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排遣烦闷的办法,有的是睡觉,有的是购物,有的是吃东西,有的是看电影,有的的是去酒吧……。

    伦道夫排遣烦闷,放松心情的方法,很硅谷,他习惯于参加硅谷的一些Session。

    今晚他就参加了一个这样的Session。

    90年代,国内有一部很火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里面有一句很火的台词,“如果你爱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也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当然,对彼时国内的很多老百姓来说,即便纽约是地狱,那也比很多地方的天堂要好。

    其实,这话同样适用于硅谷。

    在大多数人看来,硅谷背靠斯坦福大学,是美国乃至全球高新技术的发源地和发动机,众多声名显赫的IT巨头分布在狭长的旧金山湾区,以至于这里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世界IT人士的神经。

    但他们都选择性的,或者下意识的避开了另一面。

    另一方面,硅谷又可谓是“生机盎然的坟场”,来自全世界的行业精英,带着成为下一个Yahoo、Apple、Google的梦想,凭借创意和激情,支撑着如雨后春笋般的创业公司。

    然而,只有少数幸运儿成功越过龙门,一定程度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但更多的却是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惨烈的竞争中。

    对硅谷大多数的人来说,影视剧里看到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夜生活,跟他们是绝缘的。

    白天忙于各种工作,晚上,硅谷有些人当然会参加一些聚会,但很多人会“在家办公”,其实就是加班。

    按美国通行的企业文化,如果某员工所负责的任务不能在上班时间完成,往往会被认为是能力欠缺。

    也正因为如此,就像是我们在学校时,为了上课时能赶得上老师的进度,提前预习一样,很多工程师在晚上也要预花时间来保证第二天工作的质量。

    还有人选择参与各种社交,这种社交,虽然目的也可以说是把关系转化为生产力,但并不是我们认为的平常意义上的社交。

    通常是一个人网上通知,“某时某地,我要举办一个聚会,欢迎大家报名,”

    这样的聚会,通常会有公司免费提供场地,免费提供食品,还会有志愿者主动提供服务,届时,几十或者几百个素不相识的人,从公司直接来到这里,其中不乏投资人,大公司的主管,以及忙得要死的创业者们。

    偶尔也会有几个演讲嘉宾,但更多时候并没有中心人物,几个小时,大家只是挤在一起叽叽喳喳,看似是浪费时间,其实大家都在找一种很宝贵的东西——新想法,或者说是灵感。

    这些玩意,闷坐在家里可找不到,但在跟人讨论,或者争论的过程中,搞不好就会闪现出来。

    好像这样的聚会,后来国内的中关村也在举办。

    和这样的聚会类似,硅谷的晚上,还有众多的类研讨会或学术交流会,说是会,其实并不尽然,往往很随意,硅谷人戏称为“夜校”。

    当然,你在硅谷这样地方,找一个大家穿戴整齐,一本正经的坐在教室里上课的机会,本来就很难。

    这类夜校“入校”手续非常简单,只要网上注册即可免费参加。

    有些也算比较正式,往往由大公司赞助,有固定的议题,比如讨论搜索技术等,会有主题发言和会后的问卷调查。

    另外一些形式上就显得很随意,比如开源社区阶段性产品的发布会和一些技术难题的交流会,如果来的人太多,大家就席地而坐,台上台下唠家常式的互动,气氛虽然很放松,但交流的内容却是货真价实的。

    IT行业瞬息万变,即使是在商业领域相互竞争的大公司,在技术上也倾向抱团取暖的“开放交流”。

    在不泄露核心机密的前提下,在硅谷举办这样的聚会,也是IT公司提升自身透明度、展示自信心的一种方法,说白了就相当于打广告。

    更是让这些公司和硅谷大环境保持气血相通的重要途径,这也是各公司热衷赞助、甚至经常主导此类夜校的主要原因。

    在这里,经常会涉及到时下最新的技术,最新的商业模式,参加者多半都有很深厚的专业背景,因此更会吸引到一些大佬来参与。

    随意,如果你发现同样盘腿靠在墙角的那个人,挺像媒体上曾看到的某传奇人物,那么,很有可能他就是。

    伦道夫今晚就又一次来到了这样的夜校。

    …………

    在夜校放松了两小时,虽然今天晚上听到的内容,对伦道夫的业务上没什么帮助,但是,他的心情却放松了下来。

    以至于老婆都戏称,这样的地方,就是他的“教堂”,总是会让他安宁。

    7点半,驱车回到帕罗奥图家里的伦道夫,一看到坐在客厅的那个人,心情马上又不好起来。

    “回来啦伦道夫,今天晚上有没有什么收获?”哈斯廷斯满脸堆笑的问。

    “哈斯廷斯6点就到了,我说给你打电话,他说不用,”妻子迎上来解释道。

    都不是外人,都熟悉他的习惯,知道他去那的时候,多半心情不太好,如果在往日,伦道夫会说一声谢谢,但是今天,他没什么表示。

    “你们聊,好好聊,晚餐马上开始,”妻子笑着对他们俩说。

    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伦道夫的妻子很熟悉,搭档嘛,有时就跟夫妻一样,哪有从来不产生矛盾的?

    “啤酒?”伦道夫问。

    “苏打水,”哈斯廷斯笑着说。

    “伦道夫,我向你道歉,”跟以往一样,哈斯廷斯主动道歉,“上午在公司,我不够冷静,”

    “可是伦道夫,你也知道我的个性,现在你也清楚我最近承受的压力,”哈斯廷斯叹了一口气,“我真的是压力太大,”

    “不瞒你说,我甚至觉得,现在的情形,跟2000年是很像,你能理解吗?”

    “我理解,”伦道夫闷声答了一句。

    “2000年,呵呵,我们都觉得撑不下去,我甚至都主动找上百事达,找上安蒂奥科,诚恳的让他们用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代价收购我们,”

    “但是,有了你的支持,我们最后闯过了那道关,而且发展到了今天的地步,对不对?”

    “伦道夫,现在又是那样的情形,我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站在我身后,帮我整合公司和董事会的力量,相信我,和那次危机一样,和01年ipo受阻时一样,我们最终同样能够安然度过,并且取得更大的成功,把那些觊觎我们的公司,远远的抛在身后,”哈斯廷斯忍不住手舞足蹈的说。

    然而,伦道夫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说,“好吧,”

    他抱着手坐在那里,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啤酒,哈斯廷斯的话都说完了好久,他还是没表态。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哈斯廷斯脸色变了一下,做得离伦道夫近了一些,“相信我伦道夫,以前可以,这一次,我们同样一定能行,”

    但伦道夫还是没说话。

    良久,就在客厅里的气氛接近冰点的时候,伦道夫终于开口了,“哈斯廷斯,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现在明明有更好的路可以走,有更好的计划可以马上实施,我们为什么不欢迎,为什么还要大家冥思苦想的找应对的办法?”

    “为公司考虑,同时也是为我们考虑,难道我们不应该这样做吗?”他看着哈斯廷斯问。

    “伦道夫,你看来还是想接受那位冯先生的并购,可是,你就真的明白他的想法吗?”哈斯廷斯恼极,却还是耐着性子做伦道夫的工作。

    “我相信就和他收购硬币之星一样,他主要是为了把公司做好,”伦道夫说。

    “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哈斯廷斯忍不住甩手站了起来,“那就不是我们的奈飞,就不是按照我们的想法发展的奈飞,”

    他马上意识到这话有些不对,跟着说,“伦道夫,你清楚我们还有多少想法要实现,如果真被收购,那还有机会实现我们的想法吗?”

    “我无所谓,只要对公司好就好,”伦道夫回答道。

    哈斯廷斯一时都有摔东西的冲动,然而,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客厅。

    “你再好好想想吧,”他深吸了一口气,“明天我们另找个地方再谈,”

    伦道夫家里还有孩子,他不想闹得跟上午在公司一样。

    “我就是这个想****道夫说。

    于是,哈斯廷斯出门的时候,关门忍不住重了些。

    “哈斯廷斯呢?”伦道夫老婆闻声出来。

    “走吧,我们吃,”伦道夫看着老婆担忧的眼神,安慰她,“放心吧,没事,”

    他其实清楚的知道,这次,是真的有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