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居然冲我发火?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哈斯廷斯随手在离得近的椅子上拍了一下,感觉手心火辣辣的疼,“他这是要帮助我们吗?不,他这是要吞并我们,”

    “你知道在他吞并我们之后,他会做什么吗?你不知道,”哈斯廷斯一边摔着手——痛的,一边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他跟我说过,在他眼中,我们的这种模式也是落后的,过时的,”

    “你认为,被吞并之后,他还会保留这种落后过时的模式吗?当然不,他怎么可能保持这样一种用着过时模式的生意?”

    “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我们的奈飞将不复存,你说,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比伦道夫要高出近一个头的哈斯廷斯,站在伦道夫面前,一只手撑在腰间,一只手,也就是自己打疼了那只手,在空中挥舞着,声嘶力竭的对伦道夫喊,“你说,我能允许吗?”

    难得的在哈斯廷斯面前发过一次火的伦道夫,此时真的安静了下来,他双手抱胸,很淡定安静的看着哈斯廷斯对自己咆哮,任他的口水喷到自己脸上,“只能你冲我发火?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并购之后,他要做什么,我不是全部知道,但我很确信,他是想帮助奈飞取得更好的发展,”伦道夫心平气和的说,“至于我们的模式是不是过时的,现在也许不是,但是,如果他真的把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看得很清楚,那么,我们的模式就是相对过时的,那又有什么问题吗?”

    “况且,我认为衡量一个模式,不好用过时或者不过时来看问题,而是应该从这个模式能不能创造利润的角度出发,我们这个模式,至少在最近的几年,还能赚到可观的利润,从这一点看,至少短期内,他不会摈弃我们公司目前的核心业务,”

    “客观的说,哈斯廷斯,在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哪又有什么不过时的模式呢?”

    “只要新公司还服务于我们现有的客户,那么经营模式发生了改变,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不应该不清楚这个道理才是,”

    “你是愿意我们在这里盲人摸象,还是让冯他重建一家跟奈飞的性能一模一样的网站出来?到时,你难道还认为我们能在他的新网站,加上沃尔玛和百事达,至少三重压力下顺利发展吗?”

    伦道夫说着说着又火了起来,以一种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眼光看着哈斯廷斯,眼里有不解,有难过,有深深的失望,整个人好像也萎靡了一些,“看来他们说的没错,”

    他好像有些站不住,双手撑着一把椅子,低着头说,“奈飞是你的荣光,是你的骄傲,是你反击和嘲笑曾经瞧不起我们的百事达和约翰·安蒂奥科最好的武器,”

    伦道夫抬起头来,可以看出他的手都在抖,“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把自己和奈飞紧紧的绑在一起,认为奈飞就是你一个人的奈飞,只顾满足你的一己私欲,而不顾奈飞的发展前途吗?”

    歌里唱的,最爱的人伤我最深,不是没有道理的。

    作为多年的搭档,作为知己,非常了解哈斯廷斯的伦道夫,在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以后,就想明白了一系列的问题。

    至于被搭档说中心思的哈斯廷斯,这时是羞怒交加,感觉完全不能接受伦道夫所说的这些。

    他神色变了几变,嘴巴张了又张,最后却没能说出话来,重重的收起自己放在会议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面若寒霜的朝会议室门口走。

    然而,两个知己知彼的人之间,伤人就是伤己,伦道夫现在绝不好受。

    “我看错你了,”看到哈斯廷斯的反应,伦道夫知道这绝不是他受到自己无端攻击后该有的表现,那就意味着自己说中了他的心事,“我也信错你了,”

    哈斯廷斯稍微停了一下,看了看起来好像状态不太好的伦道夫一眼,不过,那眼神就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不,比陌生人还不如,那就像是看仇人一样,眼里全是冰冷。

    隔得不远的两个人中间,现在出现的不是裂缝,而是一条常人难以度过的鸿沟。

    “你就不能抛下其它的那些无关紧要的事项,切身的替我们的公司想一想,特别是在你还没有应对眼前这一恶劣形势的办法时?”

    “无关紧要?”已经快走到门口的哈斯廷斯停了下来,“你认为那些事无关紧要的?”他又大叫了起来,“2000年被百事达和安蒂奥科拒绝的那一幕,还经常浮现在我眼前,那也是让我努力的最主要原因,但是,知悉内情的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有,”哈斯廷斯突然把手里的东西举过头顶,然后用力砸下,“谁说我不知道怎么应对面临的挑战?”

    “哐”一声,笔记本电脑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的,零件四溅。

    伦道夫已经坐到椅子上,飞溅起来的玻璃渣子和键盘按键,撞在他的身上、脸上,但他不为所动,哈斯廷斯这样的反应,足以说明一切。

    “嘭”的一声,哈斯廷斯毫无保留的甩开会议室的们,第一次面带怒容出现在所有员工面前。

    好像这一次,没有那个不开眼的员工,主动走过来他打打招呼,会议室里的这一番争吵,他们谁会不知道?大家甚至自觉的避开哈斯廷斯。

    过了好一会,伦道夫也冷着脸从会议室出来,虽然心情很差,但还是没忘记吩咐一声,“把会议室里收拾一下,”

    …………

    办公室里的哈斯廷斯,一点都坐不住,没人看着,他终于露出疲态来。

    他双手在脸上搓了搓,感觉脸上还是火辣辣的。

    确实,被你最亲近的人非常直白的说中了心里的那点小心思,正常人都会感觉羞愧难当。

    只是,现在真不是能探讨这些问题的时候,可以确定的是,伦道夫即便不会站在冯一平那一边,那也绝不可能再像以往一样站在自己身后支持自己。

    那么眼下自己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得到公司董事会和大股东们的支持。

    恰好,正好可以验证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有没有人遇到有人对你手上的股票感兴趣的事例。

    “杜德利,”他先打给公司一个机构股东负责人,新泽西州公共养老基金的联系人,“我明天到纽约,明天中午你有时间吗?我想请你一起共进午餐,”

    这么大的事,电话里自然不好说。

    “明天中午?”那边传来滑动鼠标的声音,应该是在看日程,“抱歉,明天一天日程都很紧,后天,也不行,你是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

    “哈斯廷斯,我跟你说,你现在真的很有必要来一个能让人振奋的好消息,我的很多同事对这笔投资现在都有不同的看法,回报低不说,这几年客户增长速度也很缓慢,”

    “我记得没错的话,2000年,你就有超过10万订户,到现在才多少,才超过100万没多久,不是吗?”

    “老兄,这可是美国,超过60%的家庭至少拥有一台DVD影碟机,这就是多少潜在用户?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不去电影院,去年,我们在家看DVD的时间平均为78小时,这要看多少张DVD?”

    “那么,你有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这问题虽然问得犀利,但哈斯廷斯应付起来容易得很,嗯,主要也是因为这一年回答类似的问题太多。

    “杜德利,难道还要我提醒你,在去年公司上市之后,你们的投资增长了多少吗?”

    很多上市公司股东的回报,其中分红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很多都来自于股票价格的上涨。

    比如原时空里的特斯拉,就是一直没赚钱,然而投资它的人很多都赚的盆满钵满的,因为特斯拉股价涨得凶啊!

    “我们有信心,在明年把公司的销售再拉上一个大台阶,你们如果想脱手,我估计有很多机构非常愿意接盘,”哈斯廷斯在电话里表现得信心十足,就跟今天之前在员工面前的表现一样。

    “好了,我们只有再约时间,下次再见,”

    挂了杜德利的电话,哈斯廷斯松了一口气,听杜德利的口气,不像是冯一平跟他接触了的样子。

    “卢克,”他又拨通了另外一个机构股东,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联系人的电话,还是同样的说辞,“明天中午能安排时间出来吗?我刚好到那边,想着能不能共进午餐,”

    …………

    新泽西州公共养老基金的办公楼里,秃头,看体格跟欧文有一拼的杜德利放下电话,笑眯眯的对就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康明斯和艾米莉亚说,“看来,他那边是得到了风声,”

    康明斯笑着说,“我们很敬佩哈斯廷斯先生的职业敏感性,”

    “要是这种敏感性,都能用在公司业务的拓展上,那就再好不过了,您说是吗,杜德利先生,”艾米莉亚笑着说。

    这样的话,还就她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说合适。

    “客观的说,哈斯廷斯其实做得不错,”杜德利说,“我们的这笔投资,回报真比较可观,我们也相信奈飞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表现得更好,”

    “好像你之前并不是这样的看法?”康明斯说。

    他原来在华尔街,之前跟杜德利虽然没有深交,但也接触过几次。

    “那是因为你当时还在华尔街,不是吗?”杜德利一副坦坦荡荡的我就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样子,“当时,我可不敢把一些真实的情况告诉你,”

    “那也就是,你现在说的话,也不一定是你真实的想法咯?”康明斯呵呵一笑。

    杜德利也呵呵一笑。

    艾米莉亚在旁边陪着笑,心里吐槽,“两只老狐狸!”

    “我们都清楚,奈飞这几年的表现,一直不够好,我们也都清楚,他现在面临的态势,更是严峻,沃尔玛,和百事达这两家实力雄厚的公司,已经和即将上线的相同业务,将不可避免的跟它直接竞争,”

    康明斯翘着二郎腿说,“我们同时也发现,到现在为止,奈飞并没有拿出如何应对这些挑战的举措来,”

    “当然,也可能是他们有了计划,但是还没有付诸实施,或者是我们没有看清楚他们的计划,总之,谁知道呢,”

    这也都是老套路,有意卖的人夸,有意买的人自然就贬。

    “我们也都清楚,”杜德利一个标准的中年猛男形象的家伙,偏偏脸上总是带着类似幼儿园老师那样的笑,绝对非常别致。

    “那位冯先生,可一向是以眼光精准著称,很多的事例印证了这一点,比如上次让大家都非常赞赏的收购硬币之星的一系列举措,可是都被很多人誉为是教科书级别的,”

    “所以,我想不通的是,冯先生一个眼光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对康明斯你这么不看好的一家公司感兴趣?”

    不愧是老狐狸,这个问题,问得绝对犀利。(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