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沉思着走到桌前,康明斯眼疾手快的为他拉开椅子,“哦,谢谢,”冯一平这才清醒过来。

    国内的9位记者看了,心里喝了一声彩。

    他们这几天在硅谷,自然很全面的了解了冯一平公司的情况,这位康明斯先生的履历,他们都很清楚,华尔街前知名投行的高级副总,对冯一平都这么恭敬,可见冯一平在这些下属中的声望。

    “我怎么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含而不露的气势?”姚记者小声说。

    “早就有了,”好几位接道。

    “各位好,辛苦了,”冯一平走到李志雄身边坐下,“希望这几天的安排,能让各位值回票价,”他笑着说。

    “绝对值了,”大家差不多异口同声的说

    “我想国内其它的同行,没有像我们这样深入的了解硅谷这么多知名公司,还采访到了这么多大人物,”姚记者身为唯一的女性,在这种场合,总是有优先发言权,“这真是意外之喜,”

    “所以我们要谢谢你,冯总,”李志雄他们举起酒杯。

    冯一平一向不会辜负人,这几位记者,是应公司的邀请来美国,但是之前他们的那篇专访,显然是没有达成目标,从效果看,可以说连票价都值不回。

    所以这几天在硅谷,他安排他们九位,去采访了硅谷几家知名的公司,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苹果,自然还有谷歌,还有惠普,以及思科。

    有公司出面联系,都有专人负责接待,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国内媒体到硅谷采访,受到最周全的接待。

    “叫我名字就好,”冯一平举起杯,“有收获好,不然我真担心你们这次出差会影响到考核,我也非常感谢几位远道而来,希望大家能多写出几篇让主管满意的稿子,”

    “酒呢,能多喝就多喝,不能喝就多吃菜,我是不能喝,所以不能保证你们喝好,但是一定让大家都吃好,”

    “忘了问,要带回去的礼物都买好了吗,要不要我帮忙?”

    “这冯首富,跟传说中的对记者不近人情,完全不一样啊,”那九位都想。

    “冯总,这一次随访,可以说也是在你的主场,在这期间,有没有什么好消息会披露?”李志雄问。

    这也是国内的惯例,相关部门选择随访的公司,一般都在往访国有业务,或者是有在往访国发展业务的意愿。

    而随访的企业,自然也会尽力在这个期间安排一些放的上台面的合作项目的签约仪式。

    比如国家的亲儿子,那些更需要领导关注的国企,尤其是如此,当然,一般情况下,他们的准备时间也会更长一些。

    然而这次实在是不巧,还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消息。

    “你们真是消息灵通,”冯一平笑,“不过这一次,还真没有,”

    如果真要做,那也不是没有,奈飞虽然到时应该还搞不定,但是,把已经准备好的youtube提前上线,倒是可以做到。

    不过,在奈飞还没搞定之前,这个网站还真不好上线。

    “冯,”康明斯问了问艾米莉亚,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之后,提醒了一句,“或许IMDB可以?”

    看来类似的工作,美国这边的商人,一样做得很熟稔。

    “那个,看起来真不够份量,”那只是IMDB,如果他们投资亚马逊,那才够点份量。

    说起来,这也怪冯一平他们,对相关的消息不够关注,不够敏感,或者说是经验不足。

    这样的出访事宜,安排的时间都很长,这次出访,应该在新一届领导集体上任的时候,就已经在安排,之前肯定有露出过风声。

    如果他们对这方面够敏感,那在此之前,就会有相关的预判,这次领导人出访,他有很大的几率随访,那就有更多的时间来做相关的准备,那至少下个月初,他们一定有配得上这次访问的举措。

    …………

    伦道夫下班后应邀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酒吧。

    酒吧不太起眼,洛斯加托斯小镇上也就那么几家酒吧,这家,可以说是他们俩的老地方,闲暇时,经常会来坐一坐,有时候工作累了,也会来这换换脑子。

    这家酒吧,也可以说是一个见证者,见证了他和哈斯廷斯从搭档到朋友,也见证了奈飞这一路的坎坷和成长。

    “嗨,伦道夫,”吧台后的小哥主动跟他打招呼,“好几天没来啦?公司太忙吗?”

    伦道夫点点头。

    “还是老样子?”

    伦道夫又点点头,他现在确实没什么心情跟人寒暄。

    接过一瓶啤酒,看到他们的位子上还没人,他到桌上足球的小台子那玩了几把,直到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嗨,”

    哈斯廷斯拿着手机站在他身后,推着他朝座位那边走,还向吧台比划了一下,无声的说,“一瓶啤酒,”

    “好的,很高兴在明天中午见到你,”他对着手机说,“再见,”

    “一个朋友,”哈斯廷斯主动向伦道夫解释。

    靠在酒吧松软但有些陈旧的沙发上,“还真是有些日子没来了,你呢,”

    也是从今年夏天开始,他就没有这么多闲情逸致。

    “偶尔来一两次,”伦道夫说。

    “还记得以前吗,在公司加班之后来这里喝上一杯,啧,那感觉真让人满足,”哈斯廷斯有些感慨。

    “那时,你家的小查理还呀呀学语,昨天去你家里一看,呵呵,已经长那么高了,”

    伦道夫也有点感慨,可不是吗,这些年,他们也随着奈飞在一起成长,他和哈斯廷斯,两个人之间,两个家庭之间,都留下了不少回忆。

    “你等等,”哈斯廷斯拿出手机,“我记得里面好像还有照片来着,”

    他真从里面翻出一张照片来,那是他们俩穿着旧金山49人队的队服,就在这家酒吧里,看他们的橄榄球比赛时,被同事拍下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两人喝得脸色通红,模仿着橄榄球队员的动作,跳在空中冲撞,笑得很开怀,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

    “来干,”他拿起啤酒瓶,跟伦道夫碰了一下,“明年超级碗的时候,我们也来这里看,”

    伦道夫也有些动情。

    央视的朱军如果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表示非常欣慰,原来我的《艺术人生》,已经在硅谷有了这么大咖的观众,而且对节目里所能用的那些手段,运用的如此之纯属。

    他在艺术人生的节目里,让访谈者潸然泪下,用的也是类似的手段,先来段深情的回忆,再聊聊家人,看看照片……。

    “哈斯廷斯,”伦道夫主动说,“你再好好考虑考虑那边的提议,行不行?”

    “我这些天想了很多,发现从各方面想,都真没有必要拒绝这样一个能让我们的公司得到更快发展的好机会,”

    “我也想了很多,”哈斯廷斯说,“想起了我们这一路走过来的很多事,你还记得吗伙计,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连裁员都不敢,也都不会,总觉得那太残忍,就像撕破脸一样,也是对我们自己的否定,”

    “直到那次被百事达拒绝收购,我们才想通这个问题,公司需要去做正确事情,这不是自私,而是保护公司,我们创办了这家公司,就应该对这家公司负责,”

    “要带着它走到我们当初想让它去的地方,可是伦道夫,被收购之后,我们能还能再把握公司发展的方向吗?”

    “我相信一定会的,冯肯定也跟你承诺过,收购之后,包括其它要注入的资源,统一由我们运作,”伦道夫说,“我们可以在购并协议中正式加入这一点,”

    “他的计划越明确,我们到时就越没有自主权,”哈斯廷斯说,他感觉自己跟伦道夫在这一点上的分歧,越来越大。

    伦道夫摇摇头,他现在完全明白了哈斯廷斯的心思,“就和你说的,我们创办了这家公司,就是要为这家公司负责,而不是为某个人负责,”

    怒火在哈斯廷斯的眼睛里聚集,但是,他最终并没有说什么,把啤酒瓶在桌上一顿,面无表情的起身就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