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的困难在哪里?”冯一平问,“是他们完全没有出售所持股份的想法,还是我们的条件,他们不够满意?或者是,我们的资金准备不够充足?”

    “主要的问题是时间,冯你对时间有要求,但是目前接触的这些机构股东,他们的态度,尚在两可之间,说服他们,让他们接受我们的报价,我们分析后认为,很难在短期内达成,”康明斯说。

    “时间上,不能再拖,”youtube最好,也必须在04年年初上线。

    “从流通市场上,我们吸纳了多少?”

    这项工作,在布坎南正式向哈斯廷斯表达意向之前,冯一平就已经安排人在做。

    “截止到昨天收市,我们一共吸纳了奈飞2.83%的股票,”艾米莉亚看着文件说。

    开会的时候,她非常专业,看向冯一平的眼神,没有夹带任何私货。

    “2.83%,这不是一个让我满意的数字,不过,我能体谅大家的困难,”

    从流通市场上吸纳股票,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首先,当然要尽量以最低的成本入手,所以,每次吃进的股票,不能太多,不然,你牛哄哄的几个大买盘砸下去,收起来倒是快,但一下也把奈飞股价给抬起来。

    你可是打算要收购的,奈飞股价每上涨一点,收购时你的出价就要高很多,这么做,不是嫌自己有钱没处花吗?

    同时,在准备工作还没做好之前,也只能悄悄的来。

    上市公司都有自己的监控部门,随时分析自家股票的异动,你不耍点花招,用点手段,很快就会让人抓住马脚。

    还有一点,在美国,虽然吸纳了上市公司的股票,超过5%这条线的时候,不像国内一样,就要强制举牌,但是,同样是要公示的,那也是暴露了自己的企图。

    “眼下最重要的,我觉得是要打开一个突破口,你们认为呢?”

    “对,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康明斯说,“而且已经有了很好的对象,我们觉得,从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入手,是个不错的选择,他们手上持有奈飞接近7%的股份,”

    “加强和这家公司的联系,”冯一平果断的说,“如果你们认为有必要让我出面,我随时协调时间出来,”

    “但是,最好还是两条路并进最有效率,如果机构股东一时难有大的突破,我们是不是同时考虑做个人股东的工作?反正蓝海2注册在即,事情很快会明朗化,”

    “我们原本是希望在伦道夫给我们答复之后,再进行这项工作,现在,好的,我们马上着手进行,”康明斯说。

    “布坎南,NEXTDOOR近期争取多谈一些广告下来,我们现在,很需要美元,”冯一平说。

    从工行融资的那20亿美元,本来就不是很充足,收购硬币之星又支出了近5亿,现在他把手上的所有资金收拢之后,加上剩余的贷款额度,也就20亿出头,如果是协议收购,那约莫差不多,要是要约收购,那还真有些捉襟见肘。

    NEXTDOOR没有上市,不好估值,再说,他还是希望直接用现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出让NEXTDOR的股份。

    至于硬币之星那边的现金流,倒是非常好,但是,那边的资金他是调不过来,也不敢调,那可是上市公司的资产,在国内都不好挪用,何况是在美国这样监管和法律更完善的地方。

    “这个不是问题,”布坎南说,“想在NEXTDOOR上做广告的太多,”

    “冯,我有个想法,也许,收购加拿大帝国银行那边的股份,不用我们出钱,”康明斯说。

    “你的意思,是从他们那融资?”冯一平秒懂,“可以,条件可以宽松一些,”

    如果这7%不用自己的资金,那就宽裕了一大截。

    这时,一个职员进来,在康明斯耳边说了一句,他先是惊讶,跟着马上高兴起来,“冯,是伦道夫,他想尽快见我们,”

    “这么巧?”不止一个人这么想。

    …………

    “伦道夫,你这是怎么了?”在办公室门口,冯一平惊讶的看到,伦道夫头上,缠着一圈绷带。

    接他上来的康明斯摇摇头,表示也不清楚原因。

    “我自己开车撞的,”伦道夫摇摇头,“冯,抱歉来得这么冒昧,”

    “哪里,快请进,”

    上次在哈斯廷斯面前装13的那套茶具还没撤,冯一平刚刚又捡了起来,“先喝杯茶,”

    “谢谢,”伦道夫把那杯热茶三两口喝完,“冯,我完全赞同你的提议,非常欢迎你收购奈飞,你们现在进行到了哪一步?从现在起,我就可以协助您,做公司董事会的工作,”

    “伦道夫,你这么做,哈斯廷斯是什么意见?”冯一平还是问了出来,“你别介意,我并没有其它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们俩很合拍,在很多问题上都保持一致,”

    “哈斯廷斯,呵呵,”伦道夫摇头苦笑,“估计你们很快就会得到消息,我也就不瞒你们,就在刚才,我在公司停车场,开车撞烂了哈斯廷斯的车,还有他找来准备替代我的一位叫威尔逊的车,”

    他举起两个手指头,“两辆保时捷,哈哈!”

    “短短几分钟之内,我撞烂了两辆保时捷,呵呵,”

    “怎么会这样?”冯一平和康明斯异口同声的问。

    几分钟之后,听伦道夫大致说清了原委,冯一平抱着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这哈斯廷斯,真是,何致如此呢,”

    “非常抱歉伦道夫,我不知道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纷扰,”他说。

    “不冯,这跟你们没关系,我相信,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公司的发展考虑,我没做错什么,哈斯廷斯他……,”伦道夫叹了口气。

    “冯,你们的工作进行到哪一步了,如果我这个时候就开始做董事会的工作,会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看来哈斯廷斯真是把他的心给伤透了,他现在这么迫不及待的想为收购出力。

    “我有5成以上的把握,能说服董事会,接受你们的协议,”

    康明斯马上眼前一亮。

    “不,伦道夫,”冯一平坐下来,“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说实话,我们也非常希望能是协议收购,也非常需要你的帮助,但是,我不想让这些事,再影响到你跟哈斯廷斯的关系,”

    “这个社会,能有一个这样的朋友,真的很难得,我们需要珍惜,”

    一个男人在世界上,除了要有个知冷知热的老婆,其实也应该要有个和你意趣相投的兄弟,不然,那你的人生,同样也是有些不完整的。

    “现在已经无所谓影响不影响,”伦道夫依然摇头,“或许,对哈斯廷斯跟我的关系,我一直以来,认识都有偏差,我们,只不过是工作上的搭档而已,一夜之间啊,”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冯一平说,“你们做出这样的决定,都是为了工作,”

    “可是,我现在越来越认为,你们说的是对的,哈斯廷斯现在,把公司和他个人捆绑得太紧,他做一些决定的时候,首要考虑的,并不是公司的发展,”

    “我认为,我的意见,是对公司最有利的,难道你们不这么认为吗?”

    “自然如此,可是伦道夫,你难道不要回家休息吗?这是大事,要不你回家先想想,之后再做决定?”冯一平说。

    这样的事情,他首先需要弄清原委,然后,之后跟伦道夫的合作,是长期的,他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功利。

    尤其是在他现在这个状态下。

    “对不起,”康明斯站起来,到旁边接了一个电话。

    “我现在很清醒,”伦道夫说。

    “修理公司刚刚派车把你们的三辆车拉走,”康明斯走过来说,更多的,当然是说给冯一平听。

    这样的事,自然要核实一下。

    “呵呵,我原本还以为,哈斯廷斯会报警呢,”伦道夫说,“冯,我真的不用再考虑,其实本来就应该这么做,但是你知道,我始终下不了决心,现在好,哈斯廷斯帮我下了决心,”

    “请相信我,我真的有相当把握说服董事会,”

    “既然如此,我们先谢谢你的帮助,谢谢你伦道夫,你是我们的强援,”冯一平握住他的手,“不过,今天你一定先回家休息,康明斯,你开车送伦道夫回家,”

    其实,冯一平此时最感谢的,是哈斯廷斯。

    谢谢你哈斯廷斯,你的所作所为,真是帮了我的大忙!(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