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上次收购硬币之星时腾出来的那栋小楼里,自前些天康明斯带着他部门的人员进驻开始,就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可以预见的是,之后的日子,等并购正式启动之后,这里将没有最忙碌,只有更忙碌。

    不过,就是现在的这些准备工作,也让混迹其中的武馨阳感觉压力山大。

    思前想后,她还是选择了到并购部门工作。

    自然,到餐厅那边工作,肯定会上手更快,至少目前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

    但是,她从本能上是拒绝的。

    跟黄静萍,短期交往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如果在餐厅,在她手下工作,朝夕相见,三不五时的看着黄静萍和冯一平相亲相爱,随随便便的撒一堆狗粮,武馨阳怀疑自己能不能控制住某些方面的情绪。

    那自然不是羡慕的情绪,那很可能是因为羡慕以及其它原因导致的怨恨或者不满。

    要知道,这家餐厅,本来就是冯一平为了给黄静萍找点事做而开的。

    这么大的手笔,这么大的投资,只是为了给黄静萍找点事做,如果在餐厅上班,武馨阳真的保证不了自己每天去工作的时候,能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情和心态。

    武馨阳很好的传承了阿拉上海人的优良特质,理智,善于权衡,所以,对自己可能没用办法得到的东西,她自觉不自觉就能做到保持一定距离。

    这也是她和郑佳怡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唯一能保持优势的地方。

    什么时候你的心事最藏不住呢?那就是面对同样有着类似心事的人的时候。

    比如在学校时,哪些同学准备作弊,最清楚的绝不是那些自诩火眼金睛的监考老师。

    每次考试前,老师提醒大家不要抱有侥幸想法的时候,一个自己准备的小抄的人,把同学扫一遍,那些跟他打着同样主意的同学,掩饰得再好,他还是能一眼分辨出来。

    同理,郑佳怡真是把自己的一些心事掩饰得很好,但是,她掩饰的那些事,在曾经有着同样小心事的武馨阳面前,就像阳光下的影子一样,清晰可见。

    从武馨阳的角度看,郑佳怡那绝对是在自寻烦恼,自讨苦吃。

    她绝不想自己也陷入那般境地。

    但是,如果,跟黄静萍一起在餐厅工作,那不可避免的,会有更多的机会见到冯一平,她很明白,见的次数一多,保不齐有些小心思就会忍不住蠢蠢欲动,所以,珍爱自己,远离那个祸害才是最好的选择。

    嗯,当然,从事并购工作,至少听起来比在餐厅工作要高大上得多——除非你工作的那个餐厅,是类似麦当劳和肯德基那样全球知名的餐厅。

    很明显,冯一平主要为了给黄静萍找点事做而开设的这家餐厅——这是她每次想到这家餐厅时忍不住冒出来的一个念头,至少在短期内,不会是一家国际知名的餐厅。

    考虑到爸妈,考虑到他们出去跟亲戚朋友聊天时,说自己从事并购工作,绝对会比在餐厅工作要高大上得多,冲这一点,也得选择在公司并购部。

    只是,在工作开始以后,她马上就感觉到了压力,非常大的压力。

    并购部的员工,被公司分成了几个项目小组,各自对接一摊,考虑到她的实际情况,她被分配到的小组,主要准备的是在并购过程中和结束后,合规及披露预案,也就是信息披露方面的相关预案。

    考虑到这次准备收购的公司,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美国证券法上对上市公司施加的披露义务,那可不是一般的多,而且这次合并交易的体量其实也不小,再加之在合并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有诉讼的压力,所以这信息披露方面的工作很重要,自然也非常细致。

    关于这项并购交易的各个方面,事无巨细的,都会一一披露,比如,还包括NEXDOOR和奈飞对合并后,整合工作进行的情况通报、公司雇员对此交易的提问的管理层回答等。

    顺道说一句,并购部的同仁,现在都毫不怀疑这项并购成功的可能性,那是一定会成功的,当然,武馨阳个人对这一点同样毫不怀疑。

    只是,就是在这个对业务能力要求最一般的小组,由于是第一次参与这样性质的工作,她自己对美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又知之甚少,分配给她的人物,她总是很难及时完成,所以她都清楚,自己的工作表现,肯定是属于垫底的。

    美国的公司里面,会不会讲人情看靠山她不清楚,但是至少在NEXTDOOR,主管评判工作表现的时候,绝不会考虑她和冯一平是同学的这层关系,绝对是有一说一,自然,她也不会要求公司因为这层关系对自己放松就是。

    所以这些天的所有空余时间,她一直在恶补相关的知识,用郑佳怡跟她联系时的话说,挺过这一次,自己这个菜鸟以后也算是老鸟了,应对起来绝对会比这一次要好。

    …………

    抱着直属主管吩咐找的资料,武馨阳疾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一抬头,看到冯一平迎头走过来,也拿着一个大包,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平,”她还是忍不住停下来打了一个招呼。

    从那天在冯一平家吃饭之后,她这还是第一次跟冯一平打照面。

    “馨阳?”冯一平停下来看了看她,“看来,你已经是彻底的习惯了这里的节奏,生活上还习惯吗?”

    “挺好的,”要是还存着点念想,武馨阳这会一定会趁机说一些问题,但是现在,已经拿好主意的她,自然不会这样做。

    只是,看着阳光下他眉眼间的愁郁,武馨阳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这是有什么烦心事吗?要是不用人帮着你出主意,只是听一听,这个任务我还是能胜任的,”

    “呵呵,支书果然是支书,观察问题还是这么细致入微,不过真没什么事,”冯一平笑着说。

    “哦,”武馨阳还是稍微感觉有些失落,“那我去工作了,”

    “好的,辛苦了,”冯一平点点头。

    冯一平是有些心事,伦道夫到今天还没有任何答复,这是指望不上了吗?

    …………

    深圳,同程网筹备办公室,还是临近午饭时间。

    肖志杰和王昌宁一人推着一辆推车走进来,拍了拍手,“同志们,兄弟姐妹们,歇一歇啊,又到了要补充能量的时候,”

    经过前两天的小风波之后,没人再看不起他们这两个对很多具体的业务懂得不多的人。

    但是,光靠职务去压,并不是跟这些人打交道的好方式,也不利于在公司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一番商量后,他们找到了这个认为还不错的跟这些工程师沟通的方式。

    “朱工辛苦,你的鱼香茄子饭,”王昌宁又推着车子来到朱正驰的办公桌前,把一份不是由一次性的泡沫饭盒装着,而是不锈钢真空保鲜盒装着的外卖递给他,“我还帮你要了一份汤,”

    朱正驰已经抢先一步站起来,非常客气,“谢谢啊昌宁,”他打开餐盒闻了闻,“好香,”

    “你们吃了吗?你放心吧昌宁,我们小组不眠不休,也一定会在截止日之前完成任务,”

    “朱工,这个真不用跟我说,你的工作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王昌宁笑着说,“你慢用,”

    “哎,”朱正驰端着饭盒坐下来,招呼自己小组的同事,“伙计们,吃快点,”

    那边,肖志杰也在分发工程师们提要求订的午饭,“吴工,这是你的三鲜馄饨,友情提醒一句,你的身材很好,真用不着减肥,”

    吴工是一个女孩子。

    “还有,吴工,你对宿舍有什么意见吗?以及其它关于生活方面的?尽管对我说,我不能保证全部解决,但一定争取有所改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