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暖冬凉夏,在另一个空间里,谷歌董事长施密特甚至说,硅谷为什么会这么成功?为什么其它的地方很难复制?

    主要是因为这里吸引了世界一流的人才。

    为什么那些顶尖的人才都愿意最后落户硅谷?他认为,硅谷的气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这话,确实也不无道理,比如现在的冯一平,肯定也算是顶尖的人才,他当初为什么选择在斯坦福做交换生,而不是东部的哈佛?就是因为这边冬天暖和。

    不过,地中海气候也由一宗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气温高的时候,少雨,气温低的时候,偏偏多雨。

    前天是小雨转多云,昨天是多云转晴,今天,断断续续的,又在下着小雨。

    此时虽然没雨,但是天上阴云密布,一如伦道夫此时的心情。

    和冯一平一唔之后,他的心情大多数时候就一直是这样。

    这几天,他上班更不在状态,因为他一直在思考着冯一平的那番话。

    按理说,真是没什么好犹豫迟疑的,跟冯一平谈过之后,有一点他确信无疑,那就是,有了冯一平的加入,奈飞必将迎来大发展!

    他应该马上去找哈斯廷斯好好谈一谈,商量让冯一平加入进来。

    问题的关键是,这件事情牵涉到的三方,目前持三种态度。

    他自己,是希望冯一平能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加入奈飞,成为公司董事局成员,当然,成为单一大股东,目前看来比较困难。

    哈斯廷斯,他只是从冯一平的口中知道他的态度,这样的问题上,冯一平也没必要欺骗他,那么哈斯廷斯是坚决反对冯一平这样有强烈收购意愿的人作为投资者被引入,更别提加入公司的董事会。

    冯一平呢,态度同样明确而坚决,要收购,也就是要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

    自己的决定,他觉得从为公司成长的角度考虑,非常正确,冯一平这样的投资者,应该就是公司二次大发展的契机,这一点,看看被他收购的硬币之星就知道。

    硬币之星现在的发展态势,真让他艳羡。

    冯一平坚持收购,伦道夫觉得,他的理由其实也很充足。

    他看起来确实不缺钱,也不缺赚钱的手段,他属意奈飞,确实是因为看好这一行,他也有充足的主意、条件和资源来做经营好奈飞。

    让他付出这么多,结果只做奈飞的一个小股东,伦道夫觉得,换做是自己,也不会同意那样的条件。

    也就是自己和冯一平的要求,其实都很正当,那么,唯一有些站不住脚的,就是哈斯廷斯。

    看起来,他是真的为了反对而反对。

    也就是,要促成这事,首先得做通哈斯廷斯的工作,让他至少不反对这项并购。

    只是,合作这么多年下来,他清楚哈斯廷斯的性格,在这样关键的问题上,他真不是能听得进去自己意见的那种人。

    而且,说老实话,对公司被冯一平收购,虽然理智上,他觉得那确实是对他们的孩子,奈飞的发展会更好,但是在心理上,他一时同样是有些接受不了。

    他们创办奈飞,不是为了尽快套现,而是把这当作自己的事业,把奈飞当作自己的孩子。

    从心理上,从感情上,他真的也一时难以接受自己的孩子管别人叫爸。

    但问题是,不如此,眼看着公司这面临着的接二连三的挑战,真的是很难安然度过的样子,特别是在哈斯廷斯看起来真的有些失了方寸的时候。

    思来想去,反复斟酌,他还是决定应该找哈斯廷斯好好谈一谈,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

    “沃尔玛在其它很多方面,综合条件确实比我们更好,但是,在DVD线上出租领域,它没有我们专业,所以,我认为应对沃尔玛挑战最好的办法,就是进一步增强我们的专业性,”会议上,营运总监山姆在分析公司和沃尔玛的优劣。

    “因此,哈斯廷斯,我们觉得,不管是出于业务上的需要,还是出于应对挑战沃尔玛,以及百事达即将到来的挑战,我们有必要再建设一处转运中心,提高我们的物流效率,从而提高会员的满意度,”

    应该说,他这至少算是一个比较对症的提议。

    “公司财务完全可以拿出这笔预算,”财务总监比利补充道。

    哈斯廷斯之前一直没有反应,手肘撑在会议桌上,入神的看着自己的笔记本屏幕,但是一听比利说要朝外拿钱,他马上给了反应,“不不,”他把头摇了几下,“至少在本财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不会在固定资产方面,进行大笔的投入,”

    “可是,哈斯廷斯,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巩固我们的优势,提高我们竞争力的必要投入吗?”营运总监山姆问道。

    他有些不满。

    哈斯廷斯这些天,恨不得追在他们屁股后面催,让他们拿出切实可行的应对计划来。

    这是他的部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研究,得出的一个非常好,一举多得的决定,然而,哈斯廷斯竟然以这样的理由就否定了,为什么?

    “是为了第四季度的报表吗?”财务总监比利想得比较远。

    对上市公司来说,每一份财报,都相当于是他们的成绩单,投资者们依据这份成绩单来决定对他们的支持。

    如果看到财报上客户增长不力,除去各项投资后,剩下的利润也微乎其微,他们中的大多数,才懒得关心你是不是又进行了很有必要的固定资产投资,是不是又夯实了基础,强化了自己的优势呢。

    他们只会认为,奈飞的表现很差,未来的发展也不尽乐观,才不会跟你不抛弃不放弃,估计这样的财报一出,会有很多人立马抛售手中持有的奈飞的股票。

    那对奈飞和哈斯廷斯来说,绝对是雪上加霜的事。

    “有这方面的考虑,”哈斯廷斯说。

    大家都等着他的下一句话,那就是还有其它方面的考虑咯,是哪个方面?

    但是哈斯廷斯并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回答下去。

    关键是真不好回答,在随时有可能被人恶意收购这样的一个前提下,每一个美元的现金储备,那都是弥足珍贵的,但是,这话,他现在怎么好说?

    “下一个意见,”哈斯廷斯说了一句,又低头看着他自己的电脑。

    山姆和比利对视了一眼,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尽管他们不知道内情,但是同样能感觉到哈斯廷斯近期的异样,比如,就像现在一样,他会经常毫无理由的否决一些看起来很好很正常的提议。

    他一定是有什么事。

    究竟是什么事呢,让一向刚毅的哈斯廷斯也这么不在状态,难道,连他也看好公司的发展?

    “我们认为,公司一切活动的中心,都应该围绕用户的满意度展开,所以,我们的下一个意见是,”山姆话还没有说完,“哐”一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这些天缺席会议已经成了常态的伦道夫走了进来。

    与会的人都清楚的看到,和哈斯廷斯一样,伦道夫也有非常明显的黑眼圈,他们俩都这么夜不能寐,看来公司的前景,那真的是不容乐观,好几个人马上就想。

    哈斯廷斯听到这番响动,抬头看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对山姆示意,“你继续,”

    “等等,”伦道夫敲了敲桌子,“先散会吧,我有事情要跟哈斯廷斯商量,”

    哈斯廷斯不满的抬头看着伦道夫,伦道夫却在拍掌催促,“走吧走吧,”

    觉察出有些异样的高管们一会就走得干净,门一从外面关上,哈斯廷斯就忍不住把笔记本重重的一关,“伦道夫,你这是干什么?”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时很紧张。

    伦道夫自顾自的拉了张椅子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是因为NEXTDOOR,是因为冯一平,对吧,我是说你现在最大的压力,”

    哈斯廷斯一下子嗔目结舌,“你说什么?”

    见伦道夫还直直的看着自己,他改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跟着他狐疑起来,“难道,他们找你了?”

    “是的,他们找我了,我几天前刚跟冯一平见过面,”伦道夫非常平静的说。

    “他怎么能这样?他怎么敢这样?”哈斯廷斯一拉椅子,猛的站起来,怒气腾腾的。

    “哈斯廷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跟他达成了什么共识,但你必须要清楚,至少在Redbox的事情上,我们的做法,其实很不值得称道,”伦道夫说。

    哈斯廷斯摸了摸山羊胡,确实如此,自己应该是结实的给冯一平和NEXTDOOR添了一回堵。

    再者说,冯一平确实信守了对他的承诺,没有把上次他去NEXTDOOR的消息透露给报社。

    但是,既然他打定了注意要收购奈飞,而自己又不同意,那么他们开始接触董事会成员,那也是应有之义。

    同为联合创始人的伦道夫,自然是最重点的对象

    “顺便说一下,在那之前,他们就已经提出了并购的要求,对不对,所以对他们和麦当劳合作经营Redbox,你才反应那么大,”

    “哈斯廷斯,你们第一次接触应该是在今年夏天,对不对?这事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是不是应该早点跟我说?”

    “伦道夫,伙计,我是不想让你承受太大的压力,”哈斯廷斯说。

    “不,不,我觉得完全不是这样,我知道你应该会明白我的选择,所以才不会选择告诉我,”伦道夫已经想清楚了哈斯廷斯要把这事瞒着自己的原因。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说,”

    “不明白?”伦道夫也叉着腰站了起来,“你怎么可能不明白?你应该非常明白才对,你应该清楚,在我听了冯的解释和提议之后,从公司的利益出发,一定会认同他的部分计划,对不对?所以你才选择了隐瞒,”

    “这么说,你是同意冯,那个中国的小家伙收购我们的公司?”哈斯廷斯急了,连说话都变得粗鲁起来。

    一直以来,虽然伦道夫都是站在他身后,但不可否认的是,不论是在公司还是董事会,伦道夫都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如果连他都不支持自己,可想而知,董事会的其它成员,肯定更难支持自己。

    等等,董事会的其它成员?“你知道,他们还联系了其它那些人吗?”他急切的问。

    “你认为呢?”伦道夫反问道,“就是现在没联系,将来也一定会联系,而且,我想他们不是对所有人都会像对我们俩这耐心的做工作,”

    伦道夫停了停,“其它的董事和股东,他们恐怕会是直接报价,”

    “哈斯廷斯,你认为在目前的形势下,只要他们的报价合理,其它人会是同意出售,还是不同意出售?”

    那自然是同意的,想必其它人会高兴的认为总算有了一个解套的机会。

    “伦道夫,只要你支持我,那就没问题,”哈斯廷斯说。

    “我认为冯说的不无道理,”

    哈斯廷斯真的恼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在桌子上拍了一下,“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伦道夫的音调还高一些,桌子也拍得更响一些,“奈飞,不是你一个人的奈飞,我有权从公司的利益出发,支持肯定会对公司有利的计划,”

    哈斯廷斯很痛心的摇头,伦道夫叉着腰,不为所动的看着他,两个联合创始人,在会议室里像斗牛一样。

    外面,听到会议室里动静的奈飞员工们,不由得面面相觑。(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