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翎挂掉电话,稍微有点不淡定,一抬头,看到方颖芝快速的直起腰,一脸激动的八卦,一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能说吗?”方颖芝问,刚刚那几个词,极大的激起了她的好奇心。

    “前几天的新闻联播看了吧,”

    这个还真没有,方颖芝对那30分钟,还真很少从头到尾都看完的。

    “总理下月初要应邀对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埃塞俄比亚四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要组织国内的一批企业随团出访,这不,上面邀请了我们的冯先生,”

    说邀请,自然是客气之语,难不成你还想拒绝怎的?

    “哇,随总理一起出访啊!”方颖芝忍不住大叫了起来,“真的?”

    金翎看起来也非常高兴,“哈,”她兴冲冲的在桌上拍了一下,“谁还敢拿这事开玩笑不成?你先高兴着,我打个电话问问,”

    对这里面的道道,她也不甚清楚,只知道这样的一个邀请,一定很难得就是。

    这方面的事,她自然是问金副省长,不巧,秘书说金副省长在开会,“请务必让他现在接电话,麻烦你,”

    这是金翎第一次对老爸的秘书说这么强硬的话。

    她都这么说,秘书自然不敢怠慢,“我马上通知他,”

    今天的省长办公会,讨论的是研究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构建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的问题。

    与会的不但有几位正副省长,省直有关部门负责人,还有中科院省城分院的负责同志。

    省长正讲到,“说起来,在产学研结合,推动科技成果转化这一块,我们省就有个很好的典型,一平的那个神奇工坊,不就是依托高校创办的吗?”

    “创办至今,推出的产品虽然不多,但样样成功,我看了相关的资料,今年的秋交会上,他神奇工坊接到的单子,说真的,还真让我有些眼红,”

    “不过遗憾的是,他是在首都上大学,所以啊,这事跟我们关系不大,”

    “说到这里,高厅长,”他点了下省教育厅的厅长,“我们的企业要想办法把我们的优秀人才留在省内,我们的教育系统,也应该先想办法把我们的优秀学生留在省内,别再总是友好的把我们的高考状元都送到外省,”

    “这样的尖子生,应该想尽一切办法留下来,不仅如此,我们还要想办法抢其他省的高考状元,好不好?你要是做到了这一点,我给你庆功,我给你庆功!”

    “是啊,一平没在省里上大学,现在看起来,真是我们的一大损失,”说话的是政府的二号人物,常务副省长,也就是盛正的叔叔。

    “如果他留在省里上大学,一定能带动我们的大学城科技园成为国内一流的高校园区,”

    可不是吗,如果冯一平当时在省城上大学,那么他的汽车网和怡佳快捷酒店,这两家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那就肯定都在省城高校科技园里创办。

    放眼国内,有哪家高校园区能比?

    金副省长却没跟着说什么,这是他一贯的风格,在类似的问题上,他总是保持沉默,主要原因,自然是他女儿金翎就是嘉盛的总裁。

    “你看,电影里都说了嘛,21世纪,最稀缺的是什么?人才!我们各个部门都要想办法,不能让这些我们的事业也需要的稀缺人才外流,就从学生抓起,”

    高厅长连忙点头,“我们一定尽快拿出方案来,”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进来,小声在金副省长耳边说了几句,金副省长点点头,还真有些急,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吗?没记错的话,女儿还是第一次这么强硬的打断自己的工作。

    他匆匆跟省长说了一声,一出会议室,就拿起秘书已经拨通的手机,“小翎,怎么了?你没事吧,”

    听应该也是挺激动的女儿三言两语说明了缘由,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由得也说了一句,“这人还真不是不禁念叨,”

    “爸,你说什么?”那边的金翎有些不解。

    “没什么,”金副省长走进旁边一间空着的小会议室,“这当然是很难得的一件事,你们当然要重视,有些事,现在就要准备起来,”

    “好在你们在那边有很好的基础,”他补充了一句。

    金副省长怕是也是觉得这是挺好的一件事,就“捡重点的说”,也跟女儿说了十多分钟还意犹未尽。

    “现在马上正式向贸促会提交申请,还有,你跟一平说一声,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我们国家领导人出访,时间紧,活动多,正式友好访问,还不同于国事访问,偏向于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活动会更多,”

    国家主席出访叫国事访问,总理出访叫正式友好访问,国事访问,一般是给两国关系定调子,谈大方向,正式友好访问,谈的问题则会更具体一些。

    “随行企业又都要先领导人一步,自己负责交通,据说有些随访的人员,在访问过程中,连行李箱都没有打开,”

    “哦,”他又想起来一件事,“一平自己有飞机,还真是苦不到他,好吧,就先说这么多,我还要去开会,有些我也不太清楚,得找几个人问问,晚上再跟你细说,”

    方颖芝一直站在金翎桌前,见她放下电话,连忙问,“怎么样怎么样?”

    “事当然是好事,”金翎说,“不过,我们又有得忙的,”

    她想了想,“好吧,这事牵头的人,还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联系贸促会,准备相关的申请材料,”

    申请的材料,可不是一张纸,肯定要附上企业的相关情况,这可是随领导人出访,不论你的企业从事哪种行业,规模大小,守法诚信,那是最基本的要求。

    “我们还要准备另外的一些材料,”

    同样,这可是随领导人出访,自然会有一个政审的环节。

    …………

    硅谷,早上8点,冯一平在后院的草坪上,迎着朝阳,教女儿做广播体操,旁边还有一只拉布拉多在撒欢。

    阿曼达式的广播体操,怎么看怎么像是舞蹈,引得一旁围观的五位哈哈大笑。

    冯一平是真没想到,自己这个无意的举动,竟然有类似彩衣娱亲的效果。

    “你的手,不要软绵绵的,用点力,”冯一平停下来给女儿矫正动作。

    然后看着女儿真的使出了吃奶的劲,小脸都憋得通红,但动作,好吧,还是不要做要求的好。

    “一平,金姐电话,”黄静萍在门口喊。

    冯一平一愣,“这时候?”国内这时候,可正是0点左右,这是有什么事?

    “你就跳舞吧,”冯一平在女儿头上摸了摸,跑到门口,“喂,怎么了?”

    “是这事?你吓我一跳,”他对黄静萍解释,“是好事,你去照看阿曼达,”

    那边的金翎非常不满,“冯首富,吓你一跳?你知道为这事我们现在有多忙吗?剩下的时间还不到两周,我们有太多的事要准备,”

    “还有,你别满不在乎,别的企业,可能主动申请了好多年,一直都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可是被主动邀请,”

    这确实是一个荣誉,确定这样的事,官方的意见自然很重要,主动邀请冯一平,也说明相关单位对他和嘉盛的承认。

    不过,以现在冯一平的影响,特别是他在美国的成就来说,这事好像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可得好好把握这次机会,”金翎在那边滔滔不绝的卖弄起从她爸那里了解到的相关情况来。

    虽然到现在为止,领导人出访时,有关企业家随访的方面还没有公开报道,但其实从上世界90年代起,国家领导人出访或者参加一些经贸论坛时,都会组织企业家随行,为国内的企业“走出去”创造机会。

    最开始陪着领导人出访的,自然都是亲儿子,各路国企,随着民营经济的兴起,随访的企业里也有了些民企的面孔,现在,其实已经从国企多于民企向民企占主要部分转变。

    领导人出访,随行企业的选择,因地而异,因时而异,每次出访目的地不同,两国经贸合作的重点领域不同,随行企业也不尽相同。

    企业随领导人出访的主管部门是外交部、商务部和贸促会等。一般先会由外交部将出访计划通知商务部和中国贸促会(中国国际商会),再由上述两个机构通过商务部下面分管各大洲的司,以及挂靠在商务部下面的六大进出口商会和贸促会系统下面的国际联络部去联系企业组团出访。

    然后,以企业申请和贸促会邀请相结合的形式,将初步确定的企业名单送中国贸促会审查。

    审查通过之后,就和出国旅游一样,随访的这些人的行程,可不由国家负责,你就更别想蹭领导人的专机。

    当然,会有一个公司负责安排,就相当于是旅游社,把费用交给那家公司,这事也就差不多成了。

    不过,随领导人一起出访,一定程度上,相当于国家为你的企业背书,这样高规格的经贸团,蕴含的信息与渠道商业资源非常丰富珍贵。

    比如,往访国那边,也会针对性的根据两国**********中将要谈到的方面,同样组织一批企业对接,自然也是以知名企业为主,这样的机会和渠道,可是不常有。

    所以很多想把这次随访成果扩大的公司,都会先期派人去打前站,为自己老板跟往访国企业负责人的会谈做准备,或者是安排一些相应的合作签约仪式……。

    当然,至少在美国,这些方面的资源,冯一平并不需要,他现在已经和美国商界的不少大佬都有交情,但是,在这样的事上可不能矫情,你难道还能牛哄哄的跟贸促会说,“俺不需要这样的机会?”

    再说,这次总理还要出访除美国之外的其它三国呢。

    “明白了,我让布坎南专程协助你,”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听得出来,虽然国内已经是凌晨,但金翎依然很兴奋。

    “可惜啊,你说,如果总理在美国的时候,我们刚好把奈飞收购了,那该有多好!”她叹了一口气。

    如果真能那样,那肯定是为领导脸上添光彩的一件事。

    “一平,你说,这有可能吗?”

    “姐,你别逗了好不好,就算奈飞明天同意我们的收购,SEC(美国证劵交易委员会)的那帮家伙,也不可能在两周内就审查通过啊,”

    “好吧好吧,是我太贪心,总之,这事你别不当一回事,一定要重视起来,记住了?我现在找布坎南,”

    外公和爸妈他们的笑声还没停,挺有表现欲的阿曼达这会在跳从动画片里学来的舞蹈,非常可爱。

    她的宠物狗糖果也在一边凑趣,看着小主人在那手舞足蹈,它也摇头晃脑的,不时还叫上一声,或者在地上打个滚。

    冯一平拿着手机一过去,冯振昌就问,“又有什么好事?”

    感情他们一直都在关心着呢。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也都挺淡定,也是,这些年的好事,大好事太多,他们渐渐也习惯了。

    不过,等冯一平一说出这个消息,包括外公在内,大家都不淡定起来,外公只会说,“好,好,好啊!”

    冯振昌满脸的笑,“这事,你可要表现好,”

    黄承忠说,“我马上通知镇里,”

    就瞬间受到冷落的阿曼达有些不开森,黄静萍抱起她耳语了两句,她马上搂着冯一平的脖子,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爸爸,我好爱你呀!”(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