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距纽约只有600公里,但加拿大蒙特利尔,此时已经是一番冰天雪地的景象。

    这座城市,是加拿大第二大城市,每年平均降雪量,高达2.14米,如果这还没有什么概念,那么只要做个比较,大家一定会印象深刻,它的这个平均降雪量,比莫斯科还大。

    严寒的天气,导致人们在市中心修建起了庞大的地下城,面积高达400万平方米,里面各种服务设施应有尽有,又被称为第二个蒙特利尔。

    此时,呆在温暖如春的机场里,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本来会觉得有些优越感的布坎南却有点不习惯。

    这座机场叫蒙特利尔皮埃尔·埃利奥特·特鲁多国际机场,尔皮埃尔·埃利奥特·特鲁多,自然是一个人的名字。

    加拿大曾经的经济首都,也是它第二大城市的主要机场,能用他的名字冠名,那他自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这位也确实不简单,出生于蒙特利尔的他,在1968年4月,登上加拿大总理的宝座,并在一直呆到1984年,整整16年!

    隔壁美国的总统们,看着他在位的时间,一定都不停的流口水。

    后来,他经常被称之为老特鲁多,这个老,就像老布什的老一样。

    老特鲁多的儿子,也不是个简单的货色,也是在后来把冯一平现在正想拉关系的哈珀掀下台,自己成功当上总理的小特鲁多,被称之为世界最帅的总理那个就是。

    当然,让布坎南不习惯的不是这个。

    从老特鲁多的名字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法裔。

    所以让布坎南不习惯的是,这个北美第十五大城市的机场里,它的语言,竟然是法语。

    这个又是蒙特利尔另一个特殊的地方,它是法国殖民时期的“新法兰西”的中心,到现在,这座城市里超过6成的人使用法语,所以法语是这座城市的官方语言。

    因而,这座人口逾300万的城市,也是世界上除巴黎之外,第二大法语城市。

    语言,是文化的表征,这里说的是法语,奉行的自然是法国文化,浪漫的同时,多半是有些散漫的,所以目前蒙特利尔,是NEXTDOOR进展最慢的一个地方。

    十点多,他终于看到康明斯和艾米莉亚从通道出来,“快,这边,”

    不知道是哪个环节的问题,总之,航班是有些延误,不管是浪漫还是散漫,约好的见面时间总不能错过。

    “我外围做了一些调查,帝国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对手里持有的奈飞的股票,是有些不太重视的意思,也就是不那么看好奈飞,但是,对它还是有些期望,”

    “只要不重视就好,”康明斯说,“其它的都好说,就是我们眼光很好的冯老板,要收购他们的股票,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自己手里的股票肯定是个好东西,”

    这两天,他们马不停蹄的拜访了好几家奈飞的机构股东,反应都跟新泽西州公共养老基金的杜德利差不多,只要价格合适,他们出手的机会还是比较大,只是,因为冯一平眼光的原因,他们的报价一般都比较高。

    “冯大概也想不到,他的好名声,反倒成为了我们工作的阻力吧,”艾米莉亚说。

    “你们的那套说法我觉得很棒,”布坎南说,“能打消他们很多的疑虑,”

    “对了康明斯,今天之后,我也回硅谷,可能还有些事需要你协助,”

    “我也听说了,是,这样的事,自然也少不了我们的老板,”

    虽然具体行程保密,但是总理要访问的事,新闻里都报道过,他们都已经知道。

    “以冯现在的条件,还需要这样的资源啊?”艾米莉亚问。

    “需要,自然需要,”那两位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越多越好,”

    东西方的商人,不约而同的对这样的事情都很看重,但是原因可能还是有些不同。

    对国内的商人,特别是民企来说,能参与这样的活动,意味着官方的注意和一定程度上的认同。

    此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们中的大多数,很难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随访就是一个机会,到了国外,领导人一般会顺道接见他们,至少能握握手,有些可能还会得到一张合影。

    在国内,和国家领导人的一张合影,那就是非常硬的一项无形资产。

    有这一条,就是随访没能有什么商业上的收获,那也是非常值的一件事。

    类似美国的商人出席这样的活动,主要的自然也是寻求商业机会,但除此之外,他们也会有其他的目的。

    应该说,在美国的制度下,主要是慈善制度(前文已有介绍,此处不再赘述),美国的一些有钱人,还真有一些改变世界的想法和举动,跟着美国总统一起出席这样的活动,那就有机会把自己的观念灌输给更多的,更有力的人士。

    客观的说,这一点,我们国内的富豪,还真是跟他们有差距。

    就比如巴菲特和盖茨发起的巴比慈善晚宴,虽然不具备全球推广的条件,本身也有自身的一些考量,但是,依然会对全世界产生不小的积极影响。

    而我们国家的富豪,要做到这一步,还是有相当远的距离。

    “需要我协助些什么?”康明斯问。

    “应该会需要你联系你华尔街的那些关系,”布坎南说。

    这是金翎交代的,就是用不上,也可以做个准备。

    这个准备,自然不会是为总理出访准备的,那事还轮不到冯一平操心,关键是,呵呵,他也操心不上。

    这个准备,是为了国内随访的那些企业而做的。

    包括这次来的那些国企,他们在美国的影响,都不可能有冯一平这么大。

    哪怕是国内很早就到美国来发展的那些银行,因为自身业务的限制,在相关方面的影响力,也不可能有冯一平的NEXTDOOR这么广泛。

    如果时间来得及,可以安排华尔街的一些人,跟国内这次随访的企业见见面,认识一下,聊个几分钟。

    别小看这几分钟,只要能留下联系方式,那以后这个关系就可以维护。

    这样做,也算是嘉盛给国内的企业卖个好,顺道,也小小的展示一下实力。

    对冯一平这样特别怕麻烦事的人来说,这样袒露自己实力的事情,以后应该要多做。

    让人感觉到差距,熄了一些不该有的小心思,总比将来发生冲突的好。

    “没问题,”康明斯答应得很爽快,就没说什么为什么不让冯一平联系的话。

    冯一平跟华尔街一些大佬的关系,确实比较不错,但是,不能事事都让老板做,他约不来的,冯一平再打电话,那才最妥当。

    “到了,”布坎南指着前面的那栋办公楼说,“希望这次,我们能有好结果,”

    “第一次接触,不明确拒绝,就是个好结果,”康明斯说。

    然而情况好像比他们想象的要乐观些,他们要见的卢克先生竟然亲自到楼下迎接,“欢迎三位联袂来访,”卢克热情的把他们朝楼上迎。

    “我们对贵公司和那位冯先生,可是闻名已久,”

    “谢谢,”康明斯说。

    “虽然这个提议有些唐突,但是,我还是想问问几位的意见,”

    刚进入办公室,寒暄了几句,卢克突然说。

    看来他这么热情,原因多半要落在这个提议上。

    “相信卢克先生的这个提议,一定会对我们很有帮助,”康明斯绵里藏针的说。

    “我是这么认为,”卢克自然听得出他的意思,没帮助的提议就不要说。

    “在这次会面结束之后,我们银行的同事,希望能跟三位有个会面的机会,”

    银行的同事?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背靠的自然是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这是一家迄今为止,成立了已近140年的银行。

    目前,它已经发展成为北美地区最大的商业银行之一,在上个世界90年代,就已经跻身世界50大银行之一,也早就涉及到了证券、购并、重组、保险等业务。

    以后就算是用不上,但跟一家这么有实力的银行建立联系,自然也不无益处。

    康明斯是想得更远,那么,有没有可能用他们银行的钱,来收购他们手里奈飞的股票呢?

    好像也不是不能运作的事,至少他们主动伸出橄榄枝,应该就有合作的考虑。

    “我们非常乐意,”康明斯说。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不错,他们持有的奈飞股票如果有意向出售,真不见得反对这样的做法。

    卖股票,他们可以赚一次,购买股票的这笔资金,如果是贷款,那就能再赚一次,一桩生意如果能赚两次,还顺道能跟NEXTDOOR这样非常有前景的公司搭上关系,其实也就顺道跟冯一平有份的其它公司,比如谷歌搭上了关系,那也是一举三得的好事。

    对康明斯他们来说,这也是好事,有这样的考虑在,他们有理由对这次洽购股票的事,持更乐观的态度,说不定对方更想做成这样的生意。

    另一方面,这样的大手笔收购之前嘛,资金自然是准备得越充实越好。

    这真是意外之喜。

    于是,双方脸上的笑容都更真实了一些,“卢克先生,想必你也清楚这次我的来意,关于奈飞……,”

    …………

    旧金山的一家西餐厅里,明天即将回国的9位记者聚在长桌边,兴冲冲的讨论着这几天的见闻和收获,到这时,包括那六位报纸记者在内,他们早就没什么忐忑。

    之前的那篇专访,虽然没能引起什么反响,但那也无所谓,他们这几天写出来的稿子,绝对是国内同行中,关于硅谷报道里,质量最高的一批,而且后来者还真容易做得比他们更好。

    “来了,”李志雄小声说。

    餐厅外,停下了好几辆车,冯一平从中间那辆黄色的悍马上下来,在门口稍微等了等,身边马上汇聚了一大堆人马。

    姚记者看到冯一平被一群人围着走进来,忍不住说了句,“果然是冯一平,吃餐饭都这么大的动静,”

    李志雄辨别了一下,“都是他公司的高管,这应该是顺道来次聚餐性质的晚餐吧,”

    姚记者看了一下,冯一平和身边的人,这会好像依然在谈工作,又来了一句,“果然是冯一平,吃餐饭都还要谈工作,”

    “不愧是名记,”李志雄又来了一句。

    李志雄猜得没错,因为要为他们送行,冯一平顺道来了次聚餐,把特斯拉的那几位也拉了过来。

    也是刚刚赶到的康明斯和布坎南,跟他汇报了今天上午会谈的结果,虽然没有敲定,但却是这几天接触的机构大股东里面,谈得最好的一个。

    至于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的橄榄枝,“这家银行,实力很强?”

    “很强,是加拿大的六大银行之一,今年一直是加拿大股息率最好的银行,”

    股息率高,那自然说明它经营得好。

    “那我没意见,”但他此时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看来是不是可以考虑让加拿大的这些银行,也参与到谷歌的上市中来。

    加拿大也是老牌的富国,让加拿大的机构和民众,参与谷歌的认购,肯定是一件好事,原来谷歌ipo差点失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认购不足,不得不一再调低发行价。

    冯一平自然不想让这样的情况再发生,因为谷歌发行价高一分,他的身家就高一截。(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