题,如他所言,NEXTDOOR有几千万让他和哈斯廷斯眼红的潜在客户。

    只要冯一平下决心自己做,只要肯花精力推广,让这其中的一两成成为他们自营的DVD出租的会员,那简直不要太容易。

    还有他们遍布全国的硬币之星,和覆盖范围越来越广的Redbox,以及跟他们有合作的麦当劳,在取和还这个环节,比奈飞现在的通过邮局邮寄,绝对更有优势。

    还有,NEXTDOOR现在,和好几家娱乐公司已经有过合作,听说冯一平通过乔布斯,跟好莱坞的一些人关系不错,也就是在产品供应上,他至少也不会比奈飞差。

    原来他是真的所言非虚,为了收购,他真的已经做了很多看起来就知道非常有效的准备。

    如果冯一平真的决定自己上马这样的项目,那么,绝对会是比沃尔玛和百事达更强劲的竞争对手。

    “有些事,看起来是容易,但是做起来,才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伦道夫说。

    “但是做着做着,你又会发现,这真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容易一些,”冯一平说,“顶多,就花一些时间而已,”

    该针锋相对,就得针锋相对。

    不过,冯一平觉得,这施加的压力,也差不多够了。

    “伦道夫,关于商业,我在大学,在斯坦福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资源的优化配置,绝对是至关重要的,这一点,相信你也会有很深的感触,对不对?”

    “那我觉得,我们现在,真的没有必要再这样试探下去,我之所以想收购奈飞,而不是自己重起炉灶再做一家,主要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就从我这些其实还比较边界的准备,你就应该看得出来,我对奈飞发展的思考,应该比你们还要全面,对不对?”

    “边界的准备?”伦道夫问,“难道这些,还不是你准备将来注入奈飞的资产?”

    “当然不全是,我还准备了一项最重要的资产,”冯一平说。

    他这么一说,说得伦道夫也忍不住心痒痒,想来那项最重要的资产,就是冯一平所说的那个蓝海。

    “冯,我能问问,你觉得我们这一行,将来最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吗?”

    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对不起,这个我现在真不能说,”冯一平断然道,生意就是生意,有些事,说穿了就是一文不值。

    “希望你别介意,我并不是对你于任何看法,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公司已经有了决定,这方面,目前不能对任何人透露,”

    冯一平随口扯了一个看起来很很坚强的理由。

    公司目前就就是他个人的,公司的决定,不就是他个人的决定?

    当然,这事除了他和黄静萍,也没人知道,说这是个坚强的理由,那是因为,商人都知道要遵从董事会的决议。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伦道夫连忙道歉。

    也是,问这个问题,就跟沃尔玛的人问他,“亲,为了应对我们的挑战,你们奈飞准备怎么做呢?”

    那就是公司没有相关的决定,他也不能透露。

    “伦道夫,还是那句话,我们也不用再这样浪费时间互相试探,你说对吗?究竟是怎么样才对奈飞公司更好,我相信此时你心里一定会有了明确的判断,”冯一平直奔主题的说。

    “我也一再重申过,并购成功之后,我无意干涉公司的具体运作,还是由你们自己运营,所以,对奈飞好,其实就是对你们也好,对不对?”

    “哈斯廷斯那边,我想之前的经历,让他会更多的考虑个人的得失,因此,在明知道我的方案,我的计划对奈飞会更好的情况下,他还是坚持由自己主导一切,还是坚持自己的方案更好,其实我看他现在对怎么应对奈飞目前面临的挑战,都没有明确的方案,”

    “我们知道你对奈飞的感情,也知道你不会像他那么固执,所以,我真诚的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想想你们的初衷,想想这么做之后,奈飞光明灿烂的未来,”

    “在这个基础上,我更希望,你能帮助我做做奈飞董事会的工作,当然,如果你觉得能说服哈斯廷斯,那自然最好不过,可以吗?”冯一平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们还是希望,就跟硬币之星一样,我们两边的董事会,能先达成共识,也就是这项工作,能采用善意合并的方式,你知道的,如果是恶意并购,在整个收购的过程中,包括收购结束后,都会产生极大的内耗,”康明斯说。

    “我相信,硬币之星被并购之后的发展,能给奈飞董事会的成员们很大的信心,”康明斯看了一眼冯一平,“我们知道你在奈飞董事会里的影响力,”

    他此时已经走到岸边,下面就是一波接一波的海浪,带着隐隐的寒气,撞在岸边。

    伦道夫先是拢了拢衣服,跟着却又解开扣子,看起来有些激动的样子。

    “冯,康明斯,我想我完全明白你们的意思,我可以向你们承诺,我会慎重的考虑你们的这一提议,不过,我不能保证之后会怎么做,但我可以保证的是,不论我做什么,一定是基于对奈飞最有利的这个考虑。”

    这个结果,应该说相当不错,冯一平握住他的手的,“谢谢你!”

    …………

    “忙完了?”见冯一平一个人回来,几个人同时开口问。

    “本来也没什么事,就是吃餐饭而已,”冯一平说,“阿曼达呢,”

    “在那边呢,你看,她跟外公挺合得来的,”梅秋萍朝前面指了指。

    前面,梅建中牵着阿曼达的手,一老一小,在追着一只不愿意离开草坪的海鸥。

    都说老小老小,白眉毛的老爷子,牵着其实跑起来还总让人觉得有些担心的小家伙,看上去真的非常协调。

    在他们后面,黄静萍居中,挽着爸妈,也像个孩子一样,走路都在蹦着,年轻的孩子妈,其实也是个孩子。

    冯振昌举着相机蹲在地上,等了好一会,拍下来一张梅建中弯着腰指着下面海滩边的一处礁石,跟阿曼达解释这什么的照片。

    “看,他们玩得多好,”

    “儿子,谢谢你啊,”梅秋萍突然说。

    冯一平一愣,“妈,你能别这样说话吗?”他摸了摸手臂,“本来风就不小,你再这么一说,我胳膊上全是鸡皮疙瘩,”

    两辈子,至少从他记事起,爸妈跟他交流的时候,还真是从来就没说过谢谢。

    大多数农村家庭交流,哪会那样?

    “我是儿子,就是做了些什么,那不也是应该的吗?”

    “你为我们做什么,那当然是应该的,”梅秋萍说,“我们才不会为这个谢你,”

    听她这么一说,冯一平感觉自在多了。

    “因为你为外公做的这些,所以爸妈要谢谢你,那本来是我们的责任,”梅秋萍说。

    “老冯,你记得爸像最近几年这么高兴,是什么时候的事?”她问冯振昌。

    “那真是有年头没见爸这么高兴过,”冯振昌说。

    “你爸他没我心细,再说外公是我爸,只是你爸的岳父,有些事,他可能没我想得多,”

    “其实这几年,我一直有些怕,”梅秋萍说,“你看,外公这么大年纪,眉毛都白了,我就怕哪一天,吃饭的时候,或者是半夜里,接到你舅他们的电话,”

    冯一平父子这才明白梅秋萍怕的是什么。

    “你就别瞎担心了,你看看爸,虽然上了年纪,看起来还是健旺得很,腰不弯眼不花,记性也还好得很,精神头一直那么好,这几年做体检,不是都没什么大毛病吗?”

    “关键是他心情好,你和国胜他们几个,还有他的孙辈,现在还有阿曼达这个重孙辈的,日子都过得好,这比什么都重要,我估摸着,爸都能看到阿曼达上大学,”

    阿曼达现在不到两岁,还有16年多才能上大学,梅建中今年刚好84,冯振昌这么说,是说他长命百岁的意思。

    “不过呢,看着爸这么高兴,我心里踏实多了,要是靠我和你爸,还有你几个舅舅,真没这个本事让他老了老了,还能像这样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好好玩玩,这样到处见世面,”梅秋萍伸手够了够儿子的头,“为这个,我们得好好谢谢你,”

    冯一平也有些沉默,妈妈的心情,他完全能够理解,“我做什么不都是应该的吗,爸,妈,回国后,你们跟舅舅他们商量一下,让外公去HN好不好,那边冬天暖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