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交办的事,金翎总是放在第一时间去处理,这次关于他前几天临时说的那个促进健康经营的联盟,金翎也觉得,在目前这个大环境下,成立这样的一个组织,是很有必要。

    如果有越来越多的民企能像嘉盛一样,做到廉洁自律,不攀附,不奉迎,不总是找后门,即便是因为现在的商业和政治环境,这些行为不能杜绝,但哪怕是减少些这样不规范的行为,或者是减少对这些不规范行为的依赖,那也是非常可喜可贺的一件事。

    这么做,不但能为很多企业规避掉一些风险,同时,当再碰到类似当前这样的议论的时候,有底气对这些讨论不屑一顾的公司自然会更多,那么类似这样无异于促进经济发展的争论,也不会被炒到当前这么热。

    金翎也认为,成立一个这样联盟的提议,理应受到一些人的欢迎。

    毕竟正如冯一平所说的,现在国内的很多人,已经聚集了相当可观的财富,已经从原来的赤脚或者布鞋,奋斗到穿上了金靴,他们需要被承认,渴望被尊重。

    同时,以他们现在的身家,去进行类似的不规范操作,风险已经太大,或者说不太划算。

    有些帐很容易算,你都几亿的身家,还为一宗几百万的生意走后门,拉关系,送礼,怎么看怎么不经济。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在她联系了几位平常有交往,也不止一次的听起他们说过类似看法的企业负责人的时候,结果,却大大出乎她的预料。

    她第一个联系的,是本地一位身家和声望都很知名的企业家,在一些活动上碰到过几次,好像他平素一提起这个问题,就非常痛心疾首,一直在呼吁着要创造一个更公平的商业竞争环境,这应该是同道中人吧,“王总,我嘉盛金翎,”

    “啊,金总,你好你好!接到你的电话,真是意外,”

    这是真意外,他们和嘉盛,其实并没有什么业务往来,而金翎,跟她的老板冯一平一样,跟他们的公司嘉盛一样,是圈子里出了名的不加圈子,少赴饭局和酒会的人。

    “您现在方便吗,冒昧致电,是有件事要听听您的意见,”和冯一平一样,金翎虽然和圈子里的人并不热络,但是在礼数方面,还是很到位,不骄不躁。

    “金总您客气,有话您直说,”感觉很有面子的王总自觉的坐正了身子,“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谢谢您,针对目前的态势,我们嘉盛有这样一个提议,”金翎简明扼要的跟王总说明了冯一平的那个倡议。

    那边王总先是惊讶,“什么?”

    “哦哦哦,这个提议真的是太好了,”跟着应该是反应过来了,那是异常高兴,“你们这个提议真是好,早就该这么做,早这么做了,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然后是夸奖,“哈哈,嘉盛果然不愧是国内民企的龙头,冯总和金总不愧是我辈中的楷模,这眼界,这气魄就是不一样,呵呵,我家里的那些后学晚辈,要是能跟你们学点皮毛,那我就足慰此生了……,”

    听这样话的时候,金翎一向是把话筒放得远远的,“谢谢,那么,王总您和您的公司,加入我们这个联盟吗?”

    “当然,这么好的事,这样有利于重塑整个行业和社会环境的事,我肯定要支持,但是,这个事,毕竟要公司同意,这样,你容我们先开个会碰一下,一定尽快给你电话,”

    挂电话之前,王总还不忘再强调一下,“这可真是个好点子,”

    本来还以为进展很好的金翎等啊等,但是,嗯,很支持的王总就是没有回音。

    还不止他一家这样,到第三家也这样的时候,金翎自然咂摸出一些味道来,怕是他们挂电话之前的那句话,应该反着来解读才对。

    “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她忍不住在早上9点多给冯一平打了一个电话,“他们现在哪一个是现在缺钱的?现在就不担心因为通过一些不合规的手段去追求一些蝇头小利,从而牵连到自己?”

    “这样的事做得多了,风险就大了,这个道理,他们难道不明白,”

    听她这么一说,冯一平也有些沉默,“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怕是我这个提法确实有些超前,好像有些不合时宜,”

    “也不能怪他们,他们的身家,都是由你所说的这些蝇头小利堆积起来的,”

    当遍地都是黑乌鸦的时候,你几只白羽鸽反倒是个另类,就跟一地的白羽鸽里的几只黑乌鸦一样。

    当大家都错的时候,少数人的正确,反倒是错误。

    眼下的政商环境里,怕是他们这样始终循规蹈矩的,会被很多人看成傻子。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大家都送礼,大家都找关系走后门,就你规规矩矩的按正常合理的方式来,那能接到生意才怪呢!

    法不责众,懂不啦!

    “但是,我们不在乎,”以冯一平现在的身份地位,说一些平常的话,听起来也让人觉得和霸气。

    “还是辛苦你争取尽快把这样的一个不盈利的民营组织给注册下来,”

    有些事,还是有必要坚持。

    “我也同意这样,”金翎说,“但是,这个名字要不要改一下?促进健康经营联盟,这样的名称,很容易造成对立,好像那些不加入的就是不健康的一样,”

    本来冯一平也觉得这个名字不是太好,但是经过这么一通,他反倒还就要坚持这样,“就这样不改,我们何曾在乎过和有必要在乎其他公司对我们的看法?我们唯一需要在乎的,是用户的看法,”

    “嘿嘿,我就是要让尽量多用户和合作伙伴知道,我们是一家不搞歪门邪道的公司,”

    冯一平倡议成立一个这样的组织,自然有为自己的公司扬名的考虑在里面,他十分不反对自己的嘉盛,在老百姓心目中形象,健康些,再健康些。

    “你放心,肯定还是有这样认识的人的,”

    “那好吧,”金翎应了一声,“你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下个月一定会回来吗?”

    …………

    金翎办公室外间的办公室又挤了些,助理已经增加到六个。

    人一多,看不见的斗争更激烈了些,中午十点到十一点的请示时间,一个个的争着往金翎办公室跑。

    由此带来的好处是,至少在这个部门,是绝不存在人浮于事,消极怠工的现象,每个人都巴不得自己的事情多一些,巴不得另外的几个无所事事。

    在这样的岗位,无所事事也就意味着不被认可,********。

    只是今天已经十点,那边办公室的门一直还紧闭着,往常这个时候,金翎或者是在门口一挥手,或者是干脆打个电话让他们进去。

    好几个人借故去茶水间,顺道看看那边办公室的动静,发现方颖芝依然坐在金翎对面,而金翎依然在忙着打电话,隐约听到几个类似,“我不管”“务必”之类的词,言语间不太客气。

    金翎是真的很难不客气。

    对外的那个倡议,没有得到大家的支持,但是,针对公司的现状,在针对老员工展开专项培训的同时,她也适时的提出了编写专门的集团反腐条例的想法,并得到了冯一平的支持。

    为了让这一条例能更有代表性,更适用,更具有操作性,她发邮件让各部门和各公司的负责人针对自己公司的现状,编写相应的条例,最后由集团办公室和监察部一起汇总。

    但是,没想到,他们的反应,相当不积极,倒都是交了,但是只有寥寥几条,就跟总则一样。

    金翎怎么看不出这背后的抵制?外面的那些家伙不配合,你们也不配合?

    火气上来的她,打乱了日常的工作安排,逐一跟那些人打电话,说得非常不客气。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不管你们多忙,总之,在三天后,你们编写的条例,一定要上交到集团办公室,相信我,征求意见是为了大家好,不然,我们就不征求意见,由办公室和监察部自己直接制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