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道夫叹了一口气,把剩下的啤酒一口喝光,看了看那边都还没怎么动的啤酒,看到桌上溅出来的那些啤酒,拳头在桌子上敲了两下,面色冷峻的走出酒吧。

    这会的晚上,洛斯加托斯的气温和平常一样,其实至少维持在15度左右,但他就是觉得有些冷。

    “嗨,老兄,还有烟吗?”他冲那边灯柱下吞云吐雾的一个家伙说。

    “给,”那个穿着牛仔裤和毛衣,还围着围巾的家伙丢了一根过来,但是不常抽烟的伦道夫又没带火,只得过去借火。

    “老兄,我认识你,”那人看了伦道夫一眼,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说。

    “你也常来这?咳,”伦道夫好长时间没抽,觉得有些呛。

    “对,哎,你那个同伴呢,就是那个,”那人比了一下胡子,哈斯廷斯的小山羊胡还是挺有辨识度。

    “他有事先走了,”

    其实伦道夫明白,这一次,哈斯廷斯怕不是先走了这么简单。

    对他们这样工作上多年的搭档来说,争吵,其实没事。

    争吵,可以说是伴随着他和哈斯廷斯创业,也就是伴随着奈飞成长的全过程。

    如果做一番统计分析,他和哈斯廷斯的争吵次数,是他和老婆争吵次数的好多倍以上,早习惯了。

    自然,原来的那些争吵,并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合作,和他们之间的公私关系。

    但是,考虑到他们目前面临的巨大分歧,哈斯廷斯刚才那无话可说,或者是不想说的情形,才是最糟糕的。

    这其实跟夫妻关系也差不多,夫妻之间,不怕吵,就怕到后来你说什么做什么对方都无所谓,那时,问题就大了。

    抽烟的哥们把烟头在灯柱上摁熄,熟练的弹进不远处的垃圾箱里,“有个志趣相投的哥们真不错,拜,”

    他丢下一句,手插在口袋里,颠颠的走了,却让站在昏黄的灯柱下,缩着身子在抽烟的伦道夫,显得愈发落寞。

    他无由的觉得这天好像又冷了些,黑了些,但是,他回头看了看公司所在的方向,腰杆就直了几分。

    他把手里的烟捻熄,也弹向垃圾桶,然而,没中!

    此时这样的小事,让他也不由得暗骂了一句。

    但这好像只是他不好运气的开始,出了小镇的那个路口,他被好几个人比划中指。

    虽然在友情和公司之间,他已经做了明确选择,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伦道夫等红绿灯的时候,有些失神也是正常的。

    于是,在晚上7点的十字路口,一辆普锐斯堵在十字路口,绿灯亮了老半天都不动,身后车辆的鸣笛和闪灯,他也置若罔闻。

    都在公司辛苦一天了,现在回个家也这么不顺畅,还有,预报说晚上可是要下雨的,被他堵住的那些车,没一个有好脾气,终于动起来后,不约而同的超到他前面,狠狠的竖起中指。

    …………

    听到车声,伦道夫夫人茱莉亚迎到门口,“你们谈了这么长时间?”

    “路上耽搁了一下,”伦道夫把公文包顶在头顶,跑到门廊下,“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茱莉亚鼻子灵,“你都抽烟了,还没什么事?”

    “告诉我,你和哈斯廷斯,这次分歧真的有这么大?”茱莉亚问。

    “我都是为公司考虑,”伦道夫说。

    “擦擦,”茱莉亚递给他一条毛巾,“你真的觉得那位冯先生的计划,对公司会非常有利?”

    本来伦道夫在家是不会跟老婆说太多公司的事,但是这几天,他确实是有话找不到人说。

    “按他的说法,公司会有一个大的飞跃,”伦道夫说,“就比照硬币之星来说,他收购公司,肯定是有的放矢,早就做好了相关的计划,”

    “而奈飞还不同于硬币之星,市值是它的几倍,他也一定会更慎重,现在他这么说,也准备马上启动收购,我觉得,那肯定是因为他有了把握,不管是收购,还是收购之后的发展,”

    “以哈斯廷斯的个性,他的做法倒也能理解,”茱莉亚说,“但如果是真的如此,伦道夫,我们是不是该早做准备,为我们的将来做打算?”

    女人嘛,总是为自己家庭考虑的多。

    “你的意思是?”

    “对,我觉得既然如此,加上你说那位冯又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那我觉得他们说得对,最好是协议收购,别让奈飞被哈斯廷斯带领着跟那边对抗,最后不得不采取要约收购,那完全就是内耗,”

    “董事会里那几位关系跟你不错的,你是不是可以现在就做做工作?这对你在将来新公司的地位,肯定是一个促进,”茱莉亚搂住伦道夫,“亲爱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话说,有些男人能接受别人的领导,但有些女人,还真不愿意屈居人之下。

    那啥,哪怕其实真有很多时候,她们就是会屈居人之下的,嗯,你应该懂得!

    “硬币之星的高管,在被购并之后并没有什么变动,”伦道夫说。

    “但那是协议收购,不是吗?”茱莉亚说,“你们这一次,很可能是恶意的要约收购,他们怎么可能还对管理层印象那么好?”

    “再说,你如果能把恶意并购,变成善意并购,那不就是立了大功?那位冯先生肯定就会对你产生更多的好感,不是吗?”

    “不,我不会这么做,”伦道夫断然说,“我不会,”

    他顿了顿,“我只会从公司的利益考虑,”

    “你不觉得,这样就最符合公司的利益?”茱莉亚说。

    …………

    哈斯廷斯就比伦道夫果决得多,经历过这么多波折,他的内心,已经变得非常强大。

    这种强大,很多时候表现在外,那就是冷酷无情。

    早就不是第一次创业时,虽然懵懵懂懂的就成功了,但还是一直坚持追求自己理想的人,更不是当初连裁员,都下不了决心,也下不了手的人。

    最后的努力失败之后,他没有回家,就近回了公司,很快就发了一些邮件。

    分歧已然不可挽回,伦道夫在接下来怎么做上,还犹疑不决,哈斯廷斯可不会。

    这些邮件的内容,虽然他是第一次写,但是,写起来真是一气呵成,毫不停顿。

    这或许跟他此时的情绪有关,或许是,潜意识里,他早就对这样的情形有了准备,早就打好了腹稿。

    反收购的事,他真没什么明确的预案,但是,对伦道夫可能以后不跟自己一条心,哪怕不曾公开,哪怕不明朗,他心里怕是早就有了准备。

    将那几份邮件发出去之后,他感觉轻松了许多,些许的惆怅,在他走过此时因为没有一个人在,而显得非常空旷大气的办公区的时候,很快消失殆尽,这,是我的奈飞!

    …………

    不知道从哪溜出去的糖果,湿淋淋的跑回家里,“糖果,”阿曼达张开双手跑过去,“你怎么淋雨了,”

    “快回来,”几个人同时叫,但说时迟那时快,糖果已经非常快速的甩动了几下,但是小女孩对甩到身上的雨水毫不在乎,反而觉得有些有趣,“糖果,你这是洗澡了?”

    糖果亲热的用粉红的舌头在小主人的手心舔着,正宗很狗腿的样子。

    “呵呵,好痒痒,”

    “叫你别过来,”黄静萍提起女儿,“现在你得去洗澡,”

    “糖果,走,一起,我帮你吹干,”这小丫头,现在真是把糖果当成了最好的伙伴。

    “外公,你们要不要先吃吧,我们刚好等会,”黄静萍说。

    “没事,等等一起吃,”梅建中背着手走到门口看雨。

    “谁的电话?”黄妈妈看了眼楼上问女儿,“怎么刚好在吃饭的时候打过来?”

    “不知道,反正是业务上的,”黄静萍说。

    见女儿这么大咧咧的,黄妈妈真有心嘱咐她几句。

    不过,对现在的情形来说,女儿这样心大,可能还是一件好事。

    她们是有些怎么牢靠的管束男人的经验,不过那些经验有个大前提,自家男人就在家门口一带做事,活动范围不大,那样除了自己,有的是人监督他。

    可想而知,对冯一平这样满世界跑,早上国内晚上就国外,跟五湖四海的人做生意的人来说,她们的那点经验,还真不够用,也不适用。

    她想的有点多。

    冯一平正在接的电话,是贝佐斯打来的。

    也只有他这样专注于工作,但是目前段位有没有盖茨那么高的富豪,才会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也不觉得有任何不对。

    首先,他的财富和地位,让他现在可以在给通讯录的任何人打电话的时候,都可以不在乎时间。

    同时,他还没到盖茨的地步,控制欲又强,公司的大事小情自己一把抓,目前还保证不了每餐都按时吃饭。

    问的自然是冯一平投资IMDB的事。

    “贝佐斯,我郑重考虑了几天,哪怕IMDB目前的盈利能力一般,但我还是很乐意投资,因为这是你让我投资,”冯一平说。

    这样的话嘛,谁都爱听,贝佐斯同样也不例外,“哈哈,谢谢,”

    冯一平都在想,他这会是不是在高兴的摸着自己接近光头的脑袋呢?

    “那么,你就尽快安排人把这事定下来,签约的时候,我们再见一面,”贝佐斯说。

    “不过贝佐斯,我得先声明,对如何让IMDB提高盈利能力,我真是没什么主意,”

    倒也不是一点都没有,但是他目前真不想说。

    原因嘛,比较复杂,简单点说,如果他没记错,在未来,亚马逊和奈飞,其实也展开了竞争。

    这并不是不可以预料,现在亚马逊出售DVD,奈飞出租DVD,二者的业务范围,其实已经有了一定的牵扯。

    NEXTDOOR网站上的评论板块,其实早就跟IMDB也有了冲突。

    现在在这方面帮助亚马逊,不亚于给自己的将来增加麻烦。

    所以,说不说,主要还是要看将来的发展。

    “这样啊?”贝佐斯的声音并不见得有多不高兴,冯一平都特意强调了一次,他自然不会再问这是真还是假。

    “那也没关系,相信我们在一起,一定能想出办法来,”贝佐斯说,“冯,我先欢迎你!”

    被又一个大佬这样看重,冯一平突然觉得压力挺重的。

    电话刚放下,马上又响了起来,冯一平一看,梅耶尔的,看来黄妈妈的第六感还真是不错。

    “下雨,还没吃饭,不知道在哪吃饭,哎,你几天没来公司了?”

    冯一平都能听到她那边,雨刷孤独的摩擦着前挡风玻璃的声音。

    冯一平看了看电脑里的那份文件,“有些事要跟佩奇他们建议,这一两天就会去公司,”

    “爸爸,吃饭啦,阿曼达好饿,”头发吹得蓬松,换了一身衣服的阿曼达拉开门喊道。

    “别打扰爸爸,”黄静萍在后面喊。

    那边的梅耶尔一听到这边的声音,马上二话不说就挂掉了电话,搞得冯一平都有些心虚起来,“恩恩,好的,我知道了,”他不得不对着话筒说了几句,才挂下电话。

    冯一平都没意识到,此时的他,内心也同样变得很强大,这样的时候,能一点方寸都不乱。

    当然,主要是现在真没什么。(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