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萱姐,”罗佳的叫声很响亮。

    “你好罗佳,”现在罗家的四口人,冯玉萱唯一搭理的,也就是罗佳。

    “玉萱姐,我爸妈想请你来家里吃顿饭,”罗佳说。

    “对不起,我最近都很忙,”都不用看在旁边听着的蔡虹比划的手势,冯玉萱就毫不停顿的说。

    还以为是以前吗,打个电话就让我去家里吃饭。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来,没事,我理解,”罗佳说。

    “所以我给他们准备了备选方案,后天中午,就在BJ区的东成海鲜酒楼,离你那也近,好不好?”

    蔡虹一个劲的摇头。

    “还有玉萱姐,我哥最近,跟我爸妈谈了好多次,现在应该是有了结果,对,你猜的肯定没错啦,我悄悄跟你说,这次,是我爸妈要向你表明态度,”

    “所以,你还是来吧,好不好?”罗佳在那边撒娇,“你不知道,你那个霸道的弟弟,给我哥定了一个期限,”

    “啊,我这话说错了,收回啊,”罗佳马上改口,“我哥本来就不应该等着人定期限,他应该自觉主动的想着解决这件事,”

    “不过玉萱姐,真的,我告诉你,我哥这次变化好大,决心也好大,”

    蔡虹先点头,然后摇头,比了一个口型。

    冯玉萱沉吟了一下,“后天是吧,不过我只有晚上有时间,”蔡虹一个劲的点头。

    “晚上是吧,好吧好吧,肯定就着你来,那就这么定咯,我跟我爸妈说,再见玉萱姐,”

    她一挂下电话,罗维马上问,“答应了吗?”

    “她中午没时间,”

    罗维脸色马上跨了。

    “但是她晚上有空,”罗佳说。

    罗维一拍手,“晚上行,晚上也没事,”

    “晚上,为什么要晚上?”罗母有些不高兴。

    “妈,本来就该是晚上,她中午一直很忙,”罗维这些天在爸妈面前终于豁出去后,总算能有勇气发表自己的意见,并且还能坚持。

    “当然是中午好,”罗母还说。

    旁边一直在看报纸的罗父一锤定音,“晚上也好,晚上时间充裕,能把事谈通透,”

    罗母瞪了老伴一眼。

    …………

    另一边,蔡虹也有了计较,“这一次,我们一定要陪你去,见见罗家的这两个父母,究竟是多高层次的人,”

    “小舅妈,不用吧,我能处理好,”

    “不,一定得用,你选吧,是我陪你去,还是我跟你小舅一起陪你去?”

    …………

    冬雨绵绵,一直隔天傍晚,依然下个不停。

    罗家四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停在BJ区东城酒楼门口,楼一侧吊着的偌大的灯箱,在绵绵细雨里清晰可见,罗母撑着伞,看这前面停车场上满满的车,还有从楼上那一扇扇亮着灯的窗户,还是嘀咕了一句,“中午多好,”

    中午好就好在人少。

    在儿子软硬兼施,包括他们自己事后也越想越觉得这门亲事很难得的情况下,他们终于松口,打算就前一次的事,向冯玉萱表达歉意——这是罗维坚持的,并且为以后的事,表明一个态度。

    因为自矜,所以敏感,在表达歉意的时候——他们就是不用道歉这个词,他们可不希望有太多的人在,要是里面有熟人怎么办?他们这张老脸往哪搁?

    “走吧走吧,”罗父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晚上好,”一进门,跟酒菜的味道一起过来的,是一个穿着西装,看起来精明江湖的姑娘,“请问订位了吗?一共几位?”

    罗母看了看大堂正中,那放在柱子旁边玻璃柜里,在灯光下看起来呈金黄色的大扇鱼翅,又有些心痛自己的钱包。

    不过,转眼一想,有什么好担心的,跟冯玉萱一起,什么时候轮到他们付钱。

    “我们订了包间,一共五位,”

    但是,最终来的有六位。

    罗母看着跟着衣着普通的冯玉萱进来的,同样连件首饰都没戴,只带了个戒指的蔡虹,稍稍有些不悦,要不是想到冯玉萱的身份,她都怀疑那位是来蹭饭的。

    现在在他们这样的内陆省城,请人来吃一餐生猛海鲜,还是很上档次的事。

    “玉萱,你好,”她带着儿女站起来说。

    “来了,玉萱姑娘,”罗父还坐在凳子上。

    “叔叔阿姨好,”冯玉萱点了点头。

    “这位是?”罗母看着不住打量她的蔡虹问。

    今天这样的场合,真不太适合有外人在。

    “妈,这是玉萱小舅妈,”罗维连忙介绍。

    这下,连罗父也站起来了,“你好,你看,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坐,坐,”蔡虹说,“原本没我们什么事,结果中秋的时候,我姐夫和大家,把我跟玉萱小舅大骂一通,外甥女就在跟前,我们也没照顾好,”

    “所以,我这次是不请自来,两位没意见吧,”

    罗母脸色有些讪讪的,怎么一上来就说这事。

    还是罗父应对得当,“怎么会有意见,一般人请都请不来的,快请坐,”

    不过,他也就说几句场面话,今天最该说的,当着蔡虹这个当然算冯玉萱女性长辈的面,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寒暄的都说完了,菜还没开始上,一时有些冷场,蔡虹跟冯玉萱小声说话,不时看罗父和罗母一眼。

    罗维和罗佳朝爸妈都使了好几次眼色,到后来,连罗父都在桌下踢了罗母一下,罗母眼看这不说几句实在话,怎么也捱不过去,只得开口说道,“玉萱姑娘,中秋的事,是我们不对,我们一时想岔了,是我们不让罗维跟你回家见你爸妈的,”

    她还是没有明确说道歉,但是好歹话里有了“不对”这样的字眼。

    说实话,如果不是由蔡虹在,她还打算说得更模糊些。

    “是啊玉萱姑娘,我们呢没见过什么世面,乍一看那份协议,真还接受不了那么新潮的东西,没转过那个弯来,”罗父说,“后来我们也想明白了,是我们想得左了,这事在越是发达的地方,越普遍,是吧,其实是挺好的一事,”

    这就是我们汉语的优越所在,罗父这话,也是在赔罪,但是,你听听,通篇没有什么跟道歉有关的词。

    换做其它语种,要么道歉、要么抱歉、要么遗憾,哪能像他这话这样有里又有面?

    “这事呢,应该这样说,”蔡虹没让冯玉萱张口,“做父母的,只要儿女幸福,其它的都是身外事,对吧,据我所知,玉萱和罗维交往到那个地步,她,或者他家里,从来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对不对?”

    “对对,”罗维点头。

    “那他们之间的一些安排,只要他们俩同意,也不过分,那我觉得就挺好,是不是,他们的日子他们过,怎么样过好,他们才清楚,对不对?”

    “是,是我们想太多,”罗母说。

    她这样的人,面对那些一身珠光宝气的人,还能找到心理优势,但是在蔡虹这样看起来比她还朴素,实际上身家丰厚的人面前,她还真没什么心理优势。

    “我见过罗佳不止一次,她真是个好姑娘,”

    “谢谢小舅妈,”罗佳毫不见外的说,让蔡虹都停了一下。

    “将心比心,如果这事落在罗佳身上,发展得很好,已经在谈婚论嫁的男朋友,约好了第一次回家拜见,却临时变卦,连个原因也不说,两位能接受吗?”

    没有我的允许,罗佳就不可能跟一个男孩子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罗母想。

    “我们……,”这会要是直截了当的道个歉,那自然最好,但她就是说不出那样的话来。

    这话一说,将来要是罗维跟这个看起来也不好对付的冯玉萱成了,那自己可是一开始就矮了一头。

    “玉萱姑娘,”罗父端着茶杯站起来,“那一次的事,我们确实做得不对,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

    都到了这个份上,还不如爽快点,反正他们也就希望有个态度。

    蔡虹眯起了眼,哟,挺爽快的啊!

    罗母有些不解的看着老伴,什么时候他能这么豁得出去面子?这样的话,自己都不好张口说。

    罗维和罗佳,则非常惊讶的看着自己老爸,爸什么时候这么干脆,这么有担当?不说商量好了,认错道歉的话,由妈来说吗?

    “但是,罗维真是被我们拉住,你也知道他对你的感情,所以,我诚恳的希望,你能不计前嫌,不要再这样疏远他,这责任都在我和他妈身上,很抱歉,我以茶代酒,”他把茶一饮而尽。

    “叔叔,”看着罗父那样,冯玉萱忙站起来,也把自己的那杯茶喝干净。

    “这就好,快坐快坐,”罗父笑着示意。

    他很欣慰,这个冯玉萱啊,还是看起来精明,但在自己面前,依然是哪个老实姑娘,两句话一说,她还是跟以前一样。

    这就很好嘛!姑娘家,还是老实好啊!

    蔡虹有些用力的把外甥女拉着坐下来,这傻丫头,得亏是自己来了,不然这两句软话一听,她这保准什么话都没有。

    “事说开了呢,其实也没什么,”

    “对对,”罗母见效果好像不错,刚刚还有些尴尬,现在马上又挺神气,“我们家罗维,那是从小就……,”

    这是要显摆自己孩子的长处。

    “这个他们俩都清楚,不是吗?”蔡虹打断了她的话,“再说,我哥我姐他们,都有了一平这样的孩子,”

    有冯一平在,你还夸你儿子怎么出色?趁早歇菜吧就!

    罗母脸色真的很精彩,再怎么好胜,她还真不好厚着脸皮说自己儿子比冯一平都优秀。

    “玉萱要怎么做我不知道,但是,我姐夫姐姐,他们很生气,我是知道的,你们也猜得到,是吧,这个工作,还要罗维自己做,”

    这是他们当然能猜得到。

    如果冯振昌他们就是普通的农民家庭,那之前说去,后来说不去,他们罗父罗母他们完全不会在意,你一农村家庭,攀上我们这省城的书香门第,烧高香了都,还不能迁就下我们吗?

    但现在可不一样,人家哪怕住在农村,那也是首富家里。

    “我做,我做,”那边罗维一迭连声的说,虽然冯玉萱还是冷脸对他,他这会已经非常高兴。

    罗母顿时觉得,这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能不能请您,帮着说句话,”罗父还是主意多些。

    “话呢,也不是不好帮着说,你问问罗维,我其实一直在帮着他说话,”蔡虹说。

    “只是,有时候罗维他说话也不算数,那这个忙,我还真不好帮,我怕将来我大哥大姐更怪我们,”

    蔡虹虽然没有跟妯娌在一起,有事没事就开撕,但是出嫁前,也天天跟两个嫂子在一起,在相关事务上,也算的是经验丰富的沙场老将,哪会像冯玉萱一样,被罗父一句话就给架住。

    “我们也想明白了,”罗父说,“您说得对,他们的日子,他们自己过去,我们以后绝不瞎掺和,”

    “在哪结婚,在哪住,以后孩子谁带……,都不掺和?”蔡虹可不好糊弄,问的很具体。

    这哪行?罗母刚准备张口,那边罗父已经一口答应,“不掺和,”

    就是掺和,儿子还能找到一个条件更好的吗?

    “罗妈妈你呢?”蔡虹要罗母明确表态。

    “就让他们自己过,”罗母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

    事情到这,终于有了一个还算圆满的结果,随着菜陆续上来,席间的气氛还算不错。

    罗维给冯玉萱夹菜,她也没拒绝。

    8点多,“都吃好了,”罗母看着桌上问,“服务员,买单,”

    她没看冯玉萱那边,其实,眼睛的余光一直留意着那边。

    果然,她这边一说买单,那边的冯玉萱就准备拿包,但是,被她小舅妈给拦了下来,然后她还真没动!

    这姑娘,怎么就这么老实听话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