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周一早上的例会上,在听了施密特关于上市工作的最新进展后,佩奇征求冯一平的意见,“冯,你有什么补充的,觉得哪些方面还需要加强?”

    “我有两个建议,”

    “哦,”这下连施密特也马上拿起笔来,这样的大事,他们都不嫌意见多。

    “首先,我们的承销商,可不可以考虑在加拿大也选一家?我想,大家都已经感受到了华尔街那些投行的压力,对吧,”

    “我们采取拍卖式定价,还定下并不高的发行费用,可是一下子间接和直接的从他们嘴里抢出了两块蛋糕,他们怎么会乐意?”

    因为谷歌的坚持,坚持是拍卖式定价,迫于华尔街的压力,已经有一家投行退出,不再负责谷歌的发行工作。

    “所以我觉得,在华尔街影响力相对较小的地区选择一家有实力,也挺好,”那三位都在沉吟。

    “这也跟我说的第二点相关,我的第二点就是,伙计们,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自信,就只在国内办一场路演?”

    佩奇他们,一如既往的骄傲,甚至比冯一平印象中还骄傲。

    因为这一次上市前,谷歌的产品比原时空里,丰富了好多,不只是有搜索,还有浏览器,还有邮箱,地图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

    在为这些提供支持的云计算项目上,虽然不是美国所有的企业里投入最多,比如总额上,还是比不上亚马逊,亚马逊是最早研究类似的技术,也始终在坚定的大手笔投入的一家,但谷歌也绝对属于美国在这方面投入多的公司里的那一拨。

    而且已经有了不少客户,冯一平的NEXTDOOR自然是最早的一个。

    所以,和原时空一样,他们还是坚持只在美国办一场路演,很有皇帝的女儿不愁嫁,谷歌的股票不愁没人认购的意思。

    而且我们还是第一个把这样大有钱途的认购机会,让给了普通民众的公司,他们怎么可能不会抓住这样的好机会?

    他们不知道,民众,其实是最好影响和左右的,尤其是在主要的阻力是来自于华尔街那些神通广大,触角无处不在的投行时。

    施密特看了佩奇和布林一眼,这也是他已经多次表示反对的。

    “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些,再充分些,至少都没坏处对不对?”

    “我们的发行价能定的高,那这就是最好的一次宣传,更说明了大家对我们公司的认可和肯定,对不对?”

    冯一平很了解他们,这会跟这两位心怀着改变世界梦想的家伙谈钱,他们肯定不感冒。

    所以一定要说市场和用户的认同,果然,他这话大家都爱听。

    谷歌这时,并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同,佩奇和布林这两孩子,现在看重的,不就是这个吗?

    “发行价低,说明认购不足,认购不足,说明市场对我们没信心,市场对我们没信心,说明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有问题……,你们能同意这样的结论吗?”

    “我们所有辛苦的工程师们,能接受这样的结论吗?”冯一平这些话语速很快,“同时,如果发行价高,这必然也是对员工最好的激励,”

    作为创始人,可以讲情怀梦想,但是,下面的员工还是要考虑更实际的问题,发行价越高,他们的期权就越值钱,这自然是最好的激励。

    “那你说应该这么做?”佩奇问。

    “我想,至少加拿大办一场,欧洲办两到三场,亚洲至少办一场,行不行?”

    亚洲的这个路演,只能是在香港,内地去了也白去,老百姓没有那样的投资渠道。

    何况国内这会大多数家庭的理财,还停留在把钱存在银行这一阶段,能买什么国债金条纪念币,就是在理财方面段位很高了,家庭理财会把股票作为一种渠道的,那真是少之又少,所以这样的机会还真抓不住。

    至于新加坡和RB谷歌自然是会受欢迎,但是,为什么要给他们的老百姓提供一次赚钱的机会?

    这一次,还是争取给香港的普通老百姓一个机会,以前的认购,基本也是由那些豪门包办,轮不到他们,佩奇这次坚持的网上拍卖式定价,还真是给了这些普通的老百姓一次机会。

    再说,自己在香港,好歹也有相当的影响力,不至于没人捧场。

    “如果你们抽不出时间,没关系,我来跑,”

    他是真的不愿意谷歌这么好的公司,再像原时空一样,搞个ipo还差点没成功。

    佩奇这次都没征询布林的意见,当然,布林对冯一平的看法,跟他肯定是一样的态度,“路演那就交给你了,”他干脆的说。

    “你说得对,多跑几处是没坏处,到时辛苦你,”布林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旁的施密特有些黯然神伤,好不好区别对待得这么明显呢?我也说了同样的话不止一次啊,但你们就是不采纳。

    没办法,这点他真羡慕不来。

    太浩湖会议之后,佩奇、布林和冯一平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有些三位一体的意思。

    不过,施密特也不是没有收获,他发现,在说服佩奇和布林这方面,冯一平确实比自己更厉害。

    他对路演问题发表意见时,是以公司董事长和股东的角度来说,发行价高了,公司融资的额度就更高,就能有更多的资金用来发展。

    发行价高了,股东的投资回报率也高了,他们自然也会高兴。

    说来说去,都是关于钱。

    难怪佩奇他们那会一直都有些不耐烦的说,迟点再说,迟点再说呢,你把他们的梦想跟钱这么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他们不感兴趣,那是正常的。

    冯一平从用户的认同感,也就是他们关心的这个角度切入,马上得到了他们的认同,下一次,我一定能get到你们的那个点,施密特想。

    …………

    去办公室的路上,冯一平还是有点小开心,其实人在各个阶段,都希望能得到别人的认同。

    已经跻身世界最富的那一拨人之列,自己那个看似遥远的梦想,也正在一步步的成为现实,一天比一天清晰起来,老实说,能让现在的他感觉有成就感的事并不是太多。

    包括谷歌的发行价越高,自己的身家越丰厚这事。

    但是,让佩奇和布林,对自己的意见言听计从,不不,这个词不太好,应该是非常尊重自己的意见,这样的事,还是让他会感觉挺有成就感的。

    只是,盖茨那家伙,怎么就窝在西雅图那旮旯呢?他要是也在硅谷,那三不五时的去调教,哦,这词更不对,去提点一下世界首富,那成就感,肯定是杠杠的五颗星!

    刚到因为使用频率不高,所以面积不大的办公室里坐下来,准备想想路演的事,依然选择穿着裙子,明显用心化了妆的梅耶尔,带着一阵香风闪了进来。

    顿时这间小办公室就有些蓬荜生辉,不,应该是蓬荜生春的感觉,完全没有冬的那种清冽,倒有点像早春二月的杨柳天。

    梅耶尔手里拿个文件夹,款款坐到他对面,撩了他一眼,“最近很忙啊,北美转了个遍,”

    “是挺忙,”冯一平说,“你呢,都有时间化妆,看来现在开发的工作也不太忙,是吧,”

    “好看吗?”梅耶尔转了下头,“我们这些小人物,工作哪有做得完的?”

    她可能想表现出哀怨来,但是,她的性格确实做不来这样的事,所以哀怨变成了类似抛媚眼。

    冯一平有点不敢看,“布坎南离职之后,暂时会由康明斯负责,”

    也就是位子是给你留着的。

    “哦,是吗,你得看看这份文件,”

    “这是什么,我看不懂,你知道,程序方面的问题,我一窍不通,给你,呃,”冯一平忽然颤了一下,手僵在空中,然后说不出话来。

    桌子底下,一只脚,顺着他的大腿在灵巧的朝上攀登。

    门开着,外面可是人来人往的!

    可也正因为如此吧,他觉得还真是非常刺激!

    办公室那啥剧情的,他以前在岛国的教育片上看到过不少,当然是在月黑风高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带着耳机在房间里黑着灯看的,这是第一次真正领教。

    难怪出了那么多类似的片子,冯老司机亲身体验一把之后,不由得由衷感叹,这效果,果然不是盖的!

    他现在只觉得全身的骨头缝里,都痒痒的!

    如果她换上一身职业装,是不是更应景,是不是效果更好?

    办公室外经过的眼里,冯一平对面的梅耶尔看上去好好的坐在那里,像在汇报着什么一样。

    只有冯一平看得出来,她眼里的戏谑,和一丝不服气。

    那只脚很灵活,一路向上,攀爬不止,不达目的不罢休。

    在朝上,oh,boy!冯一平连忙朝后缩了一下,让那只温热的脚离开自己。

    但梅耶尔可是女强人的属性,百折不挠的劲,那同样是骨子里就有的,失败了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从头再来嘛!

    她马上从头再来,用脚践行什么叫坚持不懈。

    不过冯一平这人,在搞气氛上,是个地道的弱鸡,但是在搞坏气氛上,那天生就是一把好手。

    “你洗脚了吗?你脚有味道吗?”他问。

    那只温温柔柔、不屈不挠的脚顿时一顿,梅耶尔眼睛竖了一下,不过马上想起之前冯一平种种没种的事,这货总是在关键时刻往后缩,所以马上又换上了笑脸,脚趾头俏皮的动了几下,“你要不要闻一下?我就是从家里跑步来公司上班,脚也没味道的哦,”

    声音好糯好柔。

    但冯一平不为所动,“那你喷香水了吗?”

    “嘻嘻,你猜出来了,刚刚特意喷了,”

    那就是自己NEXTDOOR里备下的那几件衣服,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这条裤子,无论如何得换掉。

    冯一平就一直想不通一个问题,话说不吸烟的人,对吸烟特别敏感,但是自己也吸烟的,就完全觉察不出来。

    但是为什么用香水的女人,对香水就那么敏感呢?

    她自己也换着用不同的香水,但是,只要你身上有一丁点其它的香水味残留,她还是马上就能察觉,这真的很不科学,很没道理。

    所以冯一平在这方面一直很在意,千万不能心存侥幸!

    况且,上衣外套的香味,还能有理由解释,但是这裤子上的,你能找什么理由?

    “哦,你不是吧,”梅耶尔突然掩着嘴,“你难道是……,不过,我无所谓的,”

    “什么?”冯一平不解的看着他,这说的是什么?

    但是毕竟是老司机嘛,有些事还是知道的,马上站起来,抱着手靠在窗台上,“我可没有这个癖那个癖的,”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颤?”梅耶尔笑着说,还带着挺骄傲的神情。

    “那个,我有个想法,还没跟其它人商量,刚好问问你的意见,”必须得转移话题。

    “我有意对NEXTDOOR的架构,大动一番,把那上面现有的版块,都变成一个个项目部运营,”

    随着NEXTDOOR的快速发展,现有的组织架构,确实满足不了发展得越来越好的哪些板块,比如团购和点评。

    “我得想想,”梅耶尔说,“中午在公司吃饭吗?”

    “我还有约,”冯一平是准备逃了。

    梅耶尔一副就知道你会这样的神情,拿起桌上那个权作道具的文件夹,带着得胜的笑容,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